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第213章 风波迭起

    端木彻见了,觉得这二小姐的委屈积累得太多了,以至于现在泪雨如河。

    端木彻无声地取过了桌子上的一条汗巾子,递到了生二小姐的面前。

    生二小姐看着汗巾子,愣怔了一下,然后接了过来,揩着眼泪。

    “二小姐别哭了,你笑起来才好看。”端木彻说道,这个时候,他是真心安慰生二小姐的。

    就像小吃儿说的那样,生二小姐的脾气阴晴不定,哭得伤心的她听了端木彻的话,又是一阵愣怔,然后瞪着端木彻:“要你多嘴,再多嘴,小心我杀了你。你给你出去!”

    端木彻并不生气,这个生二小姐的脾气果然是怪异,一会儿风,一会儿又是雨的。

    端木彻快要走出去的时候,生二小姐却一个上扑,扑到了端木彻的身边,趴在了他的肩膀上哭,她一边哭,一边口气十分不好:“借你的肩膀用一下!”

    这个时刻,端木彻将肩膀借给了生二小姐,但是端木彻的心里,有着底线,和这个生二小姐在一起,借一下肩膀是可以的,再往下发展,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他要对湖湖信守承诺。

    “呜呜呜……我是不是疯了?”生二小姐趴在端木的彻肩膀上哭,一边哭一边问端木彻。

    “二小姐只是太委屈了。”端木彻说道。

    这一句话,似乎很入生二小姐的耳朵,顷刻间,生二小姐觉得这个泥瓦匠的肩膀很是宽厚,有种浓重的男人味,靠在上面让她有了一种久违的安全感。这种感觉,就像她五六岁的时候,常常耍靠在父亲的肩头一样,很是温暖和厚重,有着深深的爱意。

    这是一个不错的男人。生二小姐一边哭,心里一边想到。蓦然之间,她被自己的想法吓坏了,她怎么可能对一个泥瓦匠人有这样的想法?而且仅仅是因为心碎,所以借着这个泥瓦匠人的肩膀靠了一小会而已。

    屋子内的生二小姐思绪万千,外面花丛下面的钟江湖和广蒙世子也是思绪万千。

    纵然钟江湖再大方,遇到有别的女子靠在了自己男人的肩膀上,钟江湖也大方不起来了。爱人之间,有时候醋意也是爱情浓烈的一种体现。钟江湖自然深爱端木彻。

    “阿彻只是和生家二小姐在演戏,为了要套出端木进的下落,所以阿彻才会让生家二小姐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这没什么!这没什么!”钟江湖在心里自言自语地劝慰自己。

    “钟妹妹,你的脸色不好。”一旁的广蒙世子说道。

    “没有,我的脸一向是细腻红润有光泽的。”钟江湖还在嘴硬,眼眸却看着房间里的端木彻和生二妹看。

    “若是钟妹妹不想看到端木公子如此这般,我设法去将端木公子喊出来。你看如何?”广蒙世子不想看到钟江湖眼眸里的痛楚之色。若是钟妹妹的眼眸里有了痛楚之色,那么他将更加痛苦。

    “不用,不用。阿彻的戏演得不错。”钟江湖还在死鸭子嘴硬。

    这时候,先前那个凶巴巴的家丁到处在找钟江湖和广蒙世子两人。

    “钟小湖!阿蒙!钟小湖!阿蒙!”家丁叫道,然后自言自语起来,“奇怪!这两个人乱跑到了哪里去了?”

    钟江湖和广蒙世子对看了一眼,心道,这个时候不出去,让这个家丁找得着急了,也会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钟江湖对着窗户里的端木彻和生二小姐看了一眼,心道,阿彻肯定会管好自己的。她应该相信阿彻。

    所以,钟江湖和广蒙世子走了出来,走到了家丁的身后。

    “这位小哥,我们在这里。”广蒙世子说道。

    家丁被广蒙世子和钟江湖吓了一大跳,转身摸着胸口看着他们两个。家丁的口气有些不悦:“吓死我了?你们两个走路无声无息的,像鬼魂一样。你们怎么不在房间里呆着?出来瞎溜达干嘛?”

    “刚才我有点而腹痛,出来去了茅厕。”广蒙世子捂着肚子,面上有痛苦之色。

    “去茅厕?那他呢?”家丁指了指钟江湖。

    “我怕他掉进茅厕里,随时守着他,他要是真的掉进去,我也好及时捞他起来。”钟江湖随口编了一个谎话。

    “胡扯!一个大男人,四肢健全,脑子又不傻,怎么可能上个茅厕会掉进去呢?”显然,家丁不会相信这种荒谬的事情。

    “真的,我这位兄弟患有一种头昏的毛病,一不小心就会晕倒。”钟江湖说道。

    “行了,行了,别在这里瞎掰扯了。生大小姐有事要找你们两个去。”

    “什么事?”广蒙世子和钟江湖对看了一眼,心道,刚才才看到生大小姐气冲冲回去,现在这么快就找他们两个?难道是为了端木彻的事情?生大小姐是想要通过他们两个,更加了解端木彻的一些事情?

    估计是这样的。

    既然生大小姐有请,那么他们不能不去。

    “小哥,大小姐叫我们什么事?”广蒙世子问道。

    “左右是好事,估计是给你们安排任务了吧。”家丁也不知道生大小姐叫他们去干嘛。

    钟江湖和广蒙世子跟着家丁到了生大小姐的门口,刚才在生二小姐门口的那个丫鬟山茶正守在门口。

    山茶进去汇报。

    “回禀大小姐,那两个泥瓦匠人来了。”山茶说道。

    这时候的生大小姐正和一个有着山羊胡子的男人在一起。

    “你可曾看仔细了?”生大小姐一脸威怒地看着这个山羊胡子。

    “在大小姐面前,怎敢粗心大意!”山羊胡子毕恭毕敬地说道。

    “好。你先躲到帷幕后面。”生大小姐说道。

    “是,全凭大小姐的吩咐。”山羊胡子点头哈腰,“如果大小姐将这件事办成了,能不能赏赐我……”

    “我最讨厌事情还没做成就开条件的人,等成事之后再说。”生大妹的口气十分不悦。

    山羊胡子不敢多嘴了,乖乖地躲在了帷幕的后面,看广蒙世子和钟江湖走了进来。

    “见过大小姐,请问大小姐找我们两个来有什么事情?”钟江湖说道。

    生大妹并不看钟江湖,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广蒙世子:“你叫什么名字?”

    广蒙世子觉得有些不妙,心怀戒备地回答道:“我叫阿蒙……”

    “阿蒙?!”生大妹呵呵一笑,对着门口喊了一声山茶。

    山茶应声走了进来。生大妹让山茶去取一盆水和一块洗脸巾过来。

    广蒙世子更加觉得不妙了。

    很快,山茶拿着一只铜盆,盆子里盛满了水,水里漂浮着一条洗脸巾。

    “将脸洗了。”生大妹对着广蒙世子喝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