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第185章 和她一生平安喜乐

    “端木彻,你不简单。”广蒙世子一边扣着衣衫,一边说道。

    端木彻也是扣着衣衫,他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一个普通百姓,只是家里微微有些积余,有什么不简单的。我只想和湖湖一起,将弟※弟阿进找回家,一家团聚在一起。我只想和湖湖厮守一辈子,平安喜乐。”

    广蒙世子静静地听着,开始的时候,并不发表意见,直等到端木彻说完,广蒙世子才说道:“就凭你xiong口的那枚飞空在天的纹身,你想要过那种农家的安逸日子,恐怕也只是梦想罢了。”

    听了广蒙世子的话之后,端木彻在扣衣衫的手停顿了一下,仿佛某根神经被触动了。

    端木彻的这种表情,在瞬间里一闪而逝,他轻轻地系着衣衫:“这个世上,除了湖湖之外,还有什么身外之物是不能放弃的呢?我会许给湖湖一个安稳平静的下半生。”

    广蒙世子的眸光动了动,看来,端木彻已经做好了准备,为了钟江湖,他可以放弃所有。

    两个男神在说话的时候,外面的钟江湖有些心焦。

    刚才这两个男人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对劲,现在进去那么久又不出来,这两人在搞什么鬼?

    钟江湖正要敲门的时候,单老根走到了钟江湖的面前:“钟公子,你们的衣衫换好了没有?村长已经集中了村民去了打谷场,喊三位公子也一起去。”

    单老汉的脸色不是很好。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嗯,我们马上来。”钟江湖答应了一声,敲了敲门,“阿彻,世子,你们换好衣服了没?村长召集村民去打谷场,我们也需要赶过去。”

    里面的端木彻和广蒙世子答应了一声,开了门,走了出来。

    端木彻走在钟江湖的右边,广蒙世子走在左边,三个人朝着外面走去。

    走到了单老根家的院子里,只见香芋蹲在地上哇哇地哭,王翠和春芽儿在一旁劝她。

    曾经,老树洼村有一个村妇和隔壁的男邻居有染,被众多相邻抓奸在chuang之后,那名妇女被拴捆着麻绳,拉到村上游村。

    很多村上的人都拿了烂菜叶子和羊粪牛粪砸打这名妇女,嘴里不停地叫骂着:“该死的****”,后来,这名妇女下场凄惨,被浸猪笼。

    香芋越想越害怕,觉得村上人也会用这样的方法对她,所以临到了去打谷场的时间,她吓得大哭起来,赖着不肯去打谷场。

    王翠没有大嫂子香芋那么胆小,她虽然也纠结害怕,但是到了这个地步,她反而镇定起来。该来的,总会来。

    “大嫂子,你别害怕。”王翠说道。王翠是个心思慎密的聪明妇人,她看出钟江湖和广蒙世子救了村民之后,村长似乎对钟江湖和广蒙世子很是恭敬。

    所以说,等一下若是钟公子和广公子能够为她们两个说句话,那么她们两个或许就不会受到村人的惩罚了。

    另外有一点,王翠注意到了,这位钟公子是个极其好管闲事的主,幸运一点的话,这位钟公子或许能够扭转她们这个所谓贞洁烈妇村的蒙昧思想呢。

    虽然钟江湖和广蒙世子没有答应带她们两个走,但是王翠觉得,这也未必不是好事。听这位钟公子的口气,似乎有带她们废除桎梏的意思。

    所以,王翠在香芋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将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诉了香芋,要香芋不要太过于钻牛角尖了。

    “嫂子你莫要哭,哭是最没有用的。等一下那位钟公子来了,我们好好求求他。”王翠说道。

    “不用求我。我会尽力而为。”一个清丽的声音传了过来,是钟江湖。

    钟江湖朝着王翠她们几个走过来,她们刚才的话语,她全部都听到了。

    香芋听到钟江湖这样一说,抹了抹眼睛说道:“多谢钟公子了。”

    香芋和王翠等人也一起去了打谷场。

    一行人赶往打谷场,走到半路,路过路边一幢三开间的农家小茅屋,被茅屋里的老妇人喊住了。

    显然,这个老妇人在单老根家茅屋倒塌下来时候,她也在场。

    所以,老妇人认得钟江湖等一行人。

    老妇人冲着钟江湖一行人招手:“这几位公子,你们肯定没吃早饭吧?咱家煮了一大锅子的小米稀粥,过来喝一点儿,身上才会暖和。”

    钟江湖他们几个确实是饿了,所以说了一声叨扰,然后走进了老妇人家茅屋的堂屋里。

    昨晚闹腾了一晚,厨房被压塌了,王翠和香芋她们都没有吃早饭。

    这个招呼钟江湖他们几个去喝稀粥的老妇人,村上的人都称呼她为牛婶。

    王翠和香芋觉得,经过了昨晚的事情之后,牛婶肯定会另眼相看她们,所以不会叫她们进去用早饭。

    牛婶肯定会怕她们两个玷污了自己的家。

    但是牛婶却喊住了王翠香芋和春芽三妯娌。

    “你们三个想必也没有吃早饭。过来喝点儿小米粥吧,我煮了整整一大锅子呢。”牛婶笑咪※咪的,一副十分和蔼的农家大妈模样,很是有亲和力。

    香芋虽然肚子饿,但是心事重重,所以没胃口,王翠和春芽劝解了香芋几句,拉着王翠去了牛婶家里。

    牛婶和老伴儿只有一个女儿,女儿嫁到了邻镇的一个村子里。所以,家里只有这老两口。

    王翠一行人走进屋子的时候,看到屋子里有一个年轻的农家小伙子。

    这个小伙子长相忠厚,体格也十分健壮,一看就知道是干农活的好手。

    小伙子正麻利地给钟江湖和端木彻等人盛着小米稀饭:“这几位公子,咱农家人都是粗糙的粮食,你们小心烫口。”

    小伙子见香芋等三个小媳妇们走了进来,憨厚的脸上闪过一丝微红,然后招呼王翠几个坐下来,他去灶上的锅里盛小米稀粥。

    “不用麻烦你了,我们自己去。”王翠和香芋有些不好意思地对那个小伙子说道,然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牛婶老夫妻两个正在。对于牛家出现的这个年轻后生,香芋和王翠不好意思多问,弄得不巧,又会遭人闲话。

    牛婶老夫妻帮着王翠和香芋等人盛了稀粥,大伙儿就着一碟咸菜疙瘩,在厨房里吸溜吸溜地喝起了稀粥。

    而堂屋里,钟江湖和端木彻及广蒙世子也在喝稀粥。

    对于这种农家的稀粥,钟江湖和端木彻并不是第一次喝,以前在端木庄园的时候,庄园里的早饭基本上都是稀粥配着小菜再加上几个白面馒头。

    而广蒙世子就不同了。身在王府的广蒙世子,早膳都是吃一些热冷控制得很好的燕窝粥,或者牛乳及其各种精致的点心糕饼,花样繁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