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恶魇凶咒

第三十四章 十二年前的噩梦(下)

    第三十四章十二年前的噩梦(下)

    突然在上方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似乎是有什么东西从上面出现了。他抬头一看,竟然是几个人从上方的葱郁的树中出现了。张大毛不知道那些人是否知道他的所在,但是他知道那些人,肯定就是杀害了自己兄弟的家伙!张大毛藏在暗处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对方一共十个人,每个人穿着很封闭的黑衣,而且每一个都戴着看起来很狰狞的面具。并没有看到他们的身上有什么特别高端的武器。他并不认识那面具上究竟是什么图案,反正看起来让人很不舒服。难道之前杀害自己兄弟的人就是他们十个?不过如果他们的武器只是短刀或者飞镖暗器也就没那么可怕,先给他突突几梭子再说。

    所有人都没有动,张大毛能看到躲在自己四周的几个战友,而孟鹏飞就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此刻他也眉头紧缩的紧紧地盯着那十个带着面具的人。而自己的位置属于在离面具男比较近的地方,其他的人应该都在自己的后面。大家似乎都在观察着那十个人,或者是在等待孟鹏飞的命令。

    突然一个面具说话了:“给过你们机会,不珍惜,怨不得别人。杀”语气平淡的就好像在说一件非常平淡的事情,他的话刚完,其余的几个人立刻就行动了起来,飞快的向他们跑了过来。位于张大毛后边的一个人忍不住了,拿出自己的枪便开始扫射起来。可是无奈,这里的树木实在太多,那些面具男一边躲闪一边向他们冲过来,速度几乎没有收到什么影响。其余的人见到有人开枪,也纷纷的将枪拿出来进行扫射。由于火力很猛,面具男们没有再继续前进。一时之间又都不见了踪影。张大毛也在寻找着那些家伙的身影,他回头一看,竟然发现一个人的上方的树干上此刻正站着一个面具人,张大毛刚要大叫提醒那人小心,可是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只是一瞬间,只见树上的那个人用脚倒挂在树上,用刀抹在了那个人的脖子上,瞬间就结束那个战士年轻的生命。然后一个打挺,又回到了树干上,一个转身人就不见了,就在张大毛注意这个地方的时候,突然惨叫声不绝于耳。转眼间,七八个战士又死在了那些家伙的刀上。张大毛觉得腿有些软了,他甚至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他呆呆的坐在地上,看着周围的一切。

    他发现自己似乎失去了行动的能力。他什么都做不了,他只能够看到无数的鲜血从自己的兄弟的身上流淌了出来,他只能听到无尽的悲鸣。

    身体产生的巨大疼痛使他再次拥有了自我意识,他才发现自己的腿部被一个类似小飞镖的东西给击穿了,不知道那些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让这样简陋的暗器变得像子弹一样致命。

    他刚有意识,看着周围的一切几乎让张大毛的心都碎了。他看着四周躺着自己兄弟的尸体,而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还在进行着最后的厮杀,张大毛几乎已经放弃了,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和那些人进行对抗。张大毛闭上了眼睛,堵上了耳朵,他不想去再看到有战友们倒下,也不想听见战友们的哀嚎。

    张大毛刚闭上眼睛,突然身体被别人扶了起来,并且拉起来就跑。他的腿疼的厉害,并且由于长时间的蜷缩,奔跑起来十分的吃力。使他每一步都变得异常艰难。他意识到有人在救他。他知道现在必须得跑,不然。等待他的只有一个结果。

    他看了看自己身边扶着自己飞奔的人,是孟鹏飞。张大毛疼得厉害,几乎没有什么力气说话了,其实他的心里有好多话想说,但是现在只能跑,活下去才有问问题的权利。不知道跑了多久,可能由于失血过多,张大毛早已经是面色煞白,全身虚汗,几近虚脱。再也没有力气跑了,在这时孟鹏飞也正好停了下来,他扶住张大毛进了一个很隐蔽的杂草从里面,算是暂时休息了下来。他先是检查了一下张大毛的伤口,处理了一下,见无大碍,便不再理张大毛,一个人休息。顺便开始清理自己的伤口。张大毛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腿上的伤口虽然很疼,但是张大毛还是忍不住的:“所有人都死了吗?”张大毛问的时候神情悲伤,几乎快要哭了。

    “我还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只能救一个。我们必须得有人活下来。去完成更重要的事。也许是五年后,也许是十年后”孟鹏飞的回答显得很无奈。张大毛却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张大毛盯着孟鹏飞的眼睛问道:“是不是在一开始你就在欺骗我们?是不是一开始我们面对的敌人就是他们?你什么都知道是不是”张大毛已经有些快要崩溃了。

    孟鹏飞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一边处理自己的伤口,一边对张大毛说道:“一会你不要动,安心的在这里呆着,过了二十四小时再出去,一直往回走,回到我们训练的地方,我相信你能够找到。到了之后在库房里面有通讯设备,你可以活下去。”

