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柄

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六六一章 你好毒……

    当秦雷巡视完营地,回到中军帐时,已经是月上中天了。却见秦雳也在营里,正坐在那里发呆。

    装成亲兵的念瑶,赶紧端上热腾腾的饭菜,低声道:“已经热了好几回了。”

    秦雷点点头,示意她先出去,问刚刚惊醒过来的秦雳道:“部队伤亡如何?”

    “很重。”秦雳低声道:“连死带伤,折了七千多。”

    “这么多?”秦雷本来摸起个馍馍,闻言攥在手里道:“明天让第一军攻城。”

    “第四军不是一触即溃的垃圾军队,”秦雳强笑道:“等我们实在顶不住了再上。”说着面色低沉的小声道:“不过这确实是块硬骨头,你又规定七天内拿下来,硬啃我怕把牙蹦坏了。”

    “不是我规定呀,”秦雷苦笑道:“而是赵无咎从得报到整兵出发,最快七天便可以抵达虎牢关,到时候真让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们哭都没处哭去。”

    “我知道了!”秦雳霍然起身道:“从明天起不计损失,就是拼成光杆,我也给你按时拿下来。”

    秦雷跟着起身道:“不必如此,还是要积蓄力量,等待致命一击的。”说着拍拍手上的馒头屑道:“还是两个军轮流上,我已经跟沈青说了,明天该第一军了。”

    “这是命令吗?”秦雳瞥他一眼,粗声道。

    “这不是命令吗?”秦雷笑着反问道。

    两人相视一笑。秦雳点头道:“你是主帅。当然说了算。正好明天可以睡觉了。”又看一眼桌上地饭菜道:“赶紧吃。老吃凉地话。等到我这个年纪会胃痛地。”看来他已经深受困扰了。

    秦雷微笑着颔首道:“我知道了。其实几年前我就开始胃痛了。”

    “真是有福不会享。”秦雳没好气道:“爱惜点自个。我走了。”刚走到门口。突然听秦雷道:“大哥……”

    秦雳回过头去。只见秦雷温声道:“以后不要靠战场那么近。刀枪无眼。不管你是亲王还是小兵。”

    秦雳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呆了片刻。嘴角微微向上道:“放心。我都四十岁地人了。知道好歹。”

    “向我保证。今天地事情不会有第二次了。”秦雷摇头笑道:“否则剥夺你前线指挥地权力。”

    “可别。”秦雳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脚道:“我答应你还不成?”

    第二天攻城的果然换成了沈青的部队,第一军地作战风格与第四军有明显不同,他们更注重团队配合,且单兵作战能力也够强,所使用的武器装备也更精良。当先头部队攻城时,后续部队会像城头大量投掷爆裂性的燃烧弹,给齐军的防守造成极大的麻烦。

    当然他们也有缺点。就是不如第四军那么亡命,虽然作战也很勇猛,可给齐军造成的压力。似乎没有四军那么大。多亏有层出不穷地火器压阵,这才没有输掉声势。一天下来虽然没有寸进,但以仅损伤两千余人的代价,杀伤了至少五千多守军,不知该说是个奇迹,还是一种讽刺呢。

    但当沈青从前线下来,看到王爷那铁青的面孔时,便知道秦雷很不满意。

    “部队如此散漫,都是属下平日管教不严。”沈青赶紧跪下请罪道:“卑职回去一定重重惩治他们。”

    “惩治个屁!”秦雷冷笑道:“那群老兵油会怕吗?”

    “那就打到怕为止。”沈青满面羞愧道。

    “算了。是我太理想主义了。”秦雷看一眼黄昏中破破烂烂的虎牢关城,叹气道:“精锐之师,不仅要精,而且还得锐啊!”他用富有战斗经验的三支禁军组成第一军,原本想用精兵政策组建出一支嫡系王牌来,却又担心手下那些个能力出众但背景复杂的将领,把军队给私人化了,便选了忠心耿耿但资历有点浅的沈青来统领。

    这法子平日看起来还算靠谱,但一到这种苦战硬站便显现出来……都是一群百战余生的老兵。战斗经验丰富之余,也更懂得保护自己的性命。这时没有个可以压得住阵脚地主将,一心避免伤亡的所谓王牌,便显得游刃有余却进取不足了。

    但威信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地,秦雷能把沈青扶到军长的位置上去,却无法让官兵们真心实意的信服他……反而因为沈青的年轻,会让一些师长团长怠慢于他。

    “后天的进攻我来带。”秦雷叹口气道。

    沈青面庞抽搐几下,重重叩首道:“请王爷再给一次机会。如果还不能拿下虎牢关城。属下愿以死谢罪!”

