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9章 :恶魔,欺骗的代价

    顾希朝有些惊讶,这是第一个敢打他的女人,也是第一个被他如此挑逗,还能如此镇定的女人。

    其实他哪里知道,陆凝根本就不是什么镇定,只是她从来没有经验,所以失神了片刻罢了。

    “人渣。”丢下这两个字,陆凝就朝着门口走去。

    “可是你别忘了,今晚可是人渣救了你。”顾希朝笑道。

    陆凝气的一言不发,开门走了出去……

    望着那抹倩影,顾希朝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走出这栋楼之后陆凝才发现,自己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带,而这里不是什么酒店,竟然是一栋高档的公寓楼。

    之前喝醉酒又差点被孙海涛非礼,而刚才又被那个人渣强吻,这一天发生的事情还真多。

    陆凝看天色大亮起来,找了一个服装店,买了一身衣服,又化了一个淡妆才回了家。

    没想到,她一进门,王姨就冷着脸问道:“昨晚,你去哪里了?”

    “嗯?”

    “昨晚你去哪了?”王梅沉着脸再次质问。

    “我喝醉了,去了朋友家。”

    “你没有跟孙家那少爷在一起吗?”

    “没有啊,我们后来分开了。”

    “他出车祸了,你知道吗?”王梅冷着脸说道。

    “什么?”陆凝大惊失色。

    “他昨晚出了车祸,被撞的很严重,现在还在医院抢救,警方查了一下,不过不巧的是那段的摄像坏掉了,又没有目击证人,所以没有人知道肇事者是何人,我还以为你跟她在一起,你或许知道呢?”

    “我……。”

    “怎么?你知道?”王梅看着陆凝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我不知道。”陆凝心里充满恐惧,她没有想到,那个顾希朝居然敢把孙海涛撞成这样,一瞬间,凉意渗透了全身。

    “行了,不知道就算了,我回头给孙太太打个电话,真是倒霉,好端端的出了这事。”王梅小声的嘀咕道。

    陆凝慌乱的上了楼,将自己关在房间内,似乎还惊魂未定。

    这时,手机毫无预兆的响起来,陆凝吓了一跳,随即看见来电的人后,才如梦初醒的接起。

    “喂,师兄。”

    “凝凝,你的声音有些奇怪,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梁耀关心的问道。

    “没,没有,我没事。”

    “哦,我是想问问你,那件事你考虑的如何了?”

    “我还没有想好,再让我想想,可以吗?”陆凝心慌意乱,早已经把之前梁耀跟自己说的话忘在一边了。

    “也好,那你在想想,我也不想为难你。”

    “谢谢师兄,拜。”挂了电话,陆凝跌坐在床上,想着孙海涛的车祸,和自己被强吻。

    瞬间,莫名的恐惧再次袭上心头……

    顾希朝是一个俊美无比的男人,是全城所哟女人的梦想,可是她怕他,没错,就是怕他。

    市中心,某高级会馆,豪华套房内。

    顾希朝自己都不记得,他在这个房间里,究竟上了多少个女人……

    只记得母亲告诫自己的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最不值钱的两样东西是女人和爱情。

    一个裸身的少女在他身下迷离的亲吻着他的颈部,而他毫不留情的刺穿少女的身体,下一秒,他脸色微变,忽然感觉到一种厚实的薄膜挡住了他的前行,随即他立刻明白发生什么事,心生厌恶的对身下的女人说:“你的处女膜做的太假了,下次找个好一点的医院。”

    听罢,女子惊慌失措:“顾少,饶过我这一次,我不是有意骗你的,实在是我特别喜欢你,求你能给我一个出演配角的机会就好,求求你了。”

    顾希朝已经没有心情在听下去,一脚踢开身下的女子冷冷的骂道:“滚开。”

    然后,拿起内线电话吼道:“把约翰给我叫来,立刻马上。”

    约翰是这家会馆的经理,却也专门为顾希朝寻觅各种各样的女人作为猎物……

    虽然无数的女人想都主动的投怀送抱,但是顾希朝更沉寂于自己寻找猎物的快乐。

    一周前,无疑中在这家会馆看见这个端茶倒水的小妹,长相比较清纯,身材又正点,那小妹也似乎知道他的身份,见他光临,便百般献媚,终于在这一天如愿以偿的上了床,妄想能够飞上枝头。

    只可惜,顾希朝是什么人,他是那么容易被人蒙骗过去的吗?

    “顾少。”约翰的时间观念果然很高,还没到五分钟,就立刻出现在了顾希朝的面前。

    “约翰,你老了么?眼光越来越不中用,这种假货色也敢送进来?你确定你验过身了吗?”顾希朝冷冷的说道。

    刚才那个女孩长的很漂亮,瓜子脸,大眼睛,白皙的皮肤,身材也很好,只是竟然用假的处女膜欺骗他,要不是他太有经验,就真被骗了,真正的处女膜是很薄的,根本不会阻塞他的进攻。

    约翰立刻开始冒冷汗俯身说道:“顾少爷对不起,这次是我疏忽,我没有想到,她看起来那么老实,居然也是一个玩心计的女人,我会处理掉,另外在为您送上一个满意的猎物。”

    这家会馆是市内有名的上流社会色情交易场所,因为是汤氏旗下的产业,所以顾希朝总来光顾,有时候就直接在这里挑选一些刚毕业的大学生,偶尔也会自己带一些女人来这里玩。

    不过顾希朝却是一个极度挑剔的人,他的要求很高,陪他的女人不但要年轻貌美,身材好,学历高,最主要一定要处女之身,也被外人称作为性洁癖,还有一个规矩就是,他不会跟同一个女人睡第二次。

    当然,被他宠幸过的女人,也是会得到相当丰厚的回报,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女人愿意投怀送抱的原因了。

    私下里,H市都谣传着这个年轻帅气的首席总裁是全市女人性幻想的对象,一点都不夸张。

    听到约翰的解释,顾希朝没有说话,而是拿起桌上的红酒走到窗前,望着外面五光十色的夜景淡淡的说道:“不必了,你走吧,我想静一静。”

    “顾少,我……?”约翰还想说什么。

    却听顾希朝再一次冷冷的说道:“要我打给嘉辰吗?”

    “不,求您千万不要告诉汤少,他若是知道我失职,会杀了我的。”约翰极度的害怕汤嘉辰,放佛比害怕顾希朝还要厉害,可想而知,这群金主的手段。

    “不想的话,就滚开。”

    约翰退出房间后,顾希朝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女人的脸庞,那个女人清澈的如水的眼眸中带着一丝倔强。

    “陆……凝。”他低声的念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