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柄

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六五四章 老鼠会?

    大学士府中花红柳绿、张灯结彩,三进的厅堂内外,贴满了大红的字,摆满了密密匝匝的筵席。此刻吉时已过,新人拜谢天地高堂,再将新娘送入洞房,新郎倌却不得清闲,还要挨堂挨桌的敬酒。

    侍者往来如织,宾客人头攒动,尤其是新郎敬酒所到之处,必然是热烈非凡、笑声喧天,好一派喜气洋洋的婚庆景象。

    这是当朝首辅告别四十年光棍生涯,正正经经的大婚啊,当然要大操大办了!

    为了感谢他对大秦和武成王的贡献,天佑陛下和秦雷各自赏赐他白银十万两,黄金一千斤,珠宝玉器一百壶,绫罗绸缎五十车,美酒肉食、婢女仆役不计其数,以供大婚之用。

    其实人家庄蝶儿财大气粗,根本用不着别人给钱筹办婚礼,但一来是陛下和王爷的赏赐,写进族谱里的荣耀啊!二来,娶媳妇这事儿,终归是男方家里添丁进口,若让女方来负担,总有些别扭不是?

    大婚当日,天佑帝又晋封张谏之为太子太傅,安定侯,食邑四千户,其妻庄蝶儿为一品诰命……其实她本来就是一品夫人,既然改弦更张、重新开始,原本的诰命自然就不再作数了。

    对于自己的股肱之臣,秦雷当然绝不会吝啬,为照顾皇兄的面子,他并没有再当中赏赐馆陶什么,但在前一天便把自己在复兴衙门的干股,悄悄拨付了一份给馆陶,仅每年的红利,便可保他子孙后代富贵无忧了。

    主婚之后,秦雷便在主厅的尊位上就座,与馆陶的母亲张老夫人分坐左右。对于取个寡妇上门,第一次当婆婆的张老夫人本来是有些不乐意的,但转念一想,儿子这些年不找媳妇,不就是为了等这庄小娘子吗?这下也算是得偿所愿了。再说他忙起来一点不爱惜身子,还是找个有经验的知冷知热,也让自己能放

    这样一想,老太太便释然了,再见着王爷亲自主婚,王公贵族、六部九卿、满朝文武全部道贺。终于从里到外乐开了花。

    秦雷陪着老太太略坐一会儿,只见外面虽然热闹非凡,但大厅里的气氛却庄重有余,活泼不足,一屋子贵宾至亲压低了声音,拿捏着说话的分寸,斯斯文文地样子哪像是在喝喜酒。

    秦雷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苦笑一声,对张老夫人道:“老夫人。按惯例孤王得先走一步了。”自古帝王便是孤家寡人,他要是不走,屋里人便放不开。也不能放开,不然就是对他的不敬……虽然秦雷很想跟着热闹热闹,却无法改变这些根深蒂固的东西。张老夫人虽然显贵未久,但通晓人情、明白事理,知道秦雷所为何故,便颇为不舍道:“不如请王爷内堂移座,至少要用足了酒菜才行。”

    “不必了。老夫人。”秦雷呵呵笑道:“孤也正有紧急军务。就不叨扰了。”说着举杯起身。屋里顿时安静下来。颇为神奇地是。压根看不见他身影地外堂诸位。也跟着安静下来。显然一直留了三分注意在里头。

    “今日是馆陶先生大喜地日子。本当与诸公同乐。”秦雷微微一笑道:“无奈孤王俗务缠身。必须要先走一步了。”说着将酒杯端到唇边。呵呵笑道:“自罚一杯。”一饮而尽之后。在众人地大礼拜别下。离席而去。

    见王爷要走。馆陶赶紧送出来。便见他正站在一棵大槐树下。朝自己微笑。

    馆陶整整衣襟。快步走过去。

    秦雷见他一身大红色地新郎装束。脸面收拾地干干净净、再加上微微地酡红、更显得年轻了许多。不由颔首笑道:“这是认识十年来。见你最帅地一次。”

