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柄

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五三九章 乱战!!

    牧野原上,战事如火如荼。几十万人奋死拼命厮杀,打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

    战马的嘶鸣声,兵刃交击的厮杀声,疯狂的喊杀声、凄厉的惨叫声、绝望的哀嚎声,甚至还有悲痛的哭号声,声声震天。这种种可怕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汇成了一曲令人闻之色变、肝胆俱裂的死亡与杀戮之歌。

    但在百胜公的那面黄金雄狮战旗下,白发飘飘的赵无咎却丝毫不为所动。他神色安详的微闭着眼睛,静静的立在战车上。随意搁在车栏上的右手,甚至还在轻轻打着拍子,似乎无比享受身周的一切。

    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不一会儿,便听见赵无伤的声音道:“大帅……”赵无咎仿佛没听见一样,既不低头,也不睁眼,仍然自顾自的打着拍子。

    见他没有反应,赵无伤的声调略略提高,稍显焦躁道:“大帅,我军右翼的第一道防线被击溃,中军也遭到前后夹击,您就不要再藏着掖着了!”

    赵无咎的双眼终于睁开条缝,斜瞄他一眼,不以为意的轻声道:“右翼垮了吗?”

    “这个……”赵无伤面色一滞,小声道:“对方快要突破第二道防线了。”

    “急什么,还有第三道呢。”赵无咎云淡风清道:“记住,在兵力占据绝对优势、战力却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应该不动如山,静待对方使完三板斧再说。”

    “不动如山?”赵无伤苦笑一声道:“我地大哥大帅呀,咱们的百胜军总不能不管?”说着一指身前数百丈的地方。沉声道:“已经出现严重伤亡了。”

    赵无咎地脸上闪过一丝心痛,但旋即又面色平静道:“这些小子们头顶着前辈的光环,动辄以百战百胜军自称,趾高气扬、不可一世,殊不知百胜军的名声是二十年前得来的,与他们没有一点关系!”说着神情变得愤愤道:“看昨天他们的表现,还有一点天下第一军的样子吗?”

    见大哥神情不善,赵无伤只好压低声音道:“玉不琢。不成器啊……”

    赵无咎并不搭话,而是定定的望着远处厮杀的双方。沉默许久后,才缓缓道:“命令左翼收缩,协助中军防御。”虽然一个劲儿地说狠话,但他终是舍不得自己的命根儿。

    接到命令的齐军左翼,立即派出两个镇的精锐步兵,开始攻击天策军和京山军的侧翼。顿时牵扯了秦军极大的精力,使腹背受敌的百胜军压力顿减。已经向秦军倾斜的天平,顿时恢复了平衡见攻击奏效,赵无伤又命令左翼的一个镇出动。想要包抄身后的秦军,彻底解决后顾之忧。

    事实上,他虽然比不上乃兄地神鬼莫测,但确实也是个能够审时度势的优秀将领。接连两手下来,顿时改变了场上的局势……

    李家四猛兽正杀得起兴,侧翼便遭到了攻击,李龙赶紧让李彪带三千人不顾生死的挡住,自己则带着大部队使出吃奶的力气,想要击溃面前的百胜军……

    已经停下脚步、驻足观看的李龙面色紧张的观战,心中忐忑道:只要京山军能争口气。把百胜军的前军打散,这仗就赢了!却听见自己后军嘈杂声起,出乎他意料的事情发生了……齐军居然以其人之道反其人之身,在天策军孤军深入地同时。抄了他的后路,并发动了猛烈的进攻,现在后军已陷入苦战,眼看就要支撑不住!

    这下李龙傻眼了,他万没有想到战局会发展到这个程度,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天策军过于勇猛:原本太尉大人只让他们击溃齐军后军,对齐军身后造成压力即可,谁知道打着打着。就钻到齐军肚子里来了。也活该被包围……

    此时的天策军已经陷入极其危险地境况,他们深入敌境。已成为众矢之的。共计八万多齐军从三面将他们包围,每一面都给了他们极大的压力。

    就等着他们从那缺口的一面溃散,好不费吹灰之力的追杀。

    被数倍于己的齐军猛烈攻击,天策军的阵型被严重的挤压变形,已在崩溃地边缘,形势岌岌可危。

    在这种情况下,等别人来救是不现实地,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关键时刻,李家男人那野兽般的斗志爆发出来,李龙李虎李豹交换下眼神,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熊熊燃烧地火焰,李龙便声高声呼喝道:“弟兄们,生死存亡就在此时!犹豫后退必将粉身碎骨,拼死向前还有一线生机!”

