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第222章 河东狮子吼

    肖月娥的这一个动作,更加激起了夏南岸的挑衅之心。

    夏南岸帅哥不管不顾了,嘴上不再留德了。

    “你们想不想知道那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丑女是谁?”夏南岸朝着下面的众人喊道,而他手上的刷子在那姑娘的脸上不停地刷,那个姑娘的脸蛋,越来越精致,皮肤也是越发白里透红,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想!想!当然想喽!”底下男男女女的热情被激了起来,一个个高声回应着上面的夏南岸。这下,夏帅哥更加得意了。

    “你们是真想还是假想?”

    “当然是真想喽!快说,快说,那个大丑女是谁?”底下的众人被夏南岸吊足了胃口,一个个都很八卦地问道。

    “好,那么等我说出那个名字时,你们马上要说全国第一大丑女!怎么样?”

    “好!好!快说!”

    夏南岸笑嘻嘻地又朝着底下的肖月娥看了一眼,肖月娥再次回瞪了一眼:我就看你小子出什么幺蛾子。

    夏南岸嘴角绽放出了狡黠的笑意,忽然之间伸出手,指着人群里的肖月娥说道:“这个全国最丑最丑的大丑女近在眼前,就是她————肖月娥!”

    夏南岸的话还没落下,人群中响起了一阵阵的喧哗,这里面,很多人,认识肖家小姐的人不少。

    肖月蛾虽然已经做足了要被夏南岸奚落的准备,刚才夏南岸说认识一个全国最丑的大丑女时,肖月娥的心里还在想,肯定不是自己,没想到,夏帅哥真是太没节操了,真的指名道姓说了她。

    “你!!!”肖月娥气得差点晕过去,因为周遭认识她的人,都将目光转向了她,而不认识她的一些人,也因为别人眼光的带动,看向了她,大家都对她指指点点,一时间,她成了这群人中瞩目的焦点。

    “夏南岸,你这个死小子,敢污蔑我?”肖月娥气炸了,脱下了左脚的绣花鞋,朝着台上的夏南岸扔了过去。

    但是肖小姐没瞄准,这只绣花鞋根本没有砸到夏南岸,而是钩挂在了后面一棵树的树枝上。

    底下的人群更是一片喧哗,这样的热闹,万年难遇啊,而且花了钱也难看到。

    夏南岸对着底下气得七窍生烟的肖月娥做了一个鬼脸,更加来劲道:“现在开始,我喊一声肖月娥,大家就接着喊全国最丑的大丑女。这可是大家刚才答应我的。”

    夏帅哥调皮起来,真是没有做人的底线。

    夏南岸扯了扯嗓子,冲着底下的众人喊:“肖月娥!”

    底下的众人开始起哄,都来了精神,齐刷刷地喊:“全国最丑的大丑女!”

    “肖月娥!”

    “全国最丑的大丑女!”

    “肖月娥!”

    “全国最丑的大丑女!”

    “大家再高声一点儿,热情一点儿,行不?预备起——肖月娥!”夏帅哥也是个起哄高手。

    “全国最丑的大丑女!”底下众人一起高声大叫,声音无比整齐,像是训练过的一样。

    “肖月娥!”

    “全国最丑大丑女!”

    “啊!!!!”

    一声尖利无比的叫声,在戳破众人耳目的同事,十分强势地将众人的声音盖住了。

    众人都停了下来,朝着这个疯狂到让人无法忍受的声音看去。

    只见肖月娥捂住了自己的双耳,闭着眼睛,一脸失控和难以忍受地用这一声尖利的“啊!!!”声来反抗。

    她不知道,她这一声忍无可忍的尖叫声,真的将众人的叫喊声给压盖住了。

    众人都捂住了耳朵,因为耳朵像是要被刺穿了。一旁的端木彻也帮着钟江湖捂住了耳朵,端木彻和肖月娥从小一起长大,肖小姐嚣张跋扈的态度,他也是常常领教过的,但是这次河东狮子吼,却是第一次听到,不免有些双腿发颤。

    “啊!!!!”肖月娥的尖叫声的回音,在四下里响起,“啊!啊!啊!”

    肖月娥大叫完了之后,脱下了自己的另外一只绣花鞋,这一次,肖小姐可算是瞄准了夏南岸,用力地朝着台上的夏南岸砸去。

    夏南岸早有准备,身体一个偏移,那只绣花鞋没有砸到他,可是旁边的化着妆容的那个姑娘就倒霉了。

    “啪!”一声脆响,肖月娥的绣花鞋结实地砸在了姑娘的脸上。

    “好痛啊!竟然敢砸我!”这个姑娘也是个泼辣的性子,她麻利地揉了揉脸,抓起了肖月的那只绣花鞋,朝着底下人群中的肖月蛾砸了过来。

    肖月娥往下一蹲,结果她身后的看客倒霉了,这个人一边看热闹,一边在啃大饼。

    飞过来的绣花鞋正好将他手上的大饼给砸飞了。

    这个时候,夏南岸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还觉得不够好玩,继续火上浇油,他将手做成了喇叭状,冲着底下的人喊叫道:“大家知道我为什么说肖月娥是个天下最丑的大丑女么?因为你们没见过肖月娥的真面目。她不化妆的时候,能将你们猪圈里的猪都吓死。大家如果说要看肖月娥的真容,就拿水来浇她吧。”

    “哗!”人群中又是一阵阵的骚动。

    钟江湖和端木彻对看了一眼,这个夏帅哥,这次真是越玩越没保留了。

    “好你个死小子!居然敢这样对付我!我一定要你好看!”这个时候的肖月娥,已经忍无可忍了,准备冲过去。

    这个时候,人群中有几个闲着没事想要找点事的,朝着一旁的豆腐店里借来三只大木桶,麻利地跑到了河边,灌溉了三大木桶的水,哼哧哼哧来到了肖月蛾不远的地方,抬桶朝着肖月蛾扑洒去。

    这下,肖月娥周围近身的人,吓得四处避让,生怕水泼在了自己的身上。

    人群中那两个顶着铁锅的人,将铁锅顶在面前,做成了防止被泼的防护盾。

    铁锅甲男说道:“原来这真的有混战啊?幸亏你有先见之明。高人啊。”

    铁锅乙男回答道:“不是什么先见之明!你还不知道,这肖月蛾和这个夏男岸在大街上这样打打闹闹,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这都成了我们苏隶府的一大风景线了。”

    “原来是这样啊。”

    “是啊。这两人简直像是公鸡和蜈蚣,是死对头。”

    两人正说着,只见一桶水哗啦一下浇灌了过来,就在这时,端木彻和钟江湖一同将肖月娥一架,一个腾空,飞出了人群。

    那桶水没有泼到肖月娥。

    钟江湖和端木彻带着肖月娥在人群外落下了脚步。

    “夏公子,该玩够了。”钟江湖对着台上的夏南岸朗声说道。

    夏南岸摸了摸脑袋,笑嘻嘻地说道:“好,今天咱们就不追究肖大丑女的事情了,大家都散了吧,后天天晴的话,继续可以到这里来找我……有需要的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