    “真地么?有您一半帅吗?”馆陶讪讪笑道:“属下以前是邋遢了些。以后一定改正。”

    “还是跟你媳妇下保证去。”秦雷哈哈一笑道:“我是跟你道别的。”

    馆陶面上的笑容顿敛。肃穆道:“属下会给王爷看好家的。”

    “让那事儿闹得老兄弟都没法前来,你会不怪我?”秦雷微笑问道。

    “王爷哪里地话。当然是正是要紧,我这里不过是些许俗务而已。”馆陶呵呵笑道:“反正他们都有红包奉上,我简直赚大了。”

    “不要高兴太早,你早晚得补上,”秦雷摇摇头,坏笑道:“等那些家伙凯旋而归,还不把你往死里灌?”

    “得过且过。”馆陶捏着稀疏的胡子道:“王爷可有什么要嘱咐属下的?”

    “嗯,”秦雷颔首道:“我准备再发行一期战争债券,同样无固定期限、八厘利,你回头组织人算一下,大概多少合适。”

    “王爷,恕属下直言。”听王爷又要发国债,馆陶硬着头皮劝谏道:“从天佑元年至今咱们已经发行了六次国债,累计达到白银四亿七千万两之多,每年需要偿还利息三千七百六十万两,这可顶上咱们大秦岁入地三分之一了。”说着自嘲笑笑道:“这也就是咱么大秦,若是齐楚两国那点收入,连还利息都不够。”“不是没让你用国税收入偿还吗?”秦雷微笑道:“孤王都是从本金里支付的。”

    “那又何必呢?”馆陶苦笑道:“难道我们借钱就为了发利息吗?”

    “嗯,就要让人知道,购买我大秦债券是天下最划算的投资。”秦雷竟然点头道:“这样他们才会更踊跃的购买。”说着拍拍馆陶的肩膀道:“放心,我敢打赌,你支付一万两的利息,他们便会再买十万、百万的债券。羊毛是出在羊身上的,我们空手套白狼,一个子儿都没处!”

    “您等等,我有些晕。”馆陶双手抱着额头,蹲下寻思道:“我怎么觉着这法子……是饮鸩止渴呢?”若是从前。他说不定就让秦雷糊弄了,但现在的张谏之,已经是执掌钱粮十余年地老手了,直觉便感到了不妥。

    “你是不是醉了?”看馆陶晕晕乎乎地样子,秦雷抬脚轻轻提了提他的屁股,一下把他踢爬在地上。突然开窍道:“如果按王爷的法子,用本金偿还利息,这不就成了拆东墙补西墙吗?而且随着债券越来越多,窟窿就会越来越大,早晚有我们还不起的那天!”突然想到更可怕的地方,他又大汗淋漓道:“若是出现大范围的赎回怎么办?我们肯定是还不起地。”。

    “先生果然高明!”秦雷真心实意的赞道:“你说地都不错,孤借钱不是为了还债的,而是用来花的。”说着话锋一转道:“当今我大秦连年丰收增收,从太仓到百姓的米缸中。都堆得满满当当,若不是大量向齐楚两国出口,肯定要陈陈相因。腐烂发霉的……先生大才,当知道按常理讲,我大秦既为出口国,国内米价当比齐楚两国便宜不少才是。”

    “可事实上,我大秦现在八钱银子一石米,而齐国却也是八钱一石,楚国更是只有七钱一石。原因显而易见。”馆陶就势盘腿坐在地上,咬着指头道:“我大秦之所以没有出现米贱伤农的悲剧,是因为全国各地的市易司。坚持用高价敞开收购百姓手里地粮食,这才让粮价没有大幅下滑。”

