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43章 曾经的那些趣事儿

    所以,这几个妇女就走了出来,帮盈盈说话:“有什么好笑的。盈盈姑娘和妙妙姑娘可能有段日子没做针线了,手生,等过一段日子,熟练了就好了。”

    “对啊!大家都是在一个山上,是一家子,所以相互帮忙,多帮帮盈盈和妙妙。”

    妇女们分成两派:一派是未婚善妒的姑娘,如包招娣之流;另外一派是已婚的圆滑妇女,想要拍盈盈的马屁。

    “来,我们帮帮盈盈和妙妙。”支持盈盈一帮的妇女说。

    “各人都有份内的事情,谁都不能帮谁!要是不会做,就干脆辞工回,不要来这里白领月钱。”包招弟一派说。

    “管你们什么事?我们爱帮谁就帮谁。”支持盈盈一伙的妇女不服气。

    “偏要管!有种你来咬我啊?”包招弟一伙也杠上了。

    争吵。

    双方扭打在一起,一时间屋内乱成了一锅粥。

    “唉!你们给我住手!你们这帮强盗婆娘!住手!”老姜头听到声音赶过来,看到乱糟糟的场面,气得直跺脚。

    但是妇女们打得热闹,对老姜头是熟视无睹。

    “快,去喊钟小姐过来。乱套了!”老姜头拉住一个傻站在一旁没有参战的小姑娘,让她去禀告钟江湖。

    小姑娘疾奔到钟江湖的房间,见钟江湖正握笔写账本,陆郁在一旁帮钟江湖磨墨。

    一听小姑娘禀告,钟江湖和陆郁去了后院的棉衣坊。

    见钟江湖和陆郁进来,众人纷纷停手。

    “这是怎么回事?”钟江湖问,指了指包招弟,“你来说。”

    包招弟一心想要知道盈盈和陆郁有没有订过娃。娃亲,所以,指着支持盈盈的那帮妇女说道:“盈盈和妙妙对针线活儿简直一窍不通!刚才她们几个要帮盈盈做针线活。虽说相互帮助是好事,但是各处有各处的规矩,她们破坏了规矩……她们这样拍盈盈的马屁,全是因为盈盈的身份特殊。”

    “怎么个特殊?”钟江湖问。

    “因为……大家都传说,盈盈是郁统领的娃。娃亲妻子。”包招弟说完,十分期待陆郁不屑地粉碎谣言。

    “娃。娃亲妻子?郁大哥,我从没听你说过。”钟江湖觉得新奇,看着陆郁。

    众人也都盯着陆郁看,气氛一度紧张。

    陆郁深眉轻轻皱了一下,朝着盈盈一步步走去。

    妙妙(肖印)有了不。良的预感,从陆郁的眼神判断,陆郁或许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真实身份。

    如果真是这样,接下来难免有一场厮杀。这对于他和端木彻来说,十分不利。

    端木彻却要比肖印镇定自若些。随机应变,仅此而已。

    肖印一步步走近端木彻,每前行一步,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

    支持盈盈那一伙儿的妇女都暗暗祈祷:但愿她们的马屁是拍对方向的。

    而包招弟一伙儿则暗暗捏拳头:打她!打她!郁统领一定是上去,将盈盈这个丑女人一脚踹到,然后宣布这一切都是谣言。

    盈盈和陆郁的眸光碰触到一起,两人之间,仅仅隔着五十公分的距离。

    盈盈的眸光如深潭湖水,从容不迫,波澜不惊;陆郁的眸光如耀眼犀利的剑光,飞沙走石。

    全体人员的嘴巴都张成了o形,因为大家看到,陆郁捏着盈盈的下巴,正视着她的眼眸,渐渐吐出了几个字:“从今天起,盈盈在我身边贴身伺候!”

    全场一片寂静!

    几秒之后,有人开始轻声地交头接耳:先不管盈盈是不是陆郁的娃。娃亲妻子,但是十有八九,陆郁是看上了盈盈,不然怎么会要她贴身留在身边。

    钟江湖一愣。

    支持盈盈那伙女人心里欢乐。

    包招弟一伙儿一个个像是霜打的茄子。

    肖印心里一紧:虽然他们的身份没有被拆穿,但前路更加未知和凶险。

    而当事人端木彻知道:陆郁开始怀疑他了。

    钟江湖回过神来,变得欢天喜地,轻声对陆郁说道:“郁大哥,我一直以为小莞是我郁大嫂。现在看来,你的缘分在这里啊。”

    说着,眼神看向一旁的盈盈。

    “小湖,你这样高兴?”钟江湖越高兴,陆郁就越失落。

    “当然高兴。我预感有一对佳偶要天成。”钟江湖笑,眸光流转。

    呃……两个男人,而且性取向都正常,这不是佳偶天成,是荒诞滑稽。

    端木彻心里暗忖,若是回绝了陆郁,恐怕陆郁就更加怀疑。

    一场风波,看似就这样平息,其实,内里正暗涌着更大的猛浪。

    回到居住的小屋内,肖印和端木彻将房屋关紧,用及其小的声音进行短暂的谈话。

    “阿彻,看来陆郁是对你有所怀疑了,不然他不会这么做。”肖印说。

    端木彻推断,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端木彻也只是怀疑“她”的怪异,而并没有知道她真正的身份,所以才用了将她留在身边的做法。

    “要不要叫飞龙帮再次出动,来个里应外合?”肖印问道。

    端木彻一摆手,钟江湖失踪之后,端木彻发了信号弹,召集了飞龙帮。

    飞龙帮的情报消息覆盖全面,很快端木彻探听到钟江湖在西凉山上。

    而且,他还探听到,西梁山的大王陆郁曾是钟霸道最得意的手下,是钟江湖的爱慕者。

    陆郁也是那笔宝藏的抢夺者。

    端木彻和肖印乔装来到西凉山,最大的目的,就是要钟江湖平安回到端木庄园,回到自己的身边。

    第二个目的,一直在隐匿处指挥他的那个人要他将宝藏找出,而宝藏有可能在西凉山上。

    “阿印,我们凡事要小心谨慎。”端木彻低声道,目前这种处境,端木彻也明白钟江湖遭遇毒蛇,思维错乱,所以不宜对她说出实情。

    “咚咚咚!”有敲门声,钟江湖的声音传了进来:“盈姐姐,开门。”

    肖印和端木彻互看了一眼,由端木彻开的门。

    “盈姐姐,收拾好了没有?”钟江湖兴致不错。

    “湖妹妹那么高兴?是因为郁统领从此不会纠缠你了?”呃……端木男神问的一点也不含蓄,也没技术含量。不过,他是迫切想知道湖湖的内心。

    “我有我相公,郁大哥即将有你,这是多好的事。”钟江湖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是端木彻听到这个答案,百分百的满意。

    “盈姐姐,郁大哥一向稳重,今天让你跟着他,伺候他左右,是想要和你有更多的相处时间,他是喜欢上你了。”钟江湖笑道,“郁大哥人不错,我来给你讲讲他曾经的一些趣事,好让你更加了解他……”

    钟江湖坐了下来,还没开口,就伸了一个懒腰,软绵绵地靠在端木彻的身上睡着了。

    看到这幅情景,肖印很识趣,主动跑到门外放风去了。

    屋里只留下钟江湖和端木彻两个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