    “所有人都死了,我有什么脸回去”张大毛终于哭了,哭得很伤心,那些人都是自己的好兄弟,好哥哥。可是自己却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去。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感到痛苦的了。孟鹏飞眼角也有些湿润了“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们。希望你可以好好地活下去。你也必须活下去。你要知道接下来你要做的事,才是最重要的一环。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孟鹏飞低声和张大毛交代了一番。只听得张大毛汗毛直立。

    我问张大毛:“他和你说了什么?五年或者十年后的更重要的事?”张大毛点了点头,说:“不过不重要了。看来我已经食言了。”

    在交代完了之后,孟鹏飞扶着张大毛出了那个杂草从,把相机又拿了出来,拍下了和张大毛的最后一张照片,将相机赠予了张大毛,微笑着对张大毛说:“这个你拿着。如果你能活着,那么把照片洗出来当做纪念吧。”说完,就走了。向着他们逃出来的方向。

    张大毛喊道:“队长!我们为什么不一起走?!我们可以活着出去的!”孟鹏飞回过头来,笑着说:“我还有我的任务没有完成,我要去执行我的任务了,而你也要去执行你的任务,就是活下来。”

    张大毛想着孟鹏飞的话,又回到了那个杂草从里面,想着和兄弟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期间他似乎昏昏沉沉的晕过去几次,也好像迷迷糊糊的睡着。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张大毛突然被外边传来的脚踩地面的“簌簌”声给惊醒了。张大毛立刻警觉起来,如果不是自己的战友们,就只能是那些带着面具的人。他大气不敢出一口,摒神凝气观察着外边的情况。

    他听到外边似乎有两个人在说话,从声音来听,有一个似乎还是小孩子,肯定比他还小,因为从声音来听,似乎青春期的变声期还没有度过。只不过那两人的对话却听不真切。过了一会,声音变消失了。张大毛长舒了一口气,可是还等他完全放松下来,突然听到一个很急的脚步声向他这边走了过来,张大毛心想,糟糕。要被发现了!

    果然那个人在张大毛藏着的那个杂草从的外边停下了脚步,张大毛向外看了一眼,果然是孩子差不多的大小。看样子,似乎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但是刚才的杀戮他也看到了,那些人的残忍及手段似乎不在于年纪的大小。而且现在自己的腿受了伤,更不一定能够拼得过,他的身边万一有同伙就更麻烦了、那个人似乎已经发现了张大毛的存在,站在杂草外边一动不动。张大毛自然也不敢乱动。

    突然,外边的人说话了:“杀你这种只会躲藏的人都脏了我的刀。”声音冰冷的直击张大毛的心脏。说完便离开了。

    张大毛听了他的话,顿时心如刀绞,恨不得立刻冲出去和他拼个你死我活,但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那么做。张大毛狠狠地咬了咬牙,把快要流出的泪水,生生的憋了回去。张大毛发誓,如果此生有机会再见他们,一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接下来就比较平淡了,张大毛在休息了一天后,按照记忆回到了他们训练的地方,只不过真的是物是人非了。看着周围的一切有着说不出的哀伤。用通讯设备取得联系后,他回到了连队。而不是特种部队,后来张大毛在部队总是会想起死去的那些兄弟,无法正常的在部队训练和生活。便申请了转业,回到了地方,当起警察来。

    “就是这样吧,丫的,给你说了这老多。组织上都不让我说的,你嘴紧点啊”张大毛用牙签剔完最后一颗牙,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当然啦,这个我知道的。不过我还是比较好奇那个叫孟鹏飞和你说的五年十年后的计划是什么。”张大毛刚要说话,我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我的母亲,她几乎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的啊,这是有什么事吗?我和张大毛示意一下,便去阳台接起电话来。

    “喂,妈,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

    “你们辅导员和我说你好几天都没去上课了,我来问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怎么不去上课?”从母亲的声音来听,她似乎很疲惫的样子,不禁让我的心有点难受。

    “妈,没事的,我这几天不舒服,马上就回去上课了。”我还能说什么,如果把我的经历和母亲说一遍,母亲得担心的不行,我绝对不能再让母亲担心我了。她真的太辛苦了。

    和母亲很久没聊天了,一聊竟然聊了半个多小时。等我回到客厅的时候,发现张大毛已经走了。在茶几上留着一个小纸条。

    “林夕,之所以我会把这件事和你说,除了你是我的朋友,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但是我目前还不能确定,在这里也就不说了。对于那个五年十年的计划,我目前是不准备说的,庞大的有些复杂。而且现在也不是说的时候。我希望你能为这件事情保密。因为这件事牵扯到的东西太多了。

    我警局突然有案子,我得去一趟,你就安心呆在我家吧。你亲爱的毛哥”

    Ps:从三十章到这一章整整五章都是在写张大毛的回忆,这五章可以算是张大毛的回忆录了,原本打算用两章来写,没想到一写下去就收不住了。张大毛是这个故事里面非常重要的角色,回忆篇可以更多的了解张大毛的生平。而且所有的内容,都是有价值的。希望大家能够耐心的看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