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节三方对质(3)

    篱陌并没有低头看着胡媚儿,而是眼睛平视看向远处:“狐族中雌性族人的事情,都由妖后来处理。到底要不要饶恕你,本王说了不算!”

    老狐狸,算你识相!

    得到这个答案,红巾还是相当满意的。给篱陌递过去一个媚眼,然后笑意盈盈的看向胡媚儿,那个样子像是在引诱良家妇女一样。

    “胡媚儿,妖王所说的话,你可听到了?其实本后也不是那狠心肠的人,只要你说出到底谁是幕后主谋,本后要可以从轻发落你。如若不然,我便叫青依毁了你的脸蛋,哎,只是可惜了这个模样,在几界也都是有少的漂亮呢!”

    从轻发落?哼,做梦去吧。当初想害我的孩子,要我从轻发落门都没有,大不了,不让青依毁了你的容,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胡媚儿可是没想这么多,一听到可以得到从轻发落,又可以不被毁容,连忙答应:“我说,妖后我说!”这一回也不叫杂毛了,红巾有些郁闷了,要知道这招好使,早用这招了,何苦等这么长的时间。

    胡媚儿看了一眼他的父亲,又看了眼刻意站在远处的北极战神,哆哆嗦嗦的说道:“他并没有告诉我们他叫什么名字,只是让我们称他为主人,但是我知道他是天界中人,而且就站在这里!”说着,伸出纤纤玉手,指向了北极战神:“是他,就是他。他说等我们助他得天下,便让我父亲成为妖界的王,并且将殿下赐于我,我说的都是实话!”

    “贱人,你敢诬陷我!”北极战神气极,一个能量球向着胡媚儿的打来,胡媚儿没有法力傍身,青依与红巾等人又没有刻意的去阻拦,可怜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妖精当场死在天界的大殿之中。

    “媚儿!”胡严一见自己的女儿被人害死了,发疯一般的挣脱束缚奔向了胡媚儿的尸体,放声大哭。

    而篱陌几人则是死死的盯住北极战神:蠢货,竟然这样沉不住气,还妄想成来天下的霸主,简直是太可笑了!

    “你,你竟然如此狠毒,利用完我们父女,竟然下此重手,你,还我女儿命来!”胡严痛失爱女,如同发了疯一般冲向北极,那北极又运起法力要给他来个了断,可篱陌与魔尊却不允许。

    刚刚让他杀了胡媚儿,本不是故意的,只有这样,那胡严才会说出一切,而现在胡严成为关键,是不可能让他再得逞的。

    篱陌与魔尊双双的挡在胡严的面前:“北极,想杀人灭口吗,也得问问本王同不同意?”

    “北极,你这个跳梁小丑还想统一天下,真是笑死我了,本尊今天就灭了你!”说着魔尊一展他那件黑色大披风,就要冲向北极。

    “魔尊住手!”这时,紫衣仙君出面制止了魔尊。

    仙君心眼多,他觉得篱陌之所以对天界的事情不管不问,甚至还打下天界,无非就是因为当年的委屈还有他的幼子上天为仙的事情。

    那幼子尚且年幼,下了天也不能担负起保护天界的重担,可紧晚些看再说,而当年的事情,如果查出真相处理好了,说不定可以劝说篱陌退兵,并且助天界退魔尊呢,所以这个时候舍弃北极是有价值的,再说,他也早就看这个北极不顺眼了,这小子惹出了多少事呀!

    篱陌与魔尊一看是紫衣说话,才住了手。

    紫衣走上前对天帝施了一礼说道:“天帝,当年的事情确实有许多的可疑之处,今天人都全了,何无来以个对质,查出当年的真相,天帝您意下如何?”

