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恶魇凶咒

第十二章 竟然是她

    第十二章竟然是她

    当我看到那几个血字的时候,真的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我真的难以描述。整个人除了恐惧和无助,似乎已经忘记了其他的一切。愣在那里已经忘了自己要做什么了。正在这时,突然手机被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尖锐的手机铃声,瞬间划破了整个房间的安静。而平时听起来悦耳动听的铃声,现在在我听来,就好像是催命铃声一样刺耳。我连忙把手机从口袋里面拿了出来。看了一下号码,谢天谢地,原来是杜洪庚,看样子不是他的血,真是太好了。我赶紧接了起来。还没等那边说话,我直接对他说道“洪庚,家里出事了。整个客厅全是血迹。你赶紧回来吧”我的声音抖得厉害,似乎是从嗓子眼挤出来的一样。我自己听到都感到奇怪。洪庚大概也觉察出了问题的严重性。连忙对我说“好,我这就回去。而且,我也要和你说一件奇怪的事。”

    我在自己的房间里等待了半个小时左右,洪庚终于回来了。他也被客厅当中的可怖景象惊愕住了。这样的景象无法不让人对其惊愕。他也来到了我的房间中,显得心事重重。不过他还是调整了一下情绪,先是问道“林夕,你先说说吧,你都看到了什么?然后我再和你说说我遇到的怪事。”我点了点头。然后把打开门就闻到味道,又在墙角看到血字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我对他说“那个血字我觉得不简单,这已经看到过多次了,每次看到我都会遇到一些奇怪的事。例如之前我看到的胡明,以及无脸女人。可是这次,我觉得是先遇到了怪事,后看到这几个字”洪庚被我的话弄晕了。不禁问道“怎么?你又遇到什么怪事?”我对他说“我在下午的时候。在学校的操场内,我好像看到了韩宇。”“韩宇!不是跳楼自杀了么!”洪庚显然被我的话震惊了、我也无奈的点了点头,“是的,韩宇。而且他还和我说了一句话‘好玩么’可是再过一会,就没再看到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试图说服自己是幻觉,可是我又感觉那么真实。唉,我真的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用力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真的是头疼的很。我接着对他说、“然后就遇到了这满是血迹的房间,这些事应该是有一定的联系的”洪庚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紧接着,对我说“我最近也感觉到一丝不寻常,我总是觉得有人在暗中盯着我,或者跟踪我。这种感觉总是能够出现。唉,尤其是在今天我的感觉尤为强烈。我整天都心神不宁。这不正给你打电话。你就和我说了这件事。”他说完,我觉得头似乎更疼了、原来我一直觉得好像只有我一个人才会有这样那样奇怪的感觉,原来在今天洪庚也感受到了。这能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两个被盯上了?可是也没有什么理由。我和洪庚除了住在一起,也没有任何的共同点。为什么呢。我胡思乱想着,可是没有一点的头绪。

    “算了!丫的,不想了”洪庚突然说道。“管他丫是什么呢,老子只要过得开心就行。”听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精神为之一振。是啊,何必为这个烦恼呢,可是真的能随之而安么……

    我和洪庚商量了一番,决定这件事不能报警,首先在我们家,只有血迹和血字,没有其他的东西,就不能排除恶作剧的可能性。当然,我知道,肯定不是恶作剧,但是不能单纯凭借这个就报警,然后和警察说什么呢。还是不要找麻烦了。于是我忍着强烈的恶心感和洪庚把整个客厅清洗了一遍。虽然在外边看起来,房间已经被我们清理的很干净了,可是我总是觉得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在房间里面弥漫着。怎么都挥之不去。

    整理完房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坐在床上歇着的时候才发现早都饿得不行。刚要叫洪庚出去吃饭,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名字。“萧芷寒”,不如我叫她一起出去吃饭吧,正好可以把雨伞还给她。想着,我决定给她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如果她说现在不方便的话,我也好及时和洪庚出去吃饭。在电话本里找到了那个名字,按完拨通键后,突然觉得紧张的不行,心里扑通扑通的跳。哎呀,真是没用啊。连个电话都不敢打。那还算什么?不过会不会是真的电话号码呢?别一会是一个中年妇女接起电话。我正胡思乱想着。那边已经接起了电话。传来一声甜美又有礼貌的声音“喂,你好,请问你是?”正是萧芷寒的声音!心里的小兔似乎跳的更欢了。我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恩,那个,那个,请问您是萧芷寒女士吗?”只听那边“噗呲”的一声,似乎是萧芷寒被我的话逗笑了。她说道“是林夕吧,这都什么年代啦,你这是什么问候方式,呵呵呵”被她说的我面红耳赤的,还好隔着电话,她并不能看到我的窘迫的样子。要不然估计又要被她笑惨了,不过她居然听出了我的声音。我倒是很开心。于是也就更放得开了。“你知道是我啊,那个,今天谢谢你啦,晚上不知道你有没有吃饭,我想请你去外边吃点东西,算谢谢你的伞。”“哦,这样啊,好呀,我正好没吃饭,那这样吧,三十分钟后在学校门口集合。”“好的好的”

    挂了电话,简直心花怒放。一天的坏心情好了一大半。我连忙跑到镜子前,梳理了一下发型。又去换了一件衣服。在镜子前面捯饬起自己来。不过我的举动让正在看电视的洪庚很是吃惊。他问道“小夕子,你这是要干啥?大晚上的你收拾啥,一会出去吃饭也不用换一件衣服吧,呦呦,还整理上发型了。你不会喜欢上卖凉皮的妹子了吧。”“去你的。我一会要出去一趟,你自己出去吃或者叫外卖吧”说完,我看了看镜子里的我,除了有一点憔悴,看起来还不错嘛。

    “你小子竟然背着我出去泡妞!”

