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柄

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三一一章 八字没一撇,吗?

    在沈家住了一宿,第二日天不亮,秦雷便辞别了沈府上下,赶在城门打开的一刻,离了中都城。到了城外,勾忌便带着两千黑甲骑兵与秦雷汇合到一处。

    望着队伍后面的几十辆大车,秦雷苦笑道:“我这位舅妈可着实疼人,怕要把沈家搬空了。”沈夫人怕秦雷在荒山野地吃不好住不好,带着阖府折腾一宿,为他备下了这十几车的吃食器物,光各色点心就足足五大车,若是秦雷自个吃,估计吃到明年这个时候也是足够的。

    乔天才抱着十几样各色蜜饯,不住劲地往嘴里塞,一边嘟囔着真好吃,一边羡慕道:“沈家这日子可过得可真阔啊。”

    秦雷点头道:“虽然沈家只是个伯爵府,在京里算不得什么,但论阔气,怕是没有哪一家能比得上。”说着有些遗憾道:“美中不足的是,正房这边从老爷子一代开始,都是一脉单传,到子岚那里,已经是第三代了。”

    秦雷感到有些冷,指了指车窗,乔天才便赶紧关上,北风一下子被阻断。听不到风声,顿时感觉舒服多了,秦雷这才慢悠悠道:“想好改什么名了吗?”

    乔天才点点头,认真道:“乔玉安如何?”

    秦雷无所谓笑道:“可有什么讲头?”

    “颜如宋玉、貌比潘安。”伸出大红舌头,将粘在人中上的一粒黑芝麻舔到嘴里,再伸手擦擦口水道。

    “咳咳。”秦雷汗颜道:“自信啊,天才啊,不,宋玉啊,你真是很……不要脸啊。”

    “俺叫玉安,不叫宋玉。”乔天才小声纠正道,说完又认真对付起怀里的蜜饯。

    队伍行出半日。秦雷吩咐护送地黑衣卫道:“把后面车上的东西。分出一半送到温泉宫去,跟李家小姐说,孤不日就回去看……永福。”

    黑衣卫领命而去,到过午时分,便进入了京山营的势力范围,其中的一草一木皆在游骑兵的监视之下,只要一有异动,醒目的信号弹便会倏然升空。最多一刻钟,便会招来一个中队的黑甲骑兵,将不速之客清理掉。

    进了自己地地盘,众人紧绷地心弦不由放松下来,秦雷对勾忌道:“你们先回营,孤还有些事情要做,你对乐先生讲:孤王最多五天返回。”勾忌嘿嘿贼笑着应下,那乔…玉安想跟着秦雷。也被他一把拉走。

    秦雷便离了马车,骑上名驹雪里烧,带着三百黑衣卫离了大部队,向东边艾家渡奔去,好。他承认,这是一趟私事。

    雪霁天晴朗,冰冻路面硬,骏马奔跑起来速度不减,秦雷又不停催促战马。竟然赶在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前。赶到了艾家渡。

    但始终还是没有赶到伊人前面。

    是以见到远处奔来的骏马,姑娘先是惊喜非常。但旋即小嘴便撅了起来。

    秦雷远远就望见渡口边上的紫色倩影,心中一喜,挥鞭催促战马,向姑娘奔驰过去。

    待近了些,那张似喜似嗔的倾城娇颜便清晰的映入眼帘,只见云裳身穿一件撒花百褶长裙,外面罩着紫色鹅绒披风,更显得高贵妩媚,娇艳不可方物。

    只是这身打扮似乎在春天更合适些,冰天雪地里看着却有些单薄。也许是云裳功夫高,不畏寒暑,奇怪的念头在心田一划而过,秦雷便到了姑娘身前,相距不过一丈之遥。

    撒开马缰,双手向噘着小嘴的姑娘伸去,云裳只是一错愕,便顺从的将双手搭在秦雷地手臂上,秦雷微一用力,云裳便借着那股劲儿凌空飞起,在空中轻巧划一道弧,稳稳落在秦雷怀里。

    秦雷长笑一声,反手拍在战马屁股上,那通灵的雪里炭,便咴咴叫着转身,向西撒蹄奔去。

    夕阳下,马上俊朗的王子,弯腰将河边仙子抱上马背,余晖的洒在他们身上,更是披上一层灿烂的金光,仿佛一对神仙眷侣,向着落日的方向飞去。

    看到这一幕,黑衣卫们先是惊讶,后是赞叹,最后却是欢欣鼓舞。经历了南方的共患难,他们对这位美丽痴情的云裳姑娘极是认同,私下里闲谈,总是把她当作王妃地第一人选。此时看到她与王爷亲密无间的样子,非但不感到唐突,反而觉得兴奋非常。

    倚靠在秦雷温暖的怀里,云裳才害起了羞,双颊绯红,小脑袋使劲往他的大氅里钻,秦雷呵呵一笑,将大氅向身前扯了扯,将云裳柔软的娇躯严实地包裹起来。

    用下颌压住几缕淘气的秀发,秦雷在云裳耳边微带责备的问道:“怎不多穿些呢?”

