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恶魇凶咒

第三十二章 十二年前的噩梦(上)

    第三十二章十二年前的噩梦(上)

    我意识到了事情快到关键的时刻了,立刻坐正身子,侧耳仔细倾听张大毛的讲诉。张大毛喝了一大口水,似乎接下来所要讲诉的事情很需要勇气和力量,以至于他在深深地呼吸了几次之后,才继续接着向下诉说。

    张大毛他们那一夜睡得很安稳,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兄弟,别说是在这原始热带雨林里,不会有太多威胁到自己的东西,就是在敌人的势力范围之内,有这群兄弟在自己的身边守护,自己也能安心的睡觉。信任战友,是他们成为一名军人的第一天的时候就已经熟记在心的道理,更别说,是这些身手不凡的特种兵战友们。

    就在他们纷纷清醒,吃过东西,准备再次出发的时候,却发现,昨天晚上进行警戒的六名战士全都失踪不见了!在他们查看了周边之后,在那六个人分别警戒的地带发现了零星的血迹,可是人却都不翼而飞。

    看来昨晚并不安宁。

    昨晚明明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可是人就这么没了。对于特种兵战士来说,他们在晚上的听觉是极佳的,而且警戒的战士都是身手不凡的家伙,怎么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就不见了呢。而且经过刚才的排查,在附近竟然没有发现任何的脚印,那些人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只留下一丝丝尚未干涸的血迹。

    战士们可不怕那些虚的东西,他们觉得应该是一些较大的蛇或者是其他的动物袭击了他们。将他们拖走。可是在进行了讨论之后,发现这个假设也是不成立的。在附近根本找不到其他的动物的足迹,也就是说,在周围的这一片区域之中,唯一的足迹,都是自己留下来的。虽然还没有搞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战士们却丝毫没有畏惧,一个个气愤填膺,叫嚷着不管是什么东西,都必须找到他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为他们报仇。但是孟鹏飞等三人的表现却显得很奇怪,他们显得忧心忡忡,既不参与战士们的讨论,也不对战士们提出的建议进行采纳。三个人在那里一会嘀咕几句,一会摇头叹气。众人根本猜不透他们究竟是要干嘛。

    过了一会,孟鹏飞终于开口说道:“既然大家都认为要找到他们,那我们就一起去找他们,但是有一个前提是,大家必须保持在一起,千万不能走单,我们三个队伍分别行动,找到蛛丝马迹立刻互相通知。”

    大家在得到命令后便立刻分头进行行动,在暗无天日的原始森林当中,探索失踪的同伴,他们以休息地为圆心,成扇形进行排查,寻找。终于在进行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候,在大概二百米外,张大毛所处在的那支队伍又发现了一丝血迹,虽然不能保证就是他们的血,但是大家还是坚定的朝着发现血迹的方向找去,而且不知道在这里发生了什么,这里的血迹相当的明显,而且顺着血迹进行跟踪,似乎就能找到血迹的源头。正当众人因看到血迹而感到兴奋想要立刻随着而寻找时,孟鹏飞却再次阻拦下大家。这时他显得忧心忡忡,好像心里有很多的事情想说,却又不能说。张大毛对我说,在他知道结果是那样之后,他才明白为什么孟鹏飞当时会那样的焦虑和不安。

    大家不断的催促孟鹏飞立即前进,可是孟鹏飞还是犹豫着,不住的徘徊在四周,然后他拿出通讯设备和其他人进行了交流,交流结束后对大家说道:“大家先别急,我刚才和其他的两只队伍进行了联系,我们在这里等待他们片刻,然后大家一起去寻找。”队伍其中一个看起来很威猛的家伙,张大毛称他为胡子,因为他总是留着一点点的小胡子。他瓮声瓮气的说道:“队长,不是我说,咱们十多人去就行了,非得等其他的两队干啥啊,还非得三十来人一起去啊、”孟鹏飞听了根本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说一句:“这是命令。”其他人便不好再说什么。

