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柄

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六六八章 最后一夜

    在秦雷为麾下军官学校编写的教材中,有这样一段叙述:“骑兵之所以是战场的王者,不是因为它的装甲有多厚,武器有多重,而是因为它比步兵多了两条腿。换言之,就是其战场机动力要远远强于其他兵种。这就赋予了骑兵高度的自由,他们可以根据情况,决定是白刃接敌还是保持距离,是分割包围还是远遁逃离,运用之妙,存乎一

    “如果是有经验的将帅,他们会在对手的薄弱地区,或是阵型已经摇摇欲坠的地段投入骑兵,以求利用骑兵的机动力,在对手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情况下彻底冲垮,分割对方。达到胜利。”

    虎牢关前,生灵涂炭,硝烟弥漫,残阳如血。

    齐国军队从高坡上急速的冲下来,却始终保持着较完整的阵型,这体现出齐国步兵的良好素质----齐国人本能的服从命令听指挥,使他们具备了成为优秀步兵的可能性。

    藉着军乐的节奏,在各级将官的统一指挥下,三十万多齐国士兵踏着雨点般急骤的步伐,如水银泻地一般,带着逼人的压力与气势,无所畏惧的向秦国骑兵发起了大无畏的逆袭!不要说什么齐军军备松弛、训练懈怠,贪生怕死、贪财忘义之类。^^^^在生死存亡之际,他们爆发出的勇气,足以让所有对手不敢掉以轻心!

    最先与齐军交手的。是充任先锋的两个黑甲骑兵团,其前身是秦雷地亲卫黑甲骑兵队。跟着他东讨西伐、南征北战,几乎在所有重要战役,都承担了最艰苦的任务。赫赫战功。无人能及,即使龙骧骑兵也比不了。

    历经千辛万苦之后。这支光荣地队伍终于修成正果,在与铁甲军的骑兵部队合并后,被改编为近卫第一军第一师,人数扩编到五万,是公认的帝国骑兵双雄之一。

    他们地装备与龙骧骑兵基本相同。只不过因为融入了铁甲骑兵的血统,所以兵种构成比例与龙骧骑兵正好相反。有六成装甲骑兵,四成控弦骑兵。因此其战法更富冲击性和破坏力……

    只见黑甲骑兵先用骑兵连弩飞速向敌军射击,在令人头皮发麻地弓弦颤动声后,无数黑色的箭矢呼啸着破风而去,直射齐军的前锋。

    齐军的朴刀兵纷纷上前,举起盾牌遮挡,但仅能护住自己前胸的圆盾……因为秦国商人以貂皮地价格大肆收购牛皮,致使齐军本应该蒙着坚韧牛皮的木盾,却十有八九只剩下光秃秃地木板,以至于秦军的箭矢可以轻易穿透盾牌。^^  ^^再刺入士兵的脑颅。根本无法为大部队提供有效的遮蔽。箭雨在齐军阵前落下溅起一片片血花,每一朵都代表一个士兵的死亡!

    几轮急促的箭雨顺利。至少放倒两千齐兵,打乱了齐军整齐向前的阵型。但再近一些之后,齐军的掷矛手和弓弩手,也开始猛烈地向秦军还击。那些四尺长的尖锐短矛和齐国特有的三棱破甲箭,在二十丈以内可以贯穿任何盔甲。一时间,冲在前面地秦军骑兵纷纷落马,算是给兄弟们报了仇。

    秦军首领见状将连弩往马背上一挂,摘下丈六长地铁槊,大吼一声:“冲!”便平端着长槊,带头向敌军冲去。骑兵们也纷纷有样学样,收起弓弩,举起比对方更长也更尖锐的长槊,轰然冲入敌军阵中,白刃战开始了!

    高速冲击中地黑甲骑兵的铁槊,只要击实对方,便会发出一声短促却沉重的败甲声,以及对方痛苦的闷哼声。****齐军士兵来不及呻吟,便被秦军铁槊挑飞了一片!

    裹挟着巨大的冲击力,黑甲骑兵如虎入羊群一般,势不可挡的冲入十数丈,刺死挑飞齐军不计其数。直到阻力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慢,这才扔掉不利近战的长槊,换上厚背的马刀,与对方展开了埋身肉搏战!

    勇猛的黑甲骑兵们挥起沉重而锋利的长刀,不断往敌军身上砍劈,每一下都能造成一道可怖的伤口,彻底报销一个敌军。他们只一个劲儿的奋勇杀敌,却丝毫不理会敌人斩在自己身上的刀枪,这并不是说他们那引以为傲的盔甲,可以抵挡住敌人的长矛。事实上,在埋身肉搏中,那些锋利的长矛可以捅破任何盔甲,给黑甲骑兵们造成无法医治的创伤。

    然而黑甲骑兵们是如此的悍勇,他们在以强大的忍耐力,承受这常人难以忍受的伤痛,全神贯注于杀敌前进,前进杀敌!直到鲜血流干,心脏停止跳动,还仍然保持着向前冲锋的姿势。

    这就是血不流干,死战不休!

