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第131章 光天化日,乱丢腰带

    钟江湖等一行人往里面走,由着肖家的童仆迎接到了客厅里。

    此刻的客厅里,陆陆续续地坐了一些客人,现在还没有到开宴的时候,这些客人都聚在一起喝着茶水,吃着一些干果和点心,他们东家长李家短地闲聊着。

    怜儿和宝宝们还在房里没出来,肖家老夫妻在客厅里接待客人。

    和肖家的老夫妻闲聊了几句,说了一些恭喜的话之后,钟江湖起身,有些迫不及待地要去看看房中的怜儿和今天的两个小主角。

    肖家老夫妻笑吟吟地要丫鬟带钟江湖去怜儿的房间。

    钟江湖前脚走,夏南岸这位帅哥后脚就跟进了肖家的内府。

    只是,钟江湖走得太快,夏南岸没有跟得上钟江湖,所以,夏南岸在肖府的内院随便转了起来。

    肖府的内院,假山石头后面有个弯月形状的池子,里面养了无数尾红色的鱼儿,在水里游来游去,十分地好看。

    夏南岸走到池子边,拿着树枝儿,逗弄着池子里的鱼儿。鱼儿们见树枝儿入水,一下子吓得四下散去,但是一两分钟后便不怕了,围在树枝的周围游来游去,调皮的夏帅哥又抖动着手中的树枝,使得池面水波粼粼,鱼儿们又再次逃开去。

    “彻少爷,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不去前厅喝茶么?”有一个肖家的男仆经过,将夏南岸当成了端木彻。

    显然端木彻是肖家的常客,肖家的仆人很熟悉端木彻。

    “我在这里玩会儿,你去忙你的。”夏南岸说道。

    “咦,彻少爷,你今个说话的声音怎么有些变了?”这个仆人很细心。

    “我风寒感冒,声音变了,你快走吧,小心我传染给你……阿嚏!阿嚏!”夏南岸故意冲着那个男仆打喷嚏。

    男仆连连后退,心道,要真是被传染上了,又要去看病抓药了。自己得攒着钱儿娶媳妇呢。

    “彻公子,你自便。”所以,男仆快步走开了。

    夏南岸继续逗弄着鱼儿。

    在不远处,那个叫卫光的后生和肖月蛾走在一起散步。

    一心想要妹妹忘记端木彻的肖印,在卫光来了之后,就安排卫光和肖月蛾在后花园闲话见面,借此希望两人能够培养出好感,促成好事。

    肖月蛾虽然不悦,但总算听了哥哥的安排,在后花园的牡丹亭中见了卫光。

    卫光长得并不讨厌,谈吐也可以,但是肖月蛾瞄了卫光一眼,心里立刻就拿卫光和端木彻做了比较。这个卫光,根本没法子和阿彻比。

    所以,肖月蛾一直冷着一张脸,自顾自地想着什么,根本当一旁的卫光是空气。

    肖月蛾自顾自地走着,身边的卫光说了些什么,肖月蛾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肖月蛾走到了假山后面的一个山洞里,跟在一旁的卫光眼眸闪了闪,原本平静的面目,忽然之间有了一股突兀的邪气,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卫光忽然之间,点住了肖月蛾的穴道,顺便点了肖月蛾的哑穴。

    肖月蛾惊恐地瞪着忽然变脸的卫光,被点了穴道的身子软软地靠向卫光,她想要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她不明白刚才斯文的卫光,怎么突然换了一副衣冠禽兽的模样。

    肖月蛾倒向为光,卫光更是一手搂住了肖月蛾的细腰,一手粘起肖月蛾的一缕乌黑秀发,在鼻尖轻轻嗅了又嗅,一副色。欲。淫。邪的摸样。

    “小美人儿,只怪你的哥哥去吧,谁叫他不知道我就是白衣采花大盗呢。”卫光觉得马上就可以吃到这肥嫩的羊肉了,所以得意洋洋自报家门。

    白衣采花大盗?

    这个名字在三年之前可是令苏隶的女子闻风丧胆。

    三年之前,有个身穿白衣面系白巾的男人常常入室奸。淫苏隶府的一些良家女子。

    这个采花大盗屡屡犯案,十分猖狂,但是官府却一直缉拿不到他,甚至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叫什么。

    因为这个采花大盗喜穿白衣,所以得了个白衣采花大盗的诨号。

    一年半前,白衣采花大盗似乎销声匿迹了,所以,苏隶的人们也就渐渐快要将这件事淡忘了。

    没想到,这个看似斯文的卫光,就是白衣采花大盗。

    卫光得意洋洋,继续说道:“本公子今天就在这山洞子里将你要了。这也算是本公子重新出手的一个宣传。哼,谁叫官府这帮饭桶查了那么久,连我的名字和身份都没有查出来,太无能了,所以我得给他们点消息……”

    显然,这位卫光是想要挑战官府了。

    肖月蛾吓得面如土色,想要喊,可是这是徒劳,想要挣扎,根本动不了一丝一毫。

    “阿彻!阿彻!你来救我啊!阿彻!小时候我遇到什么事情,你和哥哥就会来帮我的。你现在快来啊!”肖月蛾在心里呐喊。

    而这个时候,卫光已经一弯腰,将肖月蛾扛在了肩头,往假山洞里走得更加进了一点儿。

    他将肖月蛾放在了冰凉的假山地上,然后开始去解肖月蛾的腰带。

    卫光很久没有出来作案,也很久没有享受这种刺激,所以,解肖月蛾腰带的手儿有些颤抖。

    卫光将肖月蛾的腰带一扯,往后一丢。

    没想到,力道太大了一些,腰带飞出了山洞,直接落到了在池子边逗鱼儿玩的夏南岸头上。

    夏帅哥觉得有个物件从天而降,眼前立刻黑了,那个从天而降的织物,盖住了他的脸,他的鼻子嗅到了一股香香的味道。

    夏帅哥将织物取了下来,一看是女人的腰带。

    谁光天化日之下乱丢腰带?夏帅哥的好奇心又被激起了。

    他觉得这件事肯定很好玩,所以夏帅哥并没有大声嚷叫,而是一声不响地寻找了起来。

    他转到了假山的另外一边,轻手轻脚地往假山洞里一看。

    这一看,夏帅哥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小心翼翼地掩藏到了一边,继续往里面查看。

    好家伙,原来是有。人在非礼女子。

    怎么办治住这个男人呢?夏南岸帅哥飞速地转动着脑筋。

    也不知道自己的三脚猫功夫能不能压制住里面的那个男人?

    夏南岸帅哥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冒一次险,要是路见不平不拔刀相助,那他的一世帅名又要毁了。

    夏南岸摸了摸袖子里他收集来的各式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忽然摸到了一包粉末,江湖上给这种粉末起了一个诨号:又笑又喘粉。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这种粉末有多厉害了。据说一旦吸入肺部,立刻会大笑大喘气,再也做不了什么,又笑又喘,根本停不下来。

    夏南岸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山洞里,由于卫光太投入,他根本没有发现身后渐渐靠近的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