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极品账房

第六百八十二章 大婚第四,清平调第三

    就在皇帝为红包坐立不宁的时候 身旁早有准备的贵妃笑了笑 偷偷的塞给了皇帝一把红包

    红包在手 皇帝的气势顿时足了起来

    慈爱的笑了笑后 皇帝将藏在袖子里的手伸出来 展开是一把大红的红包

    笑呵呵分发给吕恒等人后 笑呵呵恭祝道: 白头偕老 白头偕老 哈哈

    分发完毕后 皇帝捻着胡须 笑呵呵道: 看着你们 朕就想到了当年朕结婚的时候 先皇还有朕的娘亲 也是如此叮嘱朕的

    女子们含羞浅笑 谢过陛下

    站在一旁的礼部侍郎 看到事情完美大结局后 笑道: 礼毕 新郎送新娘子入洞房

    一声唱喏 七个身着红裙的新娘子 莲步轻移 款款朝着后堂洞房走去

    新娘子入了洞房 喜宴正式开始

    吕恒面带着微笑 端着酒盏 在阿贵的陪同下 游走在各个桌子宾客间

    今日婚宴 满朝文武全部到齐

    他们哈哈大笑着 起身敬酒 恭祝吕恒新婚快乐 子嗣满堂 白头偕老

    吕恒今日开心 凡是敬酒者 来者不绝

    十几碗酒水下肚后 吕恒面不改色 依然神志清醒

    文武官员们 纷纷叫好 赞叹吕大人海量

    一旁 阿贵偷偷暗笑:海量 这酒还是酒吗

    你们是没尝过烟云卫酒囊里 那些我们自家酿的酒 那才叫真正的酒水

    游走一圈 喝了将近两坛的美酒 饶是吕恒酒量惊人 此时也是酒气上头 微微有些醉意了

    摇摇头 缓缓坐在了武宁远身边

    大家真是热情啊

    吕恒捏着筷子 赶紧吃了两口 然后起身将一个过来敬酒的吏部官员的酒水喝掉后 坐下来擦掉嘴角的酒水 笑着对武宁远道

    武宁远哼了一声 然后倒满两杯酒 自己拿起一杯 另一杯给吕恒

    说了这么多 你还没跟老夫喝过呢

    吕恒笑了笑 端起酒盏仰头一饮而尽

    酒水下肚 身上微暖

    眼前醉意朦胧 灯火阑珊

    武宁远见吕恒靠在椅子上 神思有些飘忽 俨然是喝多了的样子 转过头 倒了一杯茶 递给了吕恒

    吕恒笑着点头感谢了一句 端起茶 抿了一口

    手中握着酒盏 醉眼朦胧的看着那灯火明亮处的人生百态 笑语欢颜

    轻轻摇了摇茶盏 喝下一口热茶 轻声叹道: 天下风云出我辈 一入江湖岁月催 宏图霸业谈笑中 不胜人生一场醉啊

    一旁 武宁远听到这首诗后 竟是愣了好久

    嘴唇嗫喏着 靠在椅子上 长叹了一声

    一声长叹 脑海中诸多画面 一幕幕的浮现

    十六岁从军 南征北战 想当年 羽扇纶巾 英气逼人 如今 眨眼间数十年过去 自己却已是垂垂老矣

    正如诗中的那句话:宏图霸业谈笑中 不胜人生一场醉

    武宁远端起酒盏抿了一口 轻声叹息一声

    一旁 一直未曾说过的嫂夫人看到这俩一老一少如此沉默 怀念着往事

    轻轻笑了笑 端起酒壶 给二人满上了一杯 看了一眼自家相公 然后笑着对吕恒道: 如此好诗 当浮人生一大白啊

    吕恒拱手 笑道: 怎敢劳嫂夫人玉指

    美丽端庄的嫂夫人笑道: 都是一家人 那须这么客气

    吕恒笑着拍了拍额头 赔罪道: 倒是我见外了 哈哈

    端起酒盏 吕恒笑对武宁远道: 来 宁远公 饮了这杯

    武宁远哈哈一笑 将满腹思绪甩出脑海 端起酒盏 起身 与吕恒碰了一下

    干

    二人笑谈一声 扬起酒盏 仰起头 一饮而尽

    放下酒盏 嫂夫人再次填满

    还望吕先生善待我家女儿  嫂夫人端起酒盏 笑意吟吟的看着吕恒 轻声说道 …。

    吕恒知道她是在说她们的义女 柳青青 点点头后 端起酒盏 笑道: 一定

    喝下了这杯酒后 醉意迅速上头

    吕恒扶着椅子坐下 醉醺醺的笑了笑 摆手道: 不喝了 不喝了 喝茶

    嫂夫人轻轻笑了笑 给他倒上了一杯茶

    说来 咱们认识有三年了  武宁远抿了一口茶 从人群中说回了目光 看着吕恒 道

    吕恒点点头道: 好像认识了一辈子一样

    武宁远愣了一下 随后哈哈大笑

    对对对 是 真的好像认识了一辈子

    吕恒笑了笑 靠在椅子上静默良久

    可惜 张文山和洪全不在

    吕恒仰起头 一口将清茶饮尽 轻叹一声 惆怅道

    武宁远轻叹一声 点点头

    随后满上了两杯酒 递给了吕恒一个 自己拿起一个

    静静的看了吕恒一眼后 武宁远道: 敬张文山

    吕恒笑着点头 端着酒盏 站起来: 敬洪全

    二人高高举起酒盏 然后将干裂的美酒倒在了地上

    气氛此时变得有些低沉

    或许是那灯火阑珊的热闹 让人突然心生疲惫 亦或是在这喧嚣热闹的时候 更容易被那逝去的人和事 所感染