    但困兽犹斗的齐军,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悬崖边上,他们爆发出来的力量绝对不可小觑,给黑甲骑兵造成了很大的损伤……

    当双方陷入埋身战后,战况便比先前惨烈得多----刀剑在空气中交击擦出灼人的火花,粉碎的甲片向四周激散开去,四处迸射的血浆染红了战士的衣甲,也将脚下的土地浸软泡松,形成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血溪……

    濒死的战士与断腿的战马跪卧在地上哀鸣,无一逃脱被双方人马践踏致死的命运……被斩落的头颅带着匹练般的血流,划过凄厉的弧线滚落到激战中的人马脚下,然后便像蹴鞠般被踢来踢去,直到被什么人一脚踏碎。^^  ^^或者被踏进泥浆中……

    有些士兵被斩去半边脑袋,身子还没有倒下。便溢出豆花般的纯白脑浆;有些被开膛破肚地士兵,双目呆滞的盯着从肚子里冒出来地一串串肠子,还裹卷着带血的内脏。甚至试图徒劳地将它们挤塞回去……这一幕幕可怕的场景,直让人绝望地抓狂。*****

    急骤的战鼓声、苍凉地号角声在战场上空盘旋。与尖厉悲壮的士兵惨叫声、高吭拖长的战马嘶鸣声一道,共同奏响了一曲奔向死亡的乐章……

    在付出半数折损的代价后,两个黑甲骑兵团终于感到压力骤减、面前豁然开朗,他们终于穿透了敌人异常厚实地军阵。近一万精锐骑兵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王爷所说地敌军崩溃地段。

    当这最艰巨、牺牲也最大的任务完成后。事情便简单起来。随后跟进的骑兵团两两组队,沿着同袍开辟的道路。继续扩大齐军阵型的缺口。秦军现在所遇到的阻力就小了很多,竟全程保持着冲锋姿态,肆意的砍杀着失去阵型的齐军,而己方遭受的损失,在绝对可以接受的范畴内。在遭受秦军铁骑第三波蹂躏后,齐军地阵容已经豁开个十几丈宽地口子,再也无法阻挡秦军的肆虐。这时候,结束掩护任务地步兵终于杀上来,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齐军的阵型彻底被撕碎,损失异常惨重。士兵们终于肝胆俱裂。士气全无。一个个无心恋战,只想着尽快逃离这个血肉模糊的战场。没有士气的军队就象一盘散沙。再也不能对秦军造成多大的伤害。在经过一阵毫无希望地短暂抵抗之后,立即就被凶狠的秦军包围,准备分割围歼。

    不知不觉中,天色彻底暗淡下来,经过一天的战斗,黑夜终于来临了。尽管秦雷命令在战场上点起数千堆篝火,但能见度仍然达不到战斗的最低要求。如果还不停止进攻,不仅杀敌效果会大打折扣,还会导致己方出现不必要的损伤,实在是不划算之极。

    无奈之下,秦雷只好命人吹响了停止进攻、就地防御的号声,给了本要崩溃的齐军官兵以喘息之机。

    一刻钟以后,秦军终于停下进攻,将尚存的二十多万齐军包围在方圆十里的一片狭小区域内,两军就这样遥遥相望,共度良宵。

    但两军的待遇是截然不同的……秦军士兵有精美的作战口粮可以食用……只要往盛满生石灰的加热袋中倒上点水,再将其密封放进食品袋中,便可以吃上香喷喷、高能量的热菜热饭。对于这个年代的官兵来说,这简直是奢侈的享受了。它确实也是造价不菲,即使秦军也只能在作战时享用。

    但这诱人的香气对饥肠辘辘、却没东西果腹的齐军来说,简直是世上最痛苦的折磨。

    以至于等那边秦军吃饱喝足,睡觉休息了,这边的齐军还瞪着绿油油的眼睛,躺在泥泞的地上望着天上半圆的月亮……真像张吃了一半的大饼啊,肯定放了不少油,还有鸡蛋……饿得睡不着的齐军官兵也算是画饼充饥。

    但睡不着有睡不着的好处,等天蒙蒙亮的时候,饥渴难耐的齐军士兵,突然发现秦军的包围圈在西面有一个不显眼的缺口。齐军上下不由大喜,一些胆大的率先从缺口突围,居然毫发无损地逃脱了!

    不再追究这是不是秦人设下的圈套,失去信心、失去理智的齐国人于是争先恐后从缺口夺路而逃。

    不幸的是,这确实是秦雷设下的圈套。突围的齐国人没跑出多远,就发现大批秦国骑兵从两侧跟了上来……秦军将逃跑的齐国部队夹在中间,用密集的箭雨笼罩住这些可怜的家伙,再用长矛和马刀将中箭落马的一一了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