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柄

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六五七章 规模

    柱国第三军和第六军是由伯赏元帅的镇南军改编而来,两军近三十万人,绝对是资格最好、实力强横的百战之师,与楚国诸烈的六十万大军隔江对峙,扼守着大秦的南部防线。

    卫国第四军便是秦雳的部队,以他的龙骧军为神魂,以重建的镇东军为筋骨,组建而成的一直强大部队……强将手下无弱兵,我们坚信这一点。其人数也是十五万,只不过步军居多。

    镇国第五军是由征东元帅徐续的部队改编而来,人数同样是十五万,他们扼守着整条壶关大峡谷,牵制着至少二十万左右的齐军,作用十分重要。

    剩下的保国第七军,军长是皇甫战文,所辖虎贲军、鹰扬军加上破虏军,以及五万步军,成分最为混杂,但正符合皇甫军长长袖善舞的特点,再加上这些年的严格磨砺,其战力同样不容小觑。

    这七支军队,一百零五万大军,便是大秦朝全部的正规军力了,虽然秦雷随时可以动员几百万常年接受武装训练的预备役,但远水解不了近渴,且战力也不会高到哪里去,像强袭虎牢关这样的超级硬仗,还是不要指望的好。

    扣掉各自镇守边关的第三第五第六三个军,秦雷组织四个军的兵力攻打虎牢关,已经是竭尽全力、连中都都不顾的孤注一掷了!

    “怎么,大哥怕了?”见秦雳被惊得半天说不出话,秦雷瞥他一眼,搁下手中的毛巾,淡淡道:“不如咱们换换,你来当这个总指挥,我去前线指挥攻城。”

    “怕?怕字怎么写?”秦雳撇嘴笑笑道:“虎牢关是我秦雨历的了,你休想再抢去!”

    第二天一早,按时点卯的一干秦军将领们,便见到了与大帅并肩而立的武成王殿下。

    一看到犹如天降的武成王,聪明点的将领顿时欣喜若狂。行礼完毕后,便迫不及待的问道:“王爷,是不是要打仗了!”

    “不错!”秦雷颔首笑道:“今天入夜前便出发,你们有一个白天的准备时间。”

    兵贵神速。看来秦雳部队地训练水平。已经到了相当高地水准。他们果然在天黑前打点行装完毕。吃过一顿丰盛地壮行餐后。便接着夜色向洛阳城挺进。准备与第一军汇合。然后兵锋指向梦寐以求地虎牢关!

    就在他们整装待发地同时。洛阳城中也进入了一级戒备状态。洛阳府尹马奎向全城人民宣读了武成王殿下地讨齐檄文。宣布战争开始。并征召城内所有十六岁以上。五十岁以下地男丁。组成民夫队。负责把仓库中积蓄了七年地粮草器械运送到虎牢关下。以供大军取用。

    秦雷平日里下地苦功夫。终于在这一刻变成了强大地战争力量----他在洛阳城一带堆积地粮秣。足够二百万人、五十万头牲口吃二十个月。他在城里地军械库中准备地投石机足有上万具之多。至于弩箭羽箭地数量更是超过了千万支。其他军用物资也是应有尽有。保证部队地物资供应。绝不会出现后继乏力地现象。

    得益于他经年累月、铺天盖地地战争宣传。洛阳城地百姓始终没有忘记与齐国地彻骨仇恨。甚至连年龄不够地少年。超过五十地老人。也纷纷要求加入民夫队。为攻打齐国出一番力。

    只是东三省可以轻易动员超过一百万地精壮民夫。仅洛阳及其周边一地。便组成了二十万地民夫队。根本不需要老人和孩子参与……

    不甘心地落选者甚至自被干粮。不要工钱。也要跟着队伍出发。非得助子弟兵一臂之力不可……秦国地心气劲儿有多高便可想而知了。

    只是这世上有些事儿,不是你准备充分,决心坚定便可以办成的,比如说……攻陷虎牢关。

    在齐国大军抵达之前,我们可以回顾一下,这个因西周穆王在此牢虎而得名的千古雄关。它南连嵩岳,北濒黄河,山岭交错,自成天险。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从秦汉时期便是兵家必争之地。不知道有多少英雄名将在此折戟沉沙……

    当历史行进到后三国时期,这里变成了秦齐两国的边境。它像一堵高大坚固地护墙,把东边的齐国与如狼似虎的秦国分割开来……有一种公认的说法是,如果没有虎牢关,齐国根本不会有长达二百余年的国祚,或许早在一百年前,便被盛极一时的大秦国给吞并了!

