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第232章 猪八戒和嫦娥姐姐

    大家坐了一会儿,就回去休息了。

    到了第二天,钟江湖和端木彻要去苏隶米行。

    “去,将吴公子请来,一起去苏隶米行。”钟江湖吩咐小丫鬟说道。

    一会儿功夫,小丫鬟就回来禀告,说吴公子一大早就不在家了。

    一大早就不在家了?钟江湖觉得狐疑。

    “阿彻,表哥到是起得早。”钟江湖笑笑。

    端木彻上前,拥住了钟江湖说道:“我和表哥自年幼起,就很少交集。表哥自幼就被家人唤去外出拜师学武了。”

    钟江湖和端木彻两人说说笑笑,一路骑行去苏隶米行。

    在路上的时候,两人遇到了夏南岸和肖月娥。

    这夏南岸帅哥要么不恋爱,一恋爱起来,简直是像老房子着了火。因为初尝男女之事,所以夏南岸帅哥十分痴迷,昨晚索性没有回端木庄园,而是睡在了肖府里。

    一大早,肖月娥就起来梳洗打扮。重新获得了爱情的肖月娥,对镜晨妆颜色美。

    夏南岸翻了个身,双腿夹着被子,闭着眼睛,双手乱捣鼓:“月娥,咱们再睡一会儿。”

    夏帅哥迷迷糊糊地捞肖月娥,捞了好几回,也没有捞到肖月娥的身子。

    夏南岸睁开了眼睛,看向寻找肖月娥,才发现肖月娥正坐在床前的梳妆台前梳洗,夏南岸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来到了梳妆台前,从身后一把搂住了肖月娥,立刻,青铜镜里出现了两张年轻的容颜。

    “你不再睡会么?那么辛苦的。”肖月娥的脸蛋红红的,想起了昨夜的几次翻云覆雨。和夏南岸确定恋情之后,在夏南岸面前,肖月娥的整个人都显得柔情蜜意。

    从前,肖月娥一心痴迷端木彻。或者,到了现在,对于端木彻,肖月娥的心里仍然存在着淡淡的遗憾。但是渐渐地相信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缘分天注定这一个说法。

    她和端木彻,那是有缘无分,而她和夏南岸,才是真正的缘分。

    “辛苦?什么辛苦?我又没有做什么重活。”夏帅哥可能是睡糊涂了,一时间,竟然没有领会到肖月娥说辛苦是什么意思。

    “你呀!简直比猪还笨。”肖月娥看着青铜镜里的夏南岸,娇嗔道。

    “嗯,我是猪。我是猪八戒。”要是以往,一向自认为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夏南岸被人叫成猪时,他肯定要跟人拼命的,但是这一次不同,他变得贱贱的,将坐在梳妆台边的肖月娥搂得更紧了:“我是猪八戒。嫦娥姐姐,我来帮你梳妆。”

    “好,猪八戒,姐姐就给你一次机会。”肖月娥从梳妆台上拿过一把梳子,递到了夏南岸的手里。

    夏南岸接过了梳子,帮肖月娥梳头。要说夏帅哥,那真是对女人的妆容和梳洗打扮,天生有一种天分。

    他帮肖月娥梳了一个好看的发髻,这个发髻将肖月娥的脸蛋衬托得更加俏丽动人,十分好看。

    夏南岸又给肖月娥施了淡淡的脂粉,扬长避短,将肖月娥打扮得十分好看。

    “怎么样?嫁给我之后,你肯定会越来越美。”夏南岸帅哥得意了。

    肖月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居然可以这么漂亮。

    越看镜子里的自己,越发的喜爱。

    坐在梳妆台前的肖月娥一转身,一双玉手扣住了夏南岸的腰带,来回晃动:“说好的,以后只为我一个人妆容。”

    “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夏帅哥说道,“不过,我之前答应过几个女子,她们今天会在苏隶府的大街上等我去帮她们妆容。既然已经答应了她们,那么我就要言出必行,等帮她们妆容完了之后,除了你,我再也不会帮其它女子妆容,如何?”

    夏南岸帅哥说得及其诚恳,像他这么一个一惯吊儿郎当的人,如今正经起来,到也是稀奇了。

    肖月娥眨了眨眼睛,她虽然野蛮,但是在这件事上,却有着异样的开明,夏南岸有一身好本事,若真的只为她一个人妆容的话,那真是枉费了这一身好本事。

    如果夏南岸能用这一身本事来帮助其它需要帮助的姑娘,那也是一件好事。

    所以,肖月娥是逗他玩的,见他说得认真,肖月娥心里高兴,但是嘴上仍然是一副吃醋粘酸的样子:“好,那今天我陪着你一起到苏隶府大街上帮这些姑娘们妆容。然后你当众宣布,以后不再给除我之外的女子妆容如何?”

    “这个么……”夏南岸帅哥点了点头,觉得有些儿不确定。

    “怎么?现在就反悔了?”肖月娥故意生气。

    “不是。说出的话怎么能反悔,只是……”夏南岸有些难为情地看着肖月娥,“这种惧内的事情,只有我们两个彼此清楚就行了,要是让全大街的人都知道了,那我是不是有些儿……没面子了。”

    “……”肖月娥不说话,故意装作有些悲伤。夏南岸最怕女人这种悲伤的腔调了,立刻改口安慰道,“好,好,好,我全部答应你就是了。”

    所以,两人吃过了早饭之后,夏南岸带着肖月娥,朝着苏隶大街上走过来。

    “快看,快看,那不是昨天在大街上吵架互投臭鞋子的肖家大小姐和夏南岸么?”有两个路人看到了肖月娥和夏南岸,立刻停下脚步,对着他们两个指指点点。

    “我没眼花吧?真的是他们两个。”两个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昨天两个还是大冤家,恨不得咬掉对方一块肉,怎么今天手挽手了?我是不是眼花了。”

    路过看到他们的人越来越多,对他们两个的行为指指点点的人越来越多。

    “夏公子,夏公子!”一个路过的妇女曾经由夏南岸妆容过,因为妆容很成功,所以被钟意的男子一见倾心,嫁给了那男子。

    这个妇女对夏南岸很是感谢,昨天夏南岸和肖月娥打架的事情,她也有所听闻了,现在看到夏南岸和肖月娥在一起,这个妇女认为,是肖月娥耍了什么手段,使得夏南岸难以脱身,所以这个妇女打算帮夏南岸:“肖小姐,你一个姑娘家家,别对着夏公子这样又缠又打。”

    肖月娥还没有说话,夏南岸就将肖月娥护在了身后:“这位大姐,你说错了,不是她对我又缠又打,是我对她又缠又打。从此以后,我要跟在月娥的身边,和她一起共度到老。”

    “啊?!!怎么会这样?”这位妇女大吃一惊,“昨天你们两个还像冤家似的……”

    “这位大姐,这些事你管不着哦。”肖月娥很臭屁地说道。

    “嗯,对大姐你自便吧。”夏南岸接口,这两人,一唱一和,很是合拍。

    两个人在一些熟人奇怪的眼神中走着,对周遭的一切熟视无睹。

    他们在路上碰到了钟江湖和端木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