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40章 越是丑女越爱作怪

    三十四个女人分成好几组,有的围在一起将棉花里的花籽剥了开来,将棉花扯成松软成团;有的在纺棉线;有的在织绵布,而有的往裁剪好的棉布里填棉花。一派忙碌的景象。

    这些妇女一边忙碌,一边聊天讲荤话取乐。

    “哎呀,江家大嫂,你家四小子都四岁了吧?也该断奶了吧?”张氏一边剥棉花一边问。

    “是四岁了,断奶了。这熊孩子,不肯断,硬是被我在乳上涂了辣椒水才戒掉的。”

    “哈哈哈!可别辣着你男人!”张氏笑得直不起腰来,“你男人肯定天天待好你…不然你的胸怎么越来越大呢?”

    一旁的众妇女都促狭地哈哈大笑。

    一些未嫁的姑娘却面红耳赤。

    “下作的死蹄子,我打不死你!”江大嫂抓起一把棉花籽朝着张氏投掷而去。

    “哈哈哈哈……啊……咳咳咳咳……”十几粒棉花籽落进了张氏无忌惮大笑的嘴里。

    她立刻捂住喉咙,想要咳嗽却又咳不出来。

    张氏的亲妹子见姐姐差点被噎个半死,恼羞成怒,动了真格,动手去抓江大嫂。

    江大嫂也不是省油的灯,和张氏的妹子打了起来。

    老总管老姜头气呼呼地走进来,已经口不择言:“反了!反了!你们这群强盗婆娘,能不能有点女人家的样子?”

    “老姜头,我们是强盗婆,那你不也是老强盗么?八两笑半斤,有意思么?”一个胆子大点的妇女拿话呛老姜头。

    老姜头气得两眼花发花:“唯有女子和小人难养啊!”

    这时,在扭打中,张氏的妹子按着江大嫂的胸,忽然大叫起来:“举报!我要举报!”

    说着,朝江大嫂的上衣斜襟掏去,竟然掏出了一大团棉花。

    “江大嫂偷带棉花!”

    “怪不得最近她的胸越来越大,原来是偷了棉花藏在那里啊。”

    “上次我去她家,发现她在翻新棉花被,肯定陆陆续续偷了不少。”

    妇女们七嘴八舌。

    江大嫂脸色惨白,这时,钟江湖正好走了进来。

    弄清楚了情况之后,钟江湖罚了江大嫂三个月的月银,一并跟闹事的张氏姐妹调去浆洗处洗衣服去了。

    这种事情,一定要严肃处理,以儆效尤。

    因为山上雾气湿重,要加紧时间赶制棉衣,钟江湖和老管家老姜头一起到别处去调拨人手。

    “钟小姐……看今天的风向和云层,明天似乎有雨。草料场晾晒的干草料,是不是该极时收了?”老管家一边走一边问,却没听到钟江湖的回答。

    “钟小姐……”老管家老姜头又叫了一声。

    钟江湖还是没有回答。

    老姜头回头一看,钟小姐跑哪里去了?再向下一看,钟小姐睡在了地上。

    老姜头叫了几声,钟江湖醒不过来,正束手无策时,却见两个穿着山中女眷服饰的女人走来过来。

    略高的那个脸儿有些黧黑,却有几分俏丽,一看就是常年在日光下劳作的妇人。

    黑脸妇人看到地上的钟江湖,连忙跑过来,将钟江湖抱了起来。

    老姜头松了一口气,指了指前方:“将钟小姐送回那间屋子。”

    黑脸妇人抱着熟睡的钟江湖走,略微矮的那个,神色微微动荡,跟在了黑脸妇人的身后。

    陆郁不在,小莞迎了出来。

    黑脸妇人帮钟江湖盖好被子,坐在床头仍然不走,略矮的那个轻轻拉了她的袖子,她却浑然不觉。

    “这位姑娘,怎盯着我们钟小姐看?你们是?”一旁的老姜头奇怪。

    “是这样的,我们的表哥在山上做事,我叫盈盈,表妹叫妙妙。我们刚被接到山上来。”黑脸妇人说道。

    “一到山上来,我们就听说是钟小姐管事,正好有缘撞到了钟小姐,我表姐是想等钟小姐醒来,向她谋取个差事吧。”一旁的妙妙解释。

    怪不得。

    老姜头点点头,对着两人看,两只眼睛还不经意地瞄了两人的胸脯,心道:一马平川!应该不敢像江大嫂那样私带棉花回家。

    老管家叫两人不用打搅钟江湖,由他做主,将两人安排到做冬衣的队伍里。

    盈盈和妙妙谢了,走出了屋子。

    老管家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思索着,又回头对两人的胸看了一眼。

    看得两人一阵紧张。

    “老管家……你这样……我们觉得很是难为情……”妙妙比较直接,朝着老管家抱怨。

    “呃……我……你们误会了……唉……”老姜头觉得会越描越黑,索性不解释了,一跺脚走了。

    他只是不想让用胸器偷棉花的事情再发生罢了。

    “阿彻,湖湖的精神气色似乎有异!而且莫名其妙地嗜睡。”

    “阿印,先不要让湖湖知道我们来了西凉山。”

    “知道。”

    黑脸表姐盈盈是端木彻,表妹妙妙是肖印。

    飞龙帮制作的人。皮。面具,让两人的易容术发挥了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

    此刻的端木彻和肖印站在父母面前,他们的父母也决计认不出他们是谁。

    找到了湖湖,端木彻心里的那块石头,已经落下去一半。

    ****

    夜晚,“盈盈”和“妙妙”被安排到了和其他三个未嫁姑娘睡一间卧房。

    极品的是,这三个未嫁的姑娘,都是陆郁的倾慕者。

    为首的施春花,祖上是杀猪的,作为屠夫世家的闺女,这妞儿嗓门大,力道粗,常常以武力制服其她人,算是这个卧房内的一霸吧。

    排在第二的是包招弟,这妹子长着一张猪腰子脸,却丑女多作怪,常常顾影自怜,自吹自擂,觉得自己美艳无双,凡是看他一眼的男子,都会魂飞魄散。

    事实证明,但凡看她一眼的男子多半会魂飞魄散,被她那副乱放电的丑模样给吓的。

    最后一位叫管春燕。是这三个里模样长得最端正的,是个结巴。

    结巴也就罢了,还喜欢搬弄是非。

    男扮女装的端木彻和肖印知道要和这三个女人同睡一房,就觉得无比的恐怖。

    “喂,你头上的金钗不错,碧玉宝石很大,借给我戴几天。”杀猪女施春花大刺刺坐在床上,指着端木彻头上的金钗。

    “借什么借!姐姐喜欢,就送给姐姐了。”端木彻将金钗拔了下来,丢给施春花,心道这妞长得这么彪悍,别惹毛了她,上来和自己干架,触碰到他的某些地方,露馅了可不好。

    到时候,带来的麻烦可是无法估量的。所以,索性将金钗送给了施春花。

    施春花乐呵呵接过:“小黑脸,算你识相!”

    说着,将金钗插在了头上,美滋滋地从枕下取出一面小圆镜,照了起来。

    “切,就算戴了凤冠也不像娘娘!”同样照着小镜子,在往脸上涂抹水粉的包招弟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再看向镜中的自己,越看越觉得自己倾国倾城,和大王是天生一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