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41章 草编的戒指已发黄

    只有她才能配得上大王。

    管春燕恨施春花的野蛮霸道,恨包招弟的自以为是,所以挑拨道:“招弟……弟弟。弟。弟……姐姐……每每……次看到到到春燕姐姐照……镜子都要笑笑笑笑……什么呢?”

    施春花听到这一句,转眼看向包招弟,见包招弟一脸鄙夷,施春花这大炮被点着了:“有什么好笑的!长的黑不溜秋的,还是张猪腰子脸,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你……我才不是猪腰子脸,我是美人脸。男人们喜欢我这样体态风流的,不像你,像一尊黑宝塔,男人们见了你都要跑。”

    “你这个小蹄子,我要戳烂你的猪腰子脸。”施春花气得暴跳如雷,拔下金钗,朝着包招弟的脸上刺去。

    包招弟夺门而逃。

    “小蹄子,我今天非要戳烂你这张丑脸,让你丑上加丑。”说着,施春花将袖子一撸,往手掌心里吐了两口唾沫,朝着门外追去。

    屋子里只剩下挑拨成功的管春燕和端木彻及肖印两人。

    端木彻和肖印趁着管春燕去洗漱的当口,两人开始商量对策。

    跟这三个极品女人住在一起,过不了三晚身份就会被拆穿。

    端木彻点子多,一眨眼的功夫,就凑到肖印的耳边,说了计策。

    肖印微微一笑,轻声道:“阿彻,俗话说近朱者赤,你和湖湖在一起之后,你也变得计策多端了。”

    五分钟后,肖印已经躺到了铺上,盖着被子,假装鼾声大起。

    施春花和包招弟回来了,两人都是脸上挂彩,披头散发,衣衫撕。裂,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

    看样子,在外面的那一架打得十分热闹。

    两人进来时,管春燕恰好洗完了脸,打开梳妆盒,往脸上敷神仙玉女粉,看到两人这幅狼狈不堪当然样子,噗嗤笑出声。

    这一笑,喷噗了满脸的神仙玉女粉,像是从面缸里钻出来似的。

    妙妙的呼噜声更猛了。

    “讨厌,打这么大的呼噜,是猪投胎么?”虽然三人相互看不顺眼,这一次到是异口同声。

    “抱歉,我妙妙表妹睡觉总是打呼噜……”盈盈有些不好意思。

    “这又是单人单室,你表妹这个猪八戒般的睡相,让我们怎么睡得着?”施春花瞪视着盈盈。

    “这样会影响到我休息的,大夫说,休息不好,眼下容易淤黑,这可是影响到我的美貌。”包招弟心疼地拍了怕自己的脸。

    “我……一人休息……不好……也也就就就算了……大家都休休休息不好……那可就……”管春燕最会挑起公愤了。

    三个人现在到是一条心地针对盈盈和妙妙。

    “快,给老娘叫醒她,叫她挺尸时注意点,不要再发出呼噜声。不然老娘老大嘴巴子抽醒她。”施春花的眼睛瞪得像铜铃那么大。

    盈盈推了推床上的妙妙,妙妙翻了个身,并没有醒,呼噜声却小些。

    每次妙妙的呼噜声由小变大时,盈盈总会及时推搡妙妙,然后妙妙的呼噜声再由大变小,几次三番,周而复始。

    施春花等人直呼倒霉:怎么摊上这么个室友!

    三人躺下休息,盈盈却还十分紧张的坐着。

    “你不挺尸,这么直愣愣地坐着吓人么?”施春花翻了个身,开始骂盈盈。

    “我……其实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三位。不说么,怕对不起三位;说了么,怕三位害怕……”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粗鲁的施春花说道。

    “我这个表妹,除了打呼噜之外,晚上还会……”

    “还会什么?难道……你妹子……有断袖之癖?!”包招弟吓得捂住了自己的胸,她自认为是这屋女人里最美的一个,可别给妙妙看上了。

    “难难难……道……你妹妹妹妹……是妖怪……会吃吃吃……人不成成?”管春燕结结巴巴。

    “呃……吃人到不会,只不过,她有梦游的毛病。梦游时爱拿着一把刀子,有时候摸到人腿,会用刀像割烤羊肉一样割肉片;有时候又将人头误当成西瓜切。”

    “到了血霉了,我无论如何也不想和你表妹同住一室。你带着你表妹去找老姜头重新找住处。”施春花要赶盈盈和妙妙走。

    包招娣和管春燕和施春花统一了战线。

    最后闹到老姜头那里去,老姜头又将盈盈和妙妙安排和其他姑娘一起住。

    哪知道妙妙会梦游拿刀子乱切的事传开了,谁也不敢和盈盈妙妙两个住。

    盈盈趁机点拨老姜头,说东南处,钟小姐住房旁边不是有间空屋子么?她们表姐妹两个可以住那里。

    那间小屋子以前也是小士兵们住的,但是年久失修,碰上下雨天漏水严重,所以小士兵们搬出去之后,屋子一直空着。

    老姜头一听,眼下其他人谁也不想和妙妙住,也只好这样了。

    于是,盈盈(端木彻)的诡计得逞,又离开湖湖近了一步。

    次日清早,盈盈和妙妙起身排队去吃早饭。

    西凉山上人口越发增多,每日大家去厨房吃饭,都是像吃流水席一样,一拨先吃,然后再轮到夏一拨。

    盈盈(端木彻)推开门,看到钟江湖早就起来了,正提着木桶儿,给门前的小油菜苗儿浇水。

    小菜苗喝饱了水,越发的油绿可爱。

    “端木彻!”只听钟江湖叫了一声。

    男扮女装成盈盈的端木彻吓了一跳:她的湖湖果然是火眼金睛,认出他来了。

    不光端木彻这样想,连肖印也这样想。肖印见四下无人,几乎要叫出钟江湖的名字,和她相认了。

    但是端木彻和肖印看向钟江湖,两人都瞬间无语:钟江湖大小姐在自言自语呢。并没有认出端木彻。

    端木彻目不转睛地盯着钟江湖看,现在他不能和钟江湖相认。

    “端木彻,你这个坏相公!”钟江湖指着一株绿油油的小菜苗娇嗔道。竟然将小菜苗当成了端木彻。

    相公!

    这两个字像是浇了****一样融化进了端木彻的心里。

    这是钟江湖第一次心甘情愿又娇嗔地称呼他为相公。

    端木男神瞬间被喜悦包围。

    尽管钟江湖现在看起来似乎有些怪异,但是男神坚信,他和她相认之后,她一定会好起来的。

    钟江湖看着那棵绿油油的小菜苗,似乎想起什么来似的,在身上的衣兜和袖笼里乱找。

    “湖湖你要找的是什么?”端木彻轻轻自语了一句,一旁的肖印推了推他,提醒他有人来了。

    来的是小莞和陆郁,而这时的钟江湖,从衣兜的小荷包里找出了一枚草编织的戒指。

    草编的戒指已经发黄。

    端木彻的盯着钟江湖,心里又是感概又有一丝甜蜜:那日在湖畔山草地边,他为她编制的草戒指,她还保留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