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恶魇凶咒

第三十章 老故事(上)

    第三十章老故事(上)

    吃着饭,我想起照片的事来,便放下筷子,用手托着下颚,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正吃的满嘴食物的张大毛,张大毛刚开始还没有发现我在看他,还自顾自的胡吃海塞,过了一会,才发现我好像几轮都没有吃了,一看我,被我的状态吓了一跳。“咋了?不好吃?我觉得还不错啊”张大毛舔了舔嘴唇说道。

    “味道还不错啦,我是有事情要问你”我仍然直勾勾的看着他。

    “问什么?爱过,明天有事,没多少钱了,蓝翔,保大,救我妈,不后悔,不知道安利,不知道鸽子为什么这么大,此刻我对你的伤害造成你心理阴影的面积约为9平方厘米……还有啥问题”张大毛一副很狗屁的样子看着我。

    我对他实在有点无语。“……你是人民警察好不好,能不能正经点”

    “你是大学生好不好,这段子都不知道,切,好了,不逗你了,说吧什么事啊,这副表情。”他见我看他的眼神有点恐怖,便不再调侃我,张大毛也把筷子放在了桌子上,一副愿闻君详的样子。

    我见他终于正经起来,我便和他说“毛哥,是这样的,我看你家的客厅里面都是你和嫂子的结婚照,可是为什么又挂了两张看起来很老,很有故事却和周围很不相宜的老照片呢。看着真的很奇怪。我想请你和我说一下,这个照片的故事。”

    张大毛听了我的话,抬起头来,看向照片的位置,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眼神似乎也变得迷幻起来,看了一会,起身和我说道,过来吧,我和你讲讲这个老照片里面的故事。

    我和张大毛一起起身走到照片处,张大毛用手轻轻抚摸着照片,动作真的很轻,就好像是在抚摸情人的脸颊一样,但又怕用力过大,会让对方不舒服似的、一边轻声说道,我原本想把这个故事,不再提起的,不过我们是朋友,而且你和他又那么像,你既然又这么感兴趣,那么我就和你聊聊吧、他把两张照片取了下来,我和他走到书房,坐了下来,张大毛开始向我诉说这两张照片里面的故事。

    张大毛指着那张里面十多个人的那张照片,对我说道:“这张照片距今已经有12年了,当时我是一名特种兵,你知道什么是特种兵么,小鬼?”我呆呆的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恩,知道,电视里有看过。”“屁,电视里?那都是假的!”张大毛好像很不屑的说道

    “当时我和你的年纪差不多,20岁左右吧,年少轻狂,不知道天高地厚,在家里总是闯祸,每天不是打架就是斗殴,结果就被家里的老爷子连打带骂给撵去当兵了,没想到到了部队,我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这人啊,上辈子一定就给你这辈子的路都设计好了,我在部队之后,和每个人都相处的特别好,而且出人意料的是,我的各项成绩都特别出色,于是在那一年的特种兵选拔中脱颖而出,成为了中国特种兵战士的一员”张大毛说到这里的时候,心里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整个眼睛里面都泛着光。

    “那是我在年少时觉得最牛的事,你想想,我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成为一名特种兵,整个连队都没几个人能成功你知道吗,能不牛嘛。然后在进入特种兵大队之后,那些现在我想起来都非常残酷的训练以及考核,我都一一的通过了,再通过最后的考验之后,我终于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特种兵。而我在这不久之后,也终于遇到了那个改变了我一辈子的人。就是他。”张大毛用手指着那个只有两个人的照片上搂着他的那个人,“你仔细看看,你们两个有没有点像”我听了张大毛的话,仔细的看向照片上的那个人,说实话,照片年头实在有些多,而且显然当时在拍摄的时候用的相机相当的低廉和滥造,以至于照片上的脸看的不是很清楚,虽然能看清两个人的大概的表情,但是要让我仔细的分辨那个人的脸和我的相似度,还是有些难度的,我见张大毛态度认真,便迎合他的话,说道,“恩,是有点像,咦,对了,你第一次问我是不是认识一个叫……叫什么来的,就是他吧”

    “孟鹏飞,是的,就是他,我见和他长得很像,不禁就想和你说说话,没想到,你不仅不姓孟,还叫了个林夕这么娘的名字。”

    “哪里有娘?!”

    “别急,听不听故事了?”张大毛一脸坏笑的问道。

    靠,要不是我对这个人,或者说对这两张照片比较感兴趣,早就反击回去,不过此刻只好撅起嘴,示意张大毛接着说。

    “成为特种兵之后每天的训练都很辛苦,每次的演练都很惊心动魄,但是我却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后来在我们成为特种兵大概一年之后,我们便会在边境进行一些狙击行动,我所处的区域是在广西左右,都是在大山里面。你知道的,在我们的国家,边境一直都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事情,但是在面对那些大毒枭的时候,我也丝毫没有觉得害怕,真的是年少轻狂。而我见到孟鹏飞是在进行了一个全军区演戏之后的一周里。那天听到全员集合的号子,我立刻冲了出去,可是令我没想到的是,站在我们面前的不是往日里训练我们的教官,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脸孔,只见他全身武装,全身上下全是顶级装备,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我们,那是我见到孟鹏飞的第一面。当时就觉得简直帅呆了,你知道不,当时我们不认人,但是见到好装备就分外眼红,我们特种兵使用的装备已经属于国内顶级的,但是和他一比,简直就是小麻雀和凤凰的差别。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家伙肯定不简单,然后在我们都集合了之后,他也什么都不说,和我们面对面的站着,他不说话,我们也不敢说什么,站了一会,直到我们的教官出现,讲一个本子递给了他,他一边翻阅,一边点起名来,并且示意让点到名字的人出列,一共点了11个人,里面就有我一个,然后他面色凝重的对我们说道‘同志们,我选拔出来的11个人都是这一年当中训练成绩最好的,我相信你们的实力,将你们选拔出来,你们应该感到自豪,因为你们将接受到更高级的训练,使用到更高级的武器,完成更高级的任务,但是你们也要为自己感到悲哀,因为你们被我选中,就意味着你已经有一只脚跨进鬼门关了,现在,你们有一次机会选择退出,我会尊重你的决定,但是一旦你们和我离开了这里,去了新的训练场,就不由你做决定了。’说完,便看着我们,看我们是否有人提出退出,但是你是不知道当时啊,小伙子一个个的都气血方刚的,哪个说退出,那就是认怂啊。结果没有一个提出要退出,孟鹏飞看到之后,很满意,便让我们回去收拾行囊,之后不久便将我们带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也就是那个地方,让所有的兄弟们的血都洒在那里。也就是那个地方,让我这一辈子都不敢再去,也就是那个地方,让年少轻狂的我,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恐惧……”

    给读者的话:

    有同学说原来一章字有点多,我就拆开两章啦,大家先看着,如果觉得不好,我再改回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