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第90章 抱抱可好

    “为何?”宋顾谨低声道。

    宁昭昭费解地道:“什么为何?你孟浪伤人,难道我还要喜欢你?赶明儿我在大街上被人掳去了,被占了便宜,我还得欢欢喜喜地嫁给他?”

    宋顾谨:“……”

    他们二人还在这儿僵着呢,姚芷荷突然冲了过来,一脸的气急败坏。

    “那老东西跑了!”

    宁昭昭吃了一惊:“我爹?”

    姚芷荷的脸已经说不出来多扭曲了。

    她把太子引到彩云班那,齐太子见了那么多美人果然就闪了眼,赖在那不肯走了。

    姚芷荷那叫一个心疼啊,这些可都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啊!

    后来讨价还价,只给了太子一个。太子抱着美人逍遥快活,姚芷荷还让人给他点了点助兴的香料,心想这一时半会的他是走不开了。

    谁知等她到了宴上,宁葳却已经发现太子被拖住,竟然就找借口溜了!

    姚芷荷白搭了个美人进去,还有宋家夫妇也被请来做客,结果闹到现在,还要长公主出面给她收拾残局!

    饮宴已经变成大长公主招呼镇远侯夫妇的家宴!

    “白搭了我一个美伶,这老东西真是太狡猾!太狡猾!”

    避开了大长公主这个局,同样的方法再要用两次,就不灵光了!

    宁昭昭正一肚子气呢,闻言顿时冷下脸,道:“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了!”

    姚芷荷一愣。

    宁昭昭道:“今儿这事,是无论如何也要妥了!老娘没时间跟他耗下去了!你跟我走!”

    姚芷荷也正火大呢,闻言就兴冲冲地跟着宁昭昭走了,留下失恋的宋顾谨站在原地黯然神伤。

    宁昭昭边走边道:“颜清沅在哪儿你知道吗?”

    这事儿还是只有颜清沅能办。姚芷荷毕竟是外人。

    姚芷荷道:“你找他啊?容易啊。我派个人去送信,让他明天过来……”

    “不行,让他马上来!不是还有他半个铺子吗!麻利的!”

    “……”

    当天晚上,公主府非常热闹。

    镇远侯带着宋顾谨回去以后,大长公主陪镇远侯夫人唠嗑了半个晚上,两人还抵足而眠。齐太子在公主府临幸了个小艺伶,据说是整晚金枪不倒,隔天还立刻要带那艺伶回宫。

    至于宁昭昭和姚芷荷……

    大半夜的姚芷荷硬要跟,宁昭昭也没办法。

    两人抹黑出了府,躲在公主府后门瑟瑟发抖。

    “这样真的好吗……”姚芷荷小声地问道。

    宁昭昭低声道:“有什么不好的。他怎么对我你没看见?”

    姚芷荷低笑。她可不是那种迂腐的人。何况今晚她被宁葳弄的正火大呢。

    “有你的,谁也不会想到是你做的。”

    宁昭昭道:“想得到我就不做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视线里出现了几匹快马。

    颜清沅一看看到蜷缩在角落里的宁昭昭,不禁皱了皱眉,看也没多看姚芷荷一眼,翻身下了马就把自己的披风解了下来,还带着他身上的温度,一把包住宁昭昭就抱了过来。

    宁昭昭:“……”

    颜清沅很自然地道:“冷么?”

    “有一点。”

    他惊讶地发现宁昭昭竟然没有立刻开始挣扎跳脚骂人!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抱紧了些,低声道:“我抱抱可好?”

    姚芷荷:“……”

    她内心在咆哮啊,哥们儿对待小姑娘不是应该上去就抱住了,然后小姑娘半推半就,羞羞答答,什么的吗!!

    可是她却不知道,那是宁昭昭啊!

    就在姚芷荷觉得宁昭昭要揍颜清沅的时候,宁昭昭竟然说话了!

    她死狗似的有点蔫,道:“嗯,就一会儿。”

    “!!!”

    颜清沅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半天了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宁昭昭就是这样的人,直来直往,说什么就是什么。这点他倒是不奇怪,所以他刚才问了那样一句。

    可是……她怎么就答应了?!

    宁昭昭耷拉着脑袋,还没理清楚自己的心思呢。

    说“一会儿”,还真就是“一会儿”。

    颜清沅还没反应过来呢,她就道:“好了,时间到了。”

    姚芷荷受不了了,扭开脸去看墙。

    颜清沅却已经非常满足了,连自己整个人也变得有些轻盈起来。他的声音也变得格外温柔:“大半夜的把我找来,是出什么事了吗?”

    宁昭昭此时又有点忐忑纠结,不知道这样支使颜清沅好不好。

    姚芷荷连忙凑了过去,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虽然没说宁昭昭被人占了便宜,但是听到齐太子的名字,颜清沅眸中顿时就戾气翻滚。

    “哦,宁葳又跑了?”他的声音听不出喜怒,眼神落在宁昭昭身上。

    可是宁昭昭只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好像有些愣神。

    姚芷荷道:“对对,他就是个缩头乌龟!我听昭昭说他干这事儿也不是第一次了!”

