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第129章 选礼物

    周记金铺是四开间的门面,刷得耀眼的朱红色木门上方是一块巨大的黑油漆底子招牌,上面写了周记金铺四个描金大字,据说这四个字是请了当今著名的文人提的笔。

    端木彻和钟江湖手挽着手儿进入到金铺里,金铺里有着长条儿的柜台,柜台上铺着黑色丝绸,各式各样黄灿灿的金首饰摆在上面,分外耀目。

    如今天下初定,不是很太平,所以金铺的主人不但请了做买卖的掌柜,还聘请了几个五大三粗的伙计,这帮伙计都是有功夫底子的,他们来回走动,以防有不轨之人恶意打劫抢夺。

    钟江湖和端木彻刚走进来,一个笑眉笑眼的掌柜就立刻过来。

    “哟!公子和夫人好!不知道公子和夫人想要买什么首饰?”掌柜会察言观色,一看端木彻和钟江湖的举动,便知道他们是夫妻,还是恩爱夫妻。

    “我们看婴孩的首饰。”钟江湖道。

    掌柜的朝着钟江湖的腹部看了一眼,心道,这位漂亮的夫人估计是刚刚怀了孩子,和丈夫来给未出生的小宝贝买饰物的吧。

    掌柜的嘴巴挺甜:“原来夫人是给自己未出生的小宝宝买首饰的啊。瞧着夫人的身子,应该是刚受孕不久,我略略推算了一下,孩子得要明年才诞下,那么明年金猪年,两位不如给孩子买个金猪的挂件。”

    钟江湖和端木彻对看了一眼,这个掌柜也未免太自我独断了吧。

    “掌柜的,你误会了。我们是给朋友家的孩子买饰物。”钟江湖落落大方,其实,她和端木彻这样恩爱,却没有身孕的缘故,是他们都刻意避。孕了。

    虽然他们在一起了,但是在前景不明的情况下,他们暂时是不敢要孩子的。

    掌柜见是一场误会,颇有些脸红,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对不住二位贵人了。二位贵人,请再挑挑。”

    钟江湖的眸光看向了黑丝绸上放置的一对金灿灿的长命百岁锁。

    钟江湖指了指那对长命锁儿说道:“掌柜,将这对长命锁儿取来我看。”

    “掌柜,那对长命锁不错,取来我们看看。”

    钟江湖和端木彻,几乎是异口同声说了这番话儿。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彼此嘴角都含着笑意。

    “哟,公子和夫人真是默契啊。就叫做啥来着?心有灵犀一点通。对,我今儿可算见识了。哈哈。”掌柜的笑吟吟地将那对长命锁儿取了出来,分别送到了钟江湖和端木彻的手里,让两人细细端详。

    两具长命锁儿的外观是一样的,锁片上都刻着字,但字是不一样的。

    端木彻手里的锁片上刻着:莫失莫忘,仙寿恒昌。

    钟江湖手里的锁片上刻着:不离不弃,芳龄永继。

    这对长命锁,很适合送给阿印家一男一女两个萌宝宝。

    端木彻和钟江湖挺满意:“掌柜的,我们就要这对长命锁了。”

    “好嘞!恭喜公子和夫人。”掌柜的从里间拿出一对一模一样的长命锁儿:“呵呵,夫人公子好福气,你们是我们周记金铺开业以来第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客人。我们老板为了取“久久”这个吉利的谐音,对这第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客人买一送一,这一对长命锁儿送给二位,祝二位早生贵子。”

    还没想到,居然会遇到这样的好事,钟江湖虽然向来不是贪图便宜的人,但是遇到这样的事情,不免也是心情愉悦。

    “湖湖,这一对送给阿彻家的宝宝,这一对,就给我们的孩子留着。”端木彻晃了晃手上的四枚长命锁儿。

    钟江湖甜蜜地睨了他一眼,口气故意生硬,但是眼风娇俏:“你怎么知道我们一准也会生两个孩子?”

    端木男神冲着她暖暖地一笑,并不回答。

    钟江湖却横着眉眼补充了一句:“没准儿,我们会生十四五个呢?”

    呃……好彪悍。

    不愧是湖湖,大手笔啊。

    端木彻听得心里暖烘烘的,孩子生得越多,在某些方面,不就是印证了他们越是恩爱么?

    夫妻两个向外走,到了一家药材铺子,帮着姨娘买了蔷薇硝和艾条之类的物品。

    刚出药材铺子,有人在背后喊端木彻:“这不是端木庄园的彻公子么?”

    端木彻和钟江湖一并回头,看到一个穿着一身青衫袍子的敦实汉子走了过来。

    “这位兄台,在下正是端木彻,请问有何事情?”

    “请问令弟端木进可曾回来?”青衫汉子问道。

    “阿进进京城还没有回来。”端木彻答道,“兄台有何事?”

    青衫男子从身边的荷包里掏出了一些碎银子,三两多的样子,放进了端木彻的手里:“前阵子令弟帮我打制了一些小家什,很是好用,我一直没有时间将工钱给令弟弟。上次到贵庄园找令弟,听贵庄园的人说,令弟去京城还没有回来,这次在路上遇到彻公子,烦请彻公子将工钱给令弟,就说谢二有劳他了。”

    那个叫谢二的男人,对着端木彻施礼。

    端木彻还礼。

    等到谢二一走开,钟江湖问端木彻道:“端木进就是赵姨娘所生吧?”

    钟江湖嫁入端木庄园之后,端木进一直在京城里,所以钟江湖一直没有见过这个小叔子。

    端木家虽然不是官宦,但也是农商大户,堂堂二公子,理当管理家族里的生意,怎么当起了木匠手艺人?

    钟江湖不解。

    “阿进一向痴迷木工活计,若不是赵姨娘阻拦着,阿进定要外出拜师学艺了。”端木彻说道。

    人的某些喜好,或许是与生俱来的。

    赵姨娘一心让儿子学着掌管家业,但是端木进的心思似乎不在这上面。他时常偷偷出去,帮着一些熟人朋友打制一些木器,过过干瘾。

    端木彻和钟江湖正说着,见前面有个挑着担子买桂花糖糕的小贩子。

    端木彻喊住小贩子,买了两块糖糕,将一块递给钟江湖,另一块要留给自己时,身后一只手伸了过来,抢走了他的糖糕。

    端木彻和钟江湖回头,是化了丑妆的夏南岸。

    夏南岸将桂花糖糕胡乱地塞进了口中,神色却依然很委屈似的:“你们出双入对,恩恩爱爱,甜甜蜜蜜,根本不需要吃糖糕了,只有我这个孤家寡人,才需要吃糖糕来温暖苦烦的心情。”

    夏帅哥的话语,显然有酸浓的意思,这家伙无论在什么场合,都喜欢半真半假的卖萌。

    “夏公子,你出来干什么?”钟江湖问。

    夏南岸却说,闲着也是闲着,想要跟端木彻和钟江湖一起去喝阿印家小宝宝的满月酒,所以他出来买了点礼物。

    夏南岸扬了扬手里的几个锦盒。

    “你都买了些什么送给阿印家的孩子?”钟江湖好奇。

    夏南岸眸光闪了闪,兴奋地说道:“我买礼物从来都是与众不同,这个是我送给阿印家的男宝宝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