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柄

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二八章 倪巴倪大爷

    那老汉这才眉开眼笑道:“哎呦,小相爷啊,俺真是失敬失敬了。”说着便朝文铭礼点头作揖,样子极是谦卑。

    看在他那两万亩良田的份上,文铭礼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指指座位道:“请坐,”说着对文铭仁道:“铭仁,上茶去。”这些勾当见不得人,文铭仁亲自当起了侍应。

    听他这样说,老汉连忙摆手道:“别忙活了,俺不干渴。”但文铭仁哪能理会他,转身便撩帘子出去。

    见老汉局促不安的样子,文铭礼微笑道:“老丈贵姓?”

    老汉又摆手道:“俺不贵,俺很贱很贱的。”

    文铭礼嘴角抽动几下,翻白眼道:“你叫啥?哪来的?来干啥?”心道:非逼着老子降低层次。

    老汉赶紧比比划划道:“俺地名字很土啊,姓倪,叫巴,倪巴。不过俺在俺们那块很有面子,他们不敢说俺是倪巴,都说俺是倪大爷。”

    文铭礼怎么听怎么别扭,却见倪巴老汉一脸的天真无邪,却也发作不起来,只好干笑两声道:“叫什么无所谓,你找相爷有何目地呀?”

    倪巴刚要说话,文铭仁把茶端了上来。倪巴一边半起着身子道谢,一边赞道:“宰相府就是贵气,连个下人都是名人,比俺家的狗剩、旺财啥的强多了。”又伸出大手。一把攥住文铭仁柔软地小手,啧啧有声道:“看着小手。哪像个伺候人的手啊。”文铭仁还未发作,他又一脸亲热道:“俺在俺们那儿也算个名人儿,咱俩可得好好亲近亲近。”

    文铭仁本来就一肚子不痛快,闻言恼火道:“什么名人?我叫文铭仁!”

    倪巴面色沮丧道:“文明人?你嫌俺是个老粗,不文明?”说着一甩手,差点把文铭仁带个趔趄,只听他伤神道:“俺不就在你们家地花坛子里尿了一泡吗……”

    文铭礼挥挥手,让几欲抓狂的文铭仁退下,也不跟这个纠缠不清的土老冒嗦,沉声问道:“你来找丞相大人。到底要作甚?”

    倪巴这才颇为汗颜道:“俺想当个官。”

    文铭礼了解的点点头,往椅背上一靠,打官腔道:“这个嘛……”便要说些云山雾罩、欲拒还迎的屁话,却突然想起这人十分缺心眼,赶紧把屁咽回肚子里,直白问道:“想当地方官还是京官?”

    倪巴一咧嘴,露出金灿灿的大板牙,晃得文铭礼一阵眼晕,心道:满口金牙啊。就听那倪巴讪讪笑道:“俺想当俺们那得县太爷。”

    文铭礼心中失望道:一任县令而已,最多不过两万两。还用得着专门跑京城?直接在省府交钱就得了。但转念一想,一个土财主知道个屁。便存了讹诈的心思,装作为难道:“这个呀,也不是不可以,就是有点贵。”

    倪巴呲牙道:“真的可以?俺把一万亩好地拿出来换还不成?”

    文铭礼奇怪道:“另一万亩要作甚?”

    倪巴不好意思道:“俺想中个进士。”

    文铭礼嘴巴一下子长的老大,他一直以为,这老头子是来为儿孙买出身的,不由失笑道:“你得六十了?”

    倪巴仿佛受到莫大委屈。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地,大声嚷嚷道:“哪有?俺才……五十九。”

    文铭礼苦笑一声道:“就算不到六十,你知不知道超过五十岁就不能参加科举了?”

    倪巴一下子愣住了,瘫在椅子上双手捂住脸,胡言乱语道:“这可叫俺咋办啊?俺可是夸下海口,要考个进士给他们看看,再回去当县太爷管着他们的……咋就不行呢……俺不想活了……”说到伤心处,竟然嗒嗒落下泪来。

    文铭礼这才慢悠悠道:“这个……你可以当自己四十九嘛。”

    倪巴闻言抬起头来。一把鼻涕一把泪道:“你当俺傻呀,俺当自己四十九有毛用?考官大老爷不信啊。”

    文铭礼矜持一笑道:“我说你四十九,他们就信。”

    “真事儿假事儿?你不是摆活俺?”倪巴可怜兮兮问道。

    文铭礼又倨傲一笑,指着房梁道:“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丞相府。大秦所有的官儿都归这管。考官也是官,怎会例外呢。你说真事假事?”

