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第188章 老树洼村的大会

    因为心里爱着钟江湖,所以两人都不敢惹恼了钟江湖,行事必定小心翼翼。

    所以,这件事,他们就不再过问了。

    稀粥已经吃好,一行人朝着打谷场上走去。

    钟江湖端木彻广蒙世子等人到了打谷场上。

    村民们陆陆续续地到了打谷场上,因为没有凳子坐,所以每人都在一旁的柴垛上抽取了一把干稻草,扎了一个草把子,当凳子坐。

    村长站在中间,吧嗒吧嗒地抽着悍烟。而这时,单老汉和老妻子早就到了。

    单老汉的老妻子跟在村长的左右:“村长,咱的茅屋也不用村里人出钱修了。只求村长让村里人放过我的那两个媳妇儿。虽然她们不守妇道,但是毕竟没有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就饶过她们这一次吧。”

    单老汉也在旁边求村长:“村长,您看,这件事咱们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夫妻两个心地还是善良的,虽然儿媳要改嫁,对于他们来说,某种程度上是要离开老残的他们,但是他们仍然不舍得媳妇们受苦。他们的内心,是矛盾的,有自私的一面,也有仁慈的一面。

    自私的一面是,他们不希望儿媳妇们改嫁,不给他们养老送终;而仁慈的一面是,他们知道儿媳妇们心里的苦,他们也希望儿媳妇们过上幸福的生活。

    村长说话,吧嗒吧嗒地抽着烟,等到他过足了烟瘾,才弯腰将旱烟袋在鞋帮子上磕了磕,然后插在了裤腰间,说道:“这事儿,我一个人做不了主,得要听听全村人的意见。”

    “还请村长多多让村民们饶恕了我那两个媳妇。”

    “这件事幸亏及时制止住了,不然真要是发生了,破坏了咱们争取贞洁烈妇村的荣誉,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香芋和王翠的。”村长闷闷地说了一句,听言下之意,好像是有要饶恕王翠和香芋的意思。

    村长见了钟江湖等,立刻走过来,恭恭敬敬地和钟江湖说话,并且搬出来唯一的一条长凳子,让钟江湖和广蒙世子等人坐下。

    “你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一定要上坐。”

    看着村长这么热情,钟江湖坐在长凳子的中间,端木彻坐在了右边,广蒙世子坐在了左边,而村长就站在他们的旁边,对着全村人讲话。

    村长先处理了有关于单老汉家茅屋倒塌的事情。

    这件事情,确实是因为村民的拥挤推搡,而使得茅屋倒塌下来的,所以村长让村民们出资帮单老汉重建茅屋,至于产生的费用,分摊到每户。

    第二件事情,就是有关于王翠和香芋想要和人私奔改嫁的事情。

    “事情的经过我也不复述了,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村长说道,“这钟公子和广公子其实也是受害者,他们根本不知情况。即使知道了王翠和香芋的目的,两人也没有要带走王翠和香芋的意思,况且这两位公子在危险的关头,救了咱们村民的性命,是我们的恩人,我们不可以对他们失礼。”

    村长的一番话,村民们都赞同。

    一个说得上话的村民走了出来,说道:“钟公子他们确实是我们的恩人,我们应该感激他们,但是村长对王翠和香芋,该怎么处理呢?按照以往的例子,是要全村游行和浸泡猪笼的。”

    一旁的香芋听到了浸猪笼这一句话,吓得腿脚都软了,差点儿摔倒在地上,硬是被一旁的王翠搀扶住了。

    王翠在香芋的耳边轻声说道:“大嫂子,不要怕,到了这个时候,咱们豁出去争取一回。”

    村长听了村民的那句话之后,说道:“没错,以往是有这样的例子,但那都是严重伤风败俗的事情,现在王翠和香芋只是有了这个想法,并没有达成。不如我们让她们两个当着大家的面,表个态,自此以后,不要再犯。在村子上循规蹈矩,不再有再嫁的心,大家就原谅她们这一次。”

    “好。只要是没有妨碍到我们贞洁烈妇村的名节,我们就原谅他们这一次,不过,一定要她们当着众乡亲的面,忏悔和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有再嫁和不洁的心思,踏踏实实地在我们老树洼村守着贞洁。”乡亲们喊道。

    众乡亲的眼光,朝着王翠和香芋看去,想要听王翠和香芋表白认错。

    这刻的香芋,已经木掉了。而王翠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众乡亲说道:“各位乡亲,我想了很久,当着大家都在,我把我的心里话说开了。这辈子,我不想孤老终生,我还年轻,我希望有个家,有自己的孩子……”

    王翠的话一出,全场一哗然。

    “这……这也太大逆不道了。太不遵守妇道了。”众多乡亲议论纷纷。

    王翠拉住了香芋的手,继续对着众乡亲说道:“我和香芋若是遇到了合适的人,我们会再嫁。”

    然后,王翠对着单老根老夫妻说道:“公公婆婆,不管以我们是不是重新组织家庭,你们永远都是我们的公公婆婆,我和香芋一起,会为你们养老送终。”

    “不行。不行。王翠和香芋要是嫁人了,以后我们贞洁烈妇村的名号就保不住了。为了村上的荣誉,我们可不能让王翠和香芋这么做。”一个年老的村民说道。

    “既然王翠她们死不悔改,那么我们也只能惩罚她们了。”另外一个村民说道。

    大家为了村子的荣誉,朝着王翠和香芋这边涌了过来,想要将王翠和香芋两个捆绑起来。

    香芋和王翠躲到了钟江湖的身后。

    “钟公子,求求你帮我们说几句话吧。”着急中的香芋,拉住了钟江湖的衣袖,向着她求救。

    看着香芋和王翠躲到了钟江湖的后面,众多的村民就不再上前了。

    钟江湖是村上很多人的救命恩人,所以大家都尊重钟江湖,对她有敬意。

    “大家先静一静。”钟江湖对着众人说道,然后又转头问村长,“村长,新皇帝登基,是不是主张众生在律法的范围内,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权利?”

    村长听了钟江湖的话,mo了mo脑袋想了想:“嗯,好像是这样的。”

    “那么就该让老树洼村的丧夫女子说出自己的心声,看她们是不是真的肯一辈子守寡,为的只是一个可笑的贞洁牌坊和全村所谓的荣誉。”钟江湖说道。

    村长很尊重钟江湖,听钟江湖这样一说,立刻叫王瘸子将村子里的寡居妇女喊出列。

    很快,一群妇女站了出来。

    “李宝根家的,说说吧,你想不想守贞洁?”村长问李宝根家的。

    “要守贞洁。”

    “大牛媳妇呢?要不要再嫁?”

    “不要。”

    “三张嫂呢?”

    “不……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