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柄

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二九章 难过的难民

    “另外,不能让秦老五闲下来,得给他找些事情做。”文彦博捻须沉吟道:“最好弄得他焦头烂额,没心思管别的。”

    兴许是不用退回贿银,文彦韬的思维极是亢奋,挠一挠头顶稀疏的头发,咧嘴道:“有了,这小子身上还背着人命官司呢,原先他远在军营没法子。现在回来了,应该去秦守拙那里喝几次老人茶了?”

    文彦博点点头,轻声嘱咐道“不要逼得太紧,谨防狗急跳墙。”

    文彦韬心中翻白眼道:靠,既要他焦头烂额、还不能狗急跳墙。外焦里嫩的,要求还真高。

    文彦博这会儿已经把问题想通透了,沉声道:“吩咐税务司去他的饭店、青楼、赌坊、米铺、车马行这些地方查账,要频繁点,不要怕麻烦。”

    文彦韬呵呵笑道:“对那些蝇头小吏来说,这可是吃拿卡要的好机会,怎会怕麻烦呢?”

    却见文彦博摇头道:“吃吃喝喝可以,但一不能抓人打人,二不能打砸抢,必须要三令五申。”说着端起茶盏抿口水道:“不能过度激怒秦雨田,只要把他烦的头昏脑胀即可。”

    文彦韬只好苦笑应下。

    把这事儿谈妥,文丞相才想起汇总下这些天的战果,轻声问道:“韦,这几日订出去几成同进士出身?又收获几何?”

    文彦韬笑道:“大哥和铭礼那里还没算。我那里是十八个、折银八十万两。”对于文家来说,一甲三人,乃是各方势力相互妥协地结果,没有任何直接收益;二甲三十人也与权势挂钩,不是单单有钱便可以弄到的,大多涉及利益的交换和分配,真正收到的银钱也是了了。

    是以文丞相才会在三甲上下工夫,把历来留给庶族士子的残羹冷炙变成了他文家的摇钱树。半公开的售卖同进士身份,这让许多有钱没文化的富户大喜过望。竞相追逐,虽然年景不同。价格也略有不同,但每个同进士至少能卖出三万两去。

    后来见供不应求到了有价无市的地步,文丞相便以广纳贤才地名义,将三甲由一百人增加到二百人,除去分给座下众多门生一般的名额,他还余着一百个,每次大比至少也有个三四百万两地进项。

    若是把大比改成一年一次。那该多好啊。数钱数到手抽筋的文家人时常如此感叹道。

    听到文彦韬的报告,文彦博微微颔首道:“做得不错,我这边是二十二个,约摸一百万两的银子。”

    文彦韬笑着打开文铭礼呈上的清单,脸上顿时变了颜色:“五十二个?怎么这么多?”

    文彦博心中也咯噔一声,一边失声道:“不能,昨天问他还说没几个呢……”一边探过身子,接过文彦韬手中的单子,赏花似的仔细端详片刻,这才颓然搁下道:“这孩子傻缺傻缺地……”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说那倾尽所有买了个同进士县令的倪巴倪大爷,兴高采烈的离了相府,盘腿坐上自家的驴车,亲自赶着往南边去了。

    出了东城,倪大爷回头张望张望,并没发现什么异常,不由轻声嘀咕道:“太不重视俺了。”先放任驴车在外面游逛小半个时辰,大声浪笑着调戏了几个路过的老奶奶。

    待到天黑时。便在道边一家面馆要了碗刀削面,连吃带喝了个痛快。这才赶着驴车离了大道进了小巷,在蜘蛛罗网般的街道内七扭八拐了好一阵,驶进了一家民居。

    院里的伙计赶紧牵住车,倪大爷便从车上跳下来。把大门一关。小声吩咐道:“瞪起眼珠子来。”竟是一口正宗的中都官话。几个精干的活计沉声答应下来,便爬屋上墙。警惕的监视着四周。

    倪巴则径直进了西头地伙房,将屋角的柴火垛一推,便露出一个缸口大小的地洞。紧紧腰上的包袱,便跳进了洞中,手脚利便的仿佛青年。

    掏出火折子晃了晃,借着那菊豆般大小的光,倪巴从墙上取下油灯,点着了擎着往洞深处去了。走了一刻钟,脚下出现了盘旋的阶梯。不一会儿,便走到了尽头,灯光下,四周是环形的墙壁,仿佛置身于一口枯井之下。

