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恶魇凶咒

第二十七章 来龙去脉

    第二十七章来龙去脉

    声音还是不绝于耳,仿佛逐渐形成了一个密集的声网,将我整整的关在了里面,突然间“起来啊!”有一声突然尖锐起来,直刺的我耳膜胀痛,即使是在昏迷的状态,我也难以保持下去,我拼命睁开了双眼,用手捂着自己的耳朵,可是在我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我竟然发现我竟然躺在一张床上,而我的面前竟然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女生。

    我不是在荒芜的大山里面吗?对了,还有那个刚才还在我面前的那具被剥了皮一般的身体,怎么都不见了。我用力的摇了摇头,感到十分的疲倦,但是又对这一切感到很迷茫。而我刚才睁眼见到的那个女生,见我醒来,显然很开心,立刻和我说道:“你终于醒啦,我可照顾了你一天呢,不过我不就是让你起来吗,至于反应那么大吗?”什么?照顾了我一天?我不是在那个地下的囚室里面呆了一天么,也不见这样的女生啊。那些起来啊的叫声都是她在叫我吗?她见我眉头紧锁,知道我心有疑问,坐在了我旁边微笑着开口说道“你别怕,这里是我的家,是我哥给你带回来的,你好好休息吧,我去把我哥叫过来,让他和你解释一下吧”声音清脆悦耳,倒是让我的心情舒畅了一些。在她说话的功夫,我也观察了她一番。倒也算是个美女,有一头长长的血红的卷发,纤巧的眉毛,动人的双眼皮,修长的睫毛,娇俏的嘴唇,构成一张虽不是很完美,但是却近乎没有任何缺点的脸庞。在我看来,她很符合江南女孩子的特征,娇小又可爱的类型。我不禁想起萧芷寒,将二者对比起来,眼前这位女生,虽然在相貌上不及萧芷寒般美丽冷艳,但是却有一种独特的俏皮的可爱,看着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受。她见我盯着她看,不禁红了脸,站起身来,说道“对啦,我叫陆小筱,你叫我小筱就可以了,我去帮你叫我哥哥。”说完便离开了。

    我坐起来,靠在床上,思考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刚才我所见到的那些,地窖、充满门的屋子,以及那只苍白的手,被剥光皮的血淋漓的人,这一切都是假的?是我的梦?这算什么,那个折磨了我许久的梦的延续吗?可是为什么那么的真实。刚才和我说话的那个女生又是谁?陆小筱?我认识的人当中,我不记得有姓陆的啊。我不会还在梦里吧?我用力扇了自己一巴掌,只听啪的一声,随之而来的是脸颊的痛感和灼热,很痛啊。不是在梦里啊。我抬起头看了看屋子里面的情况。屋子里面很干净。或者说干净的可怜。除了有一张我躺着的床,在床的旁边有一个大箱子外,就没有任何的东西了。不过既然是现在不是梦,那么黑衣小哥呢?他又在哪里呢?不过看来在现实的处境要比梦境当中好太多了。毕竟没有那些奇怪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追我。我正胡思乱想着,听到外边传来刚才出去的那个女生,哦对,陆小筱的声音。她好像正在和一个人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但是听不太清楚,可是好像一直是她一个人在说,但是从脚步声来说,应该是两个人的。来的人是谁,应该是陆小筱所说的她的哥哥吧,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竟不自觉的有些紧张起来。这个陆先生到底会是谁呢。

    门终于被推开了,在门被推来的一瞬间,我便看到了那个陆先生,我的嘴都有点合不拢了。我实在没有想到竟然是他。只见来者穿着一身黑衣,淡定的脸庞没有多余的表情。那双眼睛更是如水一般平静。不是黑衣小哥还会是谁?我吃惊地不得了,连忙问道“怎么会是你?”他站在床边,好像很不解的问道“不是我,还会是谁?”也对,在学校的最后时刻,我的确是和他在一起的,现在他出现在我的旁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我只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出场方式。原来他姓陆啊,还告诉我说没有名字,连这个都要骗我么。这个人真是的,名字都要保密?我追问道“那个陆小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能和我说一下吗,我现在只记得在那晚我看到了几个没有头的东西,但是具体是什么还没有看清就昏迷了。接下来怎么样了?你和我好好说说吧”我实在是真的好奇,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是没有遇到任何的麻烦一样,那些东西他是怎么处理的呢。他坐在了床上,好像是要讲一个长篇一样的架势。坐好之后,便开口像我讲述了我昏迷之后发生的故事。

