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第306章 夫妻恩爱情意绵绵

    楚雪跟着端木彻和钟江湖进了房间。楚雪的心里转念,这个钟江湖该不会是找她商量谁做端木彻正室的事情吧?

    楚雪觉得,钟江湖虽然是正室,但是她楚雪一定要后来者居上,不能让着钟江湖。以后,端木庄园里,只有她才是大少奶奶。

    楚雪美美地想着,然后笑道:“好,湖姐姐,我听你的赐教。”

    三个人来到了院楼的房间,丫鬟将门关上了。

    “湖姐姐,现在就我们三个在了,但不知道湖姐姐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楚雪问道。

    钟江湖看了端木彻一眼,用眼神告诉端木彻,有关于楚雪的事情,她已经知道了十有八九,她让端木彻放心。

    端木彻点了点头,他自然能够从钟江湖的眼眸里读出一丝丝的信息。

    钟江湖正色对楚雪说道:“楚雪,之前的那个男人没找你么?”

    猛然被钟江湖这样一问,楚雪的心里咯噔一下。楚雪吓得不轻,真的是做贼心虚,难道是这钟江湖已经将她的事情全部了解透彻了。所以,楚雪的脸上,闪现过一丝丝的惊慌。不过,她很快恢复了正常的神色。

    “湖姐姐,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楚雪这是揣着惶惑装糊涂,希望能够就此推脱过去。

    “楚小姐,其实我和你之间,那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时的端木彻接口说道,“我只是想要看楚小姐要唱哪一出,所以才没有拆穿楚小姐的。所以,这个孩子,不是我的。”

    钟江湖看了端木彻一眼:这个家伙真够聪明的,这样顺谁推舟将事情说了出来。

    “你们……你们在说什么!”楚雪彻底惊呆了,努力地保持着不慌乱的神色。

    楚雪的眼眸里,已经酝酿了泪水。她转脸泪眼汪汪地看着端木彻:“阿彻……我可是将我的第一次给了你……你不能这样对我……”

    说着,楚雪呜呜呜地哭了起来,mo着肚子说道:“宝宝,我们该怎么办?你的爹爹不要我们了。我们该怎么样和他解释呢。”

    “楚小姐,事到了如今,你也不要演戏了。我已经将事情调查了一个清楚,这个孩子,是那个蒙面男子的,而你和阿彻之间,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钟江湖说道。

    这时的端木彻也接口道:“那晚,我的衣衫并没有脱下,而且衣衫上的系带也是独特的系扣。我们之间,根本没有发生什么。”

    毕竟是做贼心虚,楚雪的脸上,一阵惨白。

    “楚雪小姐,我也知道,你是受了谁的指使。”钟江湖说道,“所以,你还是现在招供了吧。”

    楚雪一下子颓然地坐到了地上,不过她还是想要做最后的一博:“可是,不管怎么样,我和阿彻的婚姻,是皇上亲自许下的。你们也不能抗旨。”

    钟江湖淡淡地一笑,说道:“楚雪小姐说的没错,你和阿彻的婚事确实是皇上亲自许下的。可是楚小姐别忘记了,楚小姐在阿彻之前就和其他男子有了情愫,又失-身其他男子,这些欺瞒着皇上不报,楚小姐更是犯了欺君之罪了。”

    听了钟江湖的话语之后,楚雪的脸上更是没了半点的血色。她咬着嘴唇,哭了起来。

    钟江湖抽了一条丝帕递给了楚雪:“别哭,有着身孕哭伤了身子,对孩子不好。”

    “这孩子生下来也没有父亲,我不打算要了……那个负心汉……”楚雪在这刻终于崩溃了,大哭起来。这刻的她,也终于承认了,这个孩子不是端木彻的,她和端木彻之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楚雪小姐,孩子是无辜的。这样吧,你还想要和那个男子复合么?如果想,我可以帮你在京城里找他。”钟江湖说道。

    楚雪愣了一下,最倔强地摇了摇头:“这个负心汉,我再也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

    钟江湖和端木彻对看了一眼,两人一阵无语,这个楚雪,其实也ting可怜的。

    钟江湖劝说楚雪回房休息,又命令丫鬟,给楚雪做了可口的饭菜,给楚雪送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钟江湖和端木彻两人。

    端木彻一把抱住了钟江湖,亲了她的脸颊说道:“湖湖,误会终于解除了,我心里好开心啊。”

    “你不觉得遗憾么?”钟江湖逗他玩。

    “湖湖,你又调皮了。是不是仗着你有孕,我不能“欺负”你,所以你才这样调皮的?”端木彻捏了捏钟江湖的鼻子,撒娇道,“小心我……忍不住……”

    说着,端木彻在钟江湖的耳边吹着气,那种丝丝缕缕的痒,热哄哄的,使得钟江湖十分的难捱。

    她和端木彻,很久没有肌肤之亲了。

    “湖湖……”显然,钟江湖的这种心动情绪,也感染到了端木彻。端木彻一把将钟江湖抱到了chuang上,将她轻轻地放在了chuang上。

    “阿彻……不能的……”钟江湖的脸红红的,虽然心里渴望和心爱之人缠-绵一曲,但是钟江湖的理智告诉她,她不能这样冲动。

    “湖湖,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端木彻俯身,轻轻地吻着钟江湖,“湖湖……我只是想轻轻地亲亲你,好么?好么?”

    说着,端木彻的唇已然落在了钟江湖的眼睑上,钟江湖闭着眼睛,感受着他唇瓣的温热。她的睫毛,在她的热唇之间颤动不已。

    钟江湖的心,在爱人的轻吻里,渐渐地融化了。

    端木彻的吻一路如同飞扑的蝶蝶,蜿蜒下去。

    他轻吻了钟江湖的鼻尖,唇瓣,下巴,锁骨……

    “阿彻……阿彻……我们说好的……”钟江湖开始呢喃了。

    而这时,端木彻的呼吸却越来越粗-重了,他的手指带着温度,轻轻解开了钟江湖衣衫的扣子。

    “湖湖,我只想轻轻亲一下。”端木彻的的声音也充满了呢喃,“只是亲一下……”

    端木彻轻轻地将吻布满了心爱之人的全身。

    到了夜晚,楚雪已经收拾好了行装,说要离开钟将军府。楚雪很执意,钟江湖和端木彻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得让楚雪离开。

    晚上,钟霸道心里特别高兴,摆了酒宴招待女儿女婿还有肖印。

    “哈哈哈哈……我就说我的好女婿对我的阿湖那可是一心一意的。”钟霸道端起了酒杯,喝了一口酒说道,“这下楚雪一走,我可放心了。”

    说笑了这一阵子,肖印接口问道:“钟伯父,皇上确定了武试的时间了么?”

    “哎呀,刚才太高兴,差点忘记了。”钟霸道拍了拍脑袋说道,“皇上已经宣布,武试的时间就在后天。你们两个可要好好考啊,咱们天-朝,就是缺能征善战的大将军,大能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