    把住洞中垂下地绳子,用力拽几下,便发出沉闷的碰碰声。过一会顶上的盖子掀开,露出巴掌大小的一片夜空。倪巴这才将那绳子捆在腰上,又拽两下,上面便传来吱吱呀呀的辘轳声,将他提了上去。这果然是一口枯井。

    上去后,与几个黑衣人呲牙笑笑,轻声问道:“大人在哪儿?”“就在屋里。”一个黑衣人小声答道。

    倪巴赶紧过去叩响屋门,得到允许后,才轻手轻脚推开门,恭声道:“大人。”

    “你辛苦了。”昏黄地烛光下,沈冰那张苍白消瘦地面孔更显得轮廓分明。“坐下。”

    倪巴轻声答道:“为王爷效忠。”这才在下首一个胡凳上坐下,昂首挺胸的望着正坐上地沈大人,再没早些时候的粗俗懒散。

    “把东西送下了?”沈冰沉声问道。

    倪巴点点头,沉声道:“都送下了。”说着把褡裢解下来,将里面的一摞字据双手奉到沈冰面前。

    “有没有文家保证你中进士的文书?”沈冰一边翻拣着字据。一边轻声问道。

    倪巴摇摇头,遗憾道:“属下想让文小二写来着,但那小子显然得了嘱咐,非说他们相府地牌子就是最好的文书,万不会拿了钱不办事儿,高低不给写保证。”

    沈冰闻言微微皱眉,但旋即又放松开来,仔细问过他在相府的见闻,便声音平和道:“做得不错。继续伪装,等待命令。回去。”

    倪巴拱手应下,退出了房门。

    待他走后,沈冰将那些字据捧在手里,掀起帘子进了里间,只见炕头上倚着一个英挺年青人,正在油灯下阅读文简。

    沈冰恭声肃立道:“王爷,鱼儿咬钩了。”这青年正是威隆郡王秦雷。闻言放下手中的书简,轻声道:“孤都听见了,效果不是很好啊。”。

    沈冰点头赞同道:“仅凭字据上的印签,确实无法直接扳倒文家。”

    秦雷双眼一亮,呵呵笑道:“不错,不能直接,却可以间接。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啊。”这才招呼沈冰坐下,轻声道:“这段时间,孤会让卫戍司给京里的产业加派护卫,你们也要在暗处加紧盯着点。”

    沈冰先是点头应下。然后小声问道:“王爷预计文家会有所动作?”

    摇摇头,秦雷轻笑道:“先守好门户,再相机而动,题中应有之意罢了。”两人便仔细推敲接下来行动方略,尽量将每一种可能都考虑进去。

    那天与乐布衣一回到清河园,秦雷就找来了沈冰,向他布置了今日的任务。仅用了两日,沈冰便锁定了从陇东前来行贿的倪巴。将他秘密绑架,用自己长期训练的手下,顶替了他。再把那个假倪巴当成一颗钉子,楔进丞相府地大戏中去。至于会有什么效果,即使秦雷这个始作俑者也说不清楚。

    第二天是初十。乐布衣要在这天回京山营。那里凝聚着他们巨大的心血和希望,离开久了实在不放心。

    秦雷自然要送上一送。两人策马说笑着出了中都。眼看就要离别时,乐布衣才定定地望着秦雷道:“王爷已经下定决心了?”这两日秦雷与沈冰做得那些事情,他自然一清二楚。

    秦雷有些尴尬的笑道:“还没有,只是先做些准备,一旦先生同意,便可以下手了,到时候也不至于乱了手脚。”

    乐布衣没好气看秦雷一眼,怪笑道:“若是我坚决不同意呢?莫非王爷可以收回成命?”

    秦雷也没好气看他一眼,同样怪笑道:“这么好的计划,你为什么要不同意呢?”

    乐布衣摇摇头,面色稍微正经些道:“王爷昨儿给的计划,我反复推敲了一夜,只能说有利有弊……”顿一顿,还是诚恳道:“弊大于利。”

    “哦?”秦雷肃声问道:“先生缘何如此悲观?”

    “您要成就千古伟业,就不能太过迷信阴谋,煽动举子罢考这件事儿,总是容易遭人诟病的。”乐布衣双目炯炯有神的望向秦雷,沉声道:“尤其是读书人,若是将来他们品过味儿来,定然会把王爷当成阴谋诡计之徒,从而横眉冷对,纷纷投向您的敌人。”

    只听他一字一句道:“任何时候都不要轻易得罪读书人,他们虽然成事远远不足,但败事绰绰有余。”

    秦雷皱眉道:“先生真地坚决不同意?”

