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第126章 小囡囡为什么哭

    “好啊,就依了你的意思。”钟江湖和端木彻都很喜欢小囡囡给宝宝们取的名字。

    “咯咯咯……”小囡囡在梦里笑出了声音来,一旁的店家女儿都被她笑醒了。

    到了第二天一早,迷迷糊糊的钟江湖睁开了眼眸,伸手往床上一摸,却没有发现端木彻的身影。

    她挪了挪身体,感觉到了整个身子酸酸软软的,而身上此刻也不着一片丝,再看看自己的胸前峰处和腹部等处,都有绯红的痕迹,那是昨晚动情的吸。濡所留下的爱的徽章。

    钟江湖四下张望,见床头竹制的柜子上,叠放着她的白色绣花内衣衫裤,它们不但被叠放的整整齐齐,而且上面还放了一朵淡紫色的山野小花儿。

    钟江湖将被子裹在胸前,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回想起昨夜端木彻呼吸粗重地将她的小衫裤子从双腿撸扯下来丢到地上的情景,看来,端木彻一早起来,是打扫了战场的。

    钟江湖捻起那朵紫色的小花儿,插在了鬓角边上,然后拿起红。色的肚兜儿,发现肚兜儿的带子昨晚被端木彻扯断了,温泉竹屋里没有预备的针线,钟江湖放弃了穿肚兜儿的想法,直接将白色的内衣衫裤穿上。

    穿上衣衫之后,钟江湖伸了伸懒腰,身子微微的酸痛再次提醒她,昨夜有多激。情。

    她走了出去,看到端木彻正往一张竹桌子放两碗小米清粥和一叠素油萝卜干和一叠煮鸡蛋。

    端木男神一转身,见到钟江湖,脸上立刻涌动着温柔似水的笑意,三步并作两步,朝着钟江湖走来,将双手环住了她的纤腰,看着她的眼眸说道:“湖湖,你起来了?快去洗漱,然后来用早膳。这小米清粥和小菜儿你必定喜欢吃。”

    钟江湖任由他环着腰,自昨夜以后,她在他面前,是娇俏的小女人,她将双手环住了他的脖颈,笑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早就想吃点清爽的小粥之类的?”

    端木彻将环住她腰的一只手上移,捏了捏她俏皮的鼻子说道:“我当然知道,我的湖湖昨夜身子脱水严重,今早自然要补充点滋润的小粥之类清火润神……”

    脱水严重?当端木彻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钟江湖脑海里闪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端木彻指的是她在激动之中,身体某处的源源不断的湿意。

    “就知道打趣我,还不是被你引。逗的。”钟江湖又羞又恼地瞪了他一眼。

    “哈哈,湖湖,你是小色女,想到哪里去喽?我指得是你昨夜出了不少的汗水,而不是……呜呜呜……”

    端木彻还没说完,钟江湖就从盘子里拿出一只熟鸡蛋,塞进了端木彻的口中,“食不言,寝不语,吃鸡蛋!”

    一只鸡蛋,总算将端木彻的话给堵了回去。

    端木彻不恼,反而很享受湖湖的这种霸道娇蛮,他将鸡蛋从口中取了出来,揉了揉腮帮子。

    “小囡囡呢?怎么不叫她来一起用早膳?”梳洗之后的钟江湖问道。

    “刚才我去叫了,小囡囡起得很早,已经吃过早膳,由店家的女儿陪着,去松林中看松鼠去了。”端木彻说着,拉着钟江湖坐了下来。

    两人面对面坐着,将温泉竹屋的窗开着,窗外清晨清新的山风和树木混合的自然气息,扑面而来,闻着这种气息,整个人都神清气爽。

    隔着桌子,面对面坐着,端木彻和钟江湖吸溜吸溜地喝着小米稀粥。

    端木庄园虽然不是官宦人家,但是一向也是注重规矩礼仪的,用膳时有很多规矩,其中一项就是不能发出任何声音,要文雅的细嚼慢咽。

    如今的端木彻和钟江湖吸溜吸溜的喝着小米稀饭,两个人内心都有极为纯真的一面,所以这样大声地喝着稀粥,越发觉得有趣,甚至觉得这样喝出声音,稀粥也更加有滋味了。

    “湖湖,其实我很向往那种小门小户的乡野生活。在山脚的清溪边盖几间茅屋,养一些鸡鸭鹅,再开垦几亩地儿,种一些谷蔬粮食,然后我们再生几个孩子,闲来无事,逗逗孩子,再到湖边钓鱼儿。”端木彻的眼眸里,满是向往。清新的山野之风,扑打在他俊朗的面上,另钟江湖舍不得移开眼睛,这是钟霸女第一次觉得,一个男人竟是如此另她心醉。

    是啊,这也是钟江湖所向往的生活。对于钟江湖来说,因为老爹是山大王的缘故,手下强兵数以万计,钟江湖亦是指挥着这些兵士,所以对于权力或者荣华富贵,钟江湖是淡然于心的。

    和一人择取一安静地儿终老一生,是她的愿望。钟江湖心里,就想着和端木彻以这样的方式老去。

    “阿彻,你不是要进京城去参加武考的么?”钟江湖的眸子闪了闪,忽然想起了端木彻的志愿,问道。

    端木彻并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放下了手中的碗筷,将眸光投向了青山绿树之外,“当今天下初定,外邦和国内各地乱党频繁对抗朝廷,烧杀抢夺百姓的事情也不少,我和阿印是男儿身,理当去保家护国,待到天下真正安定,百姓乐业后……”端木彻没有说完,隔着桌子握住了钟江湖端着碗筷的手儿,目光灼灼,“待到那个时候,我们去过那样的生活,好么?”

    其实,对于端木彻来说,除了想要完成保家卫国的志愿之外,就是将自身的疑云弄清楚,彻底摆脱幕后超控者的左右。

    钟江湖的眼眸里闪动着希冀,其实端木彻不知道,此刻的钟江湖,亦是在勾勒美好的未来,在想摆脱那个神秘人物的控制,将老爹的毒解开。

    奇怪的是,钟江湖和端木彻各自的幕后人,最近都没有动静。

    是不会出现了呢?还是在蓄势酿造更大的风波。

    两人正对视着,小囡囡由店家的女儿牵着手儿,欢蹦乱跳地走过他们的窗前。

    “钟浆糊姐姐和彻哥哥!”小囡囡在窗前做了一个鬼脸。

    不过,这个鬼机灵的小丫头目光不经意地看向钟江湖的脖颈时,忽然之间神色大变,然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呜呜呜呜……”一双小手儿在脸上乱抹,泪水横流。

    众人都吓了一跳,店家的女儿立刻蹲下来问小囡囡怎么了?是不是有异物进了眼睛里?

    钟江湖和端木彻走了出来,连声问小囡囡怎么回事。

    “呜呜呜呜……我把事情办砸了……呜呜呜……”小囡囡抹着眼泪,反反复复说着这一句。

    “小囡囡,告诉彻哥哥,什么事情办砸了?”端木彻蹲了下来,给小囡囡揩拭眼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