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46章 健康长寿,子孙满堂

    而钟江湖享受着“盈姐姐”温柔细心的照顾,两只眼睛盯着盈盈(端木彻)看,忽然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一惊一乍地叫了起来。

    “湖妹妹,怎么了?”

    “你耳后的米粒大的胭脂痣……”

    端木彻心里一紧,看来湖湖认出他了。

    “你耳后的胭脂痣让我想起了相公,他也有一粒。”钟江湖说道。

    还好,没认出来。

    “跟我说说,你和你相公的一些趣事吧。我要听甜蜜点的片段……”端木彻说道。

    “甜蜜点的?我记得我们好像经常打架。让我想想,有没有甜蜜点的片段……”钟江湖歪头想。

    “有了……”

    “说来听听!”

    “……”

    “湖妹妹,说来听听!”

    “……”

    “……”

    端木彻看向钟江湖,此女嗜睡症再犯,睡得香甜。

    端木彻悉心帮她涂抹好了药膏,换了新的纱布,继而又帮她盖好被子。

    然后脱了鞋子,将鞋子稳妥放在了床边。

    鞋底中间有玄机,是真空的,端木彻将那支放着藏宝图的铁管放在鞋底中层。

    存放在鞋中,比较安全隐秘。

    端木彻躺在了钟江湖的一边。

    刚躺下不久,钟江湖就醒了,一下子坐了起来,拍着自己的脑袋,似乎想起什么。

    端木彻睡眠浅,也醒过来:“湖妹妹,你怎么了?”

    “刚才我好像做梦似的,有一些片段在我脑子里。好像……好像老爹早不再牛首山了,去京城做了将军……”

    端木彻的心一动,看来,钟江湖记起了一些零碎的片段。

    “而且我好像嫁给端木彻之后,一直住在端木庄园里……庄园里似乎有个叫囡囡的可爱小姑娘……”钟江湖说道。

    端木彻静静注视着她的眼眸。

    “而且,我和端木彻似乎……不是很恩爱的……”钟江湖歪着头努力想着,最后对着端木彻说道,“盈姐姐,你配合我一下。”

    钟江湖要盈盈配合她“原景重现”一下,希望可以通过原景重现,能够忆起更多。

    所谓的原景重现,是要“盈盈”配合她在床上打架。

    (钟江湖依稀记得自己和端木彻在床上打架,将枕芯扯开,里面的羽绒漫床飞舞)。

    此刻的端木彻心里比较矛盾,如果钟江湖真的因此恢复了记忆,那么对他的亲密也将会消失。

    但,他更希望钟江湖恢复记忆。

    所以,盈盈(端木彻)答应钟江湖的要求,两人在床上用枕头打起架来。

    外面的小莞听到声音,连忙穿了鞋走进来。

    小莞吓得不轻,以为两人一言不和动了真格。

    但是床上的两人一边打一边异口同声,说是闹着玩的,让小莞回去休息,不用管她们。

    说着,端木彻顺手将床帐放了下来。

    小莞看着那张猛烈摇动的床,一阵无言,可想而知,钟小姐和盈盈姑娘有多调皮了。

    小莞刚走出来,就听到了扣门声,从映在门上的影子判断,是郁统领。

    “大王……不……郁统领……”小莞打开了门。

    门口的高大身影将手指放在唇上,做了一个轻声的动作。

    小莞点点头。

    里面的打斗声越发厉害了。

    “端木彻看打……”

    “端木彻,你输了,要任由我摆布一百次……”

    钟江湖为了找回记忆,称盈盈为端木彻。

    其实她不知道,盈盈就是端木彻本人。这一幕太戏剧化了,是不是?

    听着传出来的声音,陆郁的眉心已经拧成了川字,朝着房里看看去,只见锦帐下垂,红床震颤,不由让人热血沸腾……

    “端木彻!”陆郁吐出两个字,胸腔的怒火已经熊熊烧起。

    刚才在他的住地,他试探盈盈,给她解衣的时候,脑海里也闪过一个模糊的念头:盈盈是个男人。

    现在看来,盈盈的确是个男人,而且是端木彻!

    而且,居然敢在他的眼皮底下,和他心爱的女人做这么亲密的事情。

    红床震颤,将他的心震得生疼。

    他继而抽出身边的宝剑,疾步如风,朝着房内的红床而去。

    一旁的小莞吓得捂住了嘴,呆站在一旁。

    帐中的端木彻早已听见了外面的动向,看到映在帐上的提剑的愤怒身影逼近,眸中闪过一丝寒芒,准备迎战。

    陆郁虽然在气头上,但是顾及到现在钟江湖没有功夫,怕误伤到了钟江湖,所以,思忖之下,将剑入鞘,掀开了帐子。

    这时钟江湖手里的一只枕芯正好撕裂,里面的羽绒蓬勃而出,白花花的一团团四散开去。

    细小的羽毛落进三人的口鼻,三人都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

    “咳咳咳咳……”

    “郁大哥,郁统领……你怎么来了?”钟江湖和端木彻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

    陆郁看到两人衣衫完整,不由松了口气,强压着怒气,看着端木彻,一字一顿,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是—来—看——盈—盈——的—”

    “郁大哥,你这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是,盈盈才去过你的住处啊。”钟江湖表示无语。

    陆郁顾忌钟江湖,所以一把抓住了端木彻的手:“走!”

    “去哪?”端木彻淡然,但他从陆郁的眼眸里读到了强烈的杀意。

    “有几句私房话要对你说。”陆郁压制表情。

    “盈姐姐,跟着郁大哥去吧,不过,郁大哥你可不能再做伤害盈姐姐的事,不然老爹和我都不会绕过你。”钟江湖警告,忽然哈欠连天,而后,倒在床上睡着了。

    两人看向床上的钟江湖,看来,他们不必换地方了。

    “小莞。你出去看守门口。不许任何人来打扰。”陆郁吩咐道。

    小莞领命,披了一件衣衫,到外面守着。

    屋内的两个男人同时朝着床上的钟江湖看了一眼。

    陆郁刷地一声,抽出宝剑,迅雷不及眼耳之势,朝着端木彻砍去。

    端木彻知道,事到如今,陆郁对他的怀疑越来越深了,有些事,隐瞒不住了。

    所以端木彻一个灵巧的躲避,躲过了陆郁的这一宝剑。

    而后又一个腾挪,抓起一旁的椅子为武器,朝着陆郁击打。

    两人过了数招之后,陆郁竖剑站立。

    “端木彻易容术用的不错!”

    说完,冷冷一笑。

    端木彻淡然一笑:“能从招数中认出我,想必你潜伏在端木庄园看我练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两个男人,狡黠和聪明不相上下。

    “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那我们不用再遮遮掩掩了,我要带湖湖回去。”端木彻说道。

    端木彻的话,让陆郁的心一紧,仿佛心里的某样东西就要失去。

    “带走小湖?恐怕连你自己这辈子都不能走出西凉山。”陆郁冷笑一声。

    端木彻淡淡扯了扯唇角:“那更好,西梁山的空气不错,我和湖湖在这里定居,定能健康长寿,并且子孙满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