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柄

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六五五章 穷的只剩下钱了

    一阵微风吹过,枝叶哗哗作响,斑驳的树影下,立着武成王与当朝首辅。

    “王爷为何这样做?”馆陶毕竟是馆陶,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如丧考妣,反而很快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沉声问道:“您明知道没有销路,还大肆吃进齐楚两国的货物,必然有着比两亿两更值钱的目标。”

    “先纠正你一下,如果不是该死的十字军东征,我们不至于亏损这么多。”对馆陶的反应,秦雷十分满意,这才是一国宰辅该有的气度,便呵呵笑道:“我现在也被搞得骑虎难下、无以为继了,这才准备发动战争。”说着颇为遗憾的搓搓手道:“若是能再进行五年,让齐楚俯首称臣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哪用费这番功夫。”

    “王爷具体做了什么文章呢?”见秦雷老是顾左右而言他,馆陶简直要抓狂了。

    “当初跟齐国作战,发现每每杀敌一千,我们都要自损八百。那次牧野之战,更是让我见识了什么叫人算不如天算。孤这才彻底信了兵书上说,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再次伐城。”秦雷轻叹一声道:“所以八年前我就决定,要设法削弱对方的战斗力,能不战而胜最好,最差也要树立起绝对的优势。”

    “这跟您大做买卖有什么关系?”馆陶点头问道。

    “关系当然大了。”秦雷呲牙笑道:“这事儿还得从六年前那次东巡说起……”

    秦雷说的是天佑元年到二年,他在全国各地巡视,除了视察当地民政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会见诸位领兵大将,与他们统一战略思想上的认识。

    将军自然是纷纷向他请战,要求待国力恢复后,率军攻齐报仇,再以兵威震慑楚国称臣。但秦雷根本不赞同这样莽撞。他对将军们说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齐国毕竟是大国,我们与他们交战。就算能胜也是惨胜。更何况楚国绝不会眼睁睁看着齐国灭亡,你们觉着大秦同时面对南北两国的攻击,胜算有多大呢?”

    一番话把将军们说得哑口无言,他们虽然托大,却也知道两线作战的难度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而是一种可怕的倍增。

    急于报仇的将军们,只好问王爷有何妙计。秦雷笑道:“办法是有的,但说了就不灵了。你们只需好生操练兵马,到时便有分晓。”搞不清玄虚地将军们,只好按下心中地好奇,老老实实的练兵,等着见分晓地那一刻然后秦雷便密令洛阳府尹马奎马大圭,开始向齐国适量出口粮食;同时又令简明郡王秦霁。派遣商人到齐国收购鹿茸、麝香等各种名贵药品,至于茶叶、丝绸、砂糖等消费品也是来者不拒。

    当时秦齐两国刚刚结束一场大战,双方的关系十分紧张。除了对秦国的低价粮食大为欢迎之外,齐人并不愿意跟秦国人做其它买卖。

    但这并不是什么难事,秦霁派去的商人在齐国到处扬言:这些东西是要通过丝绸之路贩往西域的,并不是秦国自己用。并开出了一两上品花鹿茸二两黄金,一两上品麝香三十两金子,至于其它物品地收购价,也比齐国当时的价格,高出五到十倍。

    当时的齐国,正处在严重透支国力后的困顿期,不仅老百姓穷困潦倒。急需粮食度荒。就连世家大族、富商巨贾,也损失惨重。渴望得到恢复,因此对秦国商人的高价收购根本没有抵抗力。

    在有人带头之后,齐国人便踊跃与秦人交易,果然是货到付款,童叟无欺,令齐国上下颇为兴奋。

    这种交易当然引起了齐国朝廷的注意,但经过满朝的热烈讨论,他们没发现这对国家有什么不好……对于负债累累、紧缺钱财的齐国朝廷来说,这简直是大大地利好,好得不能再好!

    为了能扭亏为盈、赚取暴利,齐国君臣一致决定,也把国库和内库中的宝贝拿出来卖钱!这么些年的积累下来,内库里光麝香就有上百斤,这该换成多少银子呀。

    当然为了慎重起见,皇帝还是接受百胜公地建议,下旨严格限制铜铁牛皮等军用物资的出口,好在秦国人暂时还不收这个。

    热烈的交易持续到来年,齐国几乎把国内所有的库存都卖给了秦国,价格却因为货源越来越稀少,一个劲儿的向上窜,到天佑三年四月间,一两麝香已经涨到了七十两黄金;鹿茸也到了一两换六两黄金的地步。让人瞠目结舌之余,又陷入了疯狂的疯狂之中!

