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柄

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五三八章 千骑卷平冈

    烽火燃不息,剑戟战刀枪。

    野战格斗死,亡魂不得殇。

    士卒涂草莽,乌鸢啄人肠。

    兵乃凶器也,胜败皆重伤。

    几十万大军在不到十五里的密集战线上拼命厮杀。每时每刻都有无数次的兵刃交击,迸发出一串串火星。片片破碎的盔甲漫天飞溅,鲜血也随之喷撒而出,染红了双方兵士的衣甲,也染红了铺着黄绿色枯草的大地。

    兵刃飞舞交错,数不清的头颅被斩落,带着如注的血流,划过恐怖的弧线,滚落到激战中的士兵脚下与马腿之下,然后就象运动场上的蹴鞠似地被踢来踢去,最终踩个粉碎。

    有些士兵被斩去半边脑袋、流出白花花的脑浆;有些士兵被敌人开膛破肚,肠子都随着鲜血淌了出来,自己却毫无察觉,仍然面色呆滞的挥舞着手中的兵刃,直到浑身的力气消失,这才脚下一软,躺倒在兵荒马乱的战场上。

    濒死的兵士与断腿的战马跪卧在地上无助的哀号,转眼就被双方的人马践踏致死……

    死亡人数急剧攀升,鲜血肆意的流淌,甚至把昨日积成的一个个小水洼流满溢出,形成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血溪,在战场上蛛网般的交错流淌,绘制出一副名为死亡地图画。

    就在战局陷入焦灼的时候。秦军士兵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阵低沉有力的战鼓声!鼓声隆隆,穿透了嘈杂地战场,直达每一个大秦将士的心田!鼓舞着他们奋进!奋进!奋进!!

    仅凭声音。他们便可以确定那面战鼓就在自己身后不远处。暂未接敌的兵士纷纷回头,便见着那面象征大殿下的五丈红龙王旗,已经到了众人的身后。

    大旗之下,是一辆驷马战车。战车上站着一身戎装的大殿下,正举着两根儿臂粗的鼓槌,面色坚毅的全力敲击着一面巨大地牛皮战鼓,根本不理会从身边擦过的箭支。

    伴着那催人奋进的鼓声,王旗上的龙色巨龙狰狞咆哮。向所有将士宣布:有进无退,孤王与你们同在!

    见主帅甘冒矢石,亲自阵前击鼓,秦军顿时士气大振,兵士们齐声高喊着:“赳赳老秦,共赴国难!”如癫似狂向着齐军发动了最猛烈的攻击!

    骑兵们疯狂的劈砍着身周的敌兵,许多官兵身被十几处伤口,仍然酣战不休,直到力尽而亡。后面紧跟着的射手也不再爱惜弩弓,拼命的拉动弓弦、扣动扳机。射出漫天乌云般的箭支,给衣甲单薄地齐军沉重的打击。

    面对着完全不要命的秦军,齐军本就被冲成凹字形的前阵,终于呼啦一声,彻底崩溃了。大队的齐军拼命向两翼逃开……却没人敢抛下手中的兵刃。

    龙骧军的目地就是向前、向前、再向前!根本不去追杀逃向两侧的敌军,径直朝着前方去了。

    就在龙骧军势如破竹的同时,天策军也取得了漂亮的战果!

    率领两万天策军冲锋地,是李龙李虎李彪李豹四员大将。虽然这四人名字很猛兽,也秉承了李家一贯不讲客套、卷袖子操家伙就上的优良传统。

    但若是以为他们人头猪脑、有勇无谋,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他们冲击的不是齐军左翼的正面。而是后翼!