    “那天晚上,我以为你对那种迷药会有抗性的,所以就没有将太多的精力放在看管你的身上,但是在我发现了他们之后,再去叫你,却发现你已经昏迷,可是我没有办法,只能把你放在我的视线之内,然后去和他们周旋,我必须得将他们的秘密找到,机会不会再有了。他们最开始显然是想通过恐吓我的方法让我就范,但是试过之后发现没有效果不佳,结果就一起围上来。可是他们的身体素质却出奇的差,天虽然很黑,但是通过听觉找到他们每一个人还是不难,在我击倒了一个人之后,那些人便开始后退,我想追又怕中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没办法,只好让他们逃走。接下来就是将你送回到这里,没有了。”听了他的话,好像我就是一个拖后腿的。这让我有点挂不住脸,尤其旁边还站着一个陆小筱,说的我好像一无是处。我立刻问道“你就放他们走了?你可以追一下啊,我又没有特殊价值。”“他们也许真的还不知道你的特殊价值”他看着外边,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什么意思,算了,不想了,我可不想在他的神叨的话中陷入被动。我又接着问道:“那你有没有看清他们到底是什么东西?”“天太黑了,什么都看不到。只不过让我感到奇怪的有两点。”听到他也有感到奇怪的地方,直接让我来了兴致。“赶紧说说,什么奇怪的?是不是他们真的不是人?”他听了我的话,微微一笑。“鬼?世界上只有一个地方有鬼,那就是在人的心里。”我觉得理亏,不再顶嘴,专心的听他说着。他略一思索。开口说道“首先第一点在于,虽然是很黑的天,看不清具体的样子,但是他们却好像真的没有头一样,看不到头颅。第二点就在于,他们逃跑的时候,好像很快就都不见了。”“很快就不见了是什么意思?有多快?也许使他们跑的快呢。”我和他说道。他听了我的话,沉默不语。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听了他的话,我好像被高压电流猛击,浑身不禁震颤了一下。怎么可能凭空消失?他继续说“他们逃跑的方式,就是向地上扔出一个闪光弹一样的东西,当我闭上眼睛再睁开之后,所有人就都不见了,好像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听了他的话,我也沉默了,这一切早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虽然黑衣小哥说,没有鬼神的存在,但是那晚遇到的东西怎么来解释,即使他们打不过黑衣小哥,但是我看到的死去的胡明,韩宇又是怎么一回事呢?站在一旁的陆小筱听了我们的谈话,脸色也变得煞白,看起来也是被吓到了。我见屋子里面的气氛实在是过于压抑,连忙转换个话题说“嘿嘿嘿,小哥,你和你妹妹关系很好吧,多谢你们的照顾呢”他又只是恩了一声,还好他的妹妹陆小筱还是很好客并且健谈的,和我聊了起来。黑衣小哥看我俩聊得很欢,对陆小筱说了一句话,便出去了。虽然好奇,但是我也没有询问什么,问太多反而显得自己鸡婆。陆小筱的确是一个很开朗的女孩,和她聊天给人的感觉很轻松,我和她之间也不时传出欢声笑语。

    我对她说“你哥俩的性格差别好大啊,为什么你哥哥他对人那么冷淡呢”陆小筱听了我的话,摇了摇头说“你误会他了,他对人只是表面看起来很冷,但是对人很好的,很会关心别人。”

