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恶魇凶咒

第一章 命案

    引子一

    迷茫的烟雾笼罩在寂静的山野,小路上仿佛不存在任何生命,而只是单纯的灵魂的归途。突然,仿佛一阵阴风吹过,树页纷纷摇曳起来。从远处隐约出现了一行人,脸色惨白,身着红衣。脸上却无任何表情,仿佛如行尸走肉般的行走在路上。一行人扛着一个火红的花轿,那个花轿看起来似乎很重,可在他们身上却仿佛感觉不到重量,一行人的速度非常快。以至于仿佛不是在地上走。而只是飘在地面上、而在花轿之中却是一副穿着嫁衣的骨架。骨架仿佛露出诡异的笑容。

    引子二

    “哎!胡明,你他妈能不能快点走,你看就因为你多喝几杯、、、都这么晚了。”一个瘦子拉着一个醉醺醺的胖子边走边牢骚道.“妈的就怪你,这么晚只能走这条小路,还要过那片该死的树林,吓死人了。”瘦子边看着旁边一边胆战心惊的说道“滚开!别拉着老子,老子手里有刀,管他什么树林,要是有女鬼来了更好。哈哈哈。。。”胖子大笑着说道。突然一阵奇怪的音响传了过来。。仿佛来自于远方古老的音乐。飘渺却仿佛又很清晰。。。传入两人的耳中。瘦子不禁捅了捅胖子,“诶!听到什么没有……”瘦子突然不说话,指着胖子的身后大叫。“胡,胡明,你,你,你的后面是什么东西?!”喊完头也不回撒腿就想跑。。。胖子听闻猛的回头一看,不禁头皮都要炸开一般。。。只见一行身穿红衣,却好像没有头颅的人正向他们袭来。。。他刚要叫那个瘦子等等他,却突然闻到一阵异象。顿时感觉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意识也渐渐模糊,只看到一个个红色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第一章命案

    独自走在大山深谷之中,四周全是迷茫茫的大雾,吞噬着这大山里的天与地,周围的一切都是雾蒙蒙的,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双眼似乎看不清五米开外的地方,只能听到不知名的蚊虫的哀鸣,以及大山中猛兽的低吼。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也不知道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

    我踉踉跄跄的摸索着前进,突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人的脚步声,我正要躲藏起来,却突然发现,从地面上长出好多的惨白颜色的手,狠狠的抓住了我,并将我运向某个地方。我拼命挣扎却怎么也逃不出那些手的纠缠。想要大声呼喊,声音仿佛都被堵在嗓子处,一点声音也发不出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恐怖的手将我运向不知名的某处。

    突然大雾全部消失了,那些手也不知所踪,只剩下我一个人,而我的面前,竟然是一个全身仿佛被剥了皮一样的人,只见那人全身的肉似乎都在向外绽放,红嘟嘟的血淋淋的。更奇怪的是那人居然被钉在一个十字架上面,十字架的下面是早已安置好的火堆。火已经被点燃,可是那人却没有发出一点哀嚎声。而是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我,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话。难道是要吃了我吗?我再也无法压抑内心的恐惧。“啊!...”大声叫了起来。

    “林夕,小多!你大爷的!醒醒!醒醒!”听见一声呼喊,我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呼~又是那个梦,真是吓死了,我坐了起来,用纸巾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然后又喝了一口水压压惊后,可怜巴巴的看着刚才叫我的家伙。那货可不吃这一套,直接吼道,“林夕,你妹的,我都说了你睡之前把那个符带着,你丫的就不听!做恶梦了吧”

    我撇了撇嘴,不置可否。轻轻的说:“啊,我知道了你去睡吧,我没事了”,他瞥了我一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叫林夕,是北京市皇城大学一名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普通到放在人群里立即就会找不到的类型,长相普通,成绩一般,又没有钱。

    可是我自己觉得我却比较特殊就有三点,第一,对于10岁之前的记忆我一点都不记得。不知道为什么,按照其他人来说,小时候的记忆虽然不能完全记得,但不至于完全忘记,可是我却一点都不记得,第二,林夕这个名字是我的母亲告诉我的,母亲姓林,我是随她的姓,我记得我只问过母亲一次,父亲是谁,或者为什么我没见过父亲,亦或是为什么我不是随父亲的姓,母亲说,父亲是一个负心汉,带着别的女人跑了,不要我们了。以后也不要提他了,说道这时,母亲的泪水让我觉得我不应该问这个问题让母亲伤心,以后也就不问了。在家里一切关于父亲的信息都没有,也许都被母亲摧毁了吧。

