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柄

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六八零章 决战洞庭湖

    江水拍打着船舷,发出有节奏的哗哗声,偶有几只靓丽的水鸟掠过甲板,歪头看着下面的男女。

    “我以为你是说客来着。”秦雷淡淡道。

    “臣妾确实主动请了个说客的差事。”俏立在他的身后,云萝轻言细语道:“若非如此,皇兄是不会放我回来的。”

    “嗯?”秦雷轻抚着栏杆,发出一声鼻音道:“这就是你八年未归的理由吗?”

    “是的。”楚云萝微微点头,向他解释道:“坦白的说,那年臣妾得知父皇已经去世许久,便对王爷产生了些埋怨,一时冲动,便不辞而别,回楚国奔丧去了。”

    “这是我的不是。”秦雷终于回过头来,沉声道:“当时只是觉着你还小,准备等过几年再告诉你的。现在看来,这个做法有些欠妥了。”

    “臣妾没有要怪罪王爷的意思。”云萝向秦雷福一福道:“虽然当时不理解,确实发过脾气,但等臣妾回国后,才知道原来两位皇兄曾打了个天翻地覆、血流漂杵,哪能不知是王爷爱护之意,心里感激的很哩。”

    “哈……”秦雷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看到皇兄们手足相残,我就想回去。但五哥说按礼制,出嫁的公主应该为父皇服丧三个月,我便只好又待下了。”云萝轻声道:“三个月后妾身再想走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被软禁了。”

    “软禁?”这跟秦雷原本以为的可是大大不同,不由提高声调问道:“那么说三次接你回去的使者,都是被你皇兄挡下的吗?”

    “妾身被软禁在深宫之中,不准跟任何人接触,自然也没见过王爷的使者。”云萝神色黯然道:“妾身原本以为自己是有大能的,但最终还是发现,一旦别人不买帐,我不过就是个孤苦无依的弱质女子罢了……如果不是接着这次两国交战,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王爷了。”那伤心的样子让石人也能心软……何况秦雷乎。

    “你皇兄交给使者地信。想必也不是你亲笔所。”秦雷颇为尴尬道:“孤看信上说地那么决绝。便没有再派人接你。确实是草率了些。”

    云萝泫然欲泣道:“若是要写那种东西。妾身又何必死乞白赖地跑到中都去找你呢……”说着便再也忍不住心中地委屈。呜呜哭起来。

    “莫哭……”秦雷想要伸手帮她擦擦泪。却觉着以目前地状态来开。这动作多少有些轻薄。但见她已经闭上眼。还微微扬起小脸。似乎是在等他地垂怜。

    秦雷地心顿时柔软下来。轻轻拭去她眼角地泪水。温声道:“既然回来了。就好好过日子。不要再闹了。”

    云萝小鸟似地连连点头。抽一下鼻翼道:“人家知道了。以后会很乖得。”

    见她娇憨地样子。秦雷终于将其与当年那个精灵古怪地小女孩联系起来。不由轻刮一下她地小鼻头。笑骂一声道:“长不大地小家伙。”

    云萝很享受这种宠溺,便顺势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嗯嗯道:“不想长大,我宁愿永远又笨又傻。”

    短暂的手足无措之后,秦雷揽住了她柔若无骨的肩头。舰队浩浩荡荡的顺流而下,一对神仙般地男女站在船头……给人以格格不入的感觉。

    温存良久,待到感情升温,云萝这才小声问道:“王爷,大战在即。您是怎么保持这么轻松的心态。”

    秦雷一本正经道:“泰山崩于前而面不变色,是一个优秀将领应该具备地素质。越是临近大战,越是要想办法放松的。”

    “原来如此……王爷的放松方式好特别啊……”云萝满面酡红,垂首看一眼陷在自己裙裾中的贼手,那是秦雷在轻抚着她的翘臀。

    “不好意思,手滑了。”秦雷很自然的把手往上挪了挪,搁在她的纤腰上,干笑一声道:“好好,实话实说。因为我是陆军出身,除了游泳之外,也很有研究,基本上是七窍通了六窍。”

    “王爷真厉害呀。”云萝小脸满是崇拜道:“应该足够用了。”

    “只可惜我一窍不通啊。”秦雷轻叹一声道。

    云萝先一错愕,接着便掩嘴笑道:“不懂就不懂,干嘛说的这么含蓄。”