    李豹更是脱掉盔甲,坦露出一身长着黑毛的腱子肉,哇哇大叫道:“今天就算是有来无回,爷爷我也陪着你们!”说着便抡起手中八十二斤重的黄铜锤,策马向前冲了出去,呼呼生风间,便拍西瓜似的撂倒了六七个百胜

    李龙和李虎也不甘示弱,挥舞起各自的兵刃,冲在队伍的最前头!往年征战炼就的真功夫此时便派上了用场,锤拉鞭打,大开大合,中者无不粉身碎骨!即使稍稍擦到点边的,也无不筋折骨断,立时失去再战之力。

    这三人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就像三头疯狂的猛兽!

    见三位主将英勇无匹,天策军的将士们也是士气大振。使出了浑身解数!他们先用弓弩射击敌军,随身携带地箭只射完后,又纷纷抽出腰刀。乱砍乱杀!许多人的缳首大刀也被砍断,犹自拿着半截断刀,疯狂的挥舞。

    在主将地激励下,绝境中的天策军爆发出了蛰伏已久的能量,在这一刻,他们甚至可以与历史最强的那支天策军媲美。兵士们各个奋勇争先,舍生忘死!整个天策军像头洪荒怪兽一般横冲直撞,竟然真个仗着蛮力打散了苦苦抵抗的百胜军后阵!

    眼前的压力一松。天策军哇哇怪叫着继续冲锋,便见着十丈以外,又有另一营百胜军严阵以待,看那冰冷的神情与刀锋,坚定的眼神与身形,显然是养精蓄锐很久了。。

    而天策军地将士已经浑身浴血,许多人的战马也已经倒毙,只能步行跟上队伍。

    浑身伤痕累累的李家兄弟怪叫一声,便又一次杀入了敌阵之中。凭着血气之勇,天策军的兵士们疯狂前冲、势不可挡!他们体内蕴藏的先辈血脉完全复苏。又成了那支令诸侯闻风丧胆的王者之师!

    兵刃从敌人盔甲的接缝中劈入,伴着令人牙颤的骨裂声,鲜血喷溅在他们的脸上身上,把他们全身上下全部染为猩红色。但将士们根本无暇擦拭,肩膀往前抗住敌军犹在喷血的尸体,使劲抽出饱饮鲜血地兵刃,向着下一个敌人砍去!

    但百胜军虽然不复当年神挡杀神的刚猛,但素质依然高绝于世。一个兵士双手挥刀,拼命格挡住砍来的兵刃,边上一个便趁机送出致命的一击。用长枪戳进秦军的喉咙。

    这个齐兵行凶完毕,还未等拔出长枪,就被后面跟上的天策军斜劈一斧子,将枪杆砍断。铠甲划开,顿时便被开膛破肚,肠子捂都捂不住!

    凭着这股禁军之最的悍勇,天策军又一次在号称天下的对手面前占了上风!在付出沉重的代价后,又一次击破了百胜军的战线!

    天策军还没有松口气,却绝望地看到,又有一营百胜军在前方严阵以待,依旧是衣甲鲜明.气势十足。

    而他们这边却已经疲惫不堪。许多人的战马死了,许多人的兵刃卷了折了。从开战到现在。两万天策军已经阵亡重伤了近三千,其余人也各个带伤,不过是一股气强撑着,才保持着疯狂的战力。但有道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当第三次面对同等战力地敌人时,天策军的兵士们再也提不起冲杀的斗志,不由面色如土,汗如雨下。疲惫也开始侵袭身体,甚至就想原地坐下,好好歇歇再说。

    李虎的战马也死掉了,只好步行走在大部队前面,鲜血染红了他的盔甲,握着兵器的双手也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他抬头看一眼马上的大哥,沙哑着嗓子道:“怎么办?”

    李龙也被浓重的挫败感包围,看着潮水般涌过来地敌军,他都有闭眼不看地冲动了。但他更明白,继续在这个地方呆下去,定会死无全尸!即使齐军每人只砍一刀,把自己剁成肉馅包饺子也是绰绰有余的。

    必须赶快离开这里!他想集中力量向前突破,但四面八方地敌人分散了他太多的兵力、两次冲锋也大大损耗了天策军的锐气,以至于他也不敢奢望能再次突破敌阵了……

    那就突围,好赖还可以跑出几个去,总比在这被人家一锅端了强!