    云裳嘤咛一声,伸出粉拳,轻轻锤了秦雷胸膛一下,却不回答秦雷的问话。她怎好说:人家为了让你看到最美的样子,这才除下厚厚地棉裘,你却这样说人家。

    秦雷刚刚心道:看来高手就是不怕冷。就听见云裳打了个轻轻柔柔地喷嚏,不由莞尔道:“古人云:美丽动人,看来今古皆是如此。”

    云裳不好意思的抽抽小琼鼻,寻思片刻才明白秦雷所谓冻人是何意,气恼地拧他一把。却听到秦雷哎呦叫疼声,她赶紧伸出小手给他揉揉,秦雷低头在她洁白的额头上一吻,顿时让姑娘羞怯的依偎在怀中,不敢也不愿再动一根手指。

    两人一骑,一路西去,自然是说不尽的缠绵悱恻,道不完的郎情妾意,有道是与喜欢的人在一起,你会感觉时光被偷走一般,不知不觉间,队伍进了山。纵使雪里烧跑得稳当,但在崎岖的山路上,还是有些颠簸,也惊动了正在窃窃私语的两人。

    云裳从大氅缝里探出小脑袋,乌溜溜地眼珠一转,便把四周景色尽收眼底,看见道两边黑洞洞的群山。云裳心中一沉。便失去了卿卿我我的兴致,勉强坐直身子,定定的发起了楞。

    秦雷双手环抱着云裳的芊芊细腰,赞叹道:“你也挺能吃的,怎么就不胖呢?”

    云裳额头见汗,却没心情回击他的挑衅,而是幽幽道:“奴家这就要见大妇了?”。

    秦雷尴尬笑道:“说什么呢,八字没一撇呢。”

    云裳听了一阵气苦。泫然欲泣道:“是呀,我们一无媒妁之言、二无父母之命,可不八字没一撇吗?”说着便要从秦雷怀里挣脱出来。

    秦雷虽然二乎,好在还不傻缺,双臂紧紧环住云裳,意欲让她扭动不得。却不想人家乔云裳虽然细胳膊细腿,可架不住身上有功夫啊,被秦雷逼得紧了。一气恼就将他双臂微微撑开,再也抱不紧了。若不是顾着他地面子,这一下子,姑娘就能将他从马上震飞出去。好在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秦雷虽然打不过别地高手。但对付云裳这位巾帼高手还是颇有心得,只听他沧桑的叹息一声,姑娘便停下了挣扎,心道:莫非伤到他的自尊了?

    秦雷趁势重新将姑娘搂住,伏在她晶莹玉润的耳朵边。轻轻地吹口气。云裳顿时霞飞双颊,武功尽散。身子重新软了下来。心中却一阵凄苦,蕴满眼眶的泪水还是淌落下来。姑娘将头偏向一边,哀怨道:“既然什么瓜葛都没有,你何必再作践我呢?”

    秦雷苦笑一声道:“我没说你,说得是那位,那才是白纸一张,没撇没捺呢。”

    云裳紧蹙着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回头白秦雷一眼,娇憨道:“却不说清楚了。”顿了顿,又羞羞问道:“那咱俩呢?”

    秦雷哈哈一笑道:“你这妮子,咱俩都那啥了,怎能算是八字没一撇呢?这叫天地为媒、两情相悦……”还没说完,嘴巴便被云裳的小手捂住,只听姑娘羞臊道:“不许胡说,哪有……那啥?”

    秦雷一脸无辜道:“咱俩都海誓山盟了,还不行吗?你这妮子千好万好,就有一桩不好,总是不问清楚就动作,却要让小生怕怕。”

    云裳听了,只觉得没见此人时时时刻刻得想,但见了不到片刻,竟然恨得牙根痒痒,不由一阵无奈,心中轻叹道:冤家啊,却是被你拿住了。却也不再担心那八字没一撇的正房夫人,兵来将挡,云裳心胸是豁达地。

    等到了那迎客亭时,已是下半夜,卫士们打起火把,照亮蜿蜒的山路。云裳也早跟秦雷分开,自己骑了匹白马,不近不远的跟在他后面。

    宫中护卫早得到消息,石敢带着卫士们在亭前等候,温泉宫与京山营同在中都西南,两者仅距二十多里,若不是山路难行,秦雷就是每日来此留宿都行。当然,这不能作为他长期不回宫的理由。

    对于两地相距咫尺,郡王殿下却近两月不归之事。官方说法是:京山大营筚路蓝缕、宗族大军百废待兴,郡王殿下恨不得把自个掰成两半用,实在是没时间回来。

    好,如果这个说法还不能令府上各位满意,隆威郡王殿下只能拉下驴脸,沉默不语了。他总不能说:我在躲着俺妹妹。。

    石敢快马迎上来,两月不见,这家伙面上有些激动。秦雷展颜笑道:“你这家伙,怎么没胖了?”后边的云裳微微撅嘴,心道:这人怎么就盼着别人胖了呢?

