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柄

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六八二章 龙王发威

    这让上柱国大人大加赞赏,重重赏赐了相关人员,并将想出点子来的工匠,直接提拔为匠作大臣,官居正三品,可谓一步登天。

    受此殊荣鼓舞,楚国的工匠们干劲大增,又研究出了许多种新式的武器装备。其中有一种叫蹴鞠弹的造价低廉又十分阴毒,乃是用黄泥跟牛马鹿毛搅和成硕大的泥球,或是在太阳下暴晒,或用火炙干,其分量不足同等大小石弹的四分之一,但射出去同样是触之即死,大大增加了楚军的载弹量。

    且这玩意着地即碎,不用担心像石头弹那样再被敌人捡去打回来。

    楚军便用这些五花八门的弹攻击秦军,雨点般的弹噼里啪啦落下,有专门伤人的、有专门砸船的,还有连人带船一块砸的。一顿不分敌我的攻击之后,纠缠在一起的秦楚两军舰船,便消失了三十多艘……当然大部分是本来就摇摇欲坠的楚舰。

    “***,风紧扯呼!”秦有德的左臂被楚军的散花弹开了个深可见骨的大口子,痛得他呲牙咧嘴,见己方有**艘战船沉没,赶紧命令部下撤退。

    楚军舰队趁势跟进攻击,虽然因为行进中颠簸不平,准头大减,但密集的石还是又将二十余条秦军战船永远的留在了洞庭湖底。

    第一回合,秦军折损三十艘战舰,楚军损毁六十艘,按照双方的实力对比,应该算打平。

    但这只能算是热身,真正的好戏还在后头呢。

    诸烈名将的称号岂是易与?通过第一回合的接触,他发现秦军一改往日的作风,似乎要用接舷肉搏战来决一高下。

    “想得美!”上柱国大将军冷笑一声道:“命令部队保持距离,用石轰击他们!”他看到秦军肉搏时优势如此之大,便猜测秦军应该是想出奇制胜,所以多带了突击士兵。但船的载重就那么大,他们携带弹的数量也就可想而知了。

    楚军趁着秦军的势头被打下去。发动了一拨反攻,秦军楚破楚落两将军率领的左右舰队上前抵挡,两军展开了激烈地互射。漫天的石如飞蝗般呼啸着飞来飞去,不时有战船承受不住打击,打着旋沉入洞庭湖底,那漩涡在吞噬掉落水的官兵后才恢复平静。只剩下些碎木片漂在水面上。

    更多地战船起火燃烧。湖面上黑烟四起。站在远处地岳阳楼上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此时地岳阳城楼上。也确实挤满了看热闹地楚国百姓。但没有往常地兴致勃勃。甚至没有人高声喧哗。人们踮起脚忐忑地望着江面。紧张地等待着结果出来。气氛压抑极了。

    这是一场跟所有人都息息相关地战斗。胜则生活继续;败则亡国……然后生活继续。

    虽然亡国很郁闷。但毕竟都是华夏子孙。楚人对秦国人地排斥心也没那么重。甚至有不少偷偷买了秦国战争债券地家伙。在暗中祈祷秦国不要失败。不然那债券可就成白纸了。

    不知不觉中。已经日近西天。两军交战将近一天了。秦楚双方地队形也早已乱了套。这一段你在东我在西。那一段你在西我在东。参差不齐。犬牙交错。

    虽然双方亲密无间。但战况已经明显不如中午时激烈。驱动战船和投射石。都是十分耗费体力地活计。打到现在双方都已经筋疲力尽了。

    就在秦军将领准备逐渐收拢队形,暂且休整待来日时,楚军却突然发起了一次出人意料的进攻!

    我们知道双方参战地舰艇中,浆轮船虽占多数却不是全部,楚国就有五百艘其它样式的战舰在列,秦军也有二百多艘,这也几乎是两国能开出来的所有战船了。

    在浆轮船作战时,这些舰艇也跟着加入了战团。虽然因为速度不快。装备地投石器也十分落后,使它们无法成为主力,但用来牵制一下甚至威胁一下对方,还是很划算的。

    对于这些充斥于战场上的劣等战船,两军主战船上的官兵,往往不屑一顾……只要不逼得太近威胁到自己,连攻击他们的**都没有。

    就在秦军舰队想要逐渐脱离敌阵时,楚军的劣等战船群中,突然冲出上百艘赤马快船。这种船的船体细长轻巧。一般用于侦查和传递军情,速度极为惊人----甚至要超过浆轮船不少。

    秦军官兵起初没有在意。但等那些长三丈左右的战船开近些,才发现这些赤马快艇只是前二丈处如舰船模样,后面一丈多的地方只有两块帮板,腹内空虚,后面竟藏了一只小舟!