    “话不要说的太满。”秦雷淡淡道:“只要让孤看到改观就可以了,下去歇着!”

    沈青再次行礼。步履沉重的退下了。

    次日,轮到老大攻城,得到充分休息的第四军,又一次向友军展示了什么叫气势如虹、什么叫嗜血如命,疯狂的攻击从早晨一直持续到太阳落山,其间数度攻上城头,却被誓死抵抗地齐军一次次打退,双方的鲜血顺着城墙流下,甚至把护城河流染成了暗红色。

    等到收兵时,第四军又死伤了八千多人……一个好消息是,经过两天的实战之后,秦国的炮兵部队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辅助战法。通过与攻城部队沟通之后,他们用持续而密集的炮火,集中攻击等距离的五段城墙,将齐军的阵地分割为无法相互支援的几部分,使齐军无法造成局部优势,大大降低了攻城部队地压力。

    由于火炮的直接干预。使齐军第三日地伤亡直线上升,计有一万余人,几乎等于前两天的总和。

    这才让秦雳在心痛之余,脸色没那么难看。自古攻城一方的损伤大大高于守城一方,现在能把损失倒过来,他实在没什么可抱怨的了。

    看他面色阴晴不定。秦雷轻声道:“我已经征召一百万退役军人重新入伍,第一批就位的十万人全给你。”

    秦雳顿时喜形于色,讪讪笑道:“这怎么好意思呢?”要知道,秦国现在的武装力量,按照士兵性质分三大类,以当兵为业地志愿兵;五年兵役地义务兵;以及数量最为庞大地预备役。。

    这预备役也分两种,一部分是服完兵役回家的复员军人,一部分是从未入伍,只在地方接受武装训练地团练预备役。孰优孰劣。不言而喻。

    以秦雷对战争的预期,统帅部只向全国发出了二级征召令,也就是命令曾经接受过正规训练的老兵重新入伍。

    第四日的战争开始后。沈青竟然提着把大刀,亲临一线指挥。见军长大人上去了,师长团长们哪敢再行怠慢,只好也跟着上去,张牙舞爪的督促地部下拼命进攻,一雪前耻!

    也许是沈青的身先士卒起了作用,也许是第四军菜鸟们鄙夷的目光深深刺激了他们,一军地老兵爆发出了的前所未有的斗志,将自身的经验与技艺最大程度的转化为战斗力。

    经过三天的车战。守军已经疲态尽显,所有的部队都已经加入了轮转,所有的部队都损失惨重,甚至有的部曲都被成建制地全灭了。如果不是因为这是虎牢关,相信齐军已经溃不成军了……

    战力此消彼长间,秦军自开战以来第一次占据了上风,在数度攻上城墙之后,终于在中午时分,控制住了一段几丈长的城墙。胜利又一次向他们招手。

    沈青早已经喊哑了喉咙,强抑住猛烈的心跳,声嘶力竭道:“预备队上去,稳住阵地!”已经升任团长的秦顼,沉声应下,便要亲自率预备队出发。

    却见数不清的巨大石块从城内飞出,轰隆隆地落在包括那段阵地在内的十来丈的城墙上,将城上厮杀的双方悉数拍成了肉酱……

    战场上的喊杀声明显压低,两边官兵都难以置信地望着那段城墙。要知道上面的齐兵可是秦军的数倍啊……

    陈烈风红着双眼。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一言不发的望着战场。仿佛那上千齐兵,不是他下令杀死的一般。

    十几息后,秦军的投石车和红衣大炮发出了猛烈的咆哮,将齐军暴露出来的投射阵地夷为了平地……这已经是四天来,秦军敲掉的第八个齐军投射阵地,其实也是齐军地最后一个了。

    受到陈烈风那冷酷一击地影响,战事渐渐转为平淡。见此时日近午时,秦雷便下令鸣金收兵,待吃饱喝足,再大战三百回合。

    刚吃过午饭,沈青便被黑衣卫叫到中军去了,便见勇亲王也在那里。

    两人稍稍点头,便一齐望向秦雷,只见他面色肃穆,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那面黑虎旗旗。两人也跟着看向那微微撩动地旗角,许久才听王爷道:“微风偏西,终于等来了。”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王爷是何意。

    “石敢,命令别动队加入沈青的前锋。”秦雷轻声下令道。

    “是!”石敢领命而去。

    秦雷这才放平了视线,目光炯炯的望向两位军长道:“二位一齐整队,沈青在前,大哥在后,沈青先配合别动队展开攻击,待城头敌人丧失战斗力后,便一齐发动进攻,毫不留手、一锤定音!”