    但当他环视四周,却发现在冲入敌方中军后,四面八方已经全是密密匝匝的齐军,就是想突围也没有地方去了!

    仗打到这个地步,不是他想退就能退的……就在李家兄弟几近绝望的时候。却听见东面一声炮响,便有面朝那边地天策军惊喜的呼喊道:“援兵来了!”

    李龙倏然转过头去,便见着一股浩大的黑色洪流。打着红色地恶狼狰狞旗,正在一往无前的冲击着包围圈的左翼!

    “是京山军!”李龙从来没看这些,黑不留丢的家伙如此顺眼过!仰天长啸一声道:“京山军的弟兄来接应我们了!”天策军士气大振,鼓足余勇跟着李龙李虎转向,与京山军对冲包围圈的左翼!

    万幸的是,那队虎视眈眈的百胜军,居然眼睁睁地看着天策军离去,并没有上前追赶!

    如果李龙几个知道。突破这营百胜军后,就能看见赵无咎的战车,不知他们会做何感想?

    秦雷立在战车上,冷静的观察着战场的局势,当他看到天策军绕过齐军的左翼,又击溃其软弱的后防时,便感觉不妙。因为他太知道李家人的毛病……那是得寸进尺,从来不知道什么是适可而止!

    虽然天策军穷追猛打,直接朝赵无咎的菊花插去!但秦雷相信百胜公露这么大个破绽,分明还是想请君入瓮。好关门打狗!看一眼边上肃立的沈青,秦雷沉声道:“去接应天策军回来。”当机立断是他的长处,若是等到天策军再陷入重围,那黄花菜都凉了,直接去收尸好了。

    当沈青亲自率领预备队奔行到战场左侧,果然见着天策军已经被重重包围,心中佩服王爷超人地敏锐,他便毫不犹豫的挥军杀入敌阵!

    没有料到秦军会有援军,齐军左翼都投入了对天策军的围剿之中,连外围防御都只是应个景而已!在京山军巅峰状态的冲击下。自然如滚汤泼雪一般,纷纷散去。

    京山军一路上势如破竹,不可阻挡的洞穿了包围圈的左侧,将天策军捞了出来!

    见秦雷终于把预备队派出去了。被天策军杀得几次迁移帅旗的赵无咎可算松了口气,重重锤一下车栏,沉声道:“百胜骑兵准备出发,目标秦军帅旗!”

    等候已经的传令兵顿时面色激动,颤抖着伸出双手,点着了发令的绿色狼烟。

    我们很早以前就说过,虽然秦军有将近五十万强大骑兵,但天下第一骑兵的头衔。却戴在百胜骑军地头上。

    这事儿十分的不寻常……按说秦国群众基础好。骑兵基数大,应该更容易出现最强大的骑兵才是。但这天下第一的名头。为了却被百胜骑军夺了去呢?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奇怪地景象,一方面是因为齐国以全国之力奉养一支骑兵,自然可以优中选优、不计成本的装备了。

    而更重要的是,有赵无咎这个绝世天才的存在!他知道论起骑马射箭,齐国人是怎么练也没法超过秦人的,所以必须另辟蹊径。针对秦军的弱点,他为百胜骑军设计了一套前所未有的装备战法……名唤连环马

    百胜骑军马带全身马甲,人披连身铁铠。马带甲,只露得四蹄着地;人挂甲,只露着一对眼睛。行进时十骑一队,五骑一组。每组之间用铁链相连,同进共退,攻无不克!。

    因为五骑相连,转向不便。赵无咎又以不相连的铁骑,保护连环马队地左右两翼,以免被敌军包抄。

    这支百胜骑军乃是赵无咎地最大王牌,自成军以来,早已与秦军的各支劲旅一一交手。没有一支秦军可以抵御他们地连环冲击,皆被杀得落花流水……譬如说有禁军之魂美誉的虎贲重骑,便在洛水河会战中被其撵的被抱头鼠窜、损失惨重。以至于不得不窝在虎牢关上舔伤口,错过了这次战役。

    因此赵无咎把这张王牌视为此次战役的决定性力量,准备让其一锤定音!

