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魂天剑

第33章 青衣之怒(二)

    第33章青衣之怒(二)

    落云破风两位踏仙护法的合击变化,并未让唐枫有些许的表情起伏,对他来说,两个人与一道气息

    ,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微微在徒然升起的狂风中眯起了眼睛,那模样倒像是被风吹得睁不开眼睛一般

    。

    却不知,唐枫这样的反应,落在那佟人王的眼里,却是胸有成竹的反应,佟人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之前唐枫那一剑,确实是让他有些看走眼了,若不是那破风护法本身有着强悍的修为,只怕还真有可能

    在这一剑之下不死也得重伤!

    可是现在佟人王突然有种感觉,那便是眼前这个看上去修为平常的唐枫,竟然再次让他看走了眼!

    “我原本以为,魂天魔君不过是好运气加上一些人的刻意吹捧罢了,今天看来,倒是没有让我佟人

    王失望...”

    这话声音不大,却清晰的被青衣小九这方所有人听在了耳朵中,青衣小九冷冷的哼了一声,大伙还

    以为她要放什么狠话,不料青衣小九瞬间似乎想起了什么事:

    “南宫流祭,你最好不要插手他们之间的战斗,否则休怪我不念当年的友情...”

    佟人王嘴角抽了抽,说实话,在看到唐枫前后的反差之时,佟人王还真动了亲自动手的念头,却不

    曾想被青衣小九一眼看出并且道破,这让佟人王不由得有些无奈。

    在场的所有人中,甚至整个东郡之地,只怕还真没有几个人敢这般与他佟人王说话,但眼前这个女

    子,不仅修为强悍,最重要的是,她正是佟人王记忆深处最不愿意伤害的人!

    “放心,在我的两位护法没有战斗完,我不会出手的,而这小子,若能完好的战胜我的两位护法,

    便有了挑战我的资格...我佟人王是不会拒绝的...”

    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这佟人王果然如传说中一般,有几分蛮不讲理的感觉,但所有人也都知道,

    所谓的讲道理,那是弱者才会说的话。

    青衣小九脸色难看,道:“他是我的主人,若你想伤害他,那便先将我打得魂飞魄散再说吧...”

    “主人?”佟人王脸色在听到这两个字时,变成莫名的难看,甚至带着几分疯狂!

    “你既然真的认一个这么低等的人类为主人!你知不知道,只要你愿意,天下意会有多少登天之境

    的高手会心甘情愿的为你做任何事!包括我!你却堕落到认一个小小的踏仙人类为主!我好心痛!”

    说到这,佟人王声音立马转为冰冷,道:“既然如此,那他就更应该与我一战!若无法得到我佟人

    王的认可,没有人可以拥有你...没有人有资格拥有你...没有人..”

    对于佟人王这种赤果果强势的话,青衣小九不由得一阵气急,差点就想要直接动手了,不过想想自

    己若是与这佟人王交手,只怕胜负只在二八之数!

    当然,青衣小九的胜算只有二成,这还是感觉到佟人王刚吞下还魂丹不久的前提下,才有这二成的

    胜算。

    “南宫流祭,你别忘记了,那枚还魂丹,可是唐枫让人拍卖下来送给你的,你就这么想着要置你的

    救命恩人于死地?你如此德行,当初送你入冥路,却没有直接将你诛魂,倒是家族最大的错误...”

    此时南宫玄冰终于忍受不住,这般开口喝道。

    不料那佟人王没有听到南宫玄冰说话也就罢了,一听南宫玄冰开口了,佟人王反而淡淡一笑道:

    “孽子!当年你将你的亲生父南宫流祭送上绝路,今天你哪还有资格在这里说话?看你天资也一般

    ,修炼了这么多年,也才刚过踏仙不久,倒是丢了我佟人王的脸...”

    这话一出,就连那青衣小九也是一阵愕然,那正交战中的唐枫与落云破风三人,几乎是同时手底下

    顿住了,然后唐枫从那风暴中心中退了出来,倒是毫发无伤,对方同样是没有受到损伤,只是此时三人的

    表情几乎一模一样!

    显然,任谁也无法相信,看上去要老上个百岁的南宫玄冰,竟然会是这佟人王的亲生儿子!

    “哈哈哈!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倒是许多人只记得有个白流祭,却不知道,你南宫无我,是我南

    宫流祭的亲儿子吧?当年你将我之凡体亲手镇封,却是那般狠心,若非我命大,只怕现在早已魂飞魄

    散...加上如今这还魂丹的作用,百年之内,若我能再进一步,便再不用担忧自己会死了...”

    唐枫看着他那近乎扭曲的脸,不由得轻声叹息道:

    “我原本以为,我救了一个英雄人物,却不曾想救了一个心胸狭窄的小人吗?真是可笑,可笑...”

    “在没有见到她之前,我佟人王何惧生死,但是这世间既然还有我佟人王留恋的存在,我佟人王自

    然不愿这般死去!再有,南宫世家,与我佟人王,还有大仇未报...”

    佟人王突然有种无法直视唐枫的感觉,他终究是一个英雄人物,只不过是一些事终究无法接受而已

    。

    这时那南宫玄冰猛然开口道:“大仇?当年你为了这个女人,竟然将自己的结发妻子亲手杀死!这

    等大仇,你就不该还?好!你不将你的妻子当你的亲人,难道我为我的母亲报仇,就有错了?你说我没资

    格找你这个所谓的父亲报仇!那你又有什么资格!没错,现在你的修为比我们所有人的修为都高,可是这

    些人中,最有资格杀我的人,绝对不会是你!你是最没有资格的人!”

    此时的南宫玄冰,竟然一改一向的老态龙钟,显出几分莫名的气愤。

    佟人王一时间有些无语相对,显然是被说到了心底处了。

    多少年来,这件事可以说是佟人王最大的愧疚,所以当年南宫玄冰以普通人之身份亦能将他封印多

    年,如今旧事重提,佟人王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那又如何?我什么都没有了...青衣,我今天只想问你一句话,这年轻人类虽然天赋极高,但终究

    不适合你...”

    “南宫流祭,你不要多说了...他有着你永远无法比拟的东西...”

    “是什么!你告诉我是什么!”佟人王情绪有些不稳。

    青衣小九没有说话,那佟人王突然间一横目,道:“你们两个,都傻了吗?快动手,杀了这小子,

    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

    小九微微的轻叹,她当然不会告诉佟人王,她在离开飘雪山之时,曾去过那星辰巨兽的体内,有幸

    见了那白发唐枫一面,那白发唐枫连飘雪公子都不见,却与她这个小小的青衣小九谈了许久。

    而在交谈中,小九听到白发唐枫说过:

    “魂天剑,或者也可以称之为——永生之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