    秦雷呵呵一笑道:“我确实是不懂海战,外行指导内行是很危险的,还是让他们看着弄。”

    “那王爷为什么还要来呢?”云萝不解地问道:“战场上很危险的。”

    “啊,我是来给他们提气壮胆的。”秦雷松开揽着她的手。面带微笑道:“就当是个吉祥物。”有些事儿不用跟她说太细。

    “吉祥物……”云萝笑一声后。便陷入了一阵沉默,良久才幽幽道:“王爷会留下我皇兄的性命吗?”其实她也知道秦雷不大可能杀掉楚国的皇帝。但总还是确认一下来的放心。

    “哦,”秦雷好笑道:“你怎么就知道我会赢?说不定到时候还要你去跟我那大舅哥求情,让他放我一条生路呢?”

    “原本我也以为皇兄会赢。”云萝仰起头望着他,很认真道:“但看见你之后,便知道他赢不了了。”

    “为什么?”秦雷心痒的问道。

    “因为……”云萝突然涨红了脸,低着头蚊鸣声道:“因为你是我男人……”说完便把螓首埋进秦雷广阔的胸膛,再也不抬起来。

    当天下午,镇南水军到达三江口上游,而诸烈率领着他地无敌舰队,已经在三江口恭候多时了。为了达到与秦军决战的目的,楚军分兵三部,一部占领了湘江口,一部占据了荆江下游,余下的主力舰队。则在大江上列队,准备直面秦军的冲击。

    三个方向的楚军形成一张天罗地网,只等着秦国的镇南水军一头闯进来。

    看着秦国舰队在上游七八里外缓缓列队,楚国人竟放弃了打乱其阵势的最佳时机,只是一直在那里静静地等着。

    待秦军列阵完毕之后,一艘楚国战舰突然驶离本阵。行到秦军石射程之外才按某种规律挥舞起旗帜来。。

    “他这是要干嘛?”云萝好奇地问道。

    秦雷知道是旗语,但并不知这是什么意思,好在船上望地哨兵大声地为他解了围:“启禀王爷,楚国邀战洞庭湖!”

    是的,诸烈要和秦军换个地方打打,这段地长江虽有数百丈宽,但对两军那数以千计的大舰来说,还是太狭窄了,根本就施展不开!

    经过数年地缠斗。诸烈已经彻底腻烦了和镇南水军打交道……也不想再让这个越来越强的敌人,继续成长到足以与自己匹敌了。

    因此他没有寻求突击,而是发出了转移战场的邀约----我已经没有耐心了。如果够胆量,就跟我到八百里洞庭湖上决一雌雄!

    秦军将领的意见很快传递上来,将每一张字条都看过后,秦雷神情一动,沉声道:“那就战!”水军将领们并不担心楚军会搞鬼,因为烟波浩渺的洞庭湖面,何止比大江宽了百倍,根本舍不得埋伏,也做不得手脚。

    用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的时间。秦楚两国的水军分别驶入湖中,在君山边相对列阵。战船上的官兵们在静静的养精蓄锐,等待着天亮地那一刻。

    大战就在黎明之后!

    洞庭湖是上古云梦泽的一部分,乃是当世的第一大湖,自古便有八百里洞庭之说,对这个时代地水军来说,可谓是浩瀚无边的巨泽了。

    其东南西三面环山,北部是敞口的马蹄形盆地,毫无疑问。就地形而言这是当世最强的两支水军决战的最佳地点!

    在南洞庭湖中,有一处四面环水的山,与岳阳楼隔水相望,这就是历代文人骚客喜欢歌咏的君山。这里便是传说中娥皇女英殉夫之处;便是秦始皇封山的场所;便是柳毅传书的目地地,这些神话都已流传许久,给君山和洞庭带来了许多传奇般的色彩。

    而今天,将要有一个新的传奇、一段新的霸业诞生于此,让所有的传说都黯然失色……

    随着天色越来越亮,双方士兵已经能看清对面战船的轮廓了。军官们赶紧指挥着战船调整布阵。以应对敌阵。看着黑压压的敌军战船。竟然左右都望不到边,秦雷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道:“果然很有看头!”便安然坐在椅子上静静观看这场亘古未有的超级水军大战。

    秦军的战舰终究数目少些。抢先一步完成了准备,此时一轮红日从水面跃出,一下便把浩瀚地湖面染成了金色。

    一声炮响之后,秦军官兵齐声高喊报仇,便抢先发动了攻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