    二人没有再说话 只是静静的笑着 看着身旁的文武的笑开怀的样子 听着他们热闹喧嚣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后 吕恒突然想到了什么 一拍脑门 转过头看着武宁远道: 你不是说要给我个惊喜吗 惊喜在那儿

    武宁远神秘一笑 挤眉弄眼道: 洞房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见吕恒还欲再问 武宁远抬手指着皇帝所在的位置 笑道: 喏 看到了没 我皇兄一直等着你呢 你如果还不去的话 搞不好这老顽童会发飙哦

    吕恒寻着武宁远指的方向望去 果然 皇帝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老脸上的神情 似乎很不爽

    吕恒摇头无奈苦笑一声 端起酒盏 跟武宁远告别后 缓缓走了过去

    到了老皇帝身边 小武连忙起身

    即便如今他已是君临天下 但仍然保持着对吕恒绝对的尊敬

    即便知道了吕恒如今已非昨日 但他依然还是一如既往

    这般的态度 让吕恒颇为感动

    走过去 伸手 原准备像以往一样揉揉小武的脑袋 但看到他头上的紫金冠后 摇头笑笑 便改成了拍肩膀

    小武笑了笑 摘下紫金冠道: 老师还是照旧 您如此 学生真的不习惯了

    吕恒哈哈笑了笑 不客气的在小武的头上揉了一把

    一旁 皇帝神色微动 看着这对师徒 依然如往常一般友善 不由的叹了一声 心中五味陈杂 不知该是喜还是遗憾

    来来 吕恒 坐下 陪朕饮几杯

    皇帝笑着招手 对吕恒说道

    吕恒坐下后 皇帝身边的贵妃亲自倒酒

    万万不敢啊  吕恒连忙起身 苦笑道

    今天这是怎么了 王妃贵妃接连倒酒

    皇帝摆手示意吕恒不要如此惊慌 端起酒盏抿了一口后 笑道: 永正 蓉儿这杯酒可不是白倒的啊

    吕恒诧异 笑道: 难道还有讲究

    皇帝哈哈大笑 醉意沉沉道: 蓉儿 你说

    一旁贵妃俏脸微红 犹豫了片刻后 轻声道: 妾身想请帝师写一首诗

    如今 吕恒已成为了整个大周的传奇 不论是政坛 还是文坛

    他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尤其是他写下的那些诗词 更是在大周流传已久

    那些曾经见证过吕恒写诗的人 如今更是以此为傲

    这其中 吕恒作诗的背景 更是被人津津乐道 成了大周文坛 享有盛名的趣事

    如今 贵妃提起这件事的时候 心里不免有些惶恐

    毕竟对方身份不凡 所以 贸然提起 也不知道唐突不唐突 …。

    说罢 贵妃紧张兮兮的看着吕恒 等待着他的答复

    吕恒愣了一下后 哈哈笑道: 这有何难

    转过头 对一旁的侍卫道: 把笔墨纸砚拿过来

    您要亲自写  贵妃眼中满是喜色 不可置信的问道

    呃…… 吕恒愣了一下 不解道: 有什么问题吗

    贵妃连忙摆手 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一旁 皇帝笑着解释道: 她是开心 永正啊 你知道吗 如今帝国中 你的一幅字 可是价值连城啊

    吕恒笑着摇头

    所以啊 你今天能写 那就多写几个 朕还没有呢  皇帝挤了挤眼终于把实话说出来了

    吕恒闻言后 哑然失笑

    这时 笔墨纸砚已经送上

    吕恒在万众瞩目中 再次拿起了毛笔 站在了桌案前 身旁 欣喜的贵妃 亲自帮吕恒研磨

    醉意浓浓间 吕恒没有丝毫迟疑 落下了笔端

    清平调

    贵妃在看到这三个字后 顿时喜不自禁

    清平调 她当然听说过

    而且 今天她心里想的便是这首诗

    但是 由于女儿家的娇羞和矜持 没有好意思开口

    毕竟 以前的两首 都是吕恒给自己妻子写得

    没想到 这第三首竟然送给了自己

    吕恒此时正在醉意上 倒也没有想到仅仅是三个字 便让贵妃娘娘如此喜悦

    写下三个字后 吕恒没有丝毫停顿

    一首诗便跃然呈现于纸上

    名花倾国两相欢

    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

    沉香亭北倚阑干  (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 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 您的支持 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