    乐布衣无奈笑道:“却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了。”说着赞叹道:“对于文彦博这种根深蒂固的老东西,常规的法子确实无法动摇到他。王爷能想到借用大势,激起民愤,造成滔天的巨浪来冲击文家这棵大树,本身就是正确而唯一的思路。”

    秦雷苦笑道:“却被先生说糊涂了,一会儿这法子弊大于利,一会儿这思路正确唯一,到底是行还是不行,还是给个准信?”

    乐布衣呵呵笑道:“王爷心焦了,学生这话说得再明白不过,说您的思路正确,便是赞同您利用民心向背对付文家;说您地法子偏颇。乃是反对您直接挑唆举子闹事。”

    秦雷这才品过味来,沉声问道:“莫非先生有间接挑唆的法子?”

    乐布衣轻笑道:“我带王爷去个地方转转,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灵感。”便领着秦雷策马向西南方向行去。

    一个时辰后,队伍到了一个破破烂烂的村庄外,望着远处地残垣断壁,秦雷喃喃道:“侯家驿,来这干嘛?”定睛一看,便见原本应该荒无人烟的废弃地儿,居然有数道炊烟袅袅升起。不由奇怪道:“什么人在这儿住下了?”

    乐布衣面色不太好看,声音也没了一贯的戏谑:“难民。”

    “难民?”秦雷重复一句。便催动战马,行进村子里去了,石敢赶紧带着黑衣卫跟上去。乐布衣深深望了秦雷的背影一眼,才打马追了上去。

    隆隆的马蹄声惊动了村子里的人,待秦雷行到村头时,便见百十号衣衫褴褛、形如枯槁地男子堵在了村口,手里还持着些木棒、石块之类的物器。也不说话,只是颇不友善地望着秦雷他们。被当成不受欢迎的人,秦雷不禁有些尴尬,干笑道:“诸位莫怪,在下只是路过贵庄,进来讨口水喝的。”

    那些人显然松了口气,一个年纪大些的出声道:“你们真的只喝碗水?”

    秦雷微笑着点点头,温和道:“还要歇歇脚。”挡住村口地众人才分开左右,放秦雷等人进村。

    为表示没有敌意,秦雷翻身下马。步行跟着那说话地男子走了进去,见到村子里地景象时,不由吃了一惊……

    但见瓦砾遍地地村子里竟然搭满了窝棚子、茅草垛之类的小窝,这一个接一个、连成一片的小窝内外,或坐或躺着许许多多的男女,见那男子领着秦雷他们进来,这些人只是看了一眼,就没有更多的动作了。仍旧失魂落魄一般靠坐在地上,几乎没有一丝生气。

    这些人虽然脏兮兮的看不出本来面貌,却仍可以看出没有多少老人、也没有几个孩子,秦雷心道:看来都快要饿死了。便默不做声的跟着那男子进了东头一间尚算完好的破屋子内。

    石敢带着卫队将小屋围得严严实实,在这种人的地方。他不敢有一丝马虎。

    那男子把秦雷和后进来地乐布衣安顿下。便要招呼人烧水,却被秦雷叫住。温声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氏?”

    那男子狐疑的望了秦雷一眼,但还是老实答道:“小人姓南,单名一个过字,乃是陇右省澜阳府人氏,因着俺们那遭了灾,过不下去,逃难逃到中都来了。”

    秦雷点点头,又轻声问道:“外面都是和你一起逃过来的吗?”

    南过摇头道:“有陇右的、有陇东的、也有关北的,俺们年前被从京里撵出来,才聚到这儿的。”

    秦雷温声道:“南过,你先坐下,我看了村子的情形,心里十分不忍,你跟我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看有没有能帮忙地地方。”

    就是瞎子也能看出秦雷权势不凡,那男子闻言哆嗦一下,知道遇到贵人了,噗通一声跪下,使劲磕头道:“求大官人搭救、给点粮食被褥,我们年前两千多人过来,现在还剩一千五六百,老人和孩子几乎都饿死、冻死了……就是我们这些青壮,也坚持不了几天了!”声如杜鹃泣血,闻之催人泪下。

    秦雷解下腰间玉佩,递给石敢道:“去找馆陶先生要十车粮食被褥过来,天黑之前送到。”因为要供给京山营的数万官兵民夫吃住,王府里备有充足的粮秣,并不需要专门去买,是以很快就能送到。

    南过听了,叩首如捣蒜般的放声大哭道:“您就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啊……”边上几个难民亦是如此。

    秦雷额头青筋突突直跳,尽量轻声道:“你先起来,这些东西只能救急不能救穷,坚持不了多久。跟我说说下一步地打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