    倪巴这才破涕为笑道:“俺听你的,多少钱都给。”说着把褡包打开,随手掏出一把房产地契搁在桌上,抽抽鼻涕道:“要是一万亩地不够的话,俺们县里一半的产业都是俺的,俺都给你。”

    文铭礼看着桌上那些已经发黄的纸片,不禁有些好笑,心道:“土老冒就是土老冒,直接拿家里的房产地契行贿,倒真是省事。”随手捡起一张,摸了摸上面加盖的州府大印,虽然年代久远,但依旧鲜红清晰,倒也不怀疑作假。

    点一点桌上地房地契,文铭礼故作为难道:“谁知道你这些个纸片片值多少钱呢?”其实他一点不在意到底值多少钱,只要说得过去,能让他把账上的真金白银替换出去就行。哪怕因此挨老头子顿骂也值。

    倪巴一下子急了,把那褡包里的文书全倒在桌子上,朝文铭礼面前一推,惶惶道:“还有在省府里的几家祖传米店、车马行,可都是赚钱的营生啊,”说着一脸肉痛道:“俺要不是无儿无女,就想临死中个进士当个官,说啥也不会再做这亏本买卖地。”

    文铭礼也怕他真的知难而退了。也不打官腔了,换一副温和面孔。假惺惺道:“好好,咱们实在人办实在事儿,你这些作价两万两,就算是改年庚地费用了。”倪巴倪大爷自然千恩万谢。

    却不想文铭礼又问道:““老倪啊,我问你,你可是举人?”

    倪巴愣神道:“举人?”说着神色沮丧道:“您真要问吗?”

    “废话,我是开玩笑地人吗?”文铭礼好笑道。

    却听倪巴如泣如诉道:“俺三年前就不举了,已经不是举人了……”

    文铭礼喉头抽动几下,勉强笑道:“不举不要紧,可以当太监吗……哦不。当监生。”。

    “那又得不少钱?”倪巴担心道:“俺已经掏空了,除了……”说到一半又改口道:“要不俺把嘴里的金牙都拔下来给您。”

    “老子要你的牙作甚?”文铭礼佯怒道:“老倪,你这人怎么如此不实诚,本官连你那些没人要的破房产、烂地契都收了,还跟我在这藏着掖着。”说着一拍桌子道:“你要再这样,就把东西拿走,这事儿,我不给你办了!”

    倪巴一下子慌了神,连声道:“别别、俺说还不行。”这才吞吞吐吐道:“俺在沈老板的东北商社入了两万两银子的股,想用每年的花红养老来着。”

    一听这话。文铭礼顿时喜上眉梢,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那东北商社成立于一年半以前,当时还在中都招人入股来着,这事儿当时引起了不小地反响。可惜看热闹地远多于掏钱的。毕竟掏钱给别人做买卖的法子,谁也没听说过,都怕打了水漂,折腾了一顿,才集起几万两银子。

    最后没法子。沈洛只好去别的省招股,千辛万苦才凑齐了二十万,再加上他原本地三十万,便开始了郭勒尔草原之旅。后来地事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东北商社竟然打通了所有关节,顺利地沟通了东齐西秦之间的草原商道,第一年就盈利颇巨。据说当初入股的,都得到了相当于本金数额地分红。

    言外之意。从第二年开始,就是净赚了。

    事实让原本怀疑嘲笑的人闭上了嘴,纷纷揣上宝钞,找沈洛要求入股东北商社。但现在沈老板财大气粗了,压根不接受任何入股。本来嘛。若不是钱多的花不了。人家沈老板何必要发放那么高额的分红呢。

    他又是沈家的人,众人也不好用强。便转而去沈老太爷那里说项。终于还是说动老太爷,亲自给沈洛做工作,让他重新开一次招股会。新一次的招股会,日子就定在正月十六,看现在各家这劲头,怕是要把一股的价格炒成天价。

    眼前这两万两的份子,现在怕是十万两也打不住?想到这,文铭礼不由坐正了身子,暗道:这个不能让人知道。打定主意,便换上一副和蔼无比地面容道:“你真傻、真的,等当了县太爷,整个县都是你的,还怕没钱养老?”说着拍胸脯道:“只要你再把这两万两的份子转给我,你的监生身份、年龄、同进士名额,本官全打包票了,怎么样?”

    见倪巴还一脸肉痛,他又咬牙道:“我也不白要你的份子,”从抽屉里抽出一摞宝钞,数出二十张道:“这是两万两银子,换你两万两的份子,咱们公平交易、童叟无欺,如何?”

