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第132章 姑娘很动情

    夏南岸走到了卫光的身后,卫光背后没长眼睛,看不到夏南岸,可是躺在地上不能喊叫不能动弹的肖月蛾一下子就看到了化着和端木彻一模一样面容的夏南岸。

    肖月蛾将夏南岸看成了端木彻,肖月蛾心里一阵激动:她的阿彻哥哥总会在她需要他的时候出现,这次也不例外。

    肖月蛾看着夏南岸,眼睛有了湿意。

    夏南岸摆摆手,要肖月蛾不要惊慌。夏南岸忽然捏着嗓子,变成了女声,又嗲又粘地道:“死鬼!原来你在这,人家好找!”

    卫光心里一惊,很狐疑地回过头,心想,难道曾经和自己好过的哪个女人在这里么?

    好奇害死猫,卫光放松了警惕,回过头。

    说时迟那时快,卫光刚一回头,夏南岸屏住呼吸,噘着嘴儿,将手里的那包粉末一吹。那粉末如同雪花,在卫光的面前洋洋洒洒。

    卫光回过神,想要屏住呼吸,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有微小的粉末被他吸入到了鼻腔里。这种又笑又喘粉末可谓是江湖上最奇葩的歪门邪道用具,一经吸入就会难以抑制地又笑又喘,根本控制不了。

    “哈哈哈哈……”

    “咳咳咳咳咳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咳咳咳咳咳咳……”

    卫光捏着自己被烧得火炭一般的喉咙,一会儿像疯子,一会儿像哮喘重症病人。

    这个时候,卫光已经顾不得什么了,喉咙越来越痛,脖子突然爆粗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咳咳咳咳咳咳……”

    “哈哈哈哈……”

    到了最后,卫光只剩下像拉风箱一样的咝啦声,整个身体蜷缩在地上打滚。

    要说这夏南岸帅哥袖子里歪门邪道的宝贝可不止这一件,夏帅哥掏出了闯江湖必备的蒙汗药湿巾子,往卫光的口唇上一抹,卫光两眼一番,迷晕了过去。

    刚才夏帅哥没直接用蒙汗药,怕对手实力太强,不能一下子迷倒他,现在卫光力气用得差不多了,他才用药迷了他。

    只有将对手迷倒,夏南岸才觉得安全。

    夏南岸过去,给夏月蛾解开了穴道。肖月蛾一股脑扑入夏南岸的怀里,泪如雨下地甜蜜音饮泣:“我就知道彻哥哥你心里还有我,这么多年的情份,且是说忘记就忘记的。彻哥哥,让我留在你的身边……”

    夏南岸被肖月蛾这样抱着,看着她泪雨朦胧,悲喜交集,昔日嘻嘻哈哈没个正经的夏南岸心里一颤,突然间胸腔里全是柔软的情绪,他没有吱声,抱住了肖月蛾,在她背上轻轻地拍打着,给予她安慰。

    这刻的夏帅哥,心很纯净,只想安慰这个女生。他心里也隐隐约约猜到了怀抱里这个女人和端木彻之间的事情。

    夏帅哥正在思绪万千的时候,猛然间被肖月娥吻住了口。

    夏帅哥一愣,愣神之后突然发觉自己坚守的初吻居然这样被人夺走了,这要是传出去,他的一世帅名就毁了。

    “呜呜呜……”夏帅哥想要挣脱肖月蛾的深吻,却不想这动情爆发中的小妞太猛了,一把摑住了他左右的脸颊,使得帅哥根本动不了,任由她啃吻。

    展露爱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赋,根本不用人教授,肖月蛾一个黄花闺女,对于吻这种事情,也是有笨拙很快变熟练。

    肖月蛾微微闭着眼眸,缠绵的泪水儿,顺着眼角不停地蜿蜒而下,一路湿亮。她的香唇撬开了夏南岸的牙齿。

    一向活络的夏帅哥,这刻的思绪却再一次被肖月蛾的痴。缠搞得混沌一片,任由肖月蛾滑。腻的舌。尖进。入口中,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在这样的纠。缠里,夏帅哥的心一点点地,酥掉了。

    他原本轻轻拍打肖月蛾后背的手儿在这种浑然忘我的酥。麻里,停止了拍打。

    山洞里的两人在深吻,并不知道,山洞外的小道上,正缓缓走着钟江湖和怜儿等一众人。

    刚才钟江湖去房里看怜儿及两个小宝贝。

    两个小宝贝都长得粉团似的,很是可爱,钟江湖抱抱这个,亲亲那个,爱不释手,都差一点要开口向怜儿借回家玩几天了。

    呃……钟霸女爱心泛滥,萌过了头,居然将宝宝们当成了玩具。

    和怜儿说了一会儿话,怜儿收拾了衣衫,在头上裹了防风抹额,就和钟江湖一起到大厅里去,众多宾客还没有见过两个小主角呢,怜儿带着宝宝们去见宾客。

    钟江湖和怜儿一起朝着客厅走去,而肖家老夫妻及肖印陪着一些散心的宾客在肖府的花园里走着。

    肖家人和钟江湖在山洞处汇合,钟江湖的武功在恢复,听觉的灵敏度也在不断增加,她刚要和迎面而来的肖家人打招呼,忽然听到假山洞里有呜呜咽咽的声音传了出来。

    钟江湖眸光一闪,朝着假山洞里看去。假山洞里虽然光线不足,而且夏南岸正好是背对着钟江湖的。钟江湖依然从背影和衣着这两点,认出了夏南岸。

    夏南岸在和人接。吻?

    钟江湖思绪一顿,却因为夏南岸的遮挡,看不清那个女子的面容。

    钟江湖正觉得好奇,想知道里面的女子是谁。只听那个女子呜呜咽咽地喊着端木彻的名字。

    “彻哥哥!彻哥哥!”

    肖月蛾。

    钟江湖的思绪再一次停顿了,一旁的怜儿,也注意到了山洞里的人,她看到里面的情景,听到肖月蛾的声音,忽然间脸色有些儿发白。

    而迎面上来的肖印和爹娘看着钟江湖和怜儿都朝着山洞里张望,三人的目光也是被吸引了。

    三人一看,立刻神情就不对劲了。

    “你们!”肖老爷沉不住气,大叫了一声。

    所有亲朋好友的眸光全部集中到了正在深吻的肖月蛾身上。

    肖月蛾和夏南岸这才惊觉,两人松开了彼此。

    肖月蛾看见这么多人,再看到钟江湖,心想反正大家都看到了,这到正好,她鼓足了勇气,对着钟江湖说道:“你也看到了,彻哥哥的心里其实是有我的。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和你争大小,我只要求个妾的位置就可以,以后我和你一起好好伺候彻哥哥,争取为端木家多添人丁。”

    这一番话,从一个未嫁的姑娘口中说出来,着实是大胆。

    钟江湖的眼眸闪了闪,看向夏南岸,意思是让夏南岸解释一下其中的阴差阳错。

    夏帅哥这会儿早傻了,刚才被强吻他抗拒,可是四唇相黏的时候,他的心里产生了一丝丝异样的心动,他昏昏然的,并没有完全去想肖月蛾将他当成了端木彻,现在听到肖月蛾向钟江湖表白立场,夏帅哥居然有了一种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突兀感。

    这种感觉出现在夏帅哥的身上,可真是难得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