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第214章 难道这是个惊天秘密?

    广蒙世子面不改色,心里却一惊,很明显,生大妹是在怀疑他有异常,或者说,已经看穿他了。

    “怎么?不敢洗脸?怕被看穿你的真面目?”生大妹冷笑一声。

    钟江湖和广蒙世子都没有说话,一时间,事到临头,两人都做好了迎战的准备。真是要是拉下脸来,他们只能合力,看看能不能突出重围。

    “广蒙世子!还认得我么?”这时,广蒙世子听到一个男声,从一旁的帷幕里传了出来。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广蒙世子转脸凝眸看去,看到那个山羊胡子的那刻,他的心里一惊。

    怎么不认识?这个山羊胡子,曾经是他广王府里的一个人,后来因为好赌而成了惯偷,趁着人不注意,将广王府里的一些物器偷去当卖换钱,广蒙府里的一些下人也受过他的偷盗,对他都是怨声载道的。

    后来,这事被广王妃知道了。王王爷主外,但是广王府的事情都是有广王妃管理的,广王妃将这山羊胡子贬出了广王府,临走前,还命人打了五十大板,让他长点儿记性。

    后来,这个山羊胡子再也没有在广王府出现过。如今,他怎么就出现在了深山的生家呢?

    “广蒙世子?还认得在下不?”山羊胡子带着一丝得意的笑,走到了广蒙世子的身边,“看你的眼神,肯定是认出我来了?你一定很奇怪,自从我被你那凶狠的娘亲打了一通赶出家门之后,怎么就没饿死,是不?”

    广蒙世子不为所动,继续听这个山羊胡子得意洋洋地说着。

    而这个山羊胡子,也是越说越激动:“呸!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你们广王府将我毒打一顿扔出来之后,我在街角差点儿死掉,幸亏遇到了大恩人生仁凤将军,生将军将我带了回去,自此我也就成了生家的下人了。广蒙世子,你别装了,即使你不洗脸,我也都能将你认出来。你可能没注意到,你一进生府,远远地,我就看到了你。”

    的确,广蒙世子一进来,山羊胡子远远看大了他,虽然广蒙世子将脸涂抹黑黄了,但是山羊胡子仍然认出了他。

    这刻,广蒙世子的心里到是不急不躁,并没有面临危险的慌乱。既然已经被认了出来,那干脆就承认好了。

    “没错!我是广蒙世子!”广蒙世子朗声说道。

    “果然是你!”生大妹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想起了父亲和广王爷的一些未了芥蒂,“来得正好,你不来生府,我也会去找你的。我们之间,还有一些冤仇没有了结。”

    广蒙世子点了点头:“其实,我这次上山到了生府,也是为了了结以前的一些芥蒂。”广蒙世子转头看了一旁的钟江湖一眼,对着生大妹说继续说道,“过节是我们两家的,不要连累别人,你放了这位兄弟,他只不过是和我在山下遇到的,他是一个普通人。”

    生大妹的眼珠子转了转,并不回答广蒙世子的话,而是一声吩咐:“来啊,将广蒙世子抓起来,我要替爹爹出一口恶气,让爹爹在九泉之下瞑目。”

    生大小姐的一声吩咐,立刻从四下里窜出三十几条大汉。

    这些大汉,可能是生家最集中的壮年男子了。生大妹这样做,是早就听说,广蒙世子武功不弱,所以她发动了全府的壮汉围攻广蒙世子,这样胜算会多一些。

    广蒙世子唇角勾了勾,说道:“生大小姐果然重视我,出动了那么多人来对付我?可是,生大小姐,若我真的要反击或者动手,恐怕这三十几个人也不是我的对手!而且,这次上山来,我也不是来和你将仇怨结的更深的,有些事情,我们需要放开心绪好好谈一谈。”

    生大妹听了之后,眼眸闪动。按照以往的脾气,冷傲且目中无人的生大小姐才不会听敌人说完这么一番啰嗦的话,但是,这一次却不同,听了广蒙世子淡然地说完之后,生大妹居然破天荒地同意了。

    “好,我到要听听,你会编出什么花样来。”生大妹说着,吩咐众人退下,也让下人将钟江湖带下去。她虽然没有对钟江湖怎样,但是等钟江湖下去之后,是会被生府的下人监视着的,以防钟江湖不老实。

    钟江湖想了想,让广蒙世子和生大妹私谈,自己走开,这样各人分散在各处,对他们三人是有利的。

    所以,钟江湖对着广蒙世子说道:“阿蒙……原来你是世子?唉……好好的一个世子,不在王府里享福,你跑到深山老林里来干嘛?”

    说着,钟江湖就随着下人走了出去。

    “将大门关上,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许进来。明白么?”生大妹一声吩咐,众人都退了下去,将门窗关闭了,房间里只剩下了生大妹和广蒙世子两人。

    “广蒙世子,知道我爹爹是怎么死的么?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气郁而死的,而你的父王,就是造成我爹爹气郁而死的罪魁祸首之一。”生大妹忽然声音更冷了,眼眸里闪现着仇恨的痛苦之色。

    “生大小姐,这恐怕是一场误会。”广蒙世子说道。

    “误会……哈哈哈……你是怕被我杀死,你才这样狡辩的吧?”生大小姐抬了抬眉毛,陷入了回忆里。

    当初她的爹爹生仁凤大将军作为当今皇上最信任的朋友和得力干将,那真是威风凛凛无人能敌。

    唯独生仁凤将军,可以和皇上称兄道弟,可以和皇上言谈欢愉,别人给予皇上的忠告,皇上未必能够听得进去,但是只要从生仁凤大将军的口中说出,皇上必定会考虑和采纳。

    天下初定之后,皇上登基,各位拥护皇上的大臣们都等着论功受封。大家都认为,皇上能够登基,生大将军功不可没,生大将军将会地位尊贵,仅仅在皇上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可是生大将军却突然没有预兆地辞官隐居进了深山。

    在他隐居进深山的前几天,曾经去过几位在朝中很有地位,平时又和他较好的朝中大臣,其中,就有广蒙世子的父亲广王爷。

    “想必,你也知道,我爹爹找你父王是为了什么?”生大妹的脸色越来越冷了,“反正你也走不出这深山生府了,即使你不知道,我告诉你了又怎样?让你做个明白鬼,我爹爹找你父王,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我爹爹觉得皇上的行事

    行为和从前他认识的皇上有异,加上宫里太监宫女们传出来的一些谣言,我爹爹猜测,皇上是被人调包了。”

    “……”纵然广蒙世子隐隐约约,对这件事情有所耳闻,也是为了这件事而来,但是再次听到,不由还是轻轻倒吸了一口凉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