    老百姓见一两鹿茸,便可以让中上之家舒舒服服的过几个月,一两麝香便可阔气的过几年,要是弄个十几二十两的,这辈子便全部有了着落。哪里还肯再种地?于是纷纷放下农具,做猎具奔往深山老林、草原荒谷中去捕捉麝和鹿。军官们也红了眼,他们停止部队地训练,命部下把兵器改成猎具,有组织有纪律地展开围猎……效率远远超过一般百姓。

    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能一夜暴富,就算你逮到麝或鹿,也不要高兴的太早,因为无论是鹿茸还是麝香,都不是那么好得到地。比如说麝香,这玩意儿是从雄麝的香囊中分离得到,要得到一两的纯麝香酮,就必须捕杀近千只雄麝。再加上老百姓也不认识公母,往往把没有香囊的雌麝也一起杀了。其难得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鹿茸虽然情况要好些,没有麝香那么难得,但这两样东西的价差在那里,要想赚到同样多的钱,所捕杀的梅花鹿和马鹿数量。甚至要远远超过麝的。

    一时间齐国大地成了鹿和麝这两种美丽生灵地地狱。仅天佑三年一年时间,便有几十万头香麝被捕杀。梅花鹿和马鹿地捕杀数量,更是达到了百万头之巨!

    齐国人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这些美丽地生灵也已经血流成河,几近绝迹了,却没有人会为它们心疼……。

    而最有智慧的世家大族。在上山入林分一杯羹的同时,也意识到按这么个逮法,国内鹿和麝的数量很快就会锐减,到时候怎么继续赚钱?要不怎么说还是大家族深谋远虑呢?人家居安思危啊!

    这难不倒聪明的大家族们,他们见地里地庄稼一茬又一茬,家里的猪羊一代又一代,子子孙孙、无穷无尽的,终于恍然大悟。既然我们能养猪养牛,为什么不能养鹿养麝呢?便纷纷开辟牧场,命人捉麝和鹿来繁殖喂养。

    军队的高官们一看。心道这办法不错,便不约而同的停下打猎,逮了这两种动物回来,也在军营的牧场上喂养起来。

    见有实力的都办起了饲养场,一般老百姓也没闲着……虽然他们没本事大规模饲养这些玩意儿,但可以种桑树、种茶树、种甘蔗,等等等等,反正什么都比种地划算太多了!

    肯定有人要问了,大家伙子打猎的打猎,种树地种树。都不种地了吃什么呀?拿什么交田赋地租啊?

    说到这。齐国人简直要乐崩了。他们会很自豪、很解气的告诉你,甭担心。有秦国人替咱们种地呢!谁让偌大的秦国年年粮食丰收,却既没有鹿也没有麝、就连茶树、桑树、甘蔗也不长呢?

    因此在秦齐贸易中,秦国一万斤粮食才能换来对方地一两麝香,实在是亏得很……所以按照目前的粮价,齐国人只需要拿出小部分收入,便可以满足日常生活所需,甚至交租纳粮也可以直接买,反正比自己种划算多了。

    真是老天有眼啊,明明是秦国人掌握着商道,钱却都让我们齐国人赚来了。可怜的秦国老百姓,肯定在一边擦口水,一边自问怎么这倒霉呢?

    但齐国人一开始也没攒住钱,因为无论是圈养麝鹿也好,还是种桑养茶也罢,都需要很高的先期投入,而且从筹备到产出,怎么也得个一两年时间。若是想成规模,三五年便是必需的。在这段时间里,只能一边看着蹭蹭往上涨的价格抹口水,一边掐着指头数日子了。

    便在这时候,早就馋得直流口水的楚国人也加入了,他们说,这几样东西俺们也是有的,且还比齐国更多更好,你们要不要?

    其实秦雷真不想要,但一拒绝就穿帮了,只好打肿脸充胖子、打落牙往肚子里咽,硬着头皮同意在荆州府开设收购点,敞开收购楚国人的麝香、鹿茸、丝绸、茶叶、砂糖……但值得安慰的是,随着楚国人地加入,齐国不能再垄断所有出口,也就丧失了定价权。这些金贵物品地价格,也回落了一些……天佑三年的麝香价格跌到了四十两黄金,鹿茸地价格也到了四两黄金,跌幅将近一半。

    所以说秦雷在天佑四年以前,计划还算顺遂……那些东西在西域真的很值钱,虽然收购价格已经高的骇人了,但基本上每次都不赔本,甚至还略有盈余。^^小说520

    直到天佑五年,齐国的牧场庄园开始成气候了,麝香鹿茸等贵重物品的产量有了显著的增长。而与此同时,西方开始了十字军东征,秦霁好不容易建起来的两条销路全部被打断,为了秦雷的大计,却又不能停下收购,甚至连两国人民的积极性都不敢挫伤……在这种思想的指引下,秦国人不敢把价格压得太狠,仍然以三十两黄金的价格收购麝香,二两黄金的价格收购鹿茸,至于茶叶丝绸等的价格,也没有低于最初的收购价。

    再加上次年开始,南楚效仿齐国广泛设立的饲养场和种植园也开始量产。秦雷那看起来永远也花不完地银两。便如天上来地黄河水一般,奔流到海不复回了。

    这是个多么疯狂的年代啊。只要你能生产出那些东西,便可以换来数倍地黄金,这哪里是在生产鹿茸麝香,简直就是在生产真金白银吗!

