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第193章 绝品夫妻演双簧

    端木彻用下巴抵着钟江湖的脸颊,摩挲着,然后沉默良久说道:“只要和你在一起,不管是地狱还是天堂,我都感到开心。”

    说到这个话题,两人又开始沉默,马蹄儿嘚嘚,朝着老树洼村子行去,头ding墨蓝的夜空,繁星流动。

    钟江湖和端木彻去了妮妮家里,先将新娘的吉服给了妮妮。

    妮妮的婆婆正和一帮乡邻在煮红喜蛋,看到钟江湖和端木彻,忙拿了两只刚煮好的红喜蛋塞进了他们的手里。

    几个头发花白的老大婶对着钟江湖和端木彻左看右看,然后小声议论着,眼神里有赞赏的神色。

    钟江湖和端木彻都是何等聪明的人,他们相互对看了一眼,会心一笑。

    “看来,阿彻你又有麻烦了。”

    “彼此,彼此,湖湖你也有麻烦了。谁叫我的湖湖女扮男装的样子,这么的让人心仪呢?”端木彻轻声。

    果然,这帮大婶走了过来,大婶们刚要开口,却听到钟江湖和端木彻一惊一乍的。

    “啊呀,端木兄,年前小弟去你家的时候,看到少夫人拿着笤帚追着你跑,说是你要再娶的话,她就要打断你的狗腿。现在少夫人可曾温柔了些许?”钟江湖问端木彻。

    端木彻双手乱摇,一脸痛苦之色:“唉!唉!唉!别提了,悍妇现在改用刀子了,说我要是再娶小妾什么的,就要在我身上捅几个窟窿,你看我身上还有疤痕……”

    说着,端木彻做出了要掀起衣服的动作。

    被钟江湖阻住了:“不看,不看,看了太过瘆人了。你呀,真是惧内。”

    端木彻的鼻孔里嗤了一声:“大哥不要笑二哥。你还不是怕夫人。前两周,我还看到你夫人擅自将你娶的三房小妾全部休掉,你跪在搓衣板上,还吭声都不敢。”

    “哎呀,给我留点面子吧。”钟江湖故意有些不好意思。

    他们两个的对话,被大婶她们听到了。

    “这外面的女人都那么厉害么?”一个大婶问道。

    “不知道,女人家不就应该听丈夫的么?”另外一个狐疑。

    “哎呀,这两位公子都有了妻子,他们是不会留在我们这种穷旮旯小村庄里的,而且,他们的妻子那样厉害,咱还是打消做媒这样的念头吧。”

    “是啊。打消这样的念头。”

    “嗯。有凶悍的妻子的男人惹不得。”

    看火候差不多了,钟江湖说道:“大婶,你们有事么?”

    “呃……没事,没事……没啥事。”

    大婶们纷纷退开。

    钟江湖和端木彻见四下没人,都露出了俏皮之色,两人击了掌。

    钟江湖眼眸里美好的笑意,扣动了端木彻的心,他将她拥住了,温热的唇,在她的唇上轻轻游移。

    “啊!”

    一声惊慌失措的叫声,让两人迅速分开了。

    一个胖大婶惊慌失措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你们……你们……你们刚才……怎么可能?你们两个都是男的呀。难道你们是外面说的那种关系……”大婶的眼珠子都要惊出来了。

    “大婶,你刚才肯定眼花了。”端木彻说道。

    胖大婶揉揉眼睛,说道:“我没眼花啊!我明明看到你们两个在亲亲的。你们两个的嘴唇碰在一起……”

    胖大婶满眼狐疑。

    “不是。不是。是大婶你看错了,钟兄弟迷了眼睛,让我帮着吹一下。”端木彻说道,偷偷对着钟江湖吐了吐舌头。

    “原来是这样啊?”大婶将信将疑,不过,这是最合理的说法。

    钟江湖和端木彻吃了热乎乎的红喜蛋,然后骑着马儿回了牛婶家。

    牛婶家里,被端木彻和钟江湖甩掉的广蒙世子满心的郁闷,帮着牛婶煮红※豆汤的时候,因为开小差,将红※豆汤全部洒在了灶台上,慌忙将红※豆拾取起来的时候,没有放进锅中,失神放进了一旁的垃圾泔水桶里。

    帮着牛婶到各处乡邻处借桌椅板凳的时候,搬着凳子,魂不在身上,差点儿走进了一旁的水沟里。

    “广公子,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一旁的阿丰看到广蒙世子一副魂不在身上的模样,问道。

    “没有。”广蒙世子的眼眸一直朝远处张望着,心想,端木彻和湖湖为什么回来的那么晚?他们在干什么呢?

    想到刚才端木彻看向钟江湖时那种爱恋和欲。望并重的眼神时,广蒙世子的心里浮现出钟江湖和端木彻两人相亲相爱的情景。

    广蒙世子敲打着自己的脑门,不容许自己再想下去:该死!该死!不能再想下去了!他在心里告诫自己。

    “咦,广公子,你头疼么?”在忙碌中的牛婶停了下来,“我房间里有治头疼的狗皮膏药,贴在两侧的太阳穴上,治头疼很是灵验。”

    “不用,不用。”广蒙世子有嘴说不清,摇了摇手。

    嘚嘚的马蹄声愈来愈近,将广蒙世子的整颗心都提了起来:钟妹妹和端木彻回来了!

    钟江湖和端木彻骑着马儿,来到了牛婶家的院子里,两人一下马,就看到广蒙世子端着一口大海碗,憋屈似的鼓着腮帮子,哀怨地看着他们两个。

    “你们怎么那么晚回来?”广蒙世子的口气里,满是吃醋的味道。

    “路不好走,所以回来的晚些喽。”端木彻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就着油灯,广蒙世子上上下下打量两人,仿佛要从两人身上找出什么蛛丝马迹,看得钟江湖和端木彻两人心里发毛。

    “广兄,有什么不妥么?”端木彻盯着广蒙世子问道。

    广蒙世子不理睬他,而是仔细地看着钟江湖,眉心疼痛一样一皱,他在钟江湖的头发上粘取下一根枯草根。

    “怎么会有枯草在头发上,莫非你们两个……”

    呃……还真是喜欢追根问底。

    端木彻淡定地说道:“在村道上走,难免会沾上枯草,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广蒙世子的眸光闪了闪,充满了狐疑,忽然之间,他的眉心拧得更加紧了,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一样,指着钟江湖脖颈口在衣衫下若隐若现的红色吻痕说道:“这个是……”

    呃……这位广蒙世子也真够多管闲事的。人家两夫妻的事,即使端木彻要在钟江湖的身上种满了红色的印痕,也不管他的事啊。

    没办法,谁叫他爱上了钟江湖,自此眼中只有钟江湖一人,只有钟江湖是色彩明丽的风景,其他女子皆是黑白呢。

    “看不出来么?爱的印记。”端木彻凑到了广蒙世子的耳边,轻声说道。

    广蒙世子一阵沉默,脸色极其复杂多变,手中的大海碗掉落下来的那刻,端木彻准确地接住了:“愣神什么呢?多好的海碗啊,打碎了多可惜。”

    广蒙世子的心里各种酸楚,爱情里,有时候真的是讲究先来后到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