    有经验丰富地秦军将领如梦初醒,大叫道:“小心火攻!”经他这一说,官兵们立刻注意到那些船上都堆满了不明物体,虽然用布幔遮盖,但一定不是慰问品!

    果然,这些或顺水势,或张帆乘风,从四面八方冲过来的赤马,在距离秦军不到五十丈的方位突然冒起滚滚浓烟,然后便看见船上军士全退到小舟上,再与母船脱离,用浆划着小舟返回。

    秦军赶紧四散规避,却仍有不少被那些如离弦之箭的母船撞上。那些母船的船头钉有尖锐的钢钉,只要一碰上秦舰,便借着向前的冲力,与对手钉在一起,最终引起敌船的熊熊大火。

    这是楚国发明的子母舰,显然是在吃了伯赏元帅地苦头后,痛定思痛研究升级而来的。

    似乎看到效果不错,楚军竟然又派出第二波子母舰,从同一个角度继续冲击秦军,几艘巨大的主力舰也紧随其后,看起来是准备跟在后面占便宜的。

    一见到楚国摆出这架势,秦军舰艇更是不敢阻挡。正好借着先前逐步撤退的命令,四散而去,准备先脱离危险再重新结阵。

    当这次的一百艘赤马沿着上次的路线冲过来,所有人都以为这些子母船的布幔下面,仍然是柴火油脂之类的易燃物,是以只是一个劲儿地撤退,并未再仔细观察----此时意想不到地事情发生了!

    只见这些赤马快艇虽然来自不同的方向,目地却只有一个,那就是秦军阵中偏左一些地一个位置。那里本来有异常密集的秦舰,但秦军的阵型已经被第一波子母舰冲散,现在只剩下不到十艘军舰了。。

    普通秦国官兵并未察觉出什么,但高级将领们却被惊出一身冷汗,纷纷失声叫道:“王爷在那里呢!”那八艘军舰中有一艘看起来跟其他七艘完全一样,但船顶插着一面并不引人瞩目的黑旗的,乃是秦雷的座船!

    因为王爷并不准备指挥战斗,所以深知战场上显眼就等于危险的镇南将军们,请他老人家坐上了一艘普通的战船,又将其安排在远离战端的预备队中,以为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谁知经过一天的激战,舰队早已经失去了队形,在楚军子母舰的冲击下,秦舰更是散落零落,在这一刻,竟然只剩下七艘军舰紧紧的护着王船!

    很显然楚军已经准确定位了王爷的战舰,很显然他们这一系列的战术动作,都是为了扯开空当,递出这致命的一击!

    图穷匕见!

    万不料楚军竟然包藏着如此祸心,秦军上下顿时大为慌乱,各支舰队都派出快船迎击,指望着将这些可恶的赤马拦下。

    无奈快船就是快船,虽然体型弱不禁风,但此时顺风顺水,速度已经不是任何大船可以比拟的了。只见眨眼之前,百艘轻舟已经把靠近中的军舰甩在了身后,付出的代价不过是区区七艘小船被击沉。

    秦国那七艘护卫舰,本来拼命的护着王船往东边主力靠拢,见楚军小艇已经迅速超过所有追兵,便立刻放缓了速度,要为王爷断后。楚国敢死队风驰电掣,将双方的距离越啦越近,然而就在此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在没有任何接触,也没有遭到攻击的情况下,位于前列的五艘小船突然爆炸起火,有两只船体甚至被掀起三丈高。

    很多两军官兵当场就跪下了----没有撞击,没有中弹,纯人工动力船也不可能是自爆,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洞庭湖的龙王爷发威了。

    至少许多官兵是这样以为的,心说:也是,在他老人家地盘上打了这半天,把湖水都染红了,换谁当这个主人,都会不高兴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