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88章 占便宜

    外面的喧哗声越来越大,宁昭昭却只感觉宋顾谨的身体越来越烫!

    宋顾谨下意识地收紧手把她往自己身上抱,宁昭昭吃了一惊,就开始挣扎!

    肢体的摩擦让宋顾谨轻轻喟叹了一声,然后宁昭昭就感觉自己被他一下抱了起来,有个什么硬邦邦的东西,就抵住了自己的腿!

    这个东西宁昭昭可不陌生,颜清沅抱着她同眠的那些夜晚,几乎每晚她都能感觉到那东西!

    “你干什么!”宁昭昭愤怒地低声咆哮。

    宋顾谨心里知道这不对,却浑浑噩噩无论如何不能放开手!

    外面有人喊了一声:“这里有个山洞!”

    宁昭昭吓了一跳,手上挣扎的力道就一松。

    外面火光一闪,宋顾谨把宁昭昭掉了个身自己背对着外面抵在了墙上,然后一手按住她的下颚有些急切地吻了上去。

    宁昭昭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了,听着外面闹哄哄的声音,齿关不稳被他轻易地趁虚而入,搂住腰身顺势抬起腿。

    宋顾谨的吻痕是急切,仿佛一松开手她就要不见了那般,他是用了力气来把她压在假山壁上。

    陌生的气息扑面而来,宁昭昭只觉得像被苍蝇给咬了一口那般恶心!

    不同于颜清沅的步步紧逼,宋顾谨的吻从一开始就有些方寸大乱的迹象,被她咬了舌头刺痛,血腥味在二人口中蔓延。他的动作几乎是一顿不顿,丝毫没有因为这点痛而受影响,一手改为托住她的后脑,几乎是强迫地逼她抬起下颚接受他缱绻的深吻!

    在宋顾谨短短的二十年生命中,他也曾经吻过别人。有时候是因为好奇,有时候是因为逢场作戏。

    那些吻蜻蜓点水,心猿意马,甚至一触即走。

    没有一个吻像今天这个一样,让他头皮发麻,让他方寸大乱,让他求之若渴!

    急切又狰狞,仿佛要用尽他全部的力气才能宣泄出心中的热情。他的整个灵魂都为这个吻而灼热,沸腾咆哮着几乎要把她碾碎!

    火光终于照到了纠缠不休的两人,外面的人都愣了愣。

    宋顾谨回过神,一把按住已经被亲岔了气的宁昭昭,有些恼羞成怒地道:“滚出去!”

    侍卫们一愣,发现是镇远侯的世子,都讪笑了一声。

    “原来是宋世子……扰了宋世子的兴致,属下等罪该万死……”

    “滚!”

    “是是是,我等着就滚,这就滚。”

    有那好奇的侍卫想探头看一看那女子是谁,却只看到她被架起来的那条腿,湖蓝色的罗裙,尖尖的绣鞋。

    公主府里什么事情没有?

    那些侍卫也都是见过世面的,连忙一个个退了出去,转而去其他地方搜索“刺客”了。

    等他们都走尽了,宋顾谨慢慢松开了架着宁昭昭的那只手,气喘却还是很急。

    他用力把宁昭昭抱进怀里,并把脸埋进她颈窝里喘气。

    宁昭昭的脸憋得通红,此时才稍微回过神来,急切地伸手去推他。

    宋顾谨自然不能让她推动,威胁似的轻轻咬住了她白嫩的脖子肉,宁昭昭立刻僵住了。

    “我让我娘去提亲……”他道。

    宁昭昭还在虚脱的状态,只无力地说了一声:“你滚蛋……”

    宋顾谨自然不滚。他抱着宁昭昭反倒又用力了些,低声道:“我早就想要你了。”

    要你妹……

    宋顾谨此时的心情是说不出来的甜蜜,只觉得她是上天赐给他的珍宝,因此表现得也像个向心上人表白的少年那般雀跃。

    “我想我娘会答应的,你外祖父也会答应……”

    宁昭昭把气喘匀了,也不急着挣脱了,反而冷冷地道:“要是我不答应呢?”

    宋顾谨微微支起身子,低下头似乎在看她,声音带着笑意,道:“你怎么能不答应?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说着又低下头,想回味一下刚才那个惊心动魄让他觉得自己几乎濒死的吻。

    “嗷!”

    宁昭昭的断子绝孙脚再度重现!

    剧痛传来的同时,宋顾谨脑海里非常闪过一些画面,但是快得他几乎抓不住!

    怎么此情此景,好像似曾相识?!

    山洞里窄小,宋顾谨艰难地弯下身子……

    宁昭昭趁机推了他一把从他身边钻了出去,退到安全距离,才愤怒地道:“你给我等着!”

    原以为以前都错看他了,他未必就像她想的那么不好。

    这次的事情,足以证明了此人就是个猥琐混蛋花花公子无敌大种猪!