    “无非就是以为还能拖一拖罢了。”颜清沅冷笑。

    “昭昭说今天这事儿无论如何要办好了。”姚芷荷冲着宁昭昭挤挤眼。

    宁昭昭回过神,又看了颜清沅一眼,她道:“嗯……我是这样想的。”

    说着,她踮起脚,在颜清沅耳边,轻轻地把她的想法说了。

    姚芷荷还有点忐忑呢。反正她觉得没什么,颜清沅听了会不会觉得惊世骇俗。

    谁知道颜清沅比她习惯多了。

    听完宁昭昭的话,他只道:“好。你先回去,别冷着了。明儿听消息吧。”

    宁昭昭答应了一声,无比自然地转身就走。

    留下姚芷荷夹在他们二人中间,简直可以说目瞪口呆!

    天下再没有比他们更奇怪的一对人儿了!

    颜清沅的手脚快。

    第二天早上太子刚把美人带走呢,消息就传到了公主府,说是丞相昨夜突发急病!

    这不,相府派人来接宁昭昭回去了。毕竟她亲爹突发急病呢,她得先回去看看……

    这几天相处下来,姚芷荷的假意里也多了几分真情。她亲自送宁昭昭到门口,并低声道:“你心里有数啊,我可等你的好消息呢。”

    宁昭昭道:“放心吧。”

    姚芷荷看着她上了轿,就转身回了府。

    等宁昭昭回到丞相府,就看见舒柳挺着大肚子往外走。

    宁昭昭拦住她,道:“舒姨娘,哪儿去?”

    舒柳眼珠子转了转,道:“相爷受了伤,我去庙里祈福。”

    “大肚子还去庙里祈什么福?跟我爹我娘说过了吗?”

    舒柳笑道:“自然说过了。”

    “我才不信,我看你想偷偷溜出去呢。”宁昭昭毫不客气地道。

    舒柳顿时气着了,道:“大小姐这是哪里的话啊?我又不是犯人,又不曾做错事,难道连门都出不得了?”

    宁昭昭不理她,对旁边几个婆子道:“我爹最心疼舒姨娘你们不知道吗?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们竟然还让她往外走?要是有个闪失,你们担待得起吗!”

    舒柳还想狡辩两句呢。

    倒是旁边的嬷嬷先怕了起来,道:“姨娘要不还是先回去吧……就算要出门,还是先和相爷说一声的好。”

    宁昭昭立刻道:“果然是自己想偷偷溜出去的。”

    舒柳挺着肚子道:“我是想给相爷祈福的,怎么从大小姐嘴里说出来,倒像是我要去干什么坏事了啊?我可告诉你,相爷睁眼便是要瞧见我的,不然可不依呢。要不啊,我还用得着偷偷摸摸地出门去给相爷祈福啊!”

    呵,这不怕死的女人,这个时候还要显摆一下自己多得宠呢。

    “既然我爹离不得你,那你还出门干什么?要祈福,我祖母那里就有个佛堂,用得着你一个大肚子的出门去啊?还是赶紧回去吧,免得我爹找你。”

    说着又呵斥那几个婆子,道:“还不赶紧扶姨娘回去!”

    舒柳气哼哼地道:“回去就回去,有什么大不了的……”

    接下来宁昭昭走到德隆居,顿时被宁葳的惨状给吓了一跳!

    老东西被包得跟粽子似的,头上还裹了几圈呢,颜清沅下手也太狠了!

    虽说不是自己的真爹,宁昭昭还是莫名有些心虚。

    “爹,我来瞧你了。”宁昭昭尽量真诚地道。

    宁葳脖子都动不了了,看到她就哼哼哼哼地,瞪圆了眼睛,不知道想说些什么!

    宁昭昭觉得不对劲。

    她明明只是让颜清沅来给宁葳下点药,让他昏迷个把天,让她把事情办了就行了!可她没让颜清沅揍他啊!还是下那么狠的手呢!

    是了,她回忆起来,刚才看到舒柳,舒柳说的也是“受伤”,不是“生病”。

    宁昭昭凑过去,道:“爹,你这身上的伤是假的吧?”

    宁葳:“……咳咳哼哼!”

    “您是又想赖我的铺子呢,所以故意装成这样,想着在床上躺几天,能拖几天是几天,对吧?”宁昭昭一脸坚定地道。

    “哼哼咳咳!!”

    宁昭昭道:“别装了,你就算真赖在床上不起来,那铺子我还是会来要的。都快过年了,裹成这样,您也不嫌晦气……”

    说着,她就凑过去,在宁葳的胳膊上拍了一下,想让他快点起来……

    “!!!!”

    宁葳顿时痛得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从喉咙发出一声惨烈的嘶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