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第122章 要做逃兵

    钟江湖不敢再看下去,内心一片兵荒马乱,假意掩饰尴尬,干咳了两声:“我去换……”

    “湖湖……”端木彻的声音颤颤的。

    “你先去泡温泉吧。”钟江湖道,心里却无比紧张,一种从没有过的激动紧张之情。她不敢去看端木彻的眼睛。

    然后,钟江湖一掀软帘,进入到里面。

    还好,端木彻没有像她那样偷看,裹着浴巾的端木彻迈进了池子里,很快,氤氲的雾气将端木彻的身体拢住。

    钟江湖深深吸了口气,告诫自己放松情绪,既然自己已经下定决心今曰以身相许,就不用在忐忑不安。

    钟江湖解开了腰带,百褶裙便解了下来,脱到一边。然后又将外衫脱了下来。钟江湖的里面,是一套粉红色的内衫裤子。钟江湖虽然从小和老爹占山为王,接触的都是老大粗的男子,钟江湖的性格也如男子般爽利,但她的容颜却是极清丽动人的。特別是进入端木庄园之后,越发明艳动人了。今曰穿了粉红小衫的钟江湖看上去娇俏美丽,剪裁得体的小衫儿将她己丰润饱满的女性之美展露无疑。

    胸前的两个蜜桃在小衫和肚兜裹遮下隐约微微颤动。

    钟江湖朝着外面雾气氤氲处看了一眼,此刻的端木彻已从温泉池子里站了起来,窄腰上的浴巾紧紧贴着大腿,正往下滴水。

    端木彻迈开长腿儿,跨上了池子,浑身湿。漉。漉的走了过来。

    钟江湖心里一惊,他是朝自己走来的,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钟江湖的眼前不由出现了这样的场景:端木男神闪亮着一身湿漉漉的肌肤,走过来,嘴角带着一抹动情的笑,呼吸微粗,脸色荡漾。他掀起软帘,朝着她走来,恍如天人般的光芒笼罩在全身,他弯腰抱起了她,她就这样被他横抱在胸前,

    他迈开有力的长腿,朝着氤氲雾气的温泉池子走去,他依然抱着她,身子渐渐坐下去,温热的泉水一点点将她包裹。她的身体在不断增加温度。

    好烫。

    钟江湖猛然晃晃头,清醒了过来。眼前的端木彻,并不是走向她,而是朝着一旁的一张木桌子走去。温泉的老板想得很周到,在每个房间的桌子上都放着木托盘,托盘里有切好的各色水果,还有芬芳甜润的用玫瑰瓣酿造成的玫瑰酒。

    端木男神走过去,捧着托盘,然后转头看钟江湖。

    正在胡思乱想的钟江湖猛然迎接上他的目光,不由一阵难以抵御的心慌意乱,连忙故作镇定。

    “湖湖,你换好了没?”端木男神问。

    “还没,你急什么。”钟江湖道,说完之后又觉得自己如今太不会说话。

    “湖湖,你快点,我们一起边泡温泉边吃水果。”男神指了指捧在另外一只手里的托盘。

    “恩。”钟江湖答应了一声,用余光看向端木彻。男神健美诱人的背影,已经渐渐朝温泉池子而去。

    钟江湖回过神,解开了自己的小衫,脱了下来,又将纤纤玉指伸到背后,将桃红色的肚兜系带一抽,紧裹玉~峰的肚兜就松开了,她将肚兜从脖子上取了下来。钟江湖虽然是练习武艺之人,但身材却纤细袅娜,此刻玉~峰弹跳出来,浑圆饱满。

    钟江湖看着自己的挺拔玉~峰上的嫣红樱桃,自己都有些脸红,立刻取了浴巾延续着腋下,团团围住了身体。

    “湖湖,你好了吗?”那边的男神又在催了。

    钟江湖答应着,朝着端木彻看去。此刻,端木男神坐在温泉池子里,正面对着她,一旁氤氲的池面上,漂浮着放水果和花瓣酒的托盘。

    钟江湖深深吸了口气,居然有种视死如归的错觉。一向天塌下来当被子盖的钟江湖,居然紧张了。

    深呼吸之后,钟江湖掀开软帘,朝着端木彻走去。

    坐在温泉池子中的端木彻看到钟江湖走来,立刻笑意荡漾,站起了身体,腰间湿。漉。漉的浴巾因为水的沉坠,紧紧贴着他的双腿,在滴着水儿。

    他踩着到腰间的泉水儿,朝着钟江湖走来,池子里那些小鱼儿在水波的动荡里,朝着一旁游去。

    端木彻来到池子边,拉住了钟江湖的手,钟江湖慢慢跨人了池子中。

    进入池子之后,她靠着池子边,蹲坐了下来,温热舒服的水儿,将她的身子一点点包围,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感蔓延到了全身。而她的额头,早已经被温热蒸腾得香汗淋漓了。

    “好热。”钟江湖舔了舔干燥的唇,两片红唇间蠕动着一截粉舌。对于钟江湖来说,这是一个因为又热又渴望的自然生理反应。但是在这样的情景下,不勉让人想入非非。钟江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发现端木彻看她的眼神越发热烈了。

    “湖湖,你有很多面,每一面都那么令人陶醉。”端木彻的眼眸里有湿润的雾气,很醉人,他朝着她靠近,手里捏着一粒紫葡萄,朝着她的口中喂去。

    钟江湖用口去接,却沒有接住。葡萄扑通一声落进了池子里,钟江湖一惊,在葡萄落进水里的那刻企图去接,她的手探进了水里,抓握住了那粒葡萄的同时,手也在水底碰到了一样异常坚。硬。的物体。从手感辨别,那是像宝剑把手之类的。

    “泡个温泉你都要带武器么?”钟江湖有些郁闷,用力一提,想要将那具物品提出水面,看看究竟是什么。

    她还没用力,只是轻轻提了一下,就发现自己的相公突然龇牙咧嘴,像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样。手上的触感让钟江湖猛然醒悟过来,她抓住的究竟是什么。

    一张脸立刻成了染缸里的红布。在羞臊难当的时刻,钟江湖的脑海里又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觉。似乎在某一时刻,她和端木彻也曾发生过这样的情景。她还朦胧记得,当时端木彻抓住了她的手,她没有放开那粗壮,她在他的指点下,手儿运动。

    想到这个情节,她像是被一阵电流击中,忽然弹跳开去,温泉的水面上,顿时水花儿四渐开,弄了两人满脸水珠儿。

    “那个,我去拿条干毛巾。”钟江湖麻利地朝着温泉池岸上爬,这副神情,不像是拿毛巾,更像是逃难。

    然后浑身湿。漉。漉的钟江湖进了更衣室。

    更衣室内一角有翠绿色的竹架子,架子上放着叠得整齐的棉巾子,都是用熏香薰过的,远远就能闻到好闻的香味儿。

    钟江湖扯了两条巾子拽在怀里,湿。漉。漉的裸足一跺,自言自语地道:“来之前你不都想好了?怎么又要做逃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