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恶魇凶咒

第六章 我的脸在哪

    第六章我的脸在哪

    只见韩宇在楼上大叫一声便从楼上纵身跃下,吓得楼下的女生全都惊呼起来,等多的是把眼睛闭了起来。我却惊讶的难以进行其他的举动,他的身体径直从楼上坠落。像一个被上帝抛弃的孩子,从天堂被抛弃到地狱。只一刹那间,韩宇便从楼上坠落到地上,瞬间白黄相间的液体便从他的头部处流了出来,有一些女孩子实在忍受不住这样恐怖的血腥的场景,纷纷干呕起来。

    但是对我来说给我真正带来了恐惧的,不是多么恐怖血腥的场景,而是韩宇在临死之前的那一句“你们谁也逃不掉了”。这句话,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第一次,就是在韩宇的笔录当中,当时他回忆是在他晕倒的时候有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回荡。而第二次则是“胡明”在追赶我至家中给我留下的一句话。而这次更是让我亲耳听到这句话,甚至让我觉得这句话就是给我听的,可是真的会有这么巧合吗?

    一个小时后。

    警车已经风风火火的来到了学校,现场也已经被严严的封锁住了,学生们散去了很大的一部分,只剩下一小部分比较好事的同学还在围观着,我心情很差,决定先离开,也没有了上自习的心情,想先回家好好休息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慢慢的向校门口走去,正走着,突然眼中出现了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身影。那是一个微胖的中年人,还拥有着一双与之非常不符合的忽闪忽闪的大耳朵,正在风风火火大步流星的向着韩宇的死亡现场走去,说起熟悉,是因为这已经是第三次看到他了,说陌生是因为,我其实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什么,即使那天留了电话,在电话中存的名字也只是“猥琐大叔”。我突然想和他说说话,毕竟他是一个警察,我很想把前几天遇到的事情和他说一说,可是他会信么,我觉得他会把当做一个神经病来看吧,想了一想,还是算了。我觉得他应该是已经忘了我这个人了吧。可是我还是有意无意的向着他的身边走去,刚到他身边,突然,他站了下来,带着充满诧异的神情对我说“林夕?又是你小子?你怎么在这?”这个猥琐大叔居然还记得我,这倒是让我很是吃惊,像他这样日理万机的人居然还会记得我,心里还是有一丝小小的得意的。我假装面无表情的对他说,“哦,是大叔啊,我来上自习啊,正好碰到韩宇跳楼,没心情了,就想回家啊”“韩宇?你认识他?”“不认识,不认识”我连忙改口说,我可不想再惹麻烦在身上了,这几天的事已经够多了。我连忙和和他说“我是听在场的其他人说的,我可不认识他”“他跳楼的时候你在现场?”他又问道、我看不好隐瞒,只好和他说“是啊,那又怎么样?围观不违法吧”

    “喝,你小子还挺叛逆,你在门口等我,等我去看看现场,回来找你了解一下情况”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我去,这也太独断专横了吧,我刚要拒绝,他突然又回头说用着玩世不恭,似笑非笑的表情说“和你说了,叫我大哥,再叫大叔,打你哦”留下一个哭笑不得的我。

    在门口百无聊赖的等了一会,猥琐大叔还是迟迟没有出现,我天,他是不是把我忘了,我正恼怒着,想着要不要不等他,直接走。又等了一会,就在我实在没有耐心的时候,那熟悉的语调终于出现了“娃仔,没等着急吧,哎呀,你们学校的这个女同学也是太热情啦,围着我问这问那的,让我很是忙碌啊,哈哈哈”我看着这个哈哈大笑的男人真是非常的无语。他走到我旁边,“等着急了吧,走吧,我请你去吃点好的,当做补偿,顺便把你看到的听到的都通通告诉我。”

