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44章 男神要被非礼了

    端木彻将钟江湖的身子挪了挪,让她在自己的怀里睡得更舒服一些。

    看着钟江湖的睡颜,端木彻扯过一件衣服,将钟江湖的身子裹住了。

    抱着自己爱的人,就如同了拥有全世界。那些纷纷扰和虚浮繁华都阻挡不住纯净爱人之心。

    虽然现在不能和湖湖成为真正的夫妻,他和她皆有迫不得已的故事,但是如同梅花香自苦寒来。

    经历波折风霜之后,两人的感情定然会更加坚贞。

    “端木彻!”梦中的钟江湖呢喃了一声。

    端木彻轻轻搂着她,伸出一手,在她的头脑轻抚着,亲了亲她的额头,这一吻,纯而洁净。

    大约睡了七八分钟,钟江湖睁开眼睛:“盈姐姐,抱歉,我嗜睡症又犯了,刚才又睡着了。”

    “无妨。”端木彻微笑。

    “对了,盈姐姐,我刚才睡着之前说了什么?”钟江湖拍了怕脑门,“哦,我想想,我想起来了,我是要说郁大哥的一些事……”

    钟江湖兴高采烈说了起来。

    刚才钟江湖睡着的时候,盈盈(端木彻)已经想好了下一步的计划。

    所以,盈盈一听到陆郁这个名字,立刻眉心皱起,有些忐忑对钟江湖说道:“不满妹妹说,郁统领确实是众多未嫁姑娘心仪的人,我也是,记得初次见郁统领,我就动了心……”

    说了半天,钟江湖才明白了盈盈要表达的意思:盈盈愿意近身去伺候陆郁,也心仪陆郁,但是身为姑娘家的盈盈又不希望陆郁及早和她有肌肤之亲。

    盈盈不要急于一时的欢愉,想要看看陆郁对她的真心有几分。

    盈盈的意思是:让钟江湖多关心她,在她和陆郁相处的那些“关键”时刻,出来帮她解围。

    “没问题。”钟江湖答道,“我记得我和相公相处时……好像开始常常打架。成婚的第一晚就在马棚里打了起来,不过后来我们越来越好了。所以,男女之间的感情,是靠时间去累积的。”

    钟江湖将脑海里存余的片段混淆在一起。不过,端木彻听来,却有一丝的感动:湖湖虽然现在思维混乱,但记得他们从前的一些片段。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门口响起了肖印的咳嗽声。

    端木彻打开门,看到小莞提着包袱走了过来。

    小莞对陆郁有暗恋之心,现在横空杀出个盈盈,她心里自然有几分失落。

    不过这个小丫头脾气温顺善良,不喜欢攻击和争取。

    小莞专门伺候钟江湖,盈盈伺候陆郁。

    ***

    “郁统领……属下已经找过这个盈盈和妙妙的表哥,他已经承认,是收了这两个女人的银票,才答应谎称是这两个女人的表哥。”在一间密室里,大彪对陆郁说道。

    大彪已经吩咐“表哥”继续配合盈盈和妙妙这两个女人,继续谎称是两人的表哥。

    陆郁点头。

    很快,到了晚上。

    钟江湖洗漱完毕,正要入睡,忽然听到小莞来报,说外面的妙妙找她。

    “湖妹妹,江湖救急!”肖印很着急,“你晚去一步的话,盈姐姐要被陆统领……”

    “要被郁统领怎么了?”钟江湖一惊。

    妙妙(肖印)一拍大腿,急迫道:“唉!盈姐姐的衣服正要被郁统领剥了……”

    钟江湖一头黑线:郁大哥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急色了?

    想到盈盈的叮嘱,钟江湖毫不犹豫,去了陆郁的居处。

    陆郁的房内。

    大烛台上二三十根细长的红烛高烧,将房内照射得透亮。

    盈盈(端木彻)正被陆郁逼进了角落里。

    刚才和大彪密谈,大彪怀疑盈盈和妙妙是飞龙帮的人。

    但凡飞龙帮的人,无论男女,左胸处都纹着一条祥云伴随的飞龙。

    据传闻,飞龙帮是一个强大的组织,为京城某位皇室服务。拥有杀人许可证,下可以杀市井恶徒,上可以杀京城一品大臣。

    这个帮会很少堂而皇之出现,神秘又骇人。

    到了晚上,陆郁叫盈盈陪酒。盈盈说不会喝,陆郁还是叫她喝了几杯。

    盈盈趁机装出七八分的醉意,想要看看陆郁安了什么心。

    陆郁灌醉盈盈,是想要看她左胸有没有飞龙纹身,来确定她身份。

    陆郁欺上身,去解盈盈的衣衫。

    潜伏在外面隐秘处的肖印及时飞奔到了钟江湖的居室,将事情告诉了她。

    “不要!我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端木彻半醉着躲开陆郁。说出这一句的时候,自己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陆郁冷冷地盯着她看,并不做声,伸手还要去解盈盈(端木彻)的衣服。

    只要盈盈一反抗,暴露出武功底子,他就可以趁机逼问。

    但是端木彻也是老狐狸,装着又羞又怕和陆郁玩起老鹰抓小鸡的追跑游戏。

    “不要!不要!”

    钟江湖风风火火来到门口,听到盈盈满口的“不要”,当场就黑脸,砰地一声将门打开了。

    盈盈(端木彻)趁机闪身到了钟江湖的身后。

    端木彻的演技确实不赖,集惊慌羞惧一身,如同一只被雨打湿的雏燕一样:“湖妹妹救我,郁统领似乎喝多了。”

    “小湖!”陆郁看着钟江湖,张了张嘴,面色有些无奈。

    “郁大哥,老爹立山规,强迫淫辱妇人———杀!老爹不在山上,你这个统领要破坏规矩么?”

    钟江湖直言不讳,说同意将盈盈留在他身边伺候他,原本因为是他喜欢盈盈,想给两人一些独处的时间,慢慢建立感情,没想到陆郁却让她有些失望。

    “小湖,并不是你所想。”陆郁处理公事时果断又思虑周全,但面对钟江湖的质问,有些语塞。

    “都将人衣服撕下来了,还不是我所想?”钟江湖瞪了陆郁一眼,转身去帮盈盈整理左斜襟,双手触碰到了盈盈的胸口。

    嗯?这触感?怎么和自己不一样?

    好像和某个人的一样!对了!和自己的相公端木彻的一样,充满弹性又有力量感的胸肌。(他们打架的时候,钟江湖时常不小心用了抓胸手,端木彻常说钟江湖是故意的)

    钟江湖正愣神片刻,一双手放在端木彻的胸口忘记放了下来。

    “那个……湖妹妹,你的手是不是该放下来了。”盈盈(端木彻)提醒钟江湖。

    钟江湖有些囧,放下双手,转身对陆郁说道:“郁大哥,以后可别在欺负盈姐姐了,若是真心喜欢,就好好相处。你要是再操之过急,做出什么事来,老爹也不会饶你。”

    说完,钟江湖安慰盈盈,然后要回去休息。

    盈盈却一把拉住了钟江湖的衣袖,软磨硬泡,非要搬去和钟江湖同住。

    最后钟江湖向陆郁征求意见,白天盈盈在陆郁的身边伺候,晚上就住在钟江湖的住所。

    钟江湖一向霸道,见陆郁默认,拉拽着盈盈就往外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