    宁昭昭掉头跑出了山洞,愤愤地在心里把能想到的骂人的话全都丢在了宋顾谨头上!

    要换了其他女子,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估计也就娇娇怯怯,要么认命要么欢喜。何况对方可是誉满京城的第一公子宋顾谨啊!

    就算从前心里不喜,以后也该待这男子不一样些。什么一吻定情啊,什么半推半就啊……

    但是这些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在直脑筋的宁昭昭身上的!

    看看颜清沅吧!他之前可是掏心掏肺,赖在宁昭昭床上都不知道睡了多少次了,结果一踏过界,还是立刻被棒槌宁昭昭给出局了!

    何况是之前宁昭昭印象一直说不上好的宋顾谨?!

    占便宜就是占便宜,孟浪就是孟浪,哪里来这么多曲折!

    宁昭昭很快就决定了要讨厌死他了!

    也不知道宋顾谨落得如此下场,颜清沅知道了以后是要哭还是要笑……

    说到颜清沅……

    姚芷荷听说宁相把齐太子那个好色之徒带来了,顿时就破口大骂,就没见过天下有这么不要脸的爹,竟然生生想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

    就为了几个烂铺子!

    等她从茅房里出来,同时听说齐太子正在四处寻找一个怀抱着琵琶的刺客,顿时心都凉了半截!

    正找着呢,迎面就跌跌撞撞地跑来了披头散发的宁昭昭!

    “昭昭!”

    姚芷荷一下蹦了起来,冲过去拉住她的手,一阵风似的就往自己的闺房冲。末了还用力关上门,上了锁!

    见宁昭昭双唇红肿,一脸暴躁,姚芷荷都要疯了:“你让占便宜了?!”

    齐太子这个混蛋!

    宁昭昭不吭声,坐在桌边默默漱了几次口,眸中有种恨不得把人撕碎的愤怒。

    曾经颜清沅也抱过她亲过她,可是她的感觉并不是这么坏的。

    她好像没有听见姚芷荷的问题,低声问道:“颜清沅呢?”

    “他不在……”姚芷荷心惊肉跳地道。

    宁昭昭蔫蔫地道:“别让他知道。”

    姚芷荷吃了一惊,然后又小声地,几乎是怕吓着她那般,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宁昭昭用力想了想,后用力抱住自己的头,沮丧地道:“我不知道。总之你别告诉他……别让他知道。”

    姚芷荷心里明白了个大概,却不敢捅破,半晌才道:“你……你知道那人是谁吗?”

    宁昭昭心想化成灰老娘也认识啊!不就是宋顾谨这个小王八犊子!

    姚芷荷却径自道:“那是秦皇后生的太子殿下,已经立了徐氏为妃,但是生性十分荒唐。在京城里,强抢民女的事情干过不少,他那个东宫,佳丽云集,比起他父皇的后宫都不逊色……”

    宁昭昭皱了皱眉,道:“哦,我听说过一点。”

    齐太子恶名远播,不但经常掳掠民女,而且还喜欢群乱!

    曾经他就秘密邀请了不少和他臭味相投的公子哥,在东宫举行群乱。据说他让宫女甚至他自己的几个妃子,都赤身果体跪成一圈,头朝内,然后男子从其后入,太监在一边记时,时到则轮着轴转换个女子继续骑。比赛看谁坚持得最久!

    女子进了东宫,有不少都是不堪受辱自尽而死的。无奈秦家势大,秦皇后知道以后又约束了他一些,这些年没让人抓到错处。所以他依然屹立不倒!

    “他看上了的女子,必定就是要弄到手里的。不过好在现在他好像不知道你的身份,你先避着些。”

    如果知道是宁昭昭,齐太子就应该调头找宁相去了,而不是满院子的瞎转悠了。

    宁昭昭想到齐太子,又觉得恶心地想吐,道:“他怎么会来?”

    姚芷荷冷笑道:“那就得问你爹了。”

    大长公主亲自出面,还请了镇远侯夫妇。宁葳这老东西也猜到了这就是要逼他就范,可他不过是个寒门丞相,这些顶级权贵他还真是得罪不起。

    今天傍晚的时候,大长公主就在猜测宁葳要是不肯就范,必定会带个贵人来撑场。

    可是姚芷荷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他带来的会是齐太子!

    昭昭的美貌,整个京城的贵女也无出其右,她又身材火辣窈窕,纵然不敢下手背地里都不知道多少人对她心存遐想。

    这样的女儿让齐太子遇上,会发生什么事,姚芷荷不信宁葳那个老东西没想到!

    “就为了几个烂铺子!”姚芷荷愤愤地道。

    出乎意料的,宁昭昭反而比较冷静,她淡淡地道:“四个呢……别说四个,就算一个,我爹也觉得比我值钱多了!要是把我卖了能换铺子,他早就动手了,用不着等到今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