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第374章 真相五

    我感叹,“他完全没必要搞这么复杂。”

    路峰嘿嘿两声,插话,“这你就不懂了,复杂有复杂的乐趣,简单有简单的痛快。越是年纪大的,深思熟虑的老狐狸,就越是喜欢拐着弯的做事。能一步走到的地方,他们偏偏喜欢拐弯抹角走十来步,到达目的地。咱们看着麻烦,他们不觉得,他们反而觉得挺有滋味的。”

    “也对。”我赞同路峰的话,但不喜欢这种拐弯作风。我能一步到的就绝对不拐着走两步,除非特殊情况,否则我绝对会走最便捷的道路。

    廖泽敲了路峰肩膀一下,调侃着路峰,“这段时间你老是看当官的书,学了不少啊。”

    “那是,里面门道多了。”路峰感慨,“怪不得我以前老是不升职。不是因为我不行,是因为我不懂其中弯弯绕绕的猫腻。”

    路峰起了话兴,“你们也该看看,我买了很多本。看了之后,我发觉我以前都白活了。”

    “有空给我两本,我研究研究。”廖泽拍拍路峰的肩膀。

    我接话,“我也看,我也学学。”

    任酮拉住我的手,让我坐稳了,“好好坐着。”

    幸亏任酮拉的及时,要不然,路峰刚才那个大拐弯,肯定会把我给磕在车窗上。

    后面警车锲而不舍,被路峰甩出几十米远,却不放弃目标。

    “大路有监控,我要上小路了。”路峰张扬的加大音量,“大家坐稳点儿,我要彪了。”

    路峰的飚车,和廖泽的飚车不一样。

    廖泽飚车,属于疯癫玩儿的感觉。

    而路峰的飚车,有股子咬牙切齿的味儿,仿佛在和速度还有路况较劲儿似的,开的奇快无比,完全不惧颠簸和擦蹭。

    有一瞬间,我简直以为我们要超越光速,飞跃时空了。

    这样的速度,警车根本追不上,不到十分钟,路峰就把警车甩没影儿了。

    他开着车朝山脚下跑,一路顺着山路开了上去,然后拐过后山,来到后山还没修好的公路上。

    公路边,有辆车等着我们。

    开车的是韩宇斌,副驾驶坐着韩忆安。

    见到我们过来,韩宇斌指了指右后方,反动车子,原地转了个头,带着我们下了公路旁边的泥土路。

    “去哪儿?”我问任酮。

    任酮说:“这边山里,有韩宇斌家里的老房子。”

    韩宇斌家里从事的是驱妖除鬼看风水的职业,在山里有房子不奇怪。我也就没再问,将脸朝车窗侧,看着窗外的景色。

    现在是开春,空气虽然依旧冷冽,但有些树和草已经迫不及待的抽枝抽芽,冒出点点绿,妆点着颜色暗淡的山间树林。

    韩宇斌家老房子,建在山沟边上,老远儿看着,和寺庙似的。

    两层建筑,土黄色的外墙,拱形的窗户和门。进门后,院子挺大,有正屋有厢房。但因为厢房顶上也加盖一层了,呈三面环绕压着院子,导致院子光线十分暗淡。

    这种建筑方式,我在电视上见过。现实里,还是第一次见。

    取光太差,古时候可能这样的房子有某种吉利的讲究,但现在,就我们看来,完全是养鬼养邪的风水宝地。

    韩宇斌打开正屋大门,带我们上了二楼,并一路将所有窗户都打开。

    韩忆安像是解说员一样,亦步亦趋的跟在我身侧,边走边解说着,“这房子别看建的不透光,其实是风水宝地,养人。你们呆在这里,保准那个郑春天找不到你们。这里头我和宇斌昨天来收拾过,床啊被啊吃的喝的,都给你们准备好了。我还给你准备了些别的,放在你屋的床头柜子里。”

    “准备了什么?”我好奇他给我单独准备的东西。

    韩忆安扭捏着红了脸,吭哧了好一会儿,也没把准备的东西是什么告诉我。

    我只能自己去看。

    他给我准备了女人特用的卫生用品,准备的还挺齐全。

    我向韩忆安道谢,换来韩忆安一张黑红脸,和关公似的。

    韩宇斌没和我们多说,他似乎遇到了什么问题,匆匆带我们过来,又匆匆离开。韩忆安想留在这儿,但被韩宇斌给扯走,走的十分不甘愿。

    把整栋房子逛了一圈后,我们聚到了客厅的木头椅子这片儿。

    “我们要躲多久,计划到底什么,现在该告诉我了吧?”我从进屋来就一直想问这事儿,一直憋到现在,也没人主动告诉我。没办法,我只能主动开口询问。

    任酮说,我们先躲两天,等苗盛天那边进行完计划,我们才能出现。

    他们想让苗如兰反水,做污点证人,控告郑春天。资料已经找全,唯一差的就是证人,一个了解很多事情的证人。

    苗如兰,是最适合做证人的人。

    她和郑春天有瓜葛,知道郑春天的很多计划。由她来反水控告,也极容易被取信。

    “准备好的资料,苗盛天交给谁?”我觉得本市谁都不可信。郑春天做了这么多慈善事业,且精通高层之间周旋的艺术,肯定和很多人关系十分良好。那些人接到了控告郑春天的资料,首先会做的,不可能是抓捕,而是通知郑春天。这样一来,就给了郑春天脱罪的准备时间。

    “上面下来侦查的。”廖泽指指上头,暗示我。

    我了解的点点头。

    路峰岔开腿,弯着腰,探脸看向我,“我们资料早就准备好了,一直没交出去,是因为一直没抓到苗如兰。这几天到处走,走的我腿都快断了。但功夫总算没白费,把苗如兰给引了出来。”

    “郑春天想用苗如兰中毒陷害我们,没想到,却反而掉进了我们的陷阱里头。”廖泽很得意的甩了下头,“这计划百分之七十是我想的。”

    用力拍了下我的肩膀,廖泽老前辈似的,得意的说:“你以后多跟我学学,别成天稀里糊涂的。”

    我一直以为我是个聪明人来着,智慧类型。可之前被任酮说我小事儿聪明大事儿二胡后,我又不大肯定了。现在,经廖泽这么一说,我产生一种,我是个蠢货的想法。

    我开始怀疑我的智商,难道我真的很愚蠢?

    不该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