    “紫衣,本尊就依你所说,今天要彻查当年的事情,这件事情就交由你来处理吧!”天帝也不是傻子,他分得清眼下的局势,不这样,他的宝座就不保了。

    北极听到他们俩人这样说时,就已经知道自己会是什么结局了,反倒不害怕,只是冷笑着看着这一切。

    紫衣走到胡严的身前看着他说:“下界小妖,你现还不说出实情更待何时?”

    胡严现在是什么都顾不上了,眼睛看着北极都冒了血了,看着北极愤愤的说道:“这北极战神找到我父女,向我们允诺如果助得他得了大业,必不会亏待我们。他让我先是蛊惑飞雾在妖界挑起争端,再让我进入魔界找到魔姬的弟弟,让他注意魔界的一举一动,并随时挑起两界的争端。并且,他告诉我,他已经半部魔功给了人界的一个叫单峰的人,此人以后也会助一臂之力。还有,那魔姬的弟弟告诉我,当年,就是这北极战神一手策划了污告司辰真君的事情,目的就是为了除去天界的保护天神与魔尊,让他可以在时机成熟之时得了天下。我说的都是千真万确的事情,没有一句假话。”

    “对没错,就是他!”那魔姬的弟弟也跪在一边伸手指任北极。

    北极不怒反笑:“这俩个人所说的只是听说,有哪一个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我安排了这一切,你们这样说我不服!”

    “这个人说的话,你会服了吧!”正在这时,殿外又走进一个人,众人细看,这人也是一身黑衣,只不过,比起别人来,他的身体好像是虚化了一些,这不是别人正是冥界之主:冥王。

    冥王上来,对天帝施了一礼,然后一弹指,从他的指间出现了一个魂魄:“这人便是当年暗害魔尊的那人,一直在我们冥界关押,上番下天界,特意将他带来,就是为了还司辰真君一个公道!你,还不从实招来!”

    “我招,我招!”那魂魄在冥界想来是受不了少的苦,冥王一说话,吓得立即跪在地上哆嗦着说道:“当年,小的先是受北极战神的指使,人那魔姬下了迷药,让她人界的修者通奸,引得魔尊大怒杀了那修者与魔姬,使人界上告天界,挑起天魔两界的争斗,没想到司辰真君亲上魔界劝说魔尊,魔尊竟然同意退兵。

    北极战神便又指使我,对魔尊说天界将司辰关押起了起来,并且要打散元神。魔尊便带人打下天界,小的趁魔尊不查,在北极的援意下暗算了魔尊,被蓝衣使者发现打下冥界。冥王将事情审明之后,便一直关押小的,不让小的转世投胎,受冥界几大的酷刑的折磨,天帝小的说的都是真的!”

    这人这样一说,所有的事情都明白了,不过,还有……

    “既然来到天界,本王就把知道的一并说了吧!”那冥王好像是不怕事小,看了一眼北极与站在他身后的紫霞一眼:“冥界从万年前就陆续的收到一些天界上仙的魂魄,这些人所讲,北极战神与紫霞仙子一起,迫害了不少不肯屈从他们的上仙,于是便被废了道基打入冥界。还有,当年司辰真君仙府有一个守护仙童,也被紫霞仙子打入冥界,本王看他本性善良,便安排了他转世投生,因为想让避开紫霞的追杀,所以安排在妖界,巧得很,这个人依然是在司真君身边,替他守护最重要的东西。那个仙童今天不在天界,想来在妖界。

    那仙童曾对我说,他之所被紫霞杀害,是因为紫霞当年除了司辰最为喜欢的一株睡莲,那睡莲就是由他看护的,所以才会被害。哼,不曾想天界也有如此心狠手辣之人!”

    冥王这一说,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了紫霞: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紫霞仙子,竟然是如此人。

    那北极战神在这时一拉紫霞的手,另一只手挥出若干个能量球,就在在大家遮挡这些能量球时,北极与紫霞还有一些与他们平日交好的神仙,不见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天帝大惊:他没想到,他的天界竟然如此汲汲可危,竟然有这些人要背叛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