    我们来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餐馆,顺便要了几个小菜,边吃边聊了起来,我可没有丝毫的拘谨在他面前,几个稍微贵一点的菜也都是我要的。不宰他一下,我就觉得对不起自己。于是菜上来后,我也没有理他,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刚吃了两口,他就说话了。“林夕小娃子,说吧看到啥了都”我嘴里塞满了食物,对他此时的发问表示很是不满。白了他一眼,咽下嘴里的食物,又边慢慢便吃边对他,把我在学校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他了。只见他听的一愣一愣的,不时又不断提出一些问题,不过对于他的问题,我都是直接无视,自己讲自己的。我说完后,对他说,“大叔啊,啊,不对,大哥。你叫啥啊,我不知道你名字,感觉怪怪的”“你不知道啊?老子以为你知道呢,我啊,张大毛,叫我毛哥就行啊,哈哈哈”张大毛,这名字还真是土到清新脱俗,我不禁笑了起来。“丫的笑啥呢,我问你的,你一个都没回答啊,首先你确定他在不断地说有人在找他折磨他?”“是啊,他那样说,我哪知道怎么回事?不过不是说他已经疯了么”“也是,对于一个疯子的话,也不能什么话都当真的,但是他的一些异常举动呢?例如用刀割自己,这个难道感觉不到疼痛?还有,那句,谁也逃不掉了,是啥意思?是提示还是警告?”张大毛好像再问我,但在我看来更像是一个人在自说自话。只见他一个人在那嘟嘟嚷嚷的,一会又抓耳挠腮的,好不滑稽。过了一会,说道,算了,吃饭吧刚吃了一口,突然大喝一声“诶我操,咋这么好吃,赶紧吃啊,林夕娃仔”

    “你小点声好不好”

    吃完了饭,我便准备离开了,心情还算不错,这个张大毛虽然看着不是很正经,但还算是个好人吧,走出饭店后,我挥了挥手,准备离开。张大毛叫住我,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万事小心”还真没看到他这付表情,还挺温情,“恩,我知道了,我能有什么事”“恩,有事随时给毛哥打电话啊,泡妞的时候不许打!”

    “……”

    回到家,杜洪庚按照常理没在家。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告诉我今晚又不回来了。我挂了电话后感觉这一天什么都没干却还是很疲惫,便躺在床上,想休息一会,躺在床上没多一会,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仿佛听见有人在隔壁的屋子里有人在争吵。好像是一男一女,吵得声音特别大,却好像又什么都听不清,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我的头也因为他们的争吵变得疼痛难忍。我是在睡着吗?这是梦吗?我还在想着,突然传来一个女子凄厉的惨叫声,仿佛是瞬间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而发出的悲鸣。“啊~”叫的我毛骨悚然,整个人都似乎瞬间清醒了过来,可是身体却好像又不受控制,什么都做不了,也使不出力气,整个人都好像被魇住了(医学名称是睡眠瘫痪症,,就是醒来却突然发现全身不能动弹,可以听见周遭的声音及看到周遭的影像,却发不出声音,有时还会有幻觉。)。

    而尖叫过后,女子又带着巨大痛苦的颤抖的声音叫道“啊!我的脸!”然后就没了声音,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不知为何,困意又渐渐袭来。又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清醒了过来,我特意活动活动手脚,终于能正常动了,刚才的一切是怎么回事?是梦还是现实?是看到了韩宇的跳楼,做恶梦了么,不过这个梦也好真实啊。我去洗了一把脸,看了看时间,8点多一些,自己睡了两个小时左右,还好,不然,晚上又会睡不着了。自己百无聊赖的完了一会手机,觉得实在是无聊,便决定继续睡觉。说来也奇怪,今天的睡眠速度,特别快,躺下不一会,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被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给吵醒了,好像是一种像风铃一样的东西发出的声音,声音还是挺好听的,突然,我猛地清醒了过来,家里并没有风铃啊,这声音哪来的?我披上一件衣服,拿着手机用其照明,便出卧室查看,声音似乎是从卫生间传出来的。我慢慢走近卫生间,里面此时一点声音都没有,我此刻的心简直要跳出来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紧张,我慢慢打开了,卫生间的门,开门传出的“咯~吱~”声,在安静的午夜显得尤其刺耳,我打开房门,向里面看去,竟看到一个人蹲在地上。不住的颤抖着。

    我紧张极了,用几乎蚊子一样的声音,小声问道“是,是洪庚吗?”声音颤抖的让我自己听着都害怕不已。

    我用手机慢慢照到那个人身上,却在她的背后发现了长发,是一个女人?!

    突然她猛地回过头来,天啊,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

    整张脸血肉模糊,就仿佛被人整张脸割了下去,一块块血迹淋淋的肉拼积在一起,构成了整张脸的布局,那双眼睛,充满血丝,就像是地狱里面的恶鬼!

    她突然幽幽笑了一下,用那双血色通红的眼睛看着我说“你看到我的脸了吗?”

    我大叫了一声,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