    两国的军民官绅完全失控了,他们不再关心粮食种植的怎么样了。不再从事造金以外的营生,饲养场的人全力以赴地配种、产仔、喂养、收割;桑园的人全力以赴的种桑、养蚕、纺织;茶园的人全力以赴的种茶、采茶、炒茶;甘蔗园的人们全力以赴的种植、收割、压榨、收集!

    所有人都全情投入干一件事,这还是两国历史上的头一遭。

    国库中堆积如山地金银,堵住了所有反对者的嘴,是呀,有钱什么买不来?所以有钱就是强大……

    这个傻子也能挣大钱的巨大幻景,其代价是在仅仅两年半时间,秦雷地战争基金账户上。便出现了两亿两白银的巨亏,恰好相当于这两年半来,秦国的国库收入总和。按照秦雷的说法……这可是个天文数字啊!

    “你问两亿两换来什么,我现在就告诉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与馆陶后,秦雷压低声音道:“换来的是齐国九成耕地改为牧场种植园,楚国虽然疆域辽阔,仍保有大量耕地,却已经荒芜良久,几年内别想再有好收成了!”

    “粮食……”馆陶终于明白了,一阵口干舌燥道:“他们得到了金银,我们垄断了粮食!”

    “对!”秦雷使劲拍拍馆陶的肩膀,低声道:“只要我发号施令。禁止一粒粮食流出国境。你说齐国会怎样?楚国又会怎样?”.

    它给我们的启示是:要想达到某一目的,可以有很多种方法最聪明的就是不费一兵一卒。从而取得胜利。

    “齐国会断粮,楚国也会大量缺粮,自顾不暇。”馆陶两眼精光四射道。

    “不错,只要我们断绝粮食供给,不出一个月,齐国便会陷入粮荒、粮价飞涨、金银贬值;不出一个季度,便会有大片穷人彻底断炊,只能铤而走险,打劫富户;不出半年,齐国军队也会因为缺粮而失去战斗力。”秦雷颔首笑道:“至于楚国,就像你说地,虽然不至于像齐国这般危在旦夕,但能给予齐国地支持也是极其有限的……至少粮食是不可能地了。”。

    “王爷好气魄、好手笔!”回味良久,馆陶佩才服的五体投地道:“您以摧毁敌方国力为目的,把真实的计谋隐藏在华丽的表象下,两者和谐而统一,没有一点排斥。”说着顿足笑道:“其实道理很简单,捕鹿养蚕就不种地,不种地就没有粮食,没有粮草军队就失去了战斗力。这好比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赵无咎就算再厉害,也没法和我大秦的军队抗衡了!”

    把隐藏在心里许多年的秘密抖搂出来,秦雷也是十分的畅快,哈哈大笑道:“有时候我也不得不佩服我自己。”说着一拍馆陶道:“赶快回去,不知不觉一个时辰过去了。”

    馆陶这才发现太阳明显偏西了,挠挠头道:“先送送王爷我再回去。”

    秦雷摇头笑笑道:“不必了,咱俩谁跟谁,客气就见外了,倒是你这新郎官再不回去就太失礼了……祝你洞房愉快哈。”说着便直接上了马车,缓缓向外驶去。

    馆陶目视着马车离去,却见没走出多远,王爷便从车窗里探出头来,朝他招了招手。

    馆陶以为他有什么要吩咐的,赶紧屁颠屁颠跑过去道:“王爷有何吩咐?”

    “两件事。”秦雷笑眯眯的伸出两个指头道:“第一,你最好先去换身衣服,看你浑身脏兮兮的,不像新郎,倒像是个蜣螂。”馆陶低头一看,确实如此。却是刚才在地上又坐又跪的,把身上礼服给弄脏了,只要讪笑着点头道:“属下太不利便了,回去就换了。”

    “很好,第二个问题。”秦雷蜷起一个指头问道:“你真的还是处男吗?”说着一脸审视的打量着馆陶,似乎在判断这世上真有四十岁的处男吗?

    馆陶听边上的卫士吃吃直笑,老脸顿时成了一张大红布,愤愤道:“王爷还是操心下两亿两的窟窿怎么补。”

    “不用你担心,孤王已经有对策了。”秦雷嘿嘿笑道:“你呢?”

    “也不用王爷操心,反正过了今夜是也不是了。”馆陶闷声答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