    “是!”两人齐声应道。

    “去。”秦雷沉声道:“孤温好庆功酒,静候二位的佳音。”说完便闭上眼,如尊神一般。静静的坐那不再说话……不等不承认,他现在越来越会装腔作势了。

    秦雳本有满肚子疑问,但见秦雷这副做派,只好怏怏退下,待走远了一把拉住沈青道:“你家王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沈青苦笑道:“卑职也不知道,兴许是什么秘密武器。”

    “什么秘密武器?”

    “待会就知道了。”沈青不着痕迹的摆脱勇亲王的纠缠。拱手道:“卑职去集合队伍,先行告退了。”

    “球,没见过这么谨慎的家伙。”秦雳骂一声,无可奈何的转回头,也去整队不提。

    岂止是他好奇,沈青心里也痒痒得紧,待他回到前阵,便见一支全身黑色衣甲的队伍,已经在那待命了。

    看他们背上都背着根手臂粗地黄铜管子。沈青心道:“看来秘密在这管子里。”便对那满脸黑油的别动队长笑道:“这是什么东西?”

    别动队长倒不瞒他,轻声道:“回禀大人,发射器。”

    “我知道是发射器。发射什么的。”沈青直翻白眼道。

    “回大人,是毒龙弹。”

    听到这个回答,沈青不禁有些失望。毒龙弹他并不陌生,当年还是王府侍卫的时候,王爷便给他们装备上了。只要把这玩意儿扔到地上,里面的几种成分便会迅速的反应,发出浓重地烟雾,让人咳嗽流泪,一时失措。在几次平息骚乱时都有应用,应该说效果还是不错的。

    但在攻城战中,用浓烟熏敌人的法子并不新鲜,像虎牢关这样守备完善的城池,必然早就备有清水毛巾,会让这法子大打折扣的。不过现在是顺风,且风力很小,正是这毒龙弹应用的最佳时机,估计会有些辅助作用。但也不可能一锤定音?

    见他满脸的失望表情,那队长被激怒了,加重语气道:“大人,可不要小瞧这毒龙弹,它可不是一般的毒龙弹。”“哦,那是什么呢?”沈青又被提起了兴致。

    “这跟您当年用的可大不一样。”队长满脸激动道:“它是超级无敌增强版地毒龙弹,效果远非那些古董货色可比!”

    见他如此郑重其事,沈青这才收起了轻视之心,正色道:“还请兄弟为我讲解。”

    “遵命!”那队长示威似的挺起胸膛道:“以前的毒龙弹。主要是用烟雾阻断敌人地视线。对口鼻虽有相当的刺激性,但只要用湿布捂住口鼻。便不能造成伤害。”

    “自从王爷下令改进,我们用了七年时间,试验了九千多种材料,最后终于用硫黄、草鸟头、焰硝、巴豆、狼毒、桐油等二十七种毒物混合黑火药配置出这新型的毒龙弹。一经引爆,产生出的烟雾可导致人的眼睛短暂失明三个时辰以上!只要吸入少量便可使人恶心呕吐、重者休克昏迷,完全丧失战力。”讲到得意处,那队长的双手不由自主的舞动起来,估计是眉飞色舞了。。

    “我们的防毒面具可以抵挡吗?”见炮队已经开始火力准备,沈青加快速度,言简意赅的问道。

    “咱们新型地面具完全可以挡住!”队长成竹在胸道:“您就瞧好!”等那炼狱般的炮击结束,满面乌黑的齐军官兵从各个角落里钻出来,不一会儿便站满了城墙。尽管秦军的炮火仍然猛烈,但他们已经知道该如何去躲藏了。