    爱之深,恨之切。

    我现在似乎能理解这句话了。

    而第三点,就是那个可怕的梦,令我感到十分恐惧和苦恼,好像从我记事时候起那个可怕的梦就在不断地纠缠着我,当然,也只是在十岁之后。有时几个月一次,有时一个月几次。梦中可怕的情景让我每每在噩梦中惊醒。

    上大学后,由于在梦中惊醒会影响其他人,只好出去住。可是家里的条件又不是很好,只靠母亲的工作,和我自己偶尔的兼职,只能租一个条件很差的地下室。直到刚才叫醒我的人出现为止。

    他叫洪庚,我的铁哥们。是我的室友,也是唯一的室友。他是在香港的学校转学过来的,据说,家里条件很好,学习成绩优秀,人缘也很好,他在同班同学处听说了我的噩梦的事情,主动请缨要和我在一起住。说要用他的智慧来帮我克服这个难题,并且提出要带我去好的地方住,我自然不会同意,可是在他天生的贵族气质的压迫下,我这只丑小鸭一般的小人物,只能屈服。有时我甚至觉得这家伙不会是‘同志’吧。但又觉得好笑,怎么可能,我又不是俊男...

    于是我便和他在一起住了下来,对于房费都是我付很小一部分,房子很好,据说是新建一两年的时间,不知道为什么会直接租出去而不是自己住。但是我和他一来二去,便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哥们,只是我在这个庞大的北京市里唯一感到欣慰的事。至于那个梦,他自然也是知道的。洪庚说我这是体质太弱,于是去庙观里给我请了一道符,说什么也要我带在身上,我自然不信。也没有带。于是在今晚的噩梦来了之后,洪庚便责怪我起来,唉,也习惯了,无所谓了。叙述至此,一夜无话,我也继续睡了,噩梦也没有再次袭来。

    “林夕!你大爷的!赶紧起来了,看看几点了!”我睡眼朦胧的看了看手机,我天!还有10分钟上课,而且是专业课,这门专业课老师的功力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逃课一次,没有平时成绩,逃课两次,直接取消考试资格!虽然我还算努力,可是如果没有平时成绩,也的确很难啊。

    洪庚对那个老师也是忌讳的很,别的课他敢随便逃,这个可就不敢了,只见他飞似的穿着衣服,嘴里还嘟囔着:“林夕,都怪你这厮昨晚大呼小叫,赶紧起来,抓紧穿衣服,要不就真完蛋了。你怎么还...咦你咋穿好了?”“我会告诉你,昨晚我醒了就穿好衣服了么”

    两个人发了疯似得往学校跑,还好就住在学校附近,按这个速度来看。应该能来得及。

    刚到学校门口,却听见在学校里传出警车的鸣笛声。咦?什么情况?学校里出了什么事情了吗?怎么警察还来了?跑进学校发现居然有好几辆警车,还有一大堆的警察以及一大堆的学校领导在围着一个看起来有些微胖的中年男子在点头哈腰,满脸堆笑的说着什么。呵呵,看着平日里趾高气扬的学校领导们现在这幅模样还真是解气啊。不过,现在还不是留意这些的时候,先去学校要紧。我边跑边对洪庚说:“伙计,你说咱学校怎么了?”可是却没有任何回应,我回头一看,那货居然停在那,煞有介事的看着,我擦,什么时候了,还在看热闹。我大声叫了他一下,他这才回过神来,跑了过来,脸色却异常凝重。我问道:‘怎么了,突然这样?’洪庚转过头,认真的看着我,正色说道:“刚才那些学校领导你都看到了吧”“啊,那又怎么了?”“有一个人和其他人不同,你难道没发现么”我看着他的表情,令我紧张不已,究竟他发现了什么?他停了下来,一字一句的说道:“有一个人,裤子拉链开了”

    “……”

    铃...

    还好有惊无险的赶上了,刚坐在椅子上,屁股还没坐热,上课铃声就响起来了。可是却一点没有上课的样子,大家都在议论纷纷,听了一会,明白个大概,学校里居然有人死了,剩下的就是什么鬼呀神呀什么的,怪不得警察来了,我刚要问一问详细,突然一声巨响“吵吵啥!不上课啊!”果然是灭绝师太来了,于是一个个的都老老实实的上起课来。

    这个小学校居然也会发生命案,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