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第375章 真相六

    我不知道苗盛天会怎么忽悠苗如兰,但我相信,苗盛天肯定会忽悠住苗如兰,让苗如兰反水。

    他口才好,脸皮厚,不择手段。

    这种人,要是做事儿不成功,那才是奇怪的事情。

    外头有苗盛天帮忙,我们只需要躲好就行。我们现在要是被抓住了,我们就不用指望弄倒郑春天了。因为他会想尽办法,让我们认罪服法,给我们安上罪犯的大帽子,甚至会想方设法在牢里解决掉我们的性命。

    我们必须要躲好,熬过这段时间,不被抓住。

    等苗如兰反水,资料递交给上面下来审查的人员,郑春天被收押,我们才可以出来。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摇身一变,由拘捕的嫌疑犯,成为被陷害的良好市民。

    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能回到特殊案件调查科,回到原先的工作岗位上。

    但我不想回去,廖择和路峰也不想回去。我们都觉得现在的生活比较好,自由自在,挣的也多。

    任酮我还没问,准备晚上瞅着睡觉前那段时间,问问他。

    我询问过后,任酮给了我明确的答复,说不会回到特殊案件调查科。

    他也同样喜欢现在的生活,挣的多,够刺激,而且不被人管着。

    我们达成一致意见,等扳倒郑春天,依旧一边接生意一边开着咖啡厅。我畅想着,以后开咖啡连锁店,生意越做越大,走出海城,走向全国。

    可我又觉得开连锁店麻烦,一时间有些发愁。

    廖泽嘲笑我想的太美,现在开着的还没盈利呢,就想开遍全中国了。他让我先专心搞好这个,别芝麻没熟就惦记着西瓜。

    被他这一顿说,我瞬间不发愁了,觉得是这么个理儿。

    我老是喜欢忽略眼前而去畅想未来,完全没必要,完全属于自寻烦恼。

    两天后,苗盛天得意洋洋的亲自过来接我们。他就像是大哥出巡似的,不仅带着远扬,还带着四个块头粗壮的外国保镖,两黑皮两白皮的,和黑白无常的影身似的。

    “怎么带这么多保镖?”我好奇的观察着这几个保镖。

    苗盛天无奈的拍打了两下袖子,“我不带不行啊。你们藏的好好的,我可是实名递交的材料。材料递上去当天,我就差点儿被车撞死。和郑春天有利益关系的人太多了,都怕郑春天倒了后,会把他们牵扯出来,所以都想弄死我呢。”

    “我那老妹也可怜,傻兮兮的吃了那药,以为不会死。确实不会死,但被毒的眼歪嘴斜,现在一说话,就流口水,一流二尺长,根本擦不干净。”苗盛天掏出烟,抽了一根,点上火,深吸一口,“本来我还想给她中和点儿毒药,让她以为郑春天想弄死她。这可好,根本用不上我。看看我这胳膊,都是被她给咬的。她想死,我不让她死,她就可劲儿做。”

    “我答应她了,等她做完证人,我就让她死,不管她了。”

    我不觉得苗如兰可怜,我的同情心没法儿用到她身上。

    她歪嘴斜眼那是活该。

    要不是她发坏想要害我,也就不会听信郑春天的话,吃下毒药。

    “毒药是哪儿来的?”我这会儿才想起毒药这码事儿,“难道是她进店之前吃的?”

    任酮点点头。

    廖泽反问我,“难道不是么?”

    路峰说:“我还以为咱们谈论过这个问题呢。我怎么记着,好像咱们谈过。是苗如兰进店前吃的药,郑春天收买警察,将毒药放进柜台里。”

    苗盛天竖起大拇指,“说的分毫不差。”

    我皱眉,扫视着任酮廖泽路峰,阴声怪气的说:“是你们三个背着我讨论的吧,我根本没和你们讨论过。”

    任酮说:“刚住进来的那天晚上,你睡的早,我们三个在下面谈的。”

    苗盛天将抽了没几口的烟,扔到地上,用脚捻熄,“行了,不管是怎么吃的药,反正是吃药了。她会成为证人,控告郑春天。”

    “你们几个,最近和我在一块儿,咱们互相保护,以免出了什么差错,让我白费了功夫。”说完,苗盛天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任酮,“我和你,暂时先和平相处着。等解决了郑春天这个碍手碍脚的老家伙,咱们再算算咱们的帐。”

    任酮说:“好,我奉陪。”

    解决郑春天,不是个容易的事情。他的关系网盘根错节,牵涉十分广泛。

    即使是上头下来审查的,握着很高的权利杖,也要小心行事,以免遭了黑手。

    期间,我们见过那个审查人员,是个四十多的中年男人,很瘦,长相和眼神都很柔和,看着像个教语文的老师,不像是执尚方宝剑的。

    他见我们的时候,吊着右胳膊。

    前几天他出门的时候,遭了黑手。有一伙人拿着刀朝他冲了过来,直朝着他脖子砍。他伸手一挡,挡住了砍向脖子的一刀,胳膊却差点儿被砍两半。

    苗盛天派去保护他的保镖们,迅速反应过来,从暗处窜出,将那群人全给制服了,现在都关在隐秘的地方。

    这一伙儿人,并不是郑春天找来的。而是和郑春天有钱财交易的官,为了不让自己被查,找来灭了审查人员的一群亡命徒。

    审查人员无惧这些,继续坚定信念,决定把盘根错节的恶坏势力,连根拔起,还海城一个清静。

    我们也收到很多威胁,有短信有死猫死狗的快递,甚至有炸弹快递进来。幸亏廖泽及时拆了炸弹,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苗盛天增加保全人手,确保我们的安全。

    这些人丧心病狂到极点,到最后,为了脱罪,甚至开始收买审查人员身边的人,妄图弄死郑春天,这样就可以避免郑春天说出连累到他们的话。

    郑春天没死,但被毒的烂了一口牙,小舌头也烂掉一半。

    他原本不愿意承认罪证,但被毒了之后,疼痛让他日夜受煎熬。他产生强烈的报复心理,所谓你不仁我不义,将所有一切一股脑儿的倒了出来,并签字按下手印。

    郑春天由犯罪嫌疑人,成了戴罪立功的犯罪嫌疑人,争取到了减刑的机会。

    他没活到减刑那一天。

    烂掉的牙和小舌头,让他疼的受不了。

    他活生生咬断舌头,自尽了。

    海城大清洗,很多领导从马上落了下来,填充上新鲜血液。

    我们几个的案子被撤掉,成了良好市民,任江源没被减刑,但在牢里的生活比之前好过了一些。有新上岗的领导,过来找任酮,说特案科缺人,他很欣赏我们,希望我们回去工作。

    梁倩媚被郑春天案牵连进去,现在正在牢里呆着。杜凯因为拿了不该拿的钱,虽然没被送进去,但被开除了,现在不知道在哪儿窝着。

    特案科人员短缺,新上岗的领导想请我们回去,并给我们加了工资。

    任酮拒绝了新上岗的领导。

    我们没人愿意回特案科,喜欢现在的生活,想要继续这样的生活。

    有钱,刺激,开心,自由自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