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第245章 湖湖很鬼马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一句话不是男人们才常常用起的么?这刻,居然从娇兰这个被端木彻的美色迷了心窍的女子口里说出来,真是有无尽的暧##昧气息。

    钟江湖用眼神看向端木彻,意思是说:长得太好果然麻烦也多啊。

    端木彻也对着钟江湖看了一眼:老大不要说老二,其实你还不是常常给我惹麻烦,湖湖你走到哪里,总会有很多男子会像糖稀一样粘着你。害得我总是小心翼翼,生怕你被人抢走了。

    看到娇兰这个姑娘这样固执且痴迷,看来,这个姑娘一会儿还不会消停,还会惹出麻烦来。

    想要让这个姑娘消停,看来只有向隔壁学习一下了:点穴。

    所以,娇兰坐到端木彻的身边的时候,端木彻并没有太大的反感反应。

    钟江湖对着一旁的小红招了招手:“来,你坐到我身边来。”

    小红见钟江湖叫自己,心里一喜,看来,这位客官比较喜欢自己,看这位客官的衣衫,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公子。等一下将这位客官哄好了,肯定能得到额外的赏钱。

    这样一想,小红的心里更加喜滋滋的了。她走了过来,坐到了钟江湖的身边,其实,她对钟江湖的容貌也充满了好奇:不知道这位客官的容貌,会不会也是俊朗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要不要学一下娇兰表妹,将这位客人的斗笠给猛然揭下来。看看这位客人究竟长了一张什么样的脸?

    想到这里,小红的脸上,绽放出了一丝期待的表情。

    而这时的钟江湖和端木彻对看了一眼,两人的脸上,露出了默契的表情:一二三,开始吧。”

    坐在一旁的小红和娇兰听着端木彻和钟江湖说“一二三,开始吧”两人觉得莫名其妙。小红更是异想天开,这两位客人会不会喊一二三一起掏出银子来打赏她们两个?

    正想得欢天喜地的时候,小红和娇兰同时感觉到了自己的身子一麻,是那种极度的麻木。然后,整个身子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完全没了感觉。她们想要开口,却发现已经无法说话了。

    小红和娇兰像是两具泥塑木雕,坐在那里,瞪着惊恐万分的眼睛,看着端木彻和钟江湖,她们不知道,这两位客人究竟要做什么?

    劫色么?那肯定不是的,因为两人的表情一直是淡淡的。而且也不需要这样做。

    劫财么?这两位客官看起来很是富贵,况且,她和娇兰都是一穷二白贫民区的女子,所以,劫财的可能性比较小。

    “客人,我给客人取热水来烫酒。”这时候,小红的老娘昏花着一双老眼,颤颤巍巍地走了进来。

    她提着热水壶行动缓慢。

    钟江湖和端木彻对看了一眼,一致认为,不能点住老太太的穴道。点了穴道,虽然能解开,但是对于小红娘这种风烛残年的老太太来说,被点了穴道,是很伤内脏器官的。

    钟江湖和端木彻有很一致的一面:那就是心善。

    可是,不点住老太太的穴道,老太太进来发现小红和娇兰的这幅样子,老太太肯定会大叫大喊的。

    “来,来,小红,你将热水换上。”老太太颤巍巍地走了进来,昏花着一双老眼,来到了小红的座位边上,将水壶递给了小红。

    桌上放着一只温酒的木桶,木桶里装着热水,而酒壶就放在热水的当中。老太太的意思是,让小红将木桶里的水换一下,换成更加烫的水,用来温酒。

    “小红,你怎么了?怎么耳朵也和娘亲一样聋了么?”老太太见小红一动不动,觉得特别奇怪,揉了揉了眼睛。

    老太太见女儿不理睬自己,突然想起早晨的时候,她和女儿因为小事吵了几句嘴,难道女儿到现在还在生她的气,不理睬她么?

    所以,老太太不满地嘀咕了几句,看着娇兰说道:“小兰啊。你姐像个木头一样不理睬我,这热水你接了,换上吧。”说着,老太太颤颤巍巍地走到了娇兰的身边,将装着热水的水壶准备递给娇兰。

    但是娇兰也一动不动。这下,老太太mo不着头脑了,她吃惊地推了推娇兰:小兰,你怎么了?你的身子怎么僵掉了?怎么了?”

    “呃……大娘,你别着急。”这个时候,钟江湖已经想好了圆谎的话。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大娘,事情是这样的。小红和这位娇兰姑娘在打赌比赛。”钟江湖说道。

    “打赌?打什么赌?怎么她们两个的身子都僵硬了?是不是中邪了?”老太太唠唠叨叨,越想越是恐慌。

    “不是中邪,是这样的。刚才我们让小红和娇兰打赌,若谁能够一动不动坚持的时间最长而胜出,我们两兄弟将会额外给胜出的那位五两银子。所以,她们两个,现在不能理睬大娘你。”

    一旁的端木彻听了,差点要笑出声音来:湖湖也太有才了。

    这个湖湖也太鬼马了,居然会编出这样一个理由来。真是太好笑了。湖湖真是个有趣的人。

    “哦,原来是这样啊。”大娘的一张老脸,立刻笑得像一朵菊##花绽开,她将热水壶送到了钟江湖的手里,“客官,那烦请你自行将热水换一换,将酒温一下吧。”

    “好的。”钟江湖接过了老太太手里的热水茶壶,说道,“刚才小红说过了,让大娘你马上就睡觉。另外,等一下即使听到什么动静,也不用起来。”

    老太太一直靠女儿生活,所以,很听女儿的话。现在听钟江湖这样一说,老太太连连点头,她也曾年轻过,等一下,这些年轻人弄出什么动静来,她也可以理解,所以,她不会起来的。

    “好的,那我回屋子睡觉了。”老太太揉了揉昏花的眼睛,佝偻着腰背,走了出去。

    等老太太一走,端木彻对着钟江湖竖起了拇指:“湖湖,我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i服了u。”

    “什么叫i服了u?是你穿越过来那个时代的话么?”钟江湖问道。

    “是的。”端木彻眨了眨眼睛,歪着头想到,“湖湖,我记得我曾经教过你,我们那个时代英文我爱你的说法,你说一遍给我听吧。好不好嘛。”

    呃……端木彻这货,简直是逮住机会就撒娇,简直当小红和娇兰这两人是木头人。

    不过,这小红和娇兰,此刻也就是木头人。

    钟江湖歪着头想了想:“好像是叫爱老虎油。”

    “嗯,爱老虎吐。”端木彻笑眯眯地柔声答道。

    “爱老虎油吐是什么意思?吃了老虎油会吐么?”钟江湖问道。

    “小笨蛋,就是我也爱你的意思。”端木彻伸出手,隔着斗笠的面纱,捏了捏钟江湖的鼻子。

    端木彻的这个动作,看得小红和娇兰两个简直泪流满面啊:两个帅男人居然在调##情!还说一些奇怪的语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