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第223章 你这个害人精

    夏南岸收拾了东西,来到了钟江湖和端木彻的面前。

    “湖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跟你讲,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是……”夏南岸打开了话匣子对着钟江湖说道。然后又防范地看着一旁的肖月娥,生怕肖月娥猛然的进攻。

    “我们才刚回来。”钟江湖说道,然后看了看一旁对着夏南岸虎视眈眈的肖月蛾:“你们两个……”

    “夏南岸,我的鞋子没了?你说怎么办吧?”肖月娥气呼呼地瞪视着夏南岸。

    “活该!”夏南岸嘀咕了一句,不过,说得比较轻。

    “你说什么?”肖月娥拧着眉心,看着夏南岸。

    “没啥,没啥,我说好办。”唯女子和小人难养,夏南岸为了不再引火烧身,连忙改口,“我马上帮你去找回来。”

    夏南岸去帮肖月娥找鞋子,钟江湖和端木彻也帮着找,结果,三个人只找回来肖月娥的一只鞋子。

    “这叫我怎么穿?”肖月娥瞪视着夏南岸,“都是你这个害人精。”

    夏南岸说好办,附近不远处就有一家鞋店,他让肖月娥和端木彻等人在这里等,他去帮肖月娥买了鞋再回来。

    夏南岸去了鞋店,很不巧的是,鞋店老板去办亲戚的白事去了,店铺打烊。

    街上除了这间鞋店之外,再没有鞋店了。

    夏南岸悻悻然地回到了肖月娥等人的身边,说没有买到鞋子。

    “那怎么办?”肖月娥一脸不高兴。

    “能怎么办?ding多把我的鞋子脱下来给你穿呗。”说着,夏南岸弯腰,要去脱自己的鞋子给肖月娥穿。

    “打住!打住!”肖月娥嫌恶地避开了,“谁要穿你的臭鞋子?我才不要穿男人的鞋子呢!”

    “那怎么办?我总不能给你变一双鞋子出来吧?”夏南岸抓了抓头皮,一副很伤脑筋的样子,一时间,很是为难。

    “我不管!这件事是由你引起的,你就要替我想办法。”肖月娥说道。

    “什么我引起的?你若是不来镇上管我的事情,不就没事了?”夏南岸还嘴。

    “可是你和我打赌输了,答应过我,不再出来给人妆容,只给我一个人化妆的。”

    看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吵个没完,钟将和端木彻听得都打起了哈欠来了。

    这一对,不知道要吵到什么时候!

    “夏公子,你们这样说下去,没完没了,估计到了太阳下山都不会有什么结果。”钟江湖说道,“不如我给你们出个主意,你们看如何?”

    “什么?”两人同时看着钟江湖,想要知道,钟江湖出的是什么主意。

    “夏公子你背着月娥妹妹回去呗。”

    钟江湖的话一说完,肖月娥和夏南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说话。

    “行啊。”还是夏南岸先开的口说道,然后就蹲在了肖月娥的身边,“上来吧!”

    “不上来!”肖月娥身子一动不动。

    “为什么?人肉轿子还不好么?”夏南岸问道。

    “这大街上,人来人往,成何体统。”肖月娥说道。肖月娥虽然泼辣尖酸爱闹事,但是这种让男人背着招摇过街的事情,她真的做不出来。

    夏南岸原本是一门心思想要将肖月娥这祸害背回去的,现在听到了肖月娥的这一句话,夏南岸的心里嘿嘿一乐:肖月娥啊肖月娥,你不是怕羞么?好,我就让你在大街上出一回丑,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所以,抱定了这个想法的夏南岸忽然伸出手,将肖月娥往自己的背上一搂,肖月娥一个没注意,扑爬在了夏南岸的背上:“啊!你是干什么?干什么呀?你快放我下来!”

    背上的肖月娥越是吵闹,夏南岸就越是起劲,背着他就往前走:“放你下来干嘛?你没穿鞋子,就不怕碎石头泥块压到脚么?”

    “我不管,快放我下来,不然我可要咬你了。”肖月娥一边挣扎,一边说道。

    “你属狗的么?还是原本就是一条小狗!你要是咬我,我以后就叫你小狗。”夏南岸背着肖月娥往前走,嘴巴也没有嫌着。

    “我真的咬了,别怪我不客气,这是你自找的。”

    “啊!”

    肖月娥一口咬在了夏南岸的肩膀上。这一口,用了肖月娥很大的力气。

    “啊!”夏南岸一声尖叫,接着他的手不由自主松开了,肖月娥趁机从夏南岸的背上下来。

    跟在后面的钟江湖和端木彻听到这声惨叫,都替夏南岸捏了一把汗。

    “夏公子和月娥妹妹真有可能是一对欢喜冤家。”端木彻说道。

    “嗯,不是冤家不聚头。”钟江湖认同地点了点头。

    这时,前面刚从夏南岸背上下来的肖月娥突然又爬回到夏南岸的背上。

    被肖月娥猛然爬上背,夏南岸一个没站稳,忽然之间和肖月娥一起跌倒在地上。

    两个人都摔了个腚蹲,肖月娥更惨,只穿着袜子的脚被尖利的碎石块刺出了一个大水泡。

    “快!快!背上我!”肖月娥又再次爬到了夏南岸的背上。

    对于肖月蛾这种突然的变化,夏南岸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怎么现在又要我背了?”

    “别废话,背着我躲到那个角落去。哎呀,我的脚痛死了。”肖月娥趴在了夏南岸的背上,指了指前面不远处一个拐角旮旯。

    夏南岸背着肖月娥往那拐角旮旯跑去。然后躲在了那犄角旮旯之处。

    夏南岸站定了身体,这才看清楚,原来街上人群里走来了肖老夫人和肖老爷。

    这对老夫妻是上街来采买东西的,身后跟着的下人拿着采买回来的物品。

    “肖老伯伯和肖夫人。”钟江湖和端木彻两个上前和肖家老夫妻见礼。

    “彻贤侄和彻贤侄媳妇,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肖老爷子问道。

    “我们才刚回来。”钟江湖和端木彻回答道。

    和钟江湖端木彻等人打好招呼,肖老爷这才有些犹豫地问道:“彻侄子,我听人群里的人说,月娥刚才好像和你们在一起?”

    肖老爷和肖夫人的确道听途说,最近,这肖月娥和夏南岸打打闹闹,这肖家老夫妻两个,又是担忧,又是高兴。

    担忧的是,女儿这样,总归有些碍于闺秀家的名声,高兴的是,他们的女儿愿意和夏南岸打打闹闹,那么,或许和夏南岸有缘分。

    所以,这肖家的两口子,并不多管束肖月娥和夏南岸的来往,只希望有望促成好事。

    但是,其实心里有担忧,那也是难免的。

    端木彻和钟江湖对看了一眼:“唔,刚才是和我们在一起。不过,他们两个不一会儿就离开了,估计是回家了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