    石敢给秦雷行礼后,苦笑一声道:“属下想回部队,已经到了茶不思饭不想的地步,可是胖不了秦雷与他并骑前行,大笑道:“别人想得个疗养的机会都没有,你却在这卖乖。”

    石敢愁眉苦脸道:“若是谁羡慕,俺就跟他换换,”说着一摊手道:“每日里除了吃饭睡觉、站岗放哨,别的啥都干不成。却要憋死了。”

    秦雷微微讶异道:“想玩就打猎啊,蹴鞠啊,马球啊,想勤快点就操练呀,怎会无所事事呢?”

    石敢叹息一声,小声道:“这些俺都知道,可是公主殿下看俺不顺眼。打猎说俺血腥没爱心、蹴鞠说俺无聊不消停、操练说闹腾俺瞎咋呼。就连、就连……”说了两个就连却红脸说不下去了。

    秦雷贼笑一声,用马鞭敲一下石敢地头盔,嘿嘿笑道:“就连与锦纹小妹妹对对眼,也被说成是无耻色迷迷,对不对?”

    石敢脸庞红地像猪肝一样,吭哧道:“倒没说得那么露骨……”

    秦雷哈哈一笑,摇头道:“当初留你在这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让你把锦纹小姑娘拿下。”

    石敢丧气道:“公主殿下把她从李家小姐身边要走,看得死死的,现在连远远望上一眼都是奢望,却叫王爷失望了。”

    秦雷同情的拍拍他,叹息道:“看来只有用强了……”

    “啊?”深知王爷简单粗暴,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石敢连忙摆手道:“这事不急,还是从长计议。”

    秦雷刚要继续怂恿他生米煮成熟饭。却听后面的云裳轻轻咳嗽,只好讪讪住了口,苦笑道:“算了算了,你自己看着办。”

    “那属下能不能跟您回去?”石敢乞求道。

    秦雷撇撇嘴,歪头看看石敢确实已经草鸡了。却也不能把一员大将如此荒废了。再说石敢不受公主待见,还不是因为秦雷。只好笑道:“好,我让俞钱替你,这小子心细如发,孤还算放心。”

    石敢如释重负道:“谢殿下。”

    说话间进了温泉宫。此时已是半夜。石敢也没有再把太监仆役们唤起来,一行人便悄悄进了院。自有宫中卫士带着黑衣卫别院歇息。秦雷则与云裳径直往后院去。

    石敢将两人领进月门洞口,轻声道:“正中那一座是主楼,若兰姑娘天天带人收拾,等着王爷回来呢。”

    秦雷心中一阵愧疚,小声问道:“若兰在里面吗?”

    石敢轻轻摇头,指着远处小湖边一座绣楼道:“入了冬,公主身子就不爽利,若兰姑娘和李家小姐都搬到了公主楼上,照顾起来也方便。”

    秦雷点点头,便带着云裳往正中地主楼去了,叫醒了值夜的丫鬟,安排着王爷和云裳姑娘……分别住下。

    见伺候的宫女都下去了,秦雷悄无声息地起床,摸到隔壁房间门口,轻轻地敲门,小声道:“云裳……”。

    屋里沉默片刻,才听到云裳小声问道:“干嘛?”

    “睡不着,咱俩说说话。”秦雷一本正经道。

    “明天,今天困了。”云裳干脆利索地拒绝道。

    “我怕黑。”秦雷睁着眼睛说瞎话。

    “多点上几盏灯。”云裳支招道。

    “我怕有鬼……”此人已经越发不要脸了。

    “没事,奴家阴气重,鬼会来找我地。”云裳大义凛然道。

    “云裳……”秦雷无力道。

    “又干啥?”姑娘也不恼。

    “我想跟你说……晚安。”秦雷拖着沉重地步子回到屋里。

    笨蛋,不会用强吗?某位女侠心中愤愤道,却不想秦雷干吗?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早,公主楼上才得了消息。

    正在梳头的诗韵听了,先确认下不是有人恶作剧,便将头发简单一挽,想要下楼去见秦雷。却听见楼道里传出咕咚咕咚下楼地声音,她知道,这是若兰去了。有心跟着下去,却又不想打断人家甜蜜缠绵,只得重新坐下,将挽起的头发打散,重新梳理起来。

    只是往日很快就能打理好的发髻,今日却怎么也不能满意。先是梳个双环望仙髻,对着铜镜比量一会儿,觉得看上去有些青涩;打散了再换成个回鹘髻,又觉着不太端庄;再梳个惊鹄髻,却又感觉过于妩媚。平日里的果决练达,全不知去了哪里。

    望着镜子里患得患失地女子,诗韵苦笑一声,心道:书上说,尽道倾城笑,谁解女儿痴,想不到我也不能例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