    默然的望着城下潮水般冲上来的敌军,士兵们竟感觉不到一点紧张了……这是第四十次还是第四十一次?他们已经习惯了。

    当秦军冲到城下七八丈的地方,按惯例该守城一方用石头砸人了……在秦军持续高强度的攻击下,齐军的守城器械损耗惊人,什么匣弩、投车地,不是被砸成稀巴烂,就是用着用着崩坏了,以至于到现在最厉害的就是城墙上的石头了。

    不过办法虽然土了点,但照样可以砸死一片。

    在双方密集的矢石互射中,秦军地云梯车又一次靠了上来……虽然累计被摧毁了三百余座云梯车。但秦军很轻松的又推了一百多崭新的座出来,双方实力上的差距从细节上显露无疑。

    当秦军士兵开始攀爬云梯攻城时,城下的秦军突然竖起数百根黄铜管子,噗噗噗噗地向城上射出些黑黢黢地大圆球。

    那些圆球每个足有甜瓜大小,一落到城头便噗地一声,碎成了片片。齐军官兵正愣神,城头上突然白烟四起,刺鼻的味道也弥漫开来头上方迅速形成了一片烟云,急得他跳脚大喊道:“快!湿巾!清水!”

    不用他说,那些在战争中快速成长起来的官兵也知道该怎么办,他们赶紧穿过身去,从盛着清水的铜缸里捞出条毛巾便捂在嘴上。

    纯白的烟雾在城墙上方涌来,四处弥漫着令人作呕的味道。事实证明。土办法的效果很不错,用湿毛巾捂住嘴后,呼吸果然顺畅起来。

    可秦军发射的毒龙弹不止对呼吸有害。还会让人双目刺痛,流泪不止,几个时辰都恢复不过来。顾头不顾尾地齐军士兵果然纷纷中招,惨叫着捂住双眼,或是在地上打滚,或是一头扎进水缸里,想要把眼睛洗干净。

    即使有部分因为风向问题,没有中招的士兵,但城头上已经混乱不堪。根本没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御了。

    而秦军标配地、被戏称为猪头的装备,在此刻其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玩意已经升级到第三代了,乃是用活性炭填充滤毒罐,用一种叫玻璃的无色琉璃做护目镜的过滤式防毒面具,构造相当完美。

    戴上猪头面具的秦兵,见齐军陷入了混乱,顿时兴奋无比,趁势杀上城头,趁他病。要他命!

    齐军只能胡乱舞划着武器,尽量阻挡敌人近身,但嘈杂的战场让人跟聋子没什么区别。又聋又瞎的怎么跟如狼似虎的秦军抗衡?

    战局进入了一边倒,秦军很快把城头地敌人杀光,第一次完全占领了城头。

    陈烈风目眦欲裂望着被占领的城头,一道淡淡的白烟随风飘来,他只觉一阵晕眩,眼泪便扑扑簌簌流下来,两眼什么都看不清楚。好在他离得远。这儿风又大。那烟很快便无影无踪。

    他使劲揉着眼睛,却感觉两眼犹如针扎。疼痛难忍。勉强睁开,眼前也是一片模模糊糊,根本看不清远处。

    这还怎么打仗?纯粹就是让人家当木桩子砍了!

    但是,绝不能退!他很清楚,如果自己活着把虎牢关丢了,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还要株连九族的。倒不如战死沙场,一了百了,至少没人会对自己家人下手了。

    “预备队!夺回城墙!”陈烈风双目红肿、状若疯虎,声嘶力竭的大吼道。

    攻守者转瞬易位,齐军一次次向城头投入预备队,如同寻死般的疯狂冲击着秦军刚建立的阵线,沈青好不容易夺下城头,哪能再失手?用出吃奶的力气、不计伤亡的抵挡着对方地攻击。这种搏命相拼下,双方损伤极为惨重,只见一支支预备队冲上城头,旋即便淹没在刀兵火海之中,死了个干干净净……

    这一仗一直打到太阳落山,鲜血染红了整个城墙,杀红了眼的双方已经做好挑灯夜战的准备。

    就在这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在城门响起,原来是秦军运来炸药,将齐国用城砖封死的门洞彻底的炸穿。

    碎石噼里啪啦的还没落完,秦雳便亲属着龙骧骑兵冲进城去----面对着装甲骑兵的的冲击,齐军步兵一触即溃,终于稳不住阵脚,败退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