    鉴于虎牢关的重要地位,齐国人历来不惜血本的经营此地,朝西一侧的城墙均倚山而建,极为险峻,而且城墙下地山岭地势险要,就算没有人在城上拦着,爬上去也不是个容易事儿。

    虽然秦军在八年前短暂占领此处时,曾经大肆破坏西面的城墙,然而八年时间足够齐军将其修缮完善,且使其更加的强大坚固,足可以抵御十倍以上的兵力进攻而岿然不动。

    而且在经过八年前那次里应外合被破关之后……虽然事后被证明是百胜公的计策……但也给齐国人敲响了警钟,赵无咎派了最死忠的上将军陈烈风,率领十万精锐驻守此地,绝不给秦国任何可乘之机的机会!秦雷和他的大秦雄狮,将要攻打的便是这个地方……当大军经过一夜行军,终于抵达虎牢关时,一轮红日从东方缓缓升起,万道金光笼罩下地虎牢关是那样地雄伟壮丽,以至于最开朗的秦军官兵,也无法对前景乐观起来……

    然而经年累月地严酷训练,早已经把他们训练成漠视死亡、惟命是从的钢铁之师。随着激昂的军鼓声敲响,士兵们心头的那丝不自信立刻烟消云散,黑压压的列成标准战斗方队,整齐有序的行进队列,雪亮的刀枪,饱满的气势,无不显示着这是一支不可战胜的雄师!

    然而他们注定不是今天的主角,当十万骑步军按照号令摆好防御阵势,一辆接一辆的九弓床弩车,便被一组组强壮的兵士,从阵后推了出来,密密麻麻的排在第一线,前后拍了三排,每排都有上千具之多。硕大强劲的床弩已经张开它那狰狞的弓弦,粗若儿臂的牛筋弦、闪着寒光的修长弩箭,都让人不寒而栗,不知道它的射程究竟会有多远。。

    在床弩就位的同时,一辆辆双驾牛车拖着一句句笨重的巨型投石,缓缓向前,停在稍远些的地方,它们后面还紧跟着无数蒙着巨大帆布的石补给车。

    为了达到最佳攻击效果,弩指挥官们开始命令就位的部队,向虎牢关的城墙上发起攻击……伴着一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器械呻吟声,无数巨石和弩箭夹杂在一起,密集流星雨一般划过天际,一波接一波的向着城墙上飞去,许多齐军士兵便惨叫着从墙楼上坠下,顿时跌成肉泥。

    不屑于为这点战果庆祝,石弩手们根据方才矢石的落点,紧张而熟练的调试着这些大家伙,力求达到最佳效果。

    虎牢城楼上,白发苍苍的老将军陈烈风,穿一身威武的盔甲,紧紧握着腰间的宝剑,

    冷冷注视着城下密密麻麻的秦国军队。

    对他来说,距离上次大战过去了八年,八年时间足以让他变成花甲之间的老将,也足以改变他原本急切躁进的脾气。

    时间的沉淀让老将军分外镇定自若,历经过多次虎牢关的攻防战,他对敌军的这一套并不陌生,但依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先他看到了两面秦国王旗,一面是他这些年的老对头,秦国勇亲王、第四军军长秦雳的。这一面旗帜已经习以为常了,给他的是另一面,那面绣着狰狞黑虎的秦国大元帅王旗!

    那代表着秦雷来了,这个名字所代表了一切,无须再用语言赘述。所以他对漫山遍野的敌军还是有心理准备的。

    但秦军看起来准备了大量先进的攻城器械,各式各样、五花八门,有许多是直接照搬他齐国的,甚至还有属于齐国国内的限量型号……这种情况一般是因为武器虽然威力巨大,但成本过于昂贵的情况。可以说,只要是限量型号,就必然是齐国的军事绝密,被严格的保护起来,怎么会落入秦国手里,还大规模量产了呢?

    显然这对己方一方是极大的威胁,伤亡数字可能会因此而创出新高。

    “操,还让不让人活了!”这就是陈烈风想对秦雷和秦军说的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