    很快三支队伍便集合了起来,三十人的大队伍在树木丛生的森林中显得很拥挤。杂草丛生行走起来异常吃力,如果能在高大的树上行走,那么速度快的不止一倍。但是唯一能让大家感到有动力的是,血迹越来越清晰,似乎就快到了一样,张大毛当时的心跳的很厉害,他想其他的人的状态应该和他差不多,第一次遇到这么奇怪的事,无论是谁,都不会感到舒服,他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能不留痕迹的将六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全部带走。

    整个过程非常的难走,在最后的一段路程时,整个空间似乎都被一种长满尖刺的植物所充斥着,可是他们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只有继续前进,因为那血迹就在前方,他们必须前进。我问张大毛为什么他们这么坚定的就认为那是他们战友的血呢?万一只是一些其他动物的血呢?张大毛摇了摇头,似乎苦笑着说道:“我们也并不知道那是不是他们的血,但是你永远不会明白那种心情,只要有一丝线索,一点的蛛丝马迹,他们都要追查到底。”一行人在穿越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几乎是荆棘铺满似的地带后,突然豁然开朗,整个空间一下子宽阔起来,在他们面前竟然出现了一个足球场大的空地,在这片空地里面,没有那些充满尖刺的植物,没有耸入云霄的大树,只是一个空旷的地域,这样说也许并不完全正确,因为在他们走进这片空地之后,发现在空地的另一端似乎立着数根大概两米多高的圆柱体,被圆柱体包围的地方,立着一个硕大的石碑。

    当他们走进那些圆柱体之后,张大毛不知道其他人看到那种景象之后是什么样的心情,他只知道当他看到那些圆柱体上钉着的都是与他朝夕共处的战友们时,他的心都要碎了。他对我说道:“记得刚才那个老人吗?被钉在柱子上的,就有一个是她的儿子。”我顿时大吃一惊,我实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张大毛叹了一口气,说道:“他明明可以退役的,可是因为舍不得大家,决定和大家再在一起打拼一年,他是队伍里面的老人了,是我们的老班长,对我这个当时的愣头青特别的照顾,他曾经对我说,他觉得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他的母亲,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总是惹母亲生气,当了兵之后才知道母亲的辛苦,可是一年到头又回不了家几次,等到退役了一定要好好地陪陪妈妈。可惜,这样简单的心愿,他再次无法实现了。”张大毛当时奋不顾身的冲向那个老班长,令他更感到愤怒的是,这些人不光被钉在了柱子上,全身的衣服竟也被剥光,而且在他们的身上,又被画上了很多不知名的图案。大家的怒火几乎都在一瞬间就被引燃了,都大声叫嚷着要为他们报仇,如果说原来还可以认为是一些在森林中存在的不知名的动物干的,但是现在所见,肯定是人类所为。而且手段这么残忍,怎么能叫人不愤怒。

    孟鹏飞则走到那些圆柱之间,站在了那个巨大的石碑面前,张大毛好奇心重,虽然兄弟们的牺牲让他感到很痛心,但是他也明白,单纯的痛心什么也解决不了。于是他也和孟鹏飞一起走到了那个巨大的石碑面前。这个石碑有多大?大概二层小楼的高度,两米左右的宽度。厚度一米左右,在石碑的下面有一个巨大的圆盘底座,而在那个石碑上面刻着很奇怪的图案以及一些不认识的字符,所有人都不清楚这个巨大的石碑上面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意思。

    正当张大毛和孟鹏飞琢磨着石碑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只听到在那边的人群又爆发出了更加愤怒的声音,张大毛立刻赶到声音爆发的人群中,想要一探究竟。走进人群之中发现,在一个牺牲的战士的圆柱体下,有一个小小的盒子,盒子看起来很精致,并不像现代人的玩意,张大毛虽然是一个俗人,也没有见过太多的古玩古董,但是还是能很清楚的看出那个小盒子是有些年头的。

    但是重点的东西不在于那个精致古老的小盒子,而是里面的东西,那是一张羊皮纸,在纸上似乎写着一些东西,张大毛定睛一看,竟然是写的很漂亮的正楷。不看还好,只是看了一眼,便将张大毛整个人的愤怒又再次被点燃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