    倪巴低着脑袋寻思半晌,这才闷声道:“中……”

    两人先把那两万两份子的交接文书签字画押。文铭礼便把府上胥吏叫来,让他们查验地契文书是否属实,待确定全部真实后,双方便开始一份份地过户。好半天,所有的文契才交接完毕,倪巴便将那些文契的副本摞成一摞,装进褡裢里,点头哈腰的告辞离去。

    此时已是日头偏西,下一位只好等明日再来了。收拾一下桌上的东西,将宝钞文契之类地一部分揣到怀里、一部分装进一个铁盒中,文铭礼便哼着小曲往前院去了。

    到了前厅,便见文彦博文彦韬两人也结束了接见。正坐在那儿吃茶说话。文铭礼恭敬地给二位长辈行礼,便把那铁盒子奉上。又从袖中掏出清单,小声道:“爹爹请过目。”

    文彦博虽然被誉为天字一号大贪官,却对银钱一事看的极淡。接过来扫一眼,便把那单子搁在桌上,挥挥手道:“劳累一天了,下去歇着,明儿还得继续呢。”

    文铭礼巴不得回去数钱呢,痛快地行礼下去,临了还没忘看看他二叔的表情,果然也是喜上眉梢。想必收获颇丰。

    待他走后,文彦博才与文彦韬继续被打断的话题,只听文彦博轻声道:“最近一阵阵心悸,似乎不是什么好兆头。”

    文彦韬喝口茶,愤愤道:“都怪那秦老五,简直是个杀破狼”

    文彦博微微颔首,沉吟半晌才捻须沉声道:“不能在发动之前横生枝节了,”说着有些无奈道:“我怕那小子拿大比做文章。”

    文彦韬不信道:“他敢?他不怕大秦的高门大户一人一口生吃了他?”

    文彦博苦笑一声道:“常理讲是这样,可是这一年来,我得到最大的教训便是……秦老五是个不讲理、不认理的东西。”伸手一抹额头的皱纹。涩声道:“自他江北出道以来,又有那件事情合常理过?”

    文彦韬顿时没了话,按常理讲,堂堂吏部尚书怎会吃白食被揍,又被泔水桶倒扣呢?但那个王八蛋王爷就是做了,虽然没有一丝证据可以指证他,但全中都的人都知道----就是五殿下干的。

    见他没了话,文彦博更是心中笃定。沉声道:“要不这次大比收敛些?还是把那小子弄倒了,我心里才踏实。”轻叩几下桌面,商量道:“把那些人的钱退回去?”

    文彦韬一听,心里便不乐意了,暗道:吞下去地钱哪有吐出来的道理?当然这话不能如此说,稍一顿,他便换上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慨然道:“大哥此言差矣。我们文家家大业大,自然不在乎这点钱,自然说退就可以退了。但您想过这样做的后果没有?”

    文彦博微微皱眉道:“什么后果?”

    文彦韬用最沉痛的语气道:“别人拿到我们退回去的钱,不但不会感激咱们,反而还会以为咱们不愿意帮忙。从而怀恨在

    文彦博闻言呵呵笑道:“这个无妨。我们该怎么帮忙还怎们帮,而且还是免费的。”

    文彦韬瞪大眼睛道:“天下还有这般好事?他们会相信吗?”

    “他们会相信的。老夫这点信誉还是有的。”文彦博微笑道:“等他们真的中了,自然会再把银子送回来。”说着双手一合道:“而那时,秦雨田已经被我与李太尉夹击而亡了。”。

    听老大语气坚决,文彦韬心中十分恼火,虽然知道是这么回事儿,可他是万万不能答应地。一旦真的退礼,难免会有人家心里不爽,大喊少了少了的,他贪墨公中银子之事便有可能露出来。

    苦苦寻思一会儿,他才一脸痛心的皱眉道:“大哥一世聪明,怎么今日却昏招频频呢?”不待文彦博回话,他便挥舞着双手沉声道:“我们眼看要与秦老五开战了,他的背后可是昭武,此战结局还在五五之数,极有可能陷入拉锯……”

    见文彦博点头,他心道:有门,便接着铿锵道:“相持比得是士气耐力,谁的士气高、谁的耐力就好,谁就能赢的最后地胜利。”为了保卫自己的贪污所得,他发挥出极其罕见的智慧与口才。

    对于自己弟弟的表现,文彦博也很是满意,赞许道:“不错,看来你最近用心了。”

    文彦韬却不领情,双目逼视着老哥,一字一句问道:“大哥既然说不错,那您为何还要退回财礼,自乱阵脚呢?”说着轻轻一拍桌面,真诚道:“您要是把财礼退回去,他们肯定以为咱们怕了秦雨田,到时要与他真刀真枪干一场时,怕是人人心里打鼓?”

    文彦博拍拍额头,醒悟道:“韦说得不错,军心不可乱,士气不能落啊!”

    “那大哥咱们还退不?”

    “不,留着……做得隐秘些。还有,从明天起,停止接见任何人。”

    文彦韬心中自然失望,但也知道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