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第235章 戏院里

    过了一会儿,到了吃饭时间,苏隶米行后厨已经准备好了饭菜。

    “彻少奶奶,彻少爷,还有吴公子,饭菜都准备好了,请你们去用餐。”米行后台的伙计说道。

    “知道了,你下去吧。”钟江湖说道。

    这个时间段,夏南岸和肖月蛾也回来了。

    夏南岸和肖月娥的脸上身上都是狼狈之色,夏南岸的头发上是一片烂菜叶,肖月蛾的身上沾满了烂泥巴。

    看两人的神色,就知道经历了不少事情。可想而知,场面有多精彩了。

    但是,两人似乎都很幸福。

    “我们回来了。”肖月娥的手里捧着一只烧鹅,夏南岸的手里捧着一只烧鸡。

    两人将事情重复了一遍,夏南岸终于宣布他已经将他和肖月蛾将结合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得钟江湖和端木彻哈哈大笑。可见夏南岸这次是人真得很。

    一行人坐下来吃完饭,饭后刘老板自行回去,只剩下钟江湖和端木彻极吴谢三人。

    吴谢开始看账本,钟江湖和端木彻两人没事干,两人大眼瞪小眼睛。

    “表哥,我们不需要做什么么?”钟江湖探究性地问道。

    “你们……”良久,吴谢才从账本下面探出了脑袋,看着钟江湖和端木彻说道,“表弟和表弟媳妇你们两个可以到处逛逛,对了,我这里有两张戏票子,你们两个一起去看戏吧。看戏可以怡情,你们怡情了可以助孕。”

    看来,这吴谢是要将他们支开去。

    “好吧。”钟江湖果然接过了戏票子,和端木彻一起走了出来。

    “湖湖,一起去看戏去。”端木彻说道。

    “既出来则安之……”端木彻说道。

    两人现在是统一了心思,既然吴谢要揽权,那么就让他揽权。且看他下面还有什么动作要做。

    所以两人安心出了门,朝着戏院走去。

    苏隶戏院是苏隶府最大的戏院,看戏的人非常多。今天上演的是一出传统剧目牛郎织女。

    戏马上要开场了,看客们纷纷入场。

    钟江湖和端木彻刚到场子门口,戏院门口管事的跑堂就对着两人鞠躬:“客官好,请客官们出示戏票,小的好带客官们进去落座听戏文。

    ”

    钟江湖将戏票递给了戏院门口的小厮。

    戏院里分上雅座和散座两种。

    上雅座设置在戏院的阁楼上,都是隔成一间间小间,而且在视线上来说的话,十分的好。而楼下的就是大堂散客了。大家都是围坐着自己的桌椅上听戏,偶尔有卖茶水瓜子糖果的小贩经过。

    端木彻和钟江湖的票是雅座,而且是雅座的正中间位置。

    “客官请跟我来。”小厮说道。

    钟江湖和端木彻跟着一个戏院的小厮,由他引领着,上了戏院的楼梯,去往她的那间雅座。

    “来,刘兄咱以茶水代酒,好好干一杯。”

    “不能多饮,多饮了之后总会去茅厕,这样就错过了玉堂春最精彩的演出了。”

    “是啊,刘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玉堂春而已……”

    “哈哈哈哈……难道你们不也是冲着玉堂春来的么?咱们就大哥不说二哥了。”

    经过一个包间的时候,钟江湖和端木彻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刚才在米行里出现过的刘老板。

    而且,这个刘老板所处的包间就在钟江湖的旁边,钟江湖和端木彻落座,所以端木彻和钟江湖能够清楚听到隔壁包房里传出来的说话声。

    一会儿,戏就开场了。

    首先出场的是扮演牛郎的小生唱了一段,接着是玉堂春出场,仅仅是一个亮相,立刻赢得了满堂的喝彩。这玉堂春的扮相确实袅挪多姿,眼神飞姿流彩,实在是迷人。

    “好,好妙人儿。”一旁的包间里传出了欢乐的喝彩声。

    “哎呀,这个玉堂春出来,一个亮相,我的整个身子都酥麻了一半,这……要是能跟玉堂春一起喝个酒,共度良宵一晚,那该多好啊。”

    “就是,就是,玉堂春可是夜夜出现在我的梦里的。”

    “你这么喜欢玉堂春,想办法娶了她啊。”

    “这玉堂春不是谁想娶就能娶到的。”

    钟江湖听到左右包厢里都传出来各种谈论声,话题都是玉堂春,这些男人的心事似乎都在玉堂春的身上。

    就走这时,刘老板的声音传了过来:“这玉堂春我娶定了。”

    刘老板的声音有些激动,似乎在争宠。

    “哈哈,刘老兄,据我所知,你虽然是富有,但也不算是巨富,这玉堂春肯定不肯跟你。很多比你富有的人找玉堂春,她都没有答应呢。”

    “是啊,你还是省省吧,回家搂在自己的丑婆娘睡觉去吧。”其它几个人没有客气,说道。

    刘老板像是受了刺激一样,声音提高了八度,找来了戏院的小厮:“去,今天戏院所有花篮我都包了。”

    戏院里设有花篮,这些花篮可以献给台上的表演者,每一个花篮就是客人打赏表演者的意思,代表打赏一两银子的意思。

    “这个,客官现在还没有开始献花篮呢。”为了防止戏院胡乱哄骗客人打赏客人,官府规定,每个戏子每出戏只可以收到一百只花篮。

    “少废话,我说过打赏玉堂春的一百只花篮我提早承包了。”刘老板的声音变得高亢无比,并且配合着啪地上一声。钟江湖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刘老板将银子放在了桌子上。

    “是是是!”小厮答应着。看来,这刘老板出的钱不少。

    小厮捧着银子走开去了。

    这包厢里的钟江湖和端木彻对看了一眼:看来这个刘老板财大气粗啊。

    戏文还在继续,玉堂春扮演的织女在台上遇到了牛郎,眼波流转,分外好看。

    这个时候,隔壁包房里又传来了刚才那个小厮的声音:“这位刘客官,那边有位沈公子也想要打赏玉堂春姑娘五十只花篮,您看,您是不是匀五十只给沈公子?”

    “不可能,我先前就预订了一百只花篮,我不可能匀給他的。你叫那个什么沈公子死心吧。”刘老板一点云也不让。

    小厮似乎为难了:“这个,吴公子,这沈公子来头也不小,您看……”

    “打住,打住,不想听你这些废话啰嗦的,反正这事情没商量。”

    “这……那我去和沈公子商量一下。”小厮为难地走开了,去找沈公子。

    刘老板这样急吼吼地包了所有的花篮,包花篮最多的那位,完戏后玉堂春会到面前来亲自道谢。

    “刘老板,你不是苏隶府的人,不知道这沈公子是县太爷的小舅子,你麻烦了,这个沈公子不好对付。”

    和刘老板在一起的客人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