    四人带着两万军队,绕了很大地一个***,跑到了齐军的左后方,从保护侧翼的轻步兵下手。

    那些身着皮甲的长矛兵。气喘吁吁的跑到后阵,来不及摆好阵势,便被蓝色闪电般的天策骑兵蛮横切入!四员骁将四马当先,竟然抢先杀入敌阵,虎虎生风的抡着大铜锤、宣花斧之类刚猛无比的兵刃,一个劲儿地往齐军头上招呼。一个个脑袋拍西瓜似得红瓤四溅,视觉冲击效果绝对震撼!骇得齐军士兵手脚发软,更加无力抵抗。李家地爷们都是得理不饶人的主。眼见着齐军被吓地发挥失常。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精神,招呼手下孩儿拿出疯狗精神。几番撕咬……哦不,几番冲杀之下,先后击伤多名东齐将领,竟无人可挡!很快便把这些挡道的步军杀得落花流水,四散逃窜。

    打垮了保护后翼的步兵,天策骑兵也是毫不停歇,他们的目的很明确……正前方的齐军中军大旗。他们知道,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要想取胜,唯一的方法就是全力攻击赵无咎的中军,只要齐军中军被击退,战局一定会大为改观。

    而且京山军正在前方猛烈攻击赵无咎的中军,李家四大野兽希望通过两面夹击,快速达到这一目的。

    我们再把视线投向中路。

    作为一支秦雷孕育出来的部队,他们的作战风格明显不同于友军……

    在轻骑兵的掩护下,京山军排成一排排平行的纵队,以一条很宽的阵地线向前推进。每条纵队基本上是一个大队的编制,大队之间由传令兵传送命令。不一会儿便到了齐军面前。看着眼前严阵以待的玄甲步兵,京山军并不害怕……毕竟它们昨天并没表现出,什么强于京山军的地方。

    因为京山军纵队之间间距很宽,所以当中间十个纵队接敌时,两侧的各五个纵队面前仍然一片空白。十个接敌纵队迅速摆开战斗队形,准备开始作战,另外十个部队则仍然继续前进,想要包抄敌人侧面和背后的地区,以此迫使齐军后退,好趁机逼近齐军并使之在后退时变得一片混乱,然后趁乱掩杀。

    此乃是秦雷经过反复比较,结合前人经验,总结出的一套战法,基本上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还能以弱胜强、以少胜多,效果十分的好。

    但这次的对手却是号称当世最强,盛名之下必无虚士,不知道这法子还能不能灵光。

    接敌的十个纵队迅速变为五行横队,却仍然不上前肉搏,而是发扬京山军的优良传统,什么强弩、连弩、弓箭、标枪之类的,铺天盖地的往百胜军脑袋上招呼……别人在这种场合下射箭,都是为了骚扰对方、打乱阵脚,但京山军却要尽可能的杀伤敌军、震慑敌胆,以减小近身白刃时的难度。当然,要是能直接击溃敌军就跟好了。。

    这显然是奢望,虽然百胜军在京山军超级变态的密集打击中风雨飘摇,但他们毕竟训练有素、且装备精良,在度过了最初的慌乱后,很快用一面面铁盾组成森严的阵势,挡住军阵的前方和上方,大大减少了伤亡人数。

    见弓箭没有效果,京山军又纷纷投掷名为小甜瓜的手持型火油暴烈弹,以及名唤小傻瓜的强韧型烟雾弹。

    两种瓜并不是同时投掷,而是先扔小甜瓜,后掷小傻瓜……小甜瓜虽然威力一般,但可以激起火烧火燎的一片,视觉效果十分的好。而小傻瓜喷涌出的浓浓烟雾,可以为大部队冲锋提供重要掩护。且还带有浓重刺激性味道,可以让对方暂时失去战斗力。

    两瓜一出,效果不同凡响。便见百胜军前阵官兵哭天抹泪、咳嗽连连,连兵刃也握不紧了。

    一见有效果,几员猛将便抢先冲出,带着兵士们一道冲向不再严密的百胜军阵。

    感受到沉重的压力,百胜军只好收缩阵型,以密集队形咬牙抵抗……却被两翼原本未接敌的京山军从左右包抄的,再加上后面冲过来天策军,一时竟然有了四路合围的势头。

    各个战场都占优势,形势似乎一片大好。

    但秦雷仍然面色冷峻的望着齐军阵中那面百战百胜旗,他相信赵无咎很快就会有应对的法子!来,赵无咎,我等你拆招分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