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柄

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五六六章 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

    ,  将天下人间为棋盘,捻动王侯将相、万兆生灵为棋,下一盘改变分合大势、世人命运的棋局,这就是下棋的人。

    能有资格坐在棋盘边上的,便已是站在世间巅峰的人物……这巅峰不单指凌绝天下的地位,还要有无与伦比的智慧、吞吐天地的胸怀。只有如此,能将目光透过现实的迷雾,看清天下的走势;能不计较眼前的得失,去谋划未来的布局。

    天下能落者,寥寥尔!

    即便是秦雷,任他在国内时颐指气使,无人匹敌,却还没资格下这盘棋。是捉摸不定的命运,将他推上了关乎大秦生死的风口浪尖;是勇敢无畏的意志,让他依然承担起了帝国兴亡的命运。

    就在背负上那沉重义务的同时,他也悄然拥有了对弈天下的权力!

    时势造英雄,但要想成其大事,纯粹的英雄是不够的。

    外圣内王,辅以权术,这是乐布衣为秦雷开出的对策。

    纵使良药苦口,纵使违背本心,但要想下好这盘棋,就必须这样做……

    既欣赏了高绝的茶道,又收回了五万两银,融亲王自然心花怒放,看秦雷也无比的顺眼,一口一个兄弟道:“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只要能办到的,孤王绝不含糊。”

    见他如此上道,秦雷也开心笑道:“倒真有一事想要劳烦殿下。”说着又斟一圈茶,伸手一让道:“当然没有危险、没有困难,多只有些奔波劳苦。”

    融亲王捻一杯茶,放在嘴边轻啜,目光在秦雷和茶几之间游离道:“莫非是想让孤王护送贵军出境?”

    “不错,”秦雷呵呵笑道:“虽然两国已经恢复和平,但贵**民难免有些敌视我军。一路上难免会生些不必要的麻烦,会有碍这难得邦交的。”

    “这要求倒也合理。”融亲王轻声沉吟道:“只是以什么名义走这一趟,能不损朝廷体面……和孤王的面皮呢?”

    “这个简单,”秦雷微微颔道:“这么多的秦**队从境内穿过,难道不得派个观察团监督一下吗?”注重实利。而不是面,这是秦雷异于世人的地方。

    “这……”没想到秦雷给自己安排了如此光鲜的台阶,融亲王的神情顿时放松下来,缓缓点头道:“也是题中应有之意。”便答应了秦雷的要求。对于亲王殿下这种清贵地大人物来说,面比什么都重要。

    “还有那些出了钱的王公贵族,”秦雷笑眯眯道:“都可以来嘛,只要到了边境。便将银钱悉数奉还,”说着朝融亲王微微举杯道:“两国应该亲善,我们这些人有好日过呀。”

    “是呀,谁愿意打仗啊!”融亲王深表赞同,饮尽盅里的大红袍,起身笑道:“我这就回去给皇兄上本!”

    “孤王备好香茗,敬候佳音。”秦雷淡淡笑道。

    据史载,昭武十九的秦齐大战中,齐国诱敌深入、关门击之,将秦军主力悉数锁在了国境之内。意图毕其功于一役,灭强秦于朝食。

    战役的初期,一切都在齐军统帅赵无咎地算计之中。齐军先败于洛水原、又败于虎牢关、再败于牧野城,将狂妄自大的秦军引到了牧野原上,并以一次成功伏击,拉开了战略反攻的序幕。

    如果照百胜公的脚本演绎下去,秦军将在一场大败之后溃不成军,又被滔滔大河挡住去路,要么跳河自尽、要么四散溃逃、要么跪地投降……但无论哪种结局,四十万秦军精锐烟消云散的命运。似乎已经注定。秦国的国势似乎也要戛然而止了……

    然而沧海横流方现中流砥柱,秦雨田横空出世了!他以异常强硬的姿态,挡住了齐军地追击;用乎想象的个人魅力,凝聚起一盘散沙的溃兵,率领他们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向齐军动了惊天地、泣鬼神的级逆袭!取得了一场不可能的胜利!