    当绿色地狼烟升起。一直潜藏行迹的百胜骑军从一个不可能的方位出现了……

    “报,西南十里处发现大队玄甲骑兵!”仓皇逃回地斥候传来了迟到的消息。

    望着西南扬起的滚滚烟尘,秦雷表情平静道:“看到了。”见王爷脸上没有一点慌张。周围的兵士们也镇定下来,静静的等待着王爷下令。

    好,你猜的没错,秦雷只是在佯装镇静。除了两千黑甲铁骑之外,他手中已经没了任何可以称之为骑兵的家伙。而且他也不打算把黑甲骑兵用来阻挡十倍于己的敌骑。

    虽然心里翻江倒海,但秦雷还是很快做出了决断:“民夫们把车辆布置好了吗?”

    “啊……好了王爷。”满脸油汗地石威嘶声道:“按照您的要求,六千辆大车已经摆成了九宫八卦阵!”长期的后勤工作,已经消磨了他的勇气。面对着号称无敌的百胜骑兵,他真的吓坏了。

    秦雷微微皱眉道:“慌什么!”又对石敢吩咐道:“命令部队进入阵地……别忘了,空出前三排!”石敢沉声应下,便转头下去安排了道。

    “等着。”秦雷不紧不慢道:“接着休息,等什么时候该用你们,孤自然会说。”

    “遵旨。”勾忌点点头,沉声道。

    “那卑职该干点什么……”见旁人都有差事,石威也不好闲着。只好小声问道。

    秦雷微微一笑道:“继续挖坑垒墙,你手下可是六万青壮呀,不能让他们闲下来。”说着一指现有车阵的后方,沉声道:“按照我给你的图纸继续挖!”

    石威点点头,小声道:“属下知道了。”便行礼退下。

    刚转过身去,却听王爷沉声喝道:“少校石威!”在京山城时,身为总军需官的石威,军衔是上尉。京山军东征以来取得地几场胜利,与他的保障有力是分不开的。因此在立功晋升人员名单里,也有他的名字。

    “到!”石威立刻站定向后转。昂首挺胸的直视王爷的下

    “你记住,每挖一条壕沟,就相当于消灭了一百个百胜骑军。每垒好一道屏障,就相当于拯救了二百个个大秦兵士。”秦雷正色道:“所以。拜托了,石威兄!”说着给石威敬了个庄重的军礼。

    听王爷说到自己的重要性,石威不由自主的呼吸粗重起来。他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责任重大,浑身却充满了力量,热血沸腾地还礼道:“定不辱使命!”说完便转身大步离去,比方才有气势多了。

    当三万步军各就各位,五马连环的百胜骑军也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

    虽然已经从各种资料中获取了这支军队的各种信息,但当秦雷真真切切看到这些结阵冲锋地玄甲骑兵时。还是要倒吸一口冷气。心道: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

    只见连人带马身披重甲的百胜骑军,经由铁链五五相连。就像一座座移动的钢铁堡垒,奔行起来沉重却极具力感,那沛然莫御的冲击力,似乎在告诉对面的敌人,这世界上没有能阻挡它的脚步!

    隆隆的马蹄声如连绵的春雷一般,震得秦雷头皮发麻,也激起了他深入骨髓地豪气,仰天长笑一声,弹剑作歌道:“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壶关非好汉,屈指枭首十万!”正在忙碌地官兵与民夫们不由侧耳倾听,手中的活计却丝毫不敢懈怠。

    还没完!只听王爷地声音变得高亢嘹亮,豪气冲天道:“牧野原上雷动,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即可缚住苍龙!”

    “诸君,孤与汝等横扫千军!”王爷豪迈无匹的声音回荡在战场上空,为所有人注入了无穷的力气,无论是官兵还是民夫,都齐声高喊道:“长缨在手,横扫千军!”

    管你是什么天下第一,先战过再说!

    不可一世的百胜骑军终于冲过来了,但当他们看到面前密密匝匝、宛若迷宫的巨大车阵,不由心中呻吟

    :不是属蚂蚁的,太能搬东西了?也难怪他们怵头,车阵虽然不陌生,但却是秦国人第一次应用在战场上……所以他们训练过不知道多少种突发状况的应对方式,却从未研究过怎么应对车阵。

    那是俺们齐国人的专利啊!骑兵们心中愤愤道。

    但不管有多少腹诽,面前的敌人可还是要实实在在教训的!

    “全速冲锋!”领军副将高声下达了命令:“冲烂这些木头栅栏!”

    “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