    此事的运行原理便是,由市易司以稳定地价格,向百姓收购余粮。再由王府地商贸司向国外出口这些粮食,以收回本钱,用于下一年的收购。

    “这样做地代价是多少?”秦雷微笑问道。

    “每年的花费大概在五千万两左右,”馆陶轻声道:“好在王爷能将陈粮大量向齐楚两国出口,否则每年的亏损绝不止现在这二三百万两的样子。”市易司归户部管,在秦雷从债券收入中。拨付五千万两白银的启动经费后,为了维持正常运转,户部每年都要补充进几百万两银子去。

    好在与稳定物价的益处相比,这点付出还是值得的,。

    “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干吗?”秦雷语出惊人道:“稳定国内物价只是一方面,甚至不是最重要地方面。”

    “王爷考我,”馆陶呵呵笑道:“您是无利不早起,当然是为了赚更多的钱了。”执掌财权十多年后,他早已经不以言利为耻了:“您的丝绸之路需要大量的货物。什么麝香、鹿茸、羊皮。以及各种动物皮毛,用来换取西方的金银财宝。我们的军队也需要大量的油盐糖茶。牛皮生铁,如果国内生产这些东西,势必会占用大量的人力物力,耽误我们的建设。”

    “王爷在齐楚两国以高价收购这些物品,再长期稳定地输出廉价粮食,打消他们的顾虑,便使两国变成了我国的物资供应国,帮着我们挣钱,帮着我们强大起来!”馆陶越说越兴奋,拍拍屁股站起来道:“事实证明,您这法子完全行得通,丝绸之路带来了滚滚财源,我们大秦百姓也解放出来,专心生产粮食、锻造兵器、饲养战马,这才在仅仅七年之后,便为再一次的大战做好了准备!”

    秦雷却丝毫没有被他感染,紧紧盯着馆陶的眼睛,似笑非笑道:“好,我要跟你说实话,在实际操作中,理论其实是靠不住的……比如说孤从两国高价收购物资,再通过丝绸之路转卖给西方各国这事儿,”馆陶瞠目结舌的望着秦雷,听他一字一句道:“其实是巨亏的。”

    “什么?”馆陶惊叫一声,把远处探头探脑的宾客吓得赶紧缩回去。他紧紧抓住秦雷地手臂,低声质问道:“赔进去多少债券所得?”

    “你应该问还剩多少?”秦雷掰开馆陶地手,微笑道:“还剩个**千万两……”

    馆陶闻言两眼一黑,便昏了过去。

    秦雷赶紧把可怜的新郎倌扶住,一阵猛掐人中,才把他重新唤醒过来。

    “四亿七千万两啊,”馆陶两眼无神道:“您就是当石子儿扔,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扔完?”

    “不信我给你算算账,”秦雷面不改色道:“七年下来,孤王地收购前后用去五亿两白银,而丝绸之路的收入却只有三亿两不到,已经累计亏损将近两亿两白银了。再加上给你成立市易司的钱,还有补贴部队的两千万两,历年偿还的利息一亿一千万两,正好还剩那么多。”

    “其余的都不用说,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会亏两亿!”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向来守礼的馆陶先生,仿佛要吃人一般,紧紧盯着秦雷,完全忘了对方是何种身份。

    这可是攸关大秦存亡的大事,也难过他会如此失态。

    “你知道,我给的收购价格实在是太高了,所以这笔生意从来就不挣钱。但原先我们的两个大金主----西方的宗教贵族和伊斯兰世界的酋长们,需求十分旺盛,因此赔的不算多。”秦雷两手一摊,一脸郁闷道:“但从天佑五年开始,前一个金主组成个什么狗屁十字军,跟后一个金主打起来了。这两边一打仗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多少钱都不够招兵买马的,哪有功夫理会来自东方的奢侈品?”

    “打那会儿起,咱们的货物就几乎卖不出,全憋在手里了。而齐楚两国生产的东西却连年激增,我却不得不斥巨资继续收购,这才亏得越来越多……”秦雷长叹口气道:“怕你知道后压力太大,未老先衰,所以才一直瞒着你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