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柄

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五四二章 (上) 沙场论道

    赵无咎用兵最大的特点,便是择人而任势,因势用兵,以兵造势,故而带兵多多益善,且战必胜,攻必取。

    当他终于凭着二十五万大军,将秦国所有军队都缠住时,终于亮出了最后的杀招……善于打仗的人,不会轻易亮出自己的底牌,但在决定胜负的关键时刻,出手却毫不含糊。

    赵无咎的底牌便是武之隆……和他的直属部队,三万不亚于百胜军的精锐!齐国的上将军统御一方,麾下少说有十几万军队,但每隔五年就会调换一次位置,这是朝廷为了防止武将专权的措施。

    但有利便有弊,一名光杆司令很难调动起那些根深叶茂的中高级军官。所以齐国朝廷想了个折中的法子,便是允许上将军拥有一镇直属部队。只要仍然担任上将军,那这镇部队就会一直属于他。乃是这些个军中大将的真正嫡系,自然要兵员优先挑选、装备优先保障、饷银优先发放了。

    有了这三个悠闲做前提,只要诸位上将军在训练上稍微用点心,一支忠诚且战力可观的精锐部队便形成了。更何况素有兵法大家美誉的武之隆,据说他的直属武字镇,战力比起百胜军来,也是不遑多让的。望着整齐开出地武之隆部。赵无咎老脸上的表情终于轻松了些。他凝视着远处咆哮的黑虎,对身边将领感叹道:“以不到十万新败之兵,对抗我大齐三十余万精锐。竟然还能逼老夫掏光夹袋,那位成亲王实乃人杰也!”

    边上有将军恭维笑道:“还不照样成了大帅地手下败将?”这算是比较靠谱的,还有不要脸的谄媚道:“他就是连上八百年,也依旧不配给大帅提鞋!”

    赵无咎厌恶的一皱眉,硬邦邦道:“老夫年轻时,远不如他啊!”众将皆哗然,他们只听大帅指点江山,轻看天下英雄。却何曾见他这般夸过别人?

    不由纷纷收起轻慢之心,请教道:“大帅因何对此人另眼相看?”

    “此人已初窥兵者五事之门径矣。”赵无咎捻须道:“如果不把他除掉,等我死以后,天下将无人与之匹敌。”自信是成功人士的必备要素,所以百胜公大人十分的自信。

    “何谓兵者五事?”众将领虽然都读过《孙子兵法》,但我们说过,那书过于言简意赅、高屋建瓴了,对一般人来说,想要完全正确的领会精神,几乎是不可能的。能听到当世第一名将讲解。自然会大有进益。

    “兵者五事,曰道、天、地、将、法。”赵无咎淡淡道:“若能领会贯通者,则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可谓战神也!”

    众人见大帅兴致颇高,心中窃喜,便追问道:“何谓道天地将法?”

    赵无咎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凝神观察会战场地形势,确信秦军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这才收回目光,缓缓道:“所谓道,便是人心。得道便是得人心。即人和也。得人心者,人心归顺,所到披靡,失人心者。人心相悖,不攻自溃。”

    众将齐齐颔首道:“所以姜尚可以胜商纣;项羽可以灭暴秦!就是要使举国上下意愿一致,这样才可以使兵士们出生入死而不避为难。我等知晓,请大帅继续。”

    赵无咎点点头,接着道:“所谓天,是指昼夜阴晴、严寒酷暑、四时季节的变化更替,乃天时也。所谓地,是指路程的远近、地势的险要与平坦、作战地域的宽广与狭小、地形条件是否宜于攻守进退。乃地利也!”

    众将齐声赞曰:“若能把天时、地利、人和都占全了。焉有不胜之理?”

    却见老公爷缓缓摇头道:“这三个只是外在条件。只能使获胜的可能大增,却不是根本。”说着又看一眼那面黑虎咆哮的战旗。颇为同情道:“毕竟身为将领,不可能只打天时地利人和的仗,还有许多不好打、不该打,却不得不打的仗要打,但那些绝世名将,依旧百战不殆。”

    赵无咎所说情理结合,让人兴不起一点反驳之心,只能频频点头道:“看来根本是将与法了!”

    “不错!后两者才是决定性地内在。”赵无咎叹道:“真正优秀的将领,可以通过将与法,彻底扭转不利的局面,甚至取得不可能的胜利。”

    说着便为部下解释道:“所谓将者,便是对将兵者的要求。也有五道曰智、信、仁、勇、严。要求将帅要有智谋才干,赏罚有信,爱抚部下,勇敢果断,军纪严明。”

    “而所谓法者,是指军队的组织编制,各级将吏的统辖管理,甚至是军用物资的供应。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天下没有比军队更需要法的了。如果说智信仁勇严是一支军队的灵魂,那这些关乎军队秩序地法度,就是其骨骼。无论是灵魂还是骨骼,都关乎军队的存亡。”说完这长长的一段话,赵无咎深深吐口浊气道:“如果让那成亲王占去天时地利人和,胜负就未可知了。”

    说着赵无咎自己都害怕了,心道:必须这次将其除掉,不然再过最多八年,老夫也不是他的对手了。分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