    牧野原一战,将绝望的大秦军队从悬崖边上拉回,重给了大秦帝国博弈天下的机会。将原本要急转直下的历史强行扭向了另一个方向。而一手完成这不可能任务的秦雷。也获得了赫赫威名,从此凌驾于世俗的体制之上。成为传奇般地存在。…。

    能成就这个传奇,除了将二十万秦军带出绝境之外,重要的原因,是他击败了赵无咎,打破了百胜公不可战胜的神话……一个神话地开始,总要有一个神话的湮灭作注,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九月初一,秦雷率军包围齐国都城上京。围城三日,迫使齐国签订城下之盟,停战赔款,将困境中的大秦残军礼送出境,史称《上京和约》。

    九月初三,银两交割完毕,秦军开始向东撤军,随行的还有以融亲王为的齐国观察团。虽然除去五千卫兵后,只有五百多人,但其中伯爵以上三十余人,公爵以上五人,王爵也有两人!规格之高,前所未闻!

    对缺乏乐的齐国贵族来说,此行便是一次秋日远游,实在是日后与人扯淡时的绝好谈资,那十万八万两地银,倒还在其次。他们并不担心秦军会变脸绑票……因为按照协议,他们只消把秦军一干人,送到羊肠坂军营即可,那里是秦齐对战的前线。有五万齐军精锐据险驻扎,还怕秦军掀起什么风浪不成?

    而秦雷之所以要这些王公随行,一来是为了免于被齐**民在沿途骚扰,要是被搅得日夜不宁、寝食不安,恐怕千里路程走下来,部队变成了空架,还谈什么战斗力?

    二来也是为了给这些齐国贵族增加一段经历……敌人终归是敌人。秦雷并不奢望通过这一路上的相处,便可以把这些人变成亲秦派。但有了这段经历,这些人的心理一定会悄然生变化。如果有一日秦军真的兵临成下,将上京城再次包围,这些人的意志便不会那么坚定。有可能会给秦雷可乘之机……在目前看来,这是一步闲棋,但也正因为这样,让人无法看穿。

    对于坚固的堡垒,从内部攻破是好地办法。此乃秦雷地信条。

    “未雨绸缪,胜过临阵磨枪。”这是秦雷的另一个信条。

    因此秦雷也用高地规格招待这些人,一路上宝马香车、美酒飘香。遍览大齐山川河岳,令诸位王公颇有些乐而忘返。

    在这样高档次的护送下,一路上海晏河清,太平无事。半个月便行完了千里路程,来到了位于太行山麓的长治府壶关县境内。此时已是十月初冬,北风卷地、草木枯萎,夜里已经开始结冰了……

    大军便在壶关县外驻扎修整,准备踏上归国前的后、也是凶险的一段路程----壶关大峡谷。

    壶关峡谷由五指峡、龙泉峡、王莽峡和紫团山组成,全程皆是悬崖峭壁。除了细如咽喉地羊肠小道、便是悬于陡壁上的桥梁栈道,其凶险程度不亚于蜀道之艰难。有曹丞相的诗为证:

    “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崔巍。

    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

    水深桥梁绝,中路正徘徊。

    迷惑失故路。薄暮无宿栖。”

    向来牛气冲天、小看天下英雄的孟德兄,在率军西征,攻打盘踞在壶关一带的高干时,竟然毫不掩饰的出了我心何怫郁,思欲一东归。悲彼《东山》诗,悠悠令我哀。的悲叹,可见壶关峡谷之险,逾越天堑之难。

    而今秦雷。也站在了这令千古枭雄痛苦难捱地峡谷外。岁月匆匆,千年以降,曹公和他的霸业已被风吹雨打去,但险峻的道路、恶劣的环境、甚至是寒冷的气候,却一样都没变。站在营地之中,凝望着远处莽莽的群山,想着未可知的前路。秦雷轻叹一声道:“行百里者半九十。此道前路之难也!”

    “王爷何须多虑。”身边将领宽慰道:“有那么多的齐国王公与我们同行,还怕有什么乱不成?”

    缓缓摇头。秦雷扶着腰间的宝剑,沉声道:“前日接到密报,齐国上将军辛稼奘,已经奉赵无咎之命,在半个月前赶到羊肠坂,接掌了齐国峡谷战线的指挥权。”说着叹口气道:“你们说这个调令地意义何在?”

    “如果仅是守住门户,只需下令守将严加防守便可。”杨文宇轻声道:“把个上将军派过去,恐怕所图匪浅啊。”

    “图什么?”大皇也在边上,眉头紧锁道:“赵老贼显然贼心不死,不想让我们这么轻松的回国呀!”…。

    “难道他不顾及那么多王公的性命了?”车胤国难以置信道。

    “虽然赵无咎行事肆无忌惮,”罗云摇头笑道:“但葬送融亲王那些人,他还是不敢地。”这些王公囊括了齐国诸家豪门大阀,赵无咎怎会一并开罪呢?

    点点头,秦雷淡淡道:“孤王把白花花的银往外推,不是请他们游山玩水的“但齐军要是铤而走险怎么办?”秦雳沉声问道:“峭壁栈道绝不缺少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之处!他们可以埋伏一支劲旅于壶关和羊肠坂之间,一观察团离去便难,仍可将我军悉数留下。”

    秦雷点头笑道:“大哥所虑极是。”一想到可能被阻于悬崖峭壁之上,众将不由心惊胆战,一个个面色凝重起来。

    秦雷却把脸转向了巍巍太行,望着黛青色的山峦,没有再说话。

    见气氛有些沉重,秦雳便挥挥手道:“都散了,该干嘛干嘛去。”众将虽然心里没底,却也只好纷纷施礼离去。

    待众人走净了。场中便只剩下秦氏兄弟二人。

    秦雳走到秦雷身边站定,陪着他一齐望远山,直到脖酸痛,低声笑道:“你这是望穿秋水呢?”

    秦雷摇头道:“不,冬水。”

    秦雳眼前一亮道:“呵。开始说笑了,那就是有对策了?”

    斜斜瞥他一眼,秦雷淡淡道:“别看他辛稼奘麾下五万精锐,又占据峡谷天险,但在兄弟我眼里,不过土鸡瓦狗尔。”

    想不到秦雷竟口出狂言,秦雳不由失笑道:“我倒要听听怎么个土鸡瓦狗?”“你看我身边少了什么人?”秦雷狡黠的笑道:“就是整天在我眼前晃悠的那几个。”

    “好似少了那么两个。”秦雳恍然道:“一个整天冷着脸的。一个老长地马脸,这两人似乎离开牧野城便没见过。”

    “大哥好记性。”秦雷颔笑道:“此次过关便着落在这二人身上了!”

    秦雳大奇道:“那俩小这么神?”

    “究竟神不神,还得看结果。”秦雷的视线又一次望向莽莽山峦,轻声道:“地形太复杂了,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啊。”

    秦雳深表赞同的点点头,沉声道:“不过这也给我们创造了出奇制胜的条件。”

    当天夜里,秦雷刚刚睡下,便听着石敢轻声道:“沈冰来了。”

    “进来。”秦雷便披衣而起,点着了桌上的马灯。

    借着幽暗地灯光,他看到野人一般的沈都司。出现在自己地眼前。

    “怎么样了?”秦雷并不关心沈冰为何搞成这副模样,直截了当问道:“有没有攻陷地可能?”

    “有!”沈冰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不过也很有可能失败。”说着便将羊肠坂地情况,以及他与马奎拟定的作战计划细细道来。

    “神兵天降嘛。”秦雷呵呵笑道:“如果成功了。你沈冰的名字可就要被世人熟知了。”

    “如果失败了,”沈冰轻声道:“还请王爷代为照顾家母。”

    郑重的点点头,秦雷沉声道:“这无需嘱咐。”

    翌日清晨、薄雾未散,秦国大军便拔营进山。秦雷把帅营安在了后军,齐国观察团自然与他在一起。

    二十万大军、六万民夫迤逦而行,一直等日上中天,秦雷所在的后军进了山。

    一进山便看到一座山峰,形状好似伸出的五指。秦雷笑问身边的融亲王道:“这山可叫五指峰?”

    融亲王是曾经巡视过这里地,闻言伸出大拇指道:“兄弟猜得不错,这山就叫五指峰,就连五指峡也是因这座山峰而得名。”说着如数家珍道:“五指峰雄、奇、险、幽、美,不仅有刀削斧劈的悬崖,还有千奇百态的山石。正所谓:五朵危崖五指开,亭亭玉立绝尘埃。惊涛忽涨清泉水。是否翻云覆雨来。”

    “好文采。”周围的齐国王公纷纷鼓掌称赞道:“好景致!”

    却也有人不无遗憾道:“只是时候不对,若是春夏季节前来。满山苍翠,流水潺潺、鸟语花香、清宜人,岂不哉?”便相约来年五月节一过,便来此处寻幽避暑……还真当成旅游了。…。

    走过五指峡,山道陡然变窄,渐渐的竟没了天然的路,而要靠开凿于陡峭绝壁上的古栈道缓缓前行。

    这些栈道宽不及一丈,蜿蜒延绵,所有人都下了车马,小心翼翼的向前行去,把秦雷看的胆战心惊……这要是有一支伏兵杀出来,神仙都救不了。

    齐国王公们却偏偏兴致盎然,为了听听山谷中的回声,甚至还有人不时尖叫几声。

    沿着古栈道前行数里,又过了几座山间桥梁,就进入了龙泉峡。龙泉峡上有个古关口,叫大河关。相传三国时期曹操追杀高干,便是从此破关,进入了太行山。虽然过去千年,但大河关三个字地轮廓却还能看得出来,也能看得出古关、古桥和古栈道的痕迹。

    正在齐国诸王公抚今忆昔、感慨万千之时,关口外响起急促的马蹄声,转眼便有斥候来到了进来,翻身下马禀报道:“启禀王爷,前军遭遇齐国埋伏,大殿下已经在组织反击。并请王爷前去!”

    此言一出,秦国兵士纷纷抽刀,愤怒地将齐国的王公、护卫团团围住。

    齐国王公们虽然躲在卫士身后,却仍然面如土色,显然是吓坏了。

    “孤要个解释。”望着面无人色的融亲王,秦雷淡淡道。

    融亲王一直在秦雷身边,双方突然剑拔弩张,他甚至没有来得及逃开,便被秦雷紧紧攥住了手腕。不由连连呼痛道:“我也不知道啊!”这纯属一句废话,他压根没指望秦雷会听进去。

    谁成想秦雷竟真的松手放开他,沉声道:“你真不知道?”

    “劲儿可真大。”揉揉手腕,融亲王苦笑道:“咱们是什么人物?虽不敢说一言九鼎,但从来不会说假话的。”对于秦雷的态度,他还是很满意的。

    “那是怎么回事儿?”秦雷愤恨道:“莫非是那赵无咎胆大包天,要让诸位给孤王陪葬?”

    齐国王公们立刻信了这话,心中不免要把肆意妄为、无情无义的百胜公问候一百遍。

    “王爷地意思是?”见秦雷面色不豫,融亲王小声试探道。诸位王公也小心翼翼等着秦雷的回答,他们十分担心秦雷会拿他们当人盾开路。

    目光闪烁不定的打量着众人,秦雷突然哈哈笑道:“怕孤王拿你们做人质?”

    “不敢不敢……”众人讪讪笑道,眼之中充满了乞求的神色。----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