    我提前十分钟左右就来到了校门口,据说男生和女生的约会,男生都要早一点的到达目的地,这样会显得很有诚意而且有风度。虽然我和她还算不上约会,但是还是要留下一个好印象的。学校门口的人不是很多,大多数的人现在估计都在寝室里面或者出去逛街吧。所以校门口还是很冷清的,现在我对于冷清的地方很没有好感,只要是人少的地方总是会隐藏一些不为人知的恐怖因素。这是我这么多天来所积累的经验。但愿今天晚上能够相安无事。不要在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正想着,忽然有一只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大叫一声并且触电似得迅速向旁边跳去,快速回头看是谁拍我的肩旁。我猛地回头看去。看到了一张萌萌的又很是吃惊的表情。原来是萧芷寒,还真是吓死了,这几天来,搞得我都神经敏感了。看到是她,我尴尬的挠了挠头,对她说“原来是你啊”她一只手还悬在半空中,显得还没在吃惊当中恢复过来。对我的过于激烈的反应震到了。我把手放在她面前,晃了晃,“芷寒同学?”她这才回过神来。皱着眉头对我说道“你干嘛?吓了我一跳”说完,撅起嘴巴,好像生气了一样。我变得不知所措。一个劲的向她道歉。她看着我的样子,噗呲一声笑了起来。“哎呀,你这个人好认真呀,逗你的。”听了她的话,我才如释重负,这小丫头还挺调皮。我并肩和她走着,她一蹦一跳的跑到我的前面,面向我,边倒着走,边对我说“你胆子那么小吗?怎么反应那么大?”我又尴尬起来,只能马马虎虎的说自己最近休息不好,云云。还好她没有继续问下去,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她呢,难道要我和她说。我前几天看到了死了好几天的人?这么说,就算不把人家吓跑,也得把我当做神经病来看待了吧。

    和萧芷寒来到了一家小店,边吃边聊了起来,聊天的过程中我觉得她是一个性格十分开朗的女孩子,像她这样的女孩子肯定都会有很多朋友的吧。想到这,竟还有一点点的失落。不过想想,像我这样的人,能和她交个朋友,就已经很好了。又有什么其他的企求呢。这样一想,倒也释然。吃过饭,我便将她送回了寝室,其实我是很想和她多呆一会的,可是总是感觉在她的身上有熟悉的感觉,又说不出为什么,给我的感觉很奇怪。因此,也就没有多多的交流,而且这是第一次出来见面,觉得还是不要把自己暴露的太多为好吧。

    回到家里面,简直可以用飘来形容。用洪庚的话来形容我就是,春风得意,得意忘形。一个劲的问我干嘛去了。我就简简单单的和他说,为了还人情,请一个女生在外边吃了一顿饭,他虽然摆出极其的不相信和鄙视,但是我也不会再多说什么的。鉴于明天还有课。我俩随便聊了几句,就各自回房间睡觉了。

    第二天刚到教室,我就感到很奇怪,第一感觉是班级里面过于安静,洪庚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直接坐在了房门附近的座位上。班长拿着黑板擦正在擦着黑板。洪庚这小子,不知道突然发什么疯,居然悄悄的跑到班长的后面,我正纳闷他要干什么,突然这货居然用手迅速把班长的裤子的脱了下来。然后哈哈大笑起来。笑的简直直不起腰来。我也被这个滑稽的场面逗得不行。笑了一会,觉得班级里面的气氛有点不太对劲,这么好笑的场面居然没有人在笑。还有奇怪的是,班长只是迅速把裤子提了起来,瞪了洪庚一眼就没再说什么。怎么回事,洪庚还在那里大笑着。突然我听到一个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呦,杜洪庚你很调皮啊”这个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是威力十足。瞬间,我立刻做好,假装读书。洪庚也马上把笑容收了起来。说话的不是别人,竟然是我们的辅导员老师:灭绝王。当然这是我们给她起得外号,她是一个十分喜欢和学生谈心的老师,总是没事就找这个谈话,那个谈心的。而对于洪庚,更是“喜爱”有加。三天一小谈,五天一大谈。因此,我们都十分“敬畏”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她来到了班级了?难道她还要听一节课不成?

    灭绝王边说着,边向前面走去。站在了讲台上面,白了一眼洪庚。说道“人来齐了。和大家说一件事情啊”真是的,有什么事情啊,还非得在上课之前说?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对于大家默默聆听的反应看起来很受用。又接着说道“今天我是要告诉大家一下,我们有一位新同学转学过来了。大家鼓掌欢迎一下。来,那位同学上来介绍一下自己。”我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灭绝王亲自来这里。谁转过来了啊、

    我回过头去,看了一眼,正在走向讲台的人,一下子就愣住了。正迈着欢快的步子,向讲台走的人,她留着披肩的长髮,洋娃娃一样的脸颊,以及那双湖水般清澈的双眼。这个人,竟然是萧芷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