    我哦了一声不置可否,接着问:“对了,我和你哥哥也在一起挺久了,但是现在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呢,你告诉我一下吧,也方便称呼,你说是吧”陆小筱挠了挠头发,面露难色说道:“我哥哥他没有名字的”我长着大嘴半天才反应过来,真的没有名字?她见我惊讶的表情,知道我难以理解,接着说道“其实这些不想和其他人说的,不过既然哥哥对我说你是他要守护的人,那也就不是外人了,对你说说也无妨。”我一听,看来能够探听到重要的消息。“我和哥哥不是亲生的,确切来说,我是他捡来的。”我再一次被震惊到,她微微笑着说“嘿嘿。没有想到吧,我遇到他的时候,正好是我十岁的时候,我的父母都出车祸死了,家里没有任何的亲人了。我每天沿街乞讨,但是你能想象一个十岁的孩子每天乞讨的难度么,我不知道什么是专属地盘,只知道我想填饱肚子,可是我总是被其他的乞丐撵走,到最后饿的实在忍不住了。我趴在地上,觉得生命在一点一点的流逝,就在那个时候,我遇到了哥哥,我把我抱了起来,送到了医院里面,在我昏迷的时刻,他一直守护在我的旁边,那种感觉是只有妈妈还在的时候才能感受到的温暖,后来在出院的时候,我实在是离不开他了,于是便一直在屁股后边跟着他,他见甩我不掉,便接受了我这个跟屁虫妹妹。”说到这里,陆小筱的眼中已经挂满了泪水,她自己意识到,连忙转过头去用手拭去了眼中的泪水。一边不好意思的笑道“哎呀,让你见笑啦”我连忙说“没有,没有,只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也有这样悲惨的经历。可是你看起来很乐观,一点都不像那种……”“不像失去父母的孩子是吗,这一切都多亏了哥哥,他的事以后慢慢和你说吧,如果没有他也就没有现在的我啦”她眯起眼睛甜甜的一笑。不知道黑衣小哥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目前他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身手很好的冷血杀手。不近人情的面瘫青年。但是在陆小筱的描述中,似乎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唉,谁知道呢。我仍不死心的问“那你的名字就是你父母给你的咯?”她点了点头,他俩既然不是亲生看来,黑衣小哥真的是没有名字了。我不禁有些失落。陆小筱看到我有些失落的样子,突然又说道“嘿,他其实也算有名字吧”怎么说?我好奇地问道。她得意的说“因为我有给他起过名字!”

    “你给他起过名字?”

    “是的,因为我也问过他,他的名字是什么,他说他没有名字,只有代号,好像叫狻猊,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来着,记不得了,反正很难听的样子”

    狻猊?不正是他的短刀上面刻的字么。“那你给他起的名字是什么呢?”我问。

    “陆子凡,我希望哥哥能够平平谈谈,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生。”陆小筱说着的时候,面露幸福的微笑,看来她对于黑衣小哥的希冀还是很好的。

    “陆子凡么?这个名字还是不错的,这样最起码也有一个能够称呼的称谓,我也不能总是叫他小哥啊”我寻思道。

    陆小筱看了一眼挂着墙上的钟,起身说道:“说了好一会了呢。估计哥哥应该快结束了吧。哥哥将你视为他所要守护之人,而哥哥是我所珍视之人,凡是哥哥做的事情,我认为都是对了。我也会竭尽所能帮助你的。我可不只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哦”她说完俏皮的吐了一下舌头,也推门离开了。

    我正坐在床上消化着这一上午所接收的各种信息,门再次被推来了,只见黑衣小哥,哦对了,陆子凡围着围裙走了进来,这个样子我是第一次见到,看着他穿围裙的样子还真是滑稽,我刚要笑,可是接下来他所说的话,就让我笑不出来了。只见他心平气和慢条斯理的和我说“你昏迷的时候,那个叫张大毛的打了电话过来,他说,你们学校又有人失踪了,就在那个晚上。问你在哪里呢?呵呵,看来那天晚上遇到他们,我们不是唯一的。”

    听了他的话,我顿时怔住了,又有人失踪了。不是已经被陆子凡赶走了吗?怎么还会有人遇害?

    PS:我这个人起名字的本领好差的,在这里还是要感谢一下我的好朋友啦,除了林夕这个名字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